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577章 入此門者,與我偕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577章 入此門者,與我偕亡字體大小: A+
     

    一身大紅喜袍的蘇還真,看向門內,他笑了笑說道:「小樓,你我相識多年,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只要是我所求,哪怕千難萬險,我也會求到。」

    他說到這裡,正色道:「我蘇還真一生所求,無非兩件事情,一是攀登至高巔峰,有朝一日擊敗林淵,二是娶你為妻,與你長相廝守。兩者不分先後,皆我是一生所求,雖死不悔!」

    聽到蘇還真這一番剖白,內門竟是沒有絲毫動靜,如同死寂無人一般。

    蘇還真竟是略有一些尷尬,他正要開口,忽地一道人影從天而降,以斑斕五色光華化為身影,正是夢域之主身邊的一名大長老,相當於如今夢域的大管家。

    平日里蘇還真都不會去正眼看他,但這次域主賜婚,可以說是幫助蘇還真完成了一樁夙願,大長老也算是域主身邊的紅人,蘇還真自是會給他幾分面子。

    他朝大長老微微拱手,對方也是恭敬還禮,很快話題就扯回到了夢小樓的身上。

    「依舊不願?」

    大長老的話音落下,蘇還真點了點頭。

    大長老旋即惱怒道:「這都已經整整七日了,這個女人究竟還把不把域主放在眼裡了?」

    蘇還真臉色微微一變,卻聽得大長老朝門內大聲說道:「夢小樓,夢域對你有收留之恩,你更是夢域之人,域主於你就如同父母一般,域主賜婚,你竟敢不從?」

    話音落下,院內依舊是死寂一片,無人回話。

    大長老冷笑一聲,對著院內說道:「夢小樓,你別以為一直裝死就有用。域主金科玉律,豈能被當做兒戲,我既然來了,便是告訴你,先禮後兵,域主已對你仁至義盡了!」

    話音落下,七天來,依舊不置一言的院內忽地傳來一聲冰冷嗤笑。

    「夢域之主,好大的架子!」

    大長老似是就在等夢小樓的這句話,手掌之中驟然托起一枚五彩斑斕的水晶寶塔,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已是驀地向下一按。

    霎那之間,彷彿夢域所有天地氣運鎮壓向下,竟是讓原本五彩光華流轉的夢小樓府邸瞬間徹底黯淡。

    大長老得意道:「域主也知道驀然賜婚,你們難以接受,所以才隱忍了你們整整七日。你們竟然如此地不識好歹,那老夫奉域主之命,已切斷了你們宅邸的天地靈氣供給,不僅如此,原本助益你們修行的夢都星天地靈氣,還會反過來將你們當做入侵者,阻礙你們的修行。」

    他似是感覺自己捏住了夢小樓的命脈,冷笑說道:「如今域主之所以還跟你們好好說話,放下身架為你們跟前途無量的夢域第一高手牽紅線,就因為你們兩人皆是天人境強者,若能徹底委身夢域,必能讓我方勢力更上一層樓。倘若……」

    他冷冷說道:「你們修為被此方天地消磨到了天人境以下,那你們的價值可就只剩下那兩張好看的臉蛋了!」

    那名明明已是一把白髯鬍須,看起來垂老不堪的大長老卻是用猥瑣的語氣說道:「到時候,恐怕就不是牽紅線了,你們兩人怕是連給各位大人做婢女的資格都沒有了,老夫怕也可以嘗一嘗一樹梨花壓海棠的神仙滋味了。」

    話音未落,一道劍光竟是驀然已至。

    「堯天老狗,你找死!」

    一道劍氣從府內衝出,一劍貫穿九星,竟是劍氣森然直襲大長老。

    原本聲勢駭人的一劍,剛出府邸竟就好像舉世皆敵,霎那之間就被四面八方的天地靈氣鎮壓,凌厲劍氣速度竟是慢的如同烏龜爬一般,沒等劍氣刺到大長老堯天的面前,就已經如沙粒粉碎,徹底消散開來。

    大長老堯天笑意更加玩味。

    「你們也別指望可以離開夢都星以此來逃離天地靈氣的壓制……」

    他搓著手掌心笑道:「這麼說吧,你們就是我域吃進嘴裡的兩塊好肉,哪裡有再吐出去的道理?」

    蘇還真眉頭微微一挑,他對堯天剛才的所作所為其實極為不滿,但一想到堯天是在幫自己說服夢小樓,也就只有強壓下怒氣,靜等夢小樓的回答。

    堯天見蘇還真都沒有說話,便更加得意了起來:「夢小樓,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終於,府邸之內,夢小樓清冷的聲音響起:「堯天,我曾親自向域主稟明,也一再要你轉告域主,我已有夫君。你們竟還要做此咄咄逼人,強人所難之事,呵呵,真是無恥!」

    堯天冷笑說道:「夫君?該是道侶才是吧,道侶之間有什麼說法?修鍊到我們這個境界,誰還沒有十個八個道侶,一起修鍊的伴侶更是數不勝數。如今你那道侶既然不在身邊,為何不能由域主做主,另嫁他人?」

    夢小樓聲音冰冷如寒冰:「我心所屬,惟有一人。」

    堯天冷笑著從牙縫裡擠出四個字來:「不識抬舉!」

    驀地,蘇還真就開口了:「你還在指望秦楓來救你?」

    蘇還真緩緩說道:「如今他叛出了萬古仙朝,又打死了大將軍燕破軍,徹底得罪了納蘭女帝與國師李淳風,已經自身難保了,你竟還指望他還顧得上你?」

    蘇還真冷笑說道:「你被切斷與外界的訊息一年多時間,難怪你不知道這些。」

    「否則,你以為域主是失心瘋了嗎?如果秦楓在萬古仙朝混得風生水起,域主會強行把你許配給我?他不怕萬古仙朝跟夢域撕破臉皮嗎?」

    府邸之內,夢小樓的聲音緩緩說道:「哪怕秦楓再落魄,你終究沒有勝過他,哪怕一次。」

    蘇還真如被夢小樓刺中痛處,他眉頭一皺,驀地就厲色道:「你若只鍾情他一人,那我去殺了他便是了。如今以我境界,殺死一個秦楓,也不比碾死一隻螞蟻困難許多。」

    夢小樓身邊,林芷妍則冷聲說道:「蘇還真,你可真是太會說笑話了。當年,夢都星一戰,你仗著不爭境的修為,都沒有殺死天人境以下的秦楓,如今秦楓至少也是布武境了吧,你還沒有到浩然境……」

    她故意拉長聲音道:「你如何能殺得死他?」

    蘇還真面目不再鎮定,而是略有些猙獰神色:「他若敢來,便是必死無疑,多說無益。」

    大長老堯天堆著笑臉,對著蘇還真說道:「蘇大人,您也真的是好脾氣,居然還就這麼一直等在這。其實域主給了老夫這方玲瓏琉璃塔,收了夢小樓府邸的靈氣,就是默許您可以直接進屋去搶人了……」

    堯天有些猥瑣地笑道:「我們娶回來的那些個道侶也好,鼎爐也罷,最開始也有不少不情不願的,便是幾番調教之後,都乖乖聽話了,甚至比那逆來順受的還另有一番滋味呢!」

    蘇還真聽了堯天的話,笑了笑,他故意大聲說道:「堯長老所說,也確實是一個辦法。我與她們是域主賜婚,明媒正娶,即便搶了回府邸里去,也不算逾越了規矩。今後的日子,再慢慢調教便是了,總有夫婦相合,錦瑟和弦的那麼一天。」

    話音落下,只聽得宅邸之內,一人含怒厲喝道:「蘇還真,我父親是林淵,昭明劍域的林淵。你若敢肆意妄為,是有多少顆狗膽,能吃得了我父一劍?」

    蘇還真聽到林芷妍的話,他眼神微微一變,竟是驀地癲狂笑了起來:「哈哈哈,你若不說你是林淵之女,可能我還會將你跟小樓等同視之,雨露均沾。你竟是那林淵的女兒,那真是天助我也,這世上何曾有欺辱仇敵的女兒更加快意恩仇的事情?」

    堯天在一旁也是猥瑣笑道:「正是此理,且不說林淵如今下落不明,即便有一天他仗劍歸來,面對著一群外孫,外孫女,不知對蘇大人這乘龍快婿,還下不下得去劍啊!」

    「堯天老狗,你簡直無恥!」

    林芷妍怒意更盛,卻是夢小樓神色不變,她聲音冷如極寒堅冰:「多說無益,我無論如何也是一位無名境極限修為的強者。蘇還真也好,堯天也罷……」

    她聲音不怒自威:「入此屋者,玉石俱焚,與我偕亡!」

    堯天悚然一驚,竟是一下失了方寸。

    蘇還真眼神之中則是更多出了幾分炙熱,他笑道:「小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越是如此,我便越是喜歡你,想要得到你的心也越發強烈。甚好,甚好!」

    就在這時,一人在交出了通關文牒,緩緩走入夢都之後,他聽到了有人談論起了那件七天來最轟動夢都星的事情。

    下一秒,他捻動兩張符籙,身影如風飛揚,所有被他經過之人,不管是街巷百姓,還是布武境的天人強者,都只覺得身邊涼風習習,卻渾然不覺有人經過。

    那人銀髮白衣,出入各地禁制竟是暢通無阻,風馳電掣一般朝著那一處府邸的方向跑去。

    短短百息時間,他已是從飛舟之外,跨入到了府邸之內,內門之外。

    他銀髮白衣,站在了那一襲大紅錦衣的蘇還真,以及一身五彩琉璃法袍的堯天大長老身後。

    僅有區區十步。

    他冷笑出聲,與所有道德文章無關。

    甚至會被認為有辱儒聖斯文。

    他接著蘇還真的話,冷笑道:「呵呵!甚好?好個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