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479章 關門打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479章 關門打狗字體大小: A+
     

    霎那之間,整個蟠龍金殿之上,落針可聞。

    兩名銀甲武士厲喝一聲:「諾!」

    旋即一人用力按倒一身白衣的陸處機,另外一人抬起手來,將一副造型獨特,如同枷具得面甲重重扣在了陸處機的頭上,只露出兩枚眼球。

    頓時,陸處機的身軀如同被五嶽重重壓制,驟然痙攣,與此同時,原本逆來順受,如同沒有魂魄的白衣少年,竟是驟然開始有反抗的跡象。

    在那面具之下的一雙眼睛,驟然躍出了兩團一模一樣的銀白色小人。

    銀白色小人與這具身軀模樣相似,但卻是年齡更老許多的中年儒士模樣。

    秦楓的耳邊驟然傳來陸處機撕心裂肺的咆哮聲:「萬古仙朝,你們萬古仙朝是想開戰嗎?老夫既已顯出了副執政官的身份,你們居然還如此無禮,用這等方式扣押虐待老夫,你們……你們簡直就是找死!化外蠻夷,蠻夷!」

    秦楓聽到這話,目光不由地在所有人身上一掠而過,只見燕破軍,李淳風等人皆是面色凝重,似在權衡利弊,其他與陸處機有關的官員,早已嚇得魂飛魄散,屎尿都要嚇出來了,至於與此事無關的官員則大多神色如常,甚至一副相看好戲的表情。

    這顯然是不知道其中的厲害緣由。

    顯然,陸處機這一道銀白色小人,應該就是留在這具身外化身里的魂魄,只不過這其中涉及天人境的種種神通,所以天人境以下並聽不到陸處機在嚎叫些什麼。

    納蘭女帝則冷笑一聲,開口說道:「真以為我們萬古仙朝怕了你們不成?」

    她驀地抬起手來,隔空一掌重重拍在了陸處機的心口之上。

    陸處機驟然嘔出一大口鮮血,噴在面甲之內,雙眼之中的銀色小人驟然就被金色龍氣侵蝕,如被烈火灼燒,慘叫聲中驟然消散。

    須知納蘭女帝也是一位憑藉萬古仙朝的國運進行修鍊的天人強者。

    陸處機這具身外化身里的靈光神識最後消散,整具身軀驟然痙攣,終是跪倒在了地上,一團水霧從他額頂升騰起來,驟然化為一道水幕。

    納蘭女帝冷笑說道:「你們且看好了,你們這些個忠臣良將,是怎麼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

    話音落下,水幕之上,浮現出了陸處機到了神都星之後的一幕幕情況,從住店,遊覽,事無巨細,皆是一一呈現,只不過是速度比正常光陰流轉要快到數十倍,乃至上百倍而已。

    可有意思的是,每次到了陸處機與人交談的時候,時間流速就慢了下來,變成了正常的語速。

    就這樣,原本君臣盡歡,文武百官悉數到場的歡飲夜宴,變成了這等詭異氣氛。

    每當畫面切到一位臣子身上,蟠龍金殿上的陣紋驟然一閃,伸出一條如同實質一般的金色龍爪便將那人拘拿,直接按倒在了大殿之上。

    即便是天人強者,此時此刻,被蟠龍金殿內的神秘力量束縛,都是動彈不得,坐以待斃。

    水幕上的光陰走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蟠龍金殿里的眾人看了差不多兩個時辰,才看到了接近尾聲的位置。

    此時此刻,蟠龍金殿之內的陣法,已是化為龍爪拘拿了整整百年。

    既有軍中將領,最高的是神都星的御林軍副使。

    也有儒家文官,最高的是刑部尚書盧柏。顯然是他也意識到了王義甫獨木難支,他絕無可能將自己的命運澆在王義甫這些人的手中。

    只可惜這位刑部尚書的眼光真的不咋地,而且恨不咋地,賭運也很不好。

    就賭了這麼唯一的一場,就押寶在了陸處機所代表的仙道聯盟身上,這下好了,可能要虧得褲子都不剩下了。

    至於百人當中,佔比最多的,秦楓自己都沒有想到,居然是李氏宗親。

    顯然,這些李氏宗親對於納蘭女帝竊據神器之事非常反感,只是納蘭女帝先用酷吏,再以懷柔手段,恩威並用,讓他們敢怒不敢言,此時此刻,被陸處機這麼一蠱惑,自然一個個都投誠到了仙道聯盟的轅門之下。

    百人之中,李氏宗親居然佔了六十人左右。

    一半有餘!

    李淳風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了。

    直到他看到最後一段的時候,忽地眼神之中焦急就被笑意掩藏了起來。

    因為他看到了陸處機坐在了秦楓的首輔府里。

    如果六十名李氏宗親救不回來了,哪怕全部都折了,只要能拉上首輔古月墊背,在李淳風的角度來看,這一本買賣都不算是太虧本的。

    至於他會不會痛心疾首李氏宗親的作死行為,身為李家整個主心骨,他看到的根本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

    這些李氏宗親居然敢投靠仙道聯盟,就要做好滿門抄斬的準備,自己作死,又能夠怪的上誰呢?

    反正李氏宗親供養錢一直很拮据,殺掉一批腦袋不好使的廢物,還可以讓更多有希望的李家人等到更多的資源。

    果然,秦楓感受到了周圍陣紋之中,滾滾龍氣開始限制他的行動,顯然是在為拘拿他做準備了。

    想來是整座大陣與水幕其實都是一件東西,至少也是配套的一套法寶,所以靈性極佳。

    龍爪只是預先開始影響秦楓,卻還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這就是說,在秦楓並無實質性背叛萬古仙朝的行為做出來之前,龍爪並不會直接抓住秦楓。

    可是在李淳風看來,這不是遲早的事情嗎?

    陸處機蠱惑人的本事真的十分厲害,秦楓哪裡能夠全身而退。

    可事情卻偏偏沒有朝著李淳風希望的方向發展。

    直到陸處機從秦楓府上離開,還被秦楓提醒了那一句「小心被抓」,龍爪居然沒有動彈絲毫,就好像沒有打算拘拿秦楓似的。

    李淳風沉聲說道:「陛下,古月通敵叛國,證據確鑿,為何不動手抓住此獠。難道這一點上,您還要區別對待不成?」

    燕破軍冷笑說道:「李淳風,你哪裡看出古月首輔通敵叛國的?你這般污衊同僚,若我是古月首輔,此時都已經與你打起來了。」

    秦楓也是笑了起來:「國師,你莫不是覺得自己治下不嚴,李氏宗親扎堆的欽天監,幾乎整個都被仙道聯盟拉攏過去了,所以要拉上下官當墊背的不成?」

    納蘭女帝看向秦楓,笑了笑說道:「古月,你也不要得意了!」

    秦楓被納蘭女帝這樣直呼其名,趕緊閉嘴,做出畢恭畢敬的神態。

    納蘭女帝笑了笑說道:「還算你識趣,沒有與他達成任何的協議,還說要如實稟告給朕,雖然朕還沒育收到你的秘信,但是陸處機這廝挖了聖朝那麼多的牆角,你卻是唯一的一個朝著陸處機開口。否則的話,你現在已經要跪在地下跟朕說話了。」

    秦楓淡淡一笑,背不卑不亢道:「多謝陛下的信任。」

    納蘭女帝半開玩笑地說道:「罪責可免,罰酒可免不了!」

    秦楓笑了笑,舉起酒杯說道:「罰酒一事,古某認罰了,自罰三杯!」

    哪知納蘭女帝笑道:「三杯哪裡夠,三壇吧!」

    秦楓苦笑。

    納蘭女帝臉色稍稍斂住笑意:「怎麼?不想吃罰酒,想領罪?要知道,今天在這殿上被龍爪扣下的人,至少也是凌遲處死!古首輔,你可不要自誤啊!」

    一語落下,蟠龍金殿之上,被龍爪扣下的百人已是瑟瑟發抖,幾乎有人嚇得昏厥了過去。

    至少是凌遲處死,那普遍是什麼?

    滅三族,誅九族?甚至是誅十族?!

    所有人可不覺得面前那個模樣如同少女般的納蘭女帝在開玩笑。

    畢竟她是通過殘酷至極的宮斗,一步步走到今天這個位置的。

    她任用的酷吏萊俊臣,手上的人命何止千萬條?

    就算今日把下面跪著的百人九族殺絕了,也不過是多加了點小小的添頭罷了。

    秦楓緩緩說道:「陛下金口玉言,一言九鼎,是否今日古某喝過了這罰酒,便不會再對古某已經古某的家人秋後算賬?」

    納蘭女帝此時又恢復了慵懶神態,她笑道:「理當如此!」

    秦楓笑了笑,也不多說,拿過隔壁桌上的兩壇酒,與自己那一壇酒放在一塊,仰起頭來,頓時酒液如倒卷瀑布,傾瀉而下,盡入秦楓口中。

    他抬起手來,空酒罈應聲而落,卻是力道恰到好處,不曾碎裂。

    秦楓隔空一握,第二壇酒已是穩穩抓在手中,仰頭,再飲再盡。

    他放下酒罈,擦了擦嘴,驀地再舉起了第三壇酒。

    燕破軍的眼神微微一變,似乎是想開口勸說秦楓不要勉強。

    別人不知道,他是清楚得很。

    今日納蘭女帝原本是想責罰古月的,怎奈何古月與陸處機的對話全無破綻,她這才退而求其次,要古月領罰酒。

    說是懲罰,其實更多的是想要駕馭這位首輔的人心。

    男人想要征服女人,女人又何嘗不想征服男人?

    她想要讓秦楓忠誠於她,自然是要恩威並施。

    其中這威就很有講究,並非要打要殺,這落了下乘。

    只要是可以讓對方做不願意做的事情,便都是在施威。

    積威已久,便可讓人心中自然矮了上位者一頭。

    這邊是帝王心術了。

    可就在這時,秦楓飲完第三壇酒,驀地一擦嘴,笑道:「好酒,爽也!」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