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12章 真武學院真豪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12章 真武學院真豪傑字體大小: A+
     

    馬子超震驚之時,中土懸空山內,所有人耳邊都聽到了虛無一的聲音。

    「儘快移走四艘帝君星艦,所有人撤離懸空山!」

    秦傲悚然一驚,大喝道:「虛無一,你給我回來!大帝說了,不允許你們輕棄生命,你這是自己求死!」

    虛無一的聲音帶一絲凄然:「黑旗主,荒星天穹戰慘敗,雖然大帝不追究,但必須要有人負起責任。」

    他繼續說道:「若非虛狩,諸葛小亮和先鋒艦十萬將士捨命救我,我早已死在了荒星。為中土世界保下四艘帝君星艦,虛無一雖死無憾了!」

    道先生,秦傲等人皆是面面相覷。

    虛無一的聲音越來越弱:「請速速離開,我快要,快要支撐不住了!」

    所有人皆是一驚。

    紛紛看向了道先生與秦傲。

    畢竟此時秦楓元神沒有回歸中土分身,大家便都以秦傲和道道先生馬首是瞻。

    道先生沉聲說道:「既然虛無一選擇為中土捨身取義,自是不可讓他的犧牲白費……」

    眾人只得應允,根據五嶽,很快選擇好了搭乘的帝君星艦。

    除了四艘帝君星艦之外,懸空山也常備跟陸地來往的飛舟,此時此刻也一共調集起來,很快就在道先生的指揮下承載人員離開了。

    道先生以神通將秦楓坐鎮分身送往大澤聖院之後,留在議事廳里的人便只剩下了道先生與秦傲兩人了。

    道先生對秦傲說道:「虛無一於生死之間破不爭境,為我們爭取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秦傲,你我兩人是先行離開,還是殿後?」

    秦傲忽地開口說道:「帶走三艘帝君星艦,你讓其他人乘坐飛舟離開,留下一艘給我!」

    道先生驀然一驚:「秦傲,你要做什麼?」

    秦傲抬起頭來,昂然說道:「我豈可讓那個孩子獨自戰鬥於天穹之外?」

    道先生還沒反應過來,秦傲已是厲聲說道:「上次天穹戰時,我要你們撤離戰場,否則的話,虛無一的先鋒艦又怎麼可能會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此事我難辭其咎……」

    秦傲又說道:「真的要歸根溯源,帝君星艦的技術還是我當初帶往萬古仙朝的,萬古仙朝憑此攻滅了虛無一的虛域,又拿來侵略中土,這不也是我的責任嗎?」

    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否則的話,我中土世界有帝君星艦,還有機甲,這萬古仙朝別說來三百萬大軍,就是再來三百萬也不見得能討到什麼好處!」

    秦傲此時釋然笑道:「我意已決,現在該是我出戰的時候了!」

    短短一刻鐘之內,就在所有人或乘坐帝君星艦,或乘坐飛舟,紛紛離開這座建於天穹之上,玉宇瓊樓林立的天上中嶽懸空山,朝著下方地面降落時……

    忽地一艘帝君星艦從船塢飛出,徑直朝著天穹之外飛去!

    孑然一身,轟鳴而去。

    「那是……」

    眾人四顧左右,似是在找少了哪位夥伴袍澤,突然就有人驚叫起來:「秦傲大人,是秦傲大人獨自駕駛帝君星艦出戰了!」

    「天吶,秦傲大人既沒有帶飛舟,也沒有帶任何兵士,直接就朝天穹外衝去了!」

    「秦傲大人想做什麼?」

    秦琅天,秦道直,張憶水等中土新生代幾乎不約而同抬起頭來,望向天空。

    西嶽之主秦琅天,望向長空,身形卻隨著飛舟越來越遠,眼睛乾澀,輕聲呢喃:「父親大人……」

    一時間,百感交集,無淚無言。

    天穹之外,十艘帝君星艦的主炮攢射,足以毀滅一顆星辰的一擊,竟被虛無一阻擋住,震驚了所有人。

    馬子超身邊的將領皆是面面相覷,紛紛詢問道:「將軍,我們難道就任由這廝肆意妄為?」

    馬子超眼神森冷,他盯住面前屏幕之上虛無一的投影,清晰地看到他握住長槍的雙手十指已斷掉六根,右手還剩拇指,食指,左手則只剩小指與中指,其餘六指皆已化為齏粉。

    究竟是這位新晉不爭境強者是以手指化為小世界作為消耗帝君星艦主炮轟擊的代價,還是手指用以支撐一處小世界,每被毀去一處小世界便波及他徹底失去一指,這其中緣由,旁人不得而知。

    至於虛無一手中握住的那支虛空銀槍更是在連續六次堪比小世界潰崩的爆炸之中接連遭受重創,槍身之上百孔千瘡,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這是一件不遜於半仙兵的長槍,簡直會讓人以為虛無一握在手中的僅是一根遍染鮮血的鐵條。

    只是他的眼神依舊堅毅,無悔到冰冷,視死如歸,便是如此!

    馬子超盯住虛無一在全息投影,就好像看到一尊屹立在中土世界上方的上古神祇。

    面無表情,俯瞰來者。

    馬子超驟然暴跳如雷:「好啊,虛無一,你不是想死嗎?那你不是想為中土世界阻擋炮火嗎?我——成全你!」

    話音落下,他驀然揮手。

    「負責保護的十艘帝君星艦撤去防護屏障,為主炮充能,強行轟碎他的小世界!」

    不爭境強者又怎麼樣?

    在萬古仙朝的鋼鐵洪流面前,莫說你是一個剛剛破境的不爭境,就是浩然境,也可殺!

    虛無一看到遠處艦隊群中,緩緩熄滅的十道屏障光芒,以及極目遠處緩緩亮起的十道刺眼光點,如同十顆烈陽的光點,他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笑意。

    「我虛無一能夠獨扛下帝君星艦二十發主炮,不算後無來者,但至少是前無古人了吧?」

    談笑之間,他嘴角微微扯動,竟是左手小指在剛才也斷裂粉碎。

    即便他已痛得麻木,還是嘴角微微扯動了一下,他看向遠處越來越耀眼的主炮光芒,輕聲自語道:「我虛無一,今日為中土而死,再雖不如泰山之重,但畢竟不是鴻毛之輕了,我虛無一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幾乎與此同時,不遠處失去了防護大陣保護的之前石進旗艦發出一連串劇烈的爆炸之後,終於徹底爆成了一團熾熱火球,瞬間將整艘裝甲艦以及登陸艦上的天晶颶風號機甲一同炸得粉碎。

    那光芒無論在中土世界還是荒星的人們,幾乎都看到了天空之中驟然有一顆星辰亮如滿月,疏忽消失。

    只是少有人知道,那是一艘帝君星艦劇烈爆炸時的光芒而已。

    虛無一不是讀書人,將死當前,依舊昂首,慷慨赴死。

    石進作為萬古仙朝的首輔,名義上是所有儒家人的領袖,卻在陣前願意交出帝君星艦來換命,反倒是一直由他的副官抽刀將他斬殺后與中土機師們各為其主,拼殺到底,同歸於盡。

    如何能不叫人覺得諷刺。

    可就在這時,虛無一驀然動容,原本已有死志的臉上倏忽一驚,旋即竟是愣住了。

    層層小世界之後,有一艘帝君星艦從中土世界逆行而出,穿透光幕緩緩向虛無一飛速駛來。

    只是那一艘帝君星艦之上,除卻一人站在艦橋之上,再無一人。

    那站在艦橋上的人,一身黑衣,左臂袖管飄蕩,他右手握住一柄三尖兩刃槍,眼神與之前立在天穹外的虛無一,別無二致。

    中土世界,真武學院的真正強者,從來皆是視死如歸,死不旋踵。

    積蓄力量的敵軍星艦驟然噴出十道耀眼光束,如十道耀眼彗星穿透虛空,即將轟中那道立於天穹之前的身影時……

    銀白色光芒驟然凝成屏障,一艘帝君星艦浮現出來,防護屏障瞬間擋住十道耀眼炮火。

    當先三道光束瞬間就被防護屏障直接化解,後面三道光束,兩道結結實實轟在帝君星艦之上,一道光束偏離些許,驟然朝著極目遠處的虛空飛去。

    緊接著後面四道光束又到,分別轟在帝君星艦的左右船舷之上,剛剛從船塢里修復里的帝君星艦霎那之間又變成了一片火海。

    陣台崩碎,金屬融化爆裂的巨響瞬間響徹虛空,幾乎讓人耳膜刺穿。

    艦橋之上,那一道黑袍人影,右手握三尖兩刃槍,竟是巋然不動如神靈,整艘帝君星艦在為虛無一扛下十艘帝君星艦的炮擊之後,竟是沒有絲毫減速收手的意思,反而速度越來越快,簡直如一束光芒從中土世界飛速射向艦隊大軍。

    霎那之間,無論是馬子超,中土世界觀戰的道先生,還是一旁剛剛被秦傲救下的虛無一都瞬間明白了秦傲的意圖!

    他居然要駕駛整艘帝君星艦直接撞向萬古仙朝的大軍!

    帝君星艦爆裂的威力可想而知,如果被整艘帝君星艦直接撞入密集陣型的萬古仙朝大軍,後果不堪設想!

    一艘帝君星艦爆掉至少三艘帝君星艦,絕不是痴人說夢!

    馬子超臨危不亂,大吼道:「密集炮火,全部瞄準艦橋,擊毀那艘帝君星艦!」

    馬子超聲音傳遍萬古仙朝所有星艦,大喝道:「命中艦橋者,全艦有賞,星艦指揮升軍功一級!擊斃叛將秦傲,軍功再升一級!」

    秦傲似是聽到了馬子超的話,他站在已燒成熊熊火海的艦橋之上,聲如雷霆:「馬子超小兒,我,中土世界真武學院黑旗主,鬼道宗主秦傲的命就在這裡——有種自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