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603章 我就是中土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603章 我就是中土之人字體大小: A+
     

    對方認為丁毅是在背稿子,已經在用這種方式來打亂他的節奏了。

    陸處機原本附在嘴邊的手掌,直接一巴掌拍到了自己額頭上,語氣沮喪道:「來不及了,他們已經發現了!」

    何婉君面露擔憂神色,她看向位於整個議會最中央的那一張講台。

    丁毅剛剛講到,唇亡齒寒,仙道聯盟是唯一可以牽制萬古仙朝的龐大勢力,如果任由萬古仙朝吞併了中土星,只會讓萬古仙朝繼續坐大,繼而讓仙道聯盟更加孤立無援。

    這時,那名議員直接站起身來,對著丁毅提問道:「如何證明,這是你一廂情願的猜測?畢竟兩方勢力會簽訂以一顆星辰性命為約定的山盟海誓,豈是兒戲?」

    一語落下,議會全場嘩然。

    陸處機臉色難看。

    雄辯術一開始的確鼓勵學習者背下稿子進行辯論,但那是初習者,是練習場合,可不是當庭辯論這樣的語言角斗場啊!

    全場議員魚龍混雜,哪裡會少了雄辯術的高手?

    這等倒持利刃,授人以柄的事情……

    陸處機真是想到都覺得心裡窩火得荒。

    這位丁老弟還是太年輕,太年輕啊!

    然而就在這時……

    丁毅居然語氣依舊沉穩,沒有絲毫被打斷的怒意。

    「唇亡齒寒並非是一個猜測,而是一次次大勢碾壓碰撞下各方的必然選擇。如果萬古仙朝即將攻下你們雲霞仙域,其他周圍的仙域會不會全力支援?」

    第一個向丁毅提問的正是雲霞仙域的人。

    雙方當初在由誰出面招攬秦楓這件事情上,有了巨大的分歧,紫金天域的域主何婉君一句「從來強者招攬強者,何曾聽說過弱者招攬強者」的話,將雲霞天域懟得啞口無言。

    雙方也就此結下了梁子。

    這次雲霞仙域率先發難也就不難理解了。

    丁毅語氣沉穩,繼續說道:「為何如此,不外乎『唇亡齒寒』四個字而已,其他臨近仙域皆會感覺自己受到了威脅,一旦雲霞仙域被吞併,其他仙域就都會受到萬古仙朝的威脅。」

    丁毅笑了笑,半開玩笑說道:「當然了,如果救不下來,其他各域可能就要考慮跟萬古仙朝和談,或者直接投降了。畢竟這也是一條路,投降輸一半嘛!」

    陸處機的臉色這才稍稍平復一些,低聲說道:「還有興緻開玩笑,看來丁毅還穩得住。」

    雲霞仙域之人又詰問道:「那你如何就斷定萬古仙朝一定會在吞掉中土星之後跟我們仙道聯盟撕毀盟約?丁毅,你是個儒家讀書人吧,應當知道言而無信,不知其可這句話吧?」

    對方一下子抓住了丁毅曾經在白鹿書院求學,是個儒家讀書人的身份,眼瞅著就給丁毅下套了。

    「讀書人尚且知道要遵守承諾,愛惜名聲,萬古仙朝堂堂一方仙朝,難道不知道要愛惜自己的名聲?還是說,在你們儒家人看來,言而有信只是說說而已,事到臨頭,根本就是狗屁?」

    話音落下,議會之內,多有附和甚至是喝彩之聲。

    雖然講台周圍,聽不到外界任何的聲音,但每個人張嘴說話的動作神態卻是一清二楚。

    無疑帶給丁毅很大的壓力,而他則淡淡一笑說道:「讀書人自當嚴於律己,寬以待人,他人做不到言而有信,並不能就此將那人打死,最多不與他深交便是了。儒家『窮則獨善其身』的道理便是如此。」

    丁毅繼續說道:「衡量一國是否守信,不取決於這一國的讀書人,而取決於一國的統治者,所以我們讀書人如何想,還真不是關鍵所在。」

    那人搶白道:「萬古仙朝以儒治國,難道不會守義堪信?要你在這裡妄加揣測!」

    丁毅依舊不生氣,繼續說道:「秦楓身為萬古仙朝的儒家官員首領,擔當首輔之位,有滅虛域之功,又有抵禦我仙道聯盟之勞,最終落得個母星被萬古仙朝三百萬大軍圍困的下場。萬古仙朝以儒治國,聖賢文章便體現在這上面嗎?」

    丁毅見對方啞口無言,厲聲說道:「萬古仙朝對曾經有大功的秦楓都能下死手,你們覺得中土事了,他們會對本就必有一戰的我們保持盟約,繼續和平下去嗎?只可惜萬古仙朝以儒治國,不過表面文章,竟還真有傻子把這塊遮羞布,當成了一塊金字招牌,豈不可笑?」

    雲霞仙域那名議員似是感覺到自己實在辯論不過丁毅,只得坐下。

    前排陸處機,何婉君皆是鬆了一口氣。

    可是接下來的情況,就讓他們兩人都感到憤怒,甚至是感到不齒了。

    在那名議員之後,短短半個時辰里,丁毅的演講被打斷了不下十次,均是與雲霞天域交好的議員,所問的問題也不像之前那樣直指要害,而是東拉西扯,甚至文不對題。

    這等看起來似乎自取其辱的行為,卻有著背後更加險惡的用心。

    很顯然,對方的目的就是要打斷丁毅演講的節奏。

    可事情卻未必如他們所願,即便不停地被打斷,丁毅演講時依舊語氣平穩,沒有絲毫因為緊張而發出的顫音,講話也是中正平和,沒有受到任何負面情緒的影響。

    簡直堪稱神跡。

    眼看著丁毅的演講就要接近尾聲,終於,原本以為丁毅肯定要出醜的眾多幕後之人,皆是錯愕。

    「難道他不是背的稿子,而是現場即興演講?」

    「不可能,任何人站在當庭辯論的講台上都會緊張,即便是浩然境的強者,都會受到影響。只要他是個人,是個活人就不可能不受到影響……」

    眾人說話之間,都把目光投向了坐在前排,陸處機等人身後的雲霞天域之主身上。

    雲霞天域之主,曹雲霞。

    他冷聲說道:「絕對不能讓這個傢伙如願以償地說服議會跟萬古仙朝繼續打下去,此事對我等有百害無一利,繼續向他提問!」

    哪知,話音剛落,陸處機就站了起來:「接下來若再有人向演講者問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本山主將以惡意擾亂議會秩序的罪名將他趕出議會。」

    陸處機大聲說道:「雖然不能剝奪你們的議員資格,但我陸處機至少可以叫你們以後來議會,只要我陸處機在場,都叫你們站在門外面去聽!」

    俊美如少年的副執政官陸處機伸出手掌,如摺扇般在身前扇了扇,笑道:「反正你們不是在背後老說我這個讀書人不要臉嗎?可以,我就跟你們不要臉一次,叫你們看看讀書人可以不要臉到何種程度!」

    一語落下,議會裡眾人面面相覷,最終竟是無一人膽敢再站起身為難丁毅了。

    別看陸處機平日里跟誰都是笑臉相迎,可真正拉下臉來,人家一個副執政官可不是嚇唬人用的。

    陸處機坐了下來,一旁的何婉君便對他投去了一絲感激的眼神:「陸山主,多謝了!」

    陸處機擺了擺手,示意何婉君不必客氣,但他低下頭來,就用傳音入密問道:「何域主,你可曾想過,如果議會沒有通過,你當如何去做啊?」

    何婉君心意微動,淡淡說道:「我對丁毅的演講,很有信心。」

    就在這時,一人終於站了起來,正是雲霞仙域之主曹雲霞。

    他對著講台上的丁毅沉聲道:「丁毅,你是中土星人氏,對吧?所以你一顆心就是向著秦楓,向著中土星的,所以你不惜損害仙道聯盟的利益,也要幫助中土星。若非如此,誰會冒著如此大的風險來當庭辯論。你,可還有什麼話說?」

    曹雲霞這一番話便等於是直指丁毅是中土星的姦細,完全是將中土世界的利益凌駕在了整個仙道聯盟之上。

    既然丁毅從出發點就錯了,屁股直接坐歪到了中土世界那邊,那麼他提出任何建議,哪怕說得再天花亂墜,都不應該被仙道聯盟議會所考慮了。

    可偏偏就在這時,丁毅點了點頭,竟是大大方方地承認了。

    「沒錯,我是中土世界出來的飛升者!」

    曹雲霞的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可就在下一秒,丁毅已是沉聲說道:「曹域主,據我所知,你也不是雲霞仙域土生土長的修鍊者,你是其他域的修鍊者,後來進入雲霞仙域,一步步被域主器重,最終成為域主,隨後才將仙域改名為雲霞仙域的,對吧?」

    這一段仙道聯盟知道的人不少。

    丁毅看向曹雲霞,冷聲說道:「曹域主,那請問當初老域主是如何覺得你這個外人沒有二心的呢?還是說,從一開始你就欺騙了老域主,一步步才有了今日的權勢地位?」

    丁毅朝著議會眾人拱手一圈,鎮定自若,沉聲說道:「江海不擇溪流,方能成其磅礴,太山不擇細壤,方能成其巍峨。豈可因為別人來自不同的勢力,甚至可能是敵對的勢力,就將忠言當作讒言?」

    他聲音更加沉穩,大聲說道:「丁某從不諱言自己是中土人,也承認,今日丁某願意冒著天大的風險來嘗試說服整個先導聯盟,的確因為自己是中土之人。但在座各位,誰人沒有故土,誰人沒有故人?捫心自問,若是各位在丁某這個位置,是否會願意為故土故人,上到這講台之上?」

    全場寂然,竟是無一人再起身提問,只留下曹雲霞孤零零地站著尷尬至極。

    丁毅雙手加額,大聲說道:「仙道聯盟與萬古仙朝必有一戰,宜早不宜遲,此時開戰於仙道聯盟有益無損,卻對鄙人故土幾有再造之恩。家國故土再造之恩,丁毅銘感肺腑,願為仙道聯盟效犬馬之勞!」

    話音落下,只聽得一道在前排的人影緩緩站了起來。

    是一名白髮蒼蒼的元老會成員。

    他朝著丁毅拱了拱手,聲音深沉道:「丁毅,老朽還有一問,最後一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