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464章 女人,女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464章 女人,女帝!字體大小: A+
     

    秦楓聽到這句「朕為首輔解戰袍」,只覺得臉上一黑,再看蟠龍金座上的納蘭女帝,這位女帝竟是俏皮地用目光與他對視。

    顯然,她是故意為之。

    這是什麼意思?

    這算不算是女上司在辦工場合公然調戲男下屬啊!

    以前秦楓還沒有覺得一名少女模樣,實則活了幾千幾萬年的女帝陛下,有什麼不妥,現在算是見識到了!

    鄉間粗鄙不堪的俚語常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

    那這幾千年的女帝陛下,還不得要……

    秦楓正覺得如芒在背,不知道該回答這句話的時候,女帝陛下竟是唯恐天下不亂似得,又對著秦楓做了一個貝齒輕咬嘴唇的動作。

    就好像是一位豆蔻年華的少女在嬌嗔一般。

    這下,秦楓更糾結了。

    因為在一旁捧劍的唐婉兒,臉色都已經黑得滴下水來了。

    怕是這「以色侍君」的髒水是被潑定了,這可是黃泥掉在褲襠里了,不是屎也是屎了。

    秦楓看了一眼唐婉兒站在納蘭女帝身邊一副恨不得現在就當場拔劍斬了秦楓,以清君側的表情,心裡驀地就閃過了一個念頭。

    這擔任中書舍人的唐婉兒,跟納蘭女帝的關係,該不會是……那種關係吧?

    這一下,秦楓心裡更是犯怵了。

    男女通吃啊?!

    這模樣長得尚可的唐婉兒,一天到晚捧著劍,本來就沒有什麼好臉色,現在看到秦楓更是次次黑著臉。

    從水榭那次他陪納蘭女帝用午膳的時候起,就是如此。

    那臉黑得,就差要下暴雨了。

    原來這死女人在吃秦楓的醋啊!

    不過這麼一想,秦楓反倒沒了什麼心理負擔了。

    才好!

    他乾脆一拱手,沉聲道:「臣先行謝過陛下金口玉言!」

    這一下,連燕破軍都微微頷首,對他的回答暗中贊同。

    李淳風更是斜看向秦楓的眼神之中帶過一絲欣賞。

    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真的是欣賞無疑。

    別人不知道,這兩尊朝堂巨擘如何能不知道?

    女帝陛下身為女人,雖然有種種不可捉摸的荒唐心境,但她作為一名從李氏皇帝的後宮當中一步步脫穎而出的普通女子,原本走到母儀天下的皇后之位必然就已是終結了,可她竟還能夠在政治權謀的刀光劍影中一路走到九五之尊的女帝之位,足見她對人心,尤其是男人的掌控程度。

    否則的話,皇帝與女帝,一字之差,哪裡會旁生出這麼多的指節來。

    若是皇帝無後,由公主成為女帝也就罷了,以皇後身份成為女帝,這其中的坎坷險阻與危機四伏,更是不得了。

    所以女帝最懂男人,也最會利用男人為自己賣命。

    早年,有一位首輔,名叫萊俊臣的,因為是法家出身,遭到儒家同僚普遍厭惡,可偏偏深得陛下信任,甚至好幾次都在宮中住下了,其中風流韻事,自不必說,但即便如此,陛下當舍時,依舊毫不猶豫滅了萊俊臣滿門九族。

    當年陛下試探這萊俊臣時,就是朝堂上那一句「朕為首輔解戰袍」,雖然萊俊臣最終因為李淳風的阻撓,沒有成行,沒能夠真的去做了督軍,但他自那之後,朝堂上都知道陛下中意於他,仗著陛下的信任,他推行嚴刑峻法。

    只要敢誹謗陛下,俱是以謀反論,滿門抄斬,而且誣告無罪,控告確有其事,就是重傷。

    一時間,整個萬古仙朝之內腥風血雨彌散整整十年之久,很多星辰行刑的武夫都沒有刀可以用了。

    砍頭把神兵利器都給砍卷了,這是個什麼概念?

    喪門星萊俊臣的名聲在整個萬古仙朝,乃至外域都不脛而走。

    要知道,他還只是一個讀書人,一個法家的文道修士,能得一個「喪門星」的諢號,得多不容易?

    但十年之中,說納蘭女帝得國不正,說她荒淫無道,說她心狠手辣,說她紅顏禍水的聲音全都沒有了。

    所有人都只是對首輔萊俊臣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食肉寢皮,一波一波來到神都星首輔府的刺客,多如過江之鯽,而且清一色都是義憤填膺的俠士和身負血債的苦主,最高的一次,居然把某位外域的不爭境大佬都給驚動了,差點沒把神都星都給砸爛了。

    就在民怨即將沸騰的前夜,納蘭女帝毫不猶豫地滅了萊俊臣滿門,所有想要「清君側」的人,在朝在野都失去了口實,這才做鳥獸散。

    很多人後來細細回想起來,才細思恐極,知道這萊俊臣以為是深得陛下青睞和喜愛,其實不過是被利用了而已。

    萊俊臣十年,幫女帝剷除異己,清理門戶,最後再被扔出去頂死,堵住天下人的嘴。

    可萊俊臣是萊俊臣,秦楓是秦楓……

    秦楓的回答,根本沒有絲毫被納蘭女帝青睞看中的喜悅,甚至是好像在本能地極力撇開這一點。

    萊俊臣當時的回答是「謝主隆恩」,也就是說,他把凱旋歸來之後,有可能與納蘭女帝同榻而眠認為是對自己的最高獎賞,而且欣然領受。

    秦楓的回答是「謝陛下金口玉言」,也就是說,在秦楓的理解里「凱旋歸來日,朕為首輔解戰袍」,根本沒有一絲一毫隱秘的暗示,只是女帝陛下金口玉言,預祝大軍凱旋的一句賀詞而已。

    這其中折射出的政治智慧,即便是老成持重如燕破軍,城府深沉如李淳風,都由衷地感覺到了秦楓的機智。

    但李淳風的眼神很快就又變得警惕了起來。

    如果秦楓是一隻聞到一點甜味就撲進陷阱里的螞蟻,他可能還會安心一些。

    結果秦楓是一頭機敏至極的狐狸。

    這就讓他不得不重新評估一下這個叫古月的小子對自己的威脅了,還有他的來歷和根腳了。

    雖然可以確認,這個古月應該的確是上清學宮派出來「頂鍋」的,不過,窺一斑可見全豹,他的來歷必不簡單。

    說不定真的是王道塔上某位聖人暗中培養后丟下來到官場歷練的弟子。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果當真是如此,他自是要在以後的算計之中將某位王道塔上的聖人也納入考慮當中了。

    秦楓回答完這句話,納蘭女帝又打了一個哈欠,擺了擺大袖:「眾卿家,可還有別事啟奏?」

    至此,一場沒有硝煙的大戰可算是落下了帷幕。

    秦楓與燕破軍額同盟獲得了目前來講的巨大勝利。

    以秦楓為代表的儒家官員首次擔任王朝級別戰事的督軍,雖然戰勝烈度總體上還是相當於一域的戰爭,但能夠從李家宗親手中分得這麼一個位置已實屬不易。

    燕破軍以自己不參加虛域攻略為條件,以退為進,換來了李淳風不得插手虛域攻略的承諾,對此也封殺了這位國師藉此積攢天大名聲的路徑,可謂是讓國師李淳風這隻老狐狸的謀算一大半都落空了。

    但有意思的是,李淳風也並非是輸的連褲子都不剩了。

    出於平衡考慮,納蘭女帝給予了一位李家後人軍權,一次滅域之戰的軍權。

    兵力至少上百萬。

    這對於那名叫李幼澤的宗室年輕翹楚來講,即便沒有贏一個漂亮至極的勝仗,只要能贏,都會讓他躋身王朝最優秀的將帥之列。

    所以李淳風根本就沒有再與納蘭女帝討價還價,直接選擇了贊成這樣的人事安排,以免對軍權分給李家後人其實十分敏感的納蘭女帝反悔。

    就在這三位巨頭俱自坐下,眼看著朝堂紛爭就此結束的時候,忽地有人出列,沉聲道:「陛下,臣有事啟奏!」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說話之人是工部尚書徐謙。

    他與王義甫等人是一黨,天下皆知。

    就在所有人以為王義甫一黨居然一點兒眼力勁都沒有,想要在這種情況下還跳出來攻擊秦楓的時候……

    徐謙拱了拱手,開口說道:「陛下,工部侍郎楊毅兢兢業業,克己奉公,多年來都不得升遷,懇請陛下照拂,以免遺珠之憾。」

    話音落下,坐在徐謙身後的楊毅原本神態鎮定如水,頓時用難以置信地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上司徐謙。

    自己並沒有給徐謙送錢啊,甚至連炭敬和冰敬這種最基本的敬禮都沒有送過,委實是他不收別人的禮物,所以根本也無錢送別人禮物,可是這個不利不起早的自家尚書大人,怎麼會就在不收禮物的情況下舉薦自己呢?

    這還是自己認識和熟悉的那個尚書大人嗎?

    哪知道,納蘭女帝看了秦楓一眼,說道:「這等小事,交由首輔大人裁決即可,就不要拿來勞煩朕了!」

    這一下,徐謙心裡一沉,看向秦楓的時候,頓時就覺得沒戲了。

    他在朝堂上是王義甫的死黨,秦楓跟王義甫是死敵,他徐謙舉薦的人,秦楓要是肯用,那才有鬼呢!

    還真的是如兵部侍郎石進所說的那樣,反而害了他楊毅一場。

    當真是一語成讖啊!

    女帝揮了揮衣袖:「散朝!」

    可女帝陛下剛走,各路儒家官員就紛紛上來跟秦楓抱拳道賀了。

    什麼「儒家督軍千年未有之創舉」啊……

    什麼「古首輔成為督軍必是將來萬年朝堂一段佳話」啊……

    真是怎麼噁心怎麼來,就差沒在臉上寫著「舔狗」二字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