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598章 黃昏下的朝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598章 黃昏下的朝陽字體大小: A+
     

    虛無一霎那之間,心神恍惚,只見一架天志號機甲已是破開屏障,飛入重圍之中,徑直朝著他所在的先鋒艦衝來。

    「轟隆」一聲巨響,天志號機甲重重踩踏在先鋒艦的甲板上,坐在天志號胸前駕駛艙里的一人,對著艦橋上的虛無一大聲喊道:「相比你一廂情願地戰死在這裡,說什麼要向中土世界贖罪,秦楓他肯定更希望你活下去!」

    炮火交織之下,諸葛小亮的聲音沙啞,扯著嗓子喊道:「多少艱難困苦,只有活下去,才有報仇的機會!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我們中土世界,不就是忍辱負重才一直走到今天的嗎?」

    諸葛小亮抬起手來,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虛無一,你是沒有腦子嗎?你難道不知道如此簡單的道理嗎?」

    話音未落,對面星艦之上,馬子超已是笑道:「想必這就是秦楓大人曾經提起過的中土世界機關鎧甲吧,真是聞名不如見面,果然是克制星艦的神器。」

    他看向天志號機甲內的諸葛小亮和虛無一,笑道:「既然你們執意要再送我們萬古仙朝一份大禮,馬某就替陛下,替大將軍謝過兩位了!」

    話音落下,十幾艘原本開啟了防護屏障的星艦驟然拋出無數道電芒繩索,竟是這些星艦的虛空錨鉤,徑直破開先鋒艦的裝甲,死死釘入船體當中。

    霎那之間,這幾十根錨鉤竟是如一張細密光網,徹底扯住了虛無一所在的那一艘先鋒艦。

    與此同時,道道電光瞬間從錨鉤上傳導到星艦之上,堪比一顆星辰大小的先鋒艦霎那之間,所有陣台失靈,甚至連自爆都無法做到了。

    馬子超一旁的石進看得目瞪口呆。

    他完全不知道馬子超居然在這些艦船上留下了這種後手,幾十艘星艦等於變成了收網的漁船,徹底將漁網內的帝君星艦困住動彈不得,連自爆都不可能。

    這艘帝君星艦也好,艦船上的人也好,東西也罷,都將被萬古仙朝俘虜。

    馬子超一開始示敵以弱,就是存了要捕捉虛無一的先鋒艦這頭大魚。

    比起後面那些中土世界高手坐鎮的帝君星艦,虛無一不論是名聲,實力,在萬古仙朝的影響力都遠勝他們,甚至超過叛逃的平北將軍秦傲。

    當然了,秦傲這次是沒有離開中土世界參加大戰,否則的話,如果虛無一不上鉤,能夠活捉叛將秦傲,也是一件可以振奮萬古仙朝軍心的巨大捷報。

    不過終究是不如眼前這樣活捉虛無一來得更好,更實在了。

    虛無一可謂是無數萬古仙朝將領的噩夢。

    先斬李龍吉,后殺李幼澤,都是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來無影去無蹤,更不用說在虛域大戰前後,以及後來的戰事中被虛無一所帶那批虛域刺客殺掉的中下級軍官。

    形勢最嚴峻時,殺得戰線上的運輸隊都不敢往前線運送輜重了,出了要塞就是死,說是聞風喪膽,都不為過。

    若是虛無一能夠在這裡被生擒,不僅可以大大提振萬古仙朝的士氣,打擊中土世界的士氣,更能將馬子超的聲望拔高到不亞於當初秦楓在萬古仙朝的地位。

    馬子超眯眼看向面前的虛無一跟諸葛小亮,他沉聲說道:「我曾與秦楓大人在妖域並肩作戰,我也勉強算是秦楓大人兵法之上的半個衣缽傳人,你們輸在我手裡,不虧!」

    一旁的首輔石進聽到馬子超口口聲聲,一口一個「秦楓大人」,只覺得芒刺在背,骨鯁在喉。

    什麼叫「秦楓大人」,不應該是「逆賊秦楓」嗎?

    尤其是馬子超居然口口聲聲說自己「勉強算是半個衣缽傳人」,這更是大逆不道的話。

    難不成你馬子超是站在逆賊秦楓一邊的不成?

    可他哪裡敢說馬子超一句啊?

    他現在的小命都還攥在馬子超的手裡,真把他逼急了,馬子超拎起他的衣領子,直接把他扔到虛無一那邊。

    毫無疑問,虛無一肯定不會介意順手宰掉一個萬古仙朝的首輔給自己當墊背的。

    虛無一聽到馬子超的話,眼神竟是驟然陷入了迷茫,可轉瞬之間,他忽地就冷笑了起來。

    「哼,不過是學了大帝的一點兵法皮毛,也敢說自己算大帝的半個衣缽傳人?」

    虛無一死死盯住對面星艦上的馬子超:「大帝的兵法,不在於兵法的奇,也不在於兵法的正,而是在於人心,不恃強凌弱,不爭強鬥狠,道義為先,大道之下,以直報怨。你不過是學了大帝的『術』,未學大帝的『道』,也配說自己是半個衣缽傳人!」

    一直以來,對這場埋伏和算計都穩操勝券,成竹在胸的馬子超,霎那之間臉色煞白,他眼神之中竟是有了怒意。

    「你……你說什麼?」

    諸葛小亮大笑,火上澆油道:「虛無一說,你給大帝提鞋都不配!」

    馬子超惱羞成怒,猛地一招手:「周邊艦船將士準備,登船!大將軍有令,生擒虛無一者,當場封二品軍侯,本將再補充一句,擒得那具機甲,當場封三品軍侯!」

    旋即,十幾艘周圍艦船竟是放出無數艘飛舟,黑壓壓如烏鴉般朝先鋒艦飛了過來。

    此時此刻,先鋒艦上,虛無一手握長槍,艦上還剩下的八萬多中土將士,皆是面露堅毅神色。

    尤其是站在他身後的那名副官,他並非是中土人士,而是在虛域時就追隨虛無一的虛族死士,一路流亡,當初數千名精銳死士,只剩下寥寥數十人,皆在這艘先鋒艦上。

    今日一戰更是死傷慘重,僅有最後十幾人了。

    其中,他虛狩追隨虛無一時間最長,也最被他視為左膀右臂。

    此時此刻,他眼神堅毅澄澈,看向自己追隨日久的虛無一。

    可就在虛無一轉過身來,握緊虛空銀槍的剎那。

    「唰!」

    電芒之中,一道銀白光球瞬間擊中虛無一的後腦。

    這名虛域的傳奇領袖,中土的優秀將領瞬間身體向前,重重栽倒在了甲板之上。

    居然是卑鄙無恥的偷襲!

    「虛狩,你這個叛徒!」

    「你居然敢刺殺域主!」

    「混蛋,你良心給狗吃了!」

    頓時,十幾名僅剩的虛域死士咆哮出聲,紛紛使用虛空術,瞬間衝到了虛狩的面前。

    當先一人,手刀徑直戳向虛狩的胸口,可虛狩竟是紋絲不動,任由那手刀破碎裝甲,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所有人都愣住了。

    即便是那刺中虛狩的虛域死士也驚呆了。

    眾人再看那被偷襲得手,倒在地上的虛無一,見他居然只是昏厥了過去,並沒有大礙。

    至於那偷襲虛無一的東西,也不過是一枚雷火珠而已,戰場之上,拿來自爆,可以讓人短暫昏厥的普通法寶而已。

    這究竟是……

    虛狩忍住胸口的劇痛,他抬起頭來,對著機甲艙內的諸葛小亮緩緩說道:「諸葛先生,域主就拜託您帶著突圍出去了!」

    那刺穿虛狩胸膛的虛域死士瞬間瞭然,他熱淚盈眶道:「虛狩,你這廝是怕域主不肯走?」

    虛狩面色慘白,他看向自己的袍澤,點了點頭:「我跟隨域主時間最長,我當然知道他的脾氣,不戰到最後一刻,他是絕對不會走的。可我等深陷這等死地,若真是戰到了最後一刻,難道他還走得掉嗎?」

    諸葛小亮看到這一幕,只覺得鼻子一酸,他沙啞說道:「好,交給我吧!即便我拼了自己的命,也會把虛無一給救出去的!」

    虛狩緩緩點頭,他身體微微向後緩緩將自己從袍澤的手刀上拔了下來,捂住自己的傷口,抽出了了自己的佩刀,搖搖晃晃站定,對著先鋒艦上最後的八萬多名將士,沉聲道。

    「我,先鋒艦副指揮虛狩,願與諸位中土袍澤,同死!」

    八萬多名將士在短暫的震驚之後,瞬間爆發出了整齊而悲涼的咆哮:「我等,願為中土死戰!」

    馬子超看到眼前的一幕,瞬間驚住,他眼神之中的憤怒緩緩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迷茫與思索。

    他似乎有點明白,虛無一所說的話了。

    秦楓之所以戰無不勝,真的是因為兵法出奇嗎?

    也許,根本就不是!

    此時此刻,不斷地有飛舟靠近先鋒艦,無數全副武裝的萬古仙朝將士落在了甲板上,落在了艦船艙體上。

    一大波士兵從甲板向下進攻,更多的士兵從一處處被扯開的錨點裡向甲板進攻。

    艦船上僅僅有六萬多人,進攻的士兵卻足足有二十萬不止。

    這是一場敵我雙方完全不對等的戰鬥,甚至可以預見到,這將會是一場完全一邊倒的屠殺。

    諸葛小亮跳下機甲,將昏厥的虛無一拖拽進了駕駛艙里,旋即將兩套推進系統開到最大。

    三丈高的天志號機甲驟然向內屈膝,旋即身影如飛劍瞬間拔高無數丈,徑直就朝著中土世界的方向撲去!

    此時此刻,荒星之中,一線城內,一個老人冷笑說道。

    「真是秦楓帶的一手好兵啊!連老夫都不得不動容了呢!」

    他冷笑出聲道:「但是,虛無一,你必須得死在這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