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560章 既有浩然氣也有小算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560章 既有浩然氣也有小算盤字體大小: A+
     

    秦楓與兩人重新回了城主府,不一會,劉沙躡手躡腳進來上齊了酒菜,躬著腰背就退出去了。

    一線城主跟個下人似的。

    劉沙退下去之後,陸處機正琢磨著剛才好歹算是賣給秦楓一個人情,如何打開話匣子才能更進一步,繼而爭取把秦楓招攬到仙道聯盟,甚至是白鹿書院的時候,秦楓就已經自己開口了。

    「陸山主,如果你還在打希望我加入仙道聯盟的算盤,我看還是可以不要白費心思了。」

    陸處機一時尷尬,只得賠笑道:「秦楓大人,世事無絕對,事在人為嘛!至少,我也要將我們仙道聯盟的誠意帶到,不是嗎?」

    秦楓聽到這話,不禁笑了起來:「仙道聯盟做好了為了我秦楓一個人跟整個萬古仙朝開戰的準備了嗎?而且還是那種只分生死,不分勝負,不死不休的那種。」

    陸處機聽到秦楓這句話,頓時一愣,轉而笑道:「秦楓大人,您這話就有點危言聳聽了。您說的情況確實存在去,萬古仙朝的確會惱羞成怒,但是全面開戰,不死不休的局面,幾乎不可能出現。」

    陸處機這話說得其實很有講究。

    大致意思就是,你秦楓雖然厲害,但在萬古仙朝的地位,還達不到我們仙道聯盟招攬了你,就要跟我們不死不休,全面開戰的地步。

    在陸處機看來,秦楓是有點高看自己了。

    可秦楓接下來說的話,就讓陸處機震驚了。

    秦楓緩緩說道:「我毀了李淳風晉陞浩然境的計劃,而且只要他得不到我身邊的一件東西,他就永遠也不可能突破到浩然境,萬古仙朝等於永遠失去了擁有一名浩然境強者坐鎮的機會。你說,這樣的仇恨,大是不大?」

    陸處機微微一愣,心裡已是天人交戰。

    之前,仙道聯盟的情報只知道秦楓殺死了萬古仙朝的大將軍燕破軍,雖然這已經是跟萬古仙朝結下很大很大的梁子了,可是秦楓居然還阻止了萬古仙朝國師李淳風晉陞浩然境。

    阻人大道,已是不共戴天之仇,更何況斷人大道?

    這可是生生世世,必報之仇啊!

    陸處機的臉色有些尷尬。

    秦楓倒是洒脫,他笑道:「所以,還請仙道聯盟真正想明白了此事,再跟我秦某聯絡吧!」

    陸處機想了想說道:「秦楓大人,我們與萬古仙朝本來就是敵對關係,如果您加入我們仙道聯盟,於情於理,仙道聯盟保護閣下的安危,義不容辭啊!」

    秦楓搖了搖頭,笑道:「勢力與勢力,哪裡有過永遠的敵人?倘若萬古仙朝開出你們難以拒絕的停戰價碼,甚至拉攏你們一起對付我,你們會怎麼樣?」

    丁毅的眉頭一跳。

    他覺得事情不至於嚴重到這樣的程度。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秦楓,他肯定會覺得對方言過其實,甚至就是故意撿著最極端的情況來說,說難聽點,就是跟陸處機抬杠。

    可面前的人是誰啊,他是秦楓啊,他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嗎?

    不會,至少在丁毅的印象里,他從來不會。

    他秦楓也犯不著啊!

    只是丁毅難免覺得奇怪……

    局勢居然已經糜爛至此到不可收拾了嗎?

    陸處機想了想,開口說道:「如果仙道聯盟今日幫萬古仙朝出賣閣下,以後就會出賣任何人,人生在世,信義兩字如皮,其餘種種才是皮上之毛,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勢力亦是同理,所以我覺得,此事不可能發生!」

    可誰知道,秦楓居然一句話反駁了他。

    「這話你說了不算!」

    秦楓的話無比刺耳,卻是讓陸處機霎那之間沉默了下來。

    如一盆冰水,從頭澆下,劈頭蓋臉,讓人狼狽至極。

    的確,陸處機說的不算數。

    因為他是在仙道聯盟,不是在一人一言就可決定是戰是和,就可決定億萬人生死的萬古仙朝。

    元老會裡,一家勢力只有一票,最終還是票數說話。

    倘若大部分勢力真的決定為了萬古仙朝跟秦楓敵對。

    哪怕陸處機是副執政官,也沒有任何用處。

    任何的制度,都是有利有弊,而這,就是仙道聯盟制度的死穴。

    他無法保證每一個參加投票的個體,或是人,或是勢力都保持如儒家上清學宮,后是仙道聯盟白鹿書院這般的不偏不倚,大道直行,甚至可能因為對立面太多而陷入多數人的蠻橫困境當中。

    多數,從來就不代表正確,當然更不能代表正義。

    這個死穴是仙道聯盟的議事制度本身自帶的缺陷,從他誕生起就伴生存在,取消所有人的投票權,就有可能轉回到如萬古仙朝那般的王朝制度,可保留了所有勢力無非大小得投票權,就會讓真相和正義都變得不再那麼有意義。

    陸處機無言以對,當真是有些力不從心。

    他不太想得明白,為什麼秦楓一個仙道聯盟的局外人,可以一眼透過仙道聯盟自由的表象,徹底看穿了這個制度的痼疾。

    半晌,陸處機才緩緩開口說道:「秦楓閣下,倘若當真有這麼一天,白鹿書院能夠保證的就是,只要公義在閣下這邊,白鹿書院六萬多名讀書人,就在閣下這邊!」

    陸處機平時所說的話,總是難免給人以浮誇之感,可是這一次,他說話給人的感覺竟是十分誠摯,並不矯揉造作。

    秦楓反倒是稍稍有些驚訝,半晌,他以讀書人之禮儀作揖還禮:「如此,多謝陸山主與白鹿書院的六萬讀書人了!」

    陸處機似也沒有了勸降秦楓的興緻,朝著秦楓拱了拱手,還禮道:「如此,就不叨擾閣下了。」

    秦楓也沒有挽留,拱手相送。

    丁毅站起身來,對著陸處機拱手說道:「勞煩陸山主幫我跟域主告假一聲,就說我想在混亂星域多待一段時間與秦楓大人敘敘舊。」

    陸處機畢竟腦袋沒燒壞啊,他冷笑一聲:「自己跟你們域那個妖冶婆娘說去,還叫我帶話,你要是被秦楓給拐跑了,以後每次開會她不得追著我打?」

    陸處機笑道:「想叫我幫你背鍋,沒門!」

    丁毅撓頭。

    秦楓哈哈大笑。

    陸處機果然還是那個算盤打得啪啪響的陸處機。

    有一身的浩然氣,也有一肚子的小算盤啊!

    送走了陸處機之後,秦楓剛要轉身,丁毅忽地就上前一步,張開雙臂,居然就這麼徑直攔在了秦楓的面前。

    秦楓微微一愣。

    丁毅臉色有些不太自然,遲疑霎那,最終還是一咬牙,似是下定決心,沉聲道:「大帝,古語有云,執理不曲者,忠臣也,畏威順意者,佞臣也。」

    他大聲道:「雖是忠言逆耳,良藥苦口,即便有衝撞大帝的可能,弟子還是要仗義執言一句話……」

    秦楓看向丁毅,淡淡一笑說道:「你是要問我為什麼斷李淳風的浩然境大道,為什麼要與曾經效力的萬古仙朝走到今日這等山窮水盡,不共戴天的地步?」

    丁毅咬住嘴唇,沒有說話。

    秦楓又笑道:「還是說,你是想勸我跟萬古仙朝和解,把那件我所謂的大道機緣還給李淳風,然後前往仙道聯盟也好,留在混亂星域自成一派也罷,你都會選擇來幫我?」

    丁毅終於開口說道:「大帝竟然知之,為何不這麼去做?雖然弟子相信大帝有一天可以睥睨天下,也無妨舉世皆敵,但……現在明顯羽翼未豐,為何要做這等事情?」

    秦楓絲毫不以為忤,他看向面前的丁毅,笑著問道:「鐵木心沒跟你說什麼?」

    丁毅一臉茫然:「沒有,我與鐵木心是在蠻荒妖域與仙道聯盟簽訂盟約的儀式上認識的,各自交換了名帖。她似是怕有人攔截我們的傳訊飛劍,所以傳訊只是跟我說,那個人在混亂星域的荒星。」

    秦楓點了點頭,笑道:「難怪,你有此疑問。」

    正當丁毅困惑不解的時候,秦楓緩緩說道:「因為李淳風破境的關鍵機緣……是秦嵐!」

    秦楓一語落下,丁毅霎那之間如遭雷劈,臉上表情驟然一變。

    「怎麼可能?」

    秦楓緩緩說道:「你我離開中土世界的時候,應該記得吞天一族曾經在時空通路上攔截我們,對吧?」

    丁毅點了點頭,誠懇道:「此事我永世不忘!若非大帝以身化劍,獨斷虛空,不惜與那些吞天族同歸於盡,我等皆已灰飛煙滅,如何能有今日。」

    秦楓繼續說道:「吞天一族當時就看出來了,嵐嵐不是人,而是一方天地孕育的聖靈。所以李淳風收嵐嵐為徒,看似培養她,實則偷偷抹去嵐嵐的武道修為,轉而讓她重修與李淳風契合的道法,為的就是吸收掉秦嵐,幫助自己步入浩然境……」

    丁毅聽到這裡,不禁怒道:「虎毒尚不食子,李淳風這老匹夫,怎能對自己徒兒如此行事!」

    時過境遷,秦楓卻已平靜了許多,他緩緩說道:「李淳風從來沒有把嵐嵐當自己徒弟來看,甚至可能都沒有把她當人來看。在他看來,嵐嵐就是一件人形的天材地寶,是他未來得大道之基。」

    丁毅不禁關切道:「那秦嵐目前在何處?」

    秦楓緩緩地說道:「秦嵐被李淳風以秘法洗去記憶,如今暫時被我鎮壓在中土世界當中。」

    秦楓笑了笑說道:「好了,你現在還覺得,我與李淳風徹底撕破臉皮,還是意氣用事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