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20章 恩怨盡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20章 恩怨盡了字體大小: A+
     

    秦楓一語落下,燕芷虎驀然失神,她顫聲道:「這還用猜嗎?定是你在我爹死前以種種折磨手段,逼迫他教給你這套七步樁!」

    秦楓看向站在殘骸上,身形搖搖欲墜的燕芷虎,忽地笑了起來:「你覺得以你爹的性格,有什麼人可以脅迫他做事情嗎?更不用說逼迫他交出你們燕家視為不傳之秘的七步樁了!」

    燕芷虎身形搖搖欲墜,依舊咬牙切齒道:「那必是你用了什麼障眼法,騙我爹教你七步拳樁,再就是……你可能會一些搜魂的鬼道術法,在我爹死後搜他魂魄,得了這一門拳法,你……」

    聽到燕芷虎越說越離譜,秦楓實在忍不住打斷了她的話:「那你覺得,你與我境界相差如此巨大,我又熟知你使的這一套七步走樁,為何不在你使出第一拳鐵騎衝鋒式的時候,便抓住破綻,一拳打殺了你,一了百了?」

    秦楓忍不住笑道:「我至於這樣一拳一拳陪你出拳,皆以同樣的拳法路數與你對敵,還要收住拳勁力道,以免直接鎮殺了你。我,臨陣當前,軍情瞬息萬變……我是閑得慌嗎?」

    燕芷虎愣愣無言,瞬間呆若木雞。

    如果是只有兩人一決生死,燕芷虎也許還會以為秦楓是存了貓戲耗子的心思。

    可現在戰場之上,戰局瞬息萬變,幾乎都仰賴秦楓指揮調度,他每在燕芷虎這裡耽擱一息時間,恐怕就要丟掉中土將士至少一條人命。

    他秦楓何苦來哉?

    燕芷虎稍稍冷靜下來,卻是將猜測指向了自己心目中原本認為的,最不可能的那個答案之上!

    「難……難道說,是我爹教了你這一套拳法?這,這怎麼可能?」

    秦楓無奈說道:「若非如此,你覺得還會是什麼原因?」

    燕芷虎一時錯愕無比:「你,你與我爹達成了什麼交易?」

    她一時難以接受。

    畢竟在此刻之前,秦楓一直都是燕芷虎的殺父仇人,卻突然變成了繼承父親七步樁的衣缽傳人。

    難道是說,當初父親之死,有什麼隱情不成?

    燕芷虎掙扎開口問道:「我父,究竟是不是你殺的?」

    讓燕芷虎沒有想到的是,秦楓篤定回答道:「是,燕破軍的確死於我手!」

    燕芷虎渾身發抖,厲聲道:「所以,你在戲耍我?」

    秦楓心平氣和,緩緩說道:「沒有,燕破軍為萬古仙朝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死得其所而已。但他有心愿未了,讓我替他完成!」

    燕芷虎聲音顫抖,質問道:「什麼心愿需要你一個殺他的人來替他完成?」

    言下之意,有什麼心愿是必須要秦楓來做,不可以是她燕芷虎來做的。

    秦楓緩緩開口說道:「燕破軍一直想與武道第一人林淵問拳,他希望我能夠以他創出的一套驚世拳法幫他擊敗林淵!」

    燕芷虎霎那之間,張口結舌,不知所言。

    這的確是燕芷虎做不到的事情。

    燕芷虎終其一生,別說打敗林淵,甚至連遇到這位傳說中的昭明劍域天才,與他一戰的資格都沒有,更不用說用父親的拳法去打敗他了!

    秦楓緩緩說道:「你之前認為我繼承了燕破軍的衣缽,這樣講對也不對。我繼承的不是燕破軍的衣缽,確切地說,我繼承的是他的拳意,他的武道精神。」

    燕芷虎此時呆若木雞,看向面前的秦楓,一身武道拳意早已消散無形,她有些尷尬地站在那裡,不知該不該出拳,不知該進,還是該退,進退失據,騎虎難下。

    秦楓笑了笑說道:「你不相信,也是自然的!」

    秦楓說到這裡,抬起手來,自他手中,有一道白色光華浮現,托起一條袖珍長橋飛架在他的手掌兩端。

    秦楓繼續說道:「這是彼岸橋,當初我曾與你父在彼岸橋一戰,最終他隕落時與我說遺言,也是在彼岸橋上。燕破軍武道通神,在彼岸橋上都留下了烙印,有他自己的精神烙印,做不得假。燕芷虎你若不疑有詐,可入內一觀!」

    原本秦楓還以為燕芷虎會猶豫片刻,不曾想到她竟是縱身一躍,直接飛入了清光之中。

    片刻之後,燕芷虎身影從彼岸橋中緩緩走出,身軀幾乎站立不住,若是細看去,這位女子大將軍已是滿臉淚痕,乾涸又淌下,淌下又乾涸,不知多少次。

    可以想見,她在彼岸橋上看到了久違的父親身影,也看到了他最後與秦楓說話的場景。

    顯然,她更聽到了燕破軍的遺言。

    僅僅一句,卻是與她息息相關。

    「轉告芷虎,不要為我報仇。」

    燕芷虎失魂落魄走出彼岸橋,沒等秦楓開口,她已是用秘術傳音自己能夠控制的所有星艦。

    燕芷虎當著秦楓的面,直接開口道:「所有艦隊聽令,立刻脫離戰鬥,離開戰場!」

    秦楓亦用傳音入密對各方分別傳音:「停止作戰,讓燕家軍離開!」

    正打得熱火朝天的雙方在收到這條命令時都是懵了的狀態。

    萬古仙朝跟隨馬子超的星艦到了這個階段,基本上已經打完了,剩下的都是燕家精銳的裝甲艦,還有四艘鎮國神艦,此時都打出真火來了,突然接到撤退命令,哪裡能夠受得了?

    可當他們看到原本呈現出包圍態勢的中土聯軍主動停火,還讓出撤退道路的時候,他們又沉默了。

    再打下去,必然只有玉石俱焚,同歸於盡這一條路。

    誰也不想死,既然主帥下令撤退,那麼責任也就被燕芷虎一人肩膀擔下了,眾人在稍稍冷靜之後,也是開始重新編隊,開始有序地撤離中土天穹外的這一處慘烈殺場。

    不是返回荒星,而是直接朝著萬古仙朝控制的區域退去。

    這一仗,前後三百多萬大軍,已幾乎都交代在了天穹之外了。

    慘烈冠絕天仙界,更是萬古仙朝古往今來,萬古未有的大慘敗了。

    誰也沒有想到,縱橫天仙界的萬古仙朝,居然會在一顆下位飛升上來的小小中土星遭遇這般慘烈的敗仗。

    燕芷虎望向離開包圍圈,漸漸遠去的燕家軍陣,她側過身來,對秦楓輕聲說了一句:「秦楓,多謝你了!」

    也不知她是為秦楓放燕家精銳一條生路道謝,還是在為秦楓最終能夠讓父親燕破軍死而無憾而道謝。

    秦楓笑了笑,朝著燕芷虎拱了拱手說道:「希望下次與燕大將軍見面,我們不會再是敵人!」

    燕芷虎聽到秦楓的話,滿是血污的臉上,那一雙好看的丹鳳眼睛里終於又露出了笑意:「應該不會了。」

    話音落下,她從那截廢墟之上腳尖一點,身影驟然如離弦之箭飛速掠起,追上四艘鎮國神艦的方向,遠遠遁去了。

    燕芷虎離開,周圍架勢天晶颶風號的眾人以及帝君星艦上的眾人紛紛落在了那一截星艦甲板的廢墟上,圍住秦楓正要說些什麼。

    秦楓卻是立起手掌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正當所有人不明所以的時候,秦楓抬起手來,指向戰場的另外一側。

    霎那之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二十艘帝君星艦,潛伏在中土世界天穹外的另外一側,基本上就在這次戰場的反面,隔著一整個中土星,所以他們才在戰鬥中沒有發覺到異樣。

    此時看到那毫髮無傷,以逸待勞的二十艘帝君星艦,接近二百萬生力軍,所有人都是覺得頭皮發麻啊!

    「戰鬥還沒有結束!」

    秦楓深吸了一口氣,朝著中土世界所有人拱手道:「諸位,我等當為中土世界一戰而畢全功,為中土世界從此傲立天仙界諸多勢力之間……」

    「請戰!請死戰!請勉力死戰!」

    秦楓連續拱手三次,所有人只覺得每次拱手,氣勢都變得更加凝重,之前以為戰事結束的輕鬆感,頓時就被更加嚴峻的壓力所取代。

    所有中土強者竟是整齊劃一,同時抱拳還禮:「願為中土死戰!」

    話音剛落,一側紫金龍舟之上,丁毅遙遙抱拳,朗聲道:「願隨諸君,為中土死戰,死不旋踵!」

    話音剛落,萬靈寂滅星艦之上,白河川縱聲笑道:「秦楓,我九幽鬼域既已站在你中土星這邊,那麼開弓沒有回頭箭,賭大贏大,我白河川奉陪到底便是了!」

    他轉過身來,厲聲喝道:「九幽鬼域眾弟子,隨本座,死戰!」

    那邊逍遙遊鯤船上,陸處機像是被群情所激,興之所至,高聲吟起了《詩經》名篇:「豈曰無衣,與子同袍,執子之手,與子……」

    哪知話音未落,只聽得一聲鼓響,震天動地如雷鳴炸裂九天,有紫金蟒袍女子皓腕持鼓槌,交替擊鼓,厲喝下令:「紫金天域諸將士,無須多言,死戰死戰死戰!」

    一時間,群情激奮,便無人再管被那一通驚天戰鼓打斷了吟詩雅興的白鹿書院山主大人了。

    陸處機張口結舌,尷尬得面紅脖子粗,只得坐下來喝上一口弟子端上來的茶水,好不容易才緩上一口氣來,長吐出一口濁氣道:「這娘們,忒霸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