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459章 不老女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459章 不老女帝字體大小: A+
     

    李淳風這頭座山雕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就是落井下石,要將落水狗徹底用石頭砸死的節奏。

    王義甫和盧柏的罪名是什麼罪名?

    陷害同僚,欺君罔上,還有脅迫趙信殺人,哪一條拎出來,都是誅滅九族的死罪啊!

    李淳風反正跟整個儒家官員都不對付,既是能夠直接打殺其中兩個旗幟性的人物,何樂不為?

    可偏偏就在這時,耐人尋味的一幕出現了。

    納蘭女帝竟是沒有去管李淳風的提議,而是直接說道:「各位愛卿,還有事就啟奏,無事就退朝吧!大將軍,你把這個血糊疙瘩的腦袋收起來吧,朕覺得早上用的早膳都要吐出來了。」

    李淳風驀地皺眉,起身朝著殿上納蘭女帝,沉聲道:「陛下,您看此事如何處置?」

    少女模樣的納蘭女帝柳眉皺起,明顯有些生氣的神態,毫不掩飾。

    除了國師李淳風,恐怕連大將軍燕破軍都不敢在此時觸女帝陛下的霉頭。

    可李淳風似是根本不甘心這麼好的打擊政敵的機會,就這樣從自己指縫之間溜走,他加重語氣道:「陛下,古語云,法令之不行,萬民則不治!」

    納蘭女帝語氣略帶嘲諷道:「國師今兒怎麼改用法家的至理名言來教誨朕了?上次朝堂上,您還說『法令滋彰,盜賊多有』,也就是法令越起作用,民間的盜賊反而越多,世道越混亂……」

    少女模樣的帝王輕笑一聲:「國師何以教朕?」

    李淳風默然低頭,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女帝看了如蒙大赦,但臉色依舊慘白,戰戰兢兢的王義甫和盧柏兩人,冷聲道:「你二人罰俸一年,面壁三個月,不得踏出府門半步,兩部事務暫由侍郎代理,但大事須由首輔大人代為定奪。下去休要再做這等自作聰明的蠢事情,下去吧!」

    看起來只是罰俸一年,面壁三個月,但關鍵就在於這三個月當中,刑部和吏部的大事都需要秦楓這個首輔定奪,也就是說,秦楓可以光明正大地往已經是鐵板一塊的吏部刑部裡面摻沙子。

    別說摻沙子了,插刀子都沒有問題。

    女帝的最後一句話,明顯就是表態了,她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也知道本來該給這兩個不知死活的儒家官員定什麼罪。

    今日法外開恩,可不代表他們每次都有這麼好的運氣。

    劫後餘生的王義甫和盧柏心有餘悸,但很多持中間觀念的儒門官員,就比如戶部尚書錢朵等人則留心去看秦楓的反應了。

    只見原本應該是今日這樁陷害案最大苦主的首輔大人古月,此時臉上居然沒有絲毫的不悅和不滿,甚至表現出來的憤慨,都還不如國師李淳風。

    就好像是他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一樣。

    能夠讓構陷自己的政敵自食其果,甚至一舉扳倒對手的絕佳機會,就這樣錯過了?

    他竟一點都不覺得憋屈?

    換成其他人,就比如錢朵他自己,這位戶部尚書是肯定要氣炸的,至少不在朝堂上當場撒潑打滾,討個公道,至少是也要板著臉,撂幾句狠話的。

    這都能忍?

    那這位首輔大人的養氣功夫,實在是修鍊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就在這時,納蘭女帝忽地看向秦楓這邊,笑了笑說道:「古首輔,今日你留下陪朕共用午膳。」

    她似是怕秦楓覺得語氣生硬了,有些難以接受,居然還笑著補了一句:「首輔上朝第一天,都要被朕留下來陪朕共用午膳,以示君臣相合,這是我朝慣例,愛卿切莫有別的負擔。」

    秦楓聽到這話,只見周圍幾人包括王義甫和盧柏都是微微皺眉,便知道根本不存在什麼首輔上朝第一天要陪女帝吃午飯的規矩。

    不過是女帝怕他第一次上朝,不習慣那種命令似的口吻,給他秦楓一個台階下而已。

    可即便這樣,還是讓群臣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就好像是看到戰場上衝殺敵陣,刀頭舔血的女將軍居然偶爾繡起花來了一樣不可思議。

    秦楓當然是看破不說破,拱手作揖道:「既是我朝慣例,臣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話說完,秦楓直起身來的時候,發覺身邊的錢朵在翻白眼。

    這位戶部尚書顯然覺得這事不可理喻啊!

    一君一臣,就這麼睜著眼睛說瞎話,那以後是不是古月之後的每一任首輔都得要尊重這個慣例,走馬上任後上朝的第一天都要留下來陪女帝陛下用午膳啊!

    這也太荒謬了!

    不過,他轉念一想,自己家女帝陛下做的荒誕事情還少嗎?

    早年這位女帝陛下一時興起,愣是把吏部、戶部、禮部和刑部改成了春部,夏部,秋部和冬部,結果害的當時還是侍郎的他被稱呼了十幾年的夏部侍郎,再帶上一點神都星的口音,說起來的諧音就是「瞎不侍郎」,沒少讓他挨同僚的譏誚。

    這據說還算是好的,據說早年這位女帝陛下迷戀神怪誌異小說,聽說《山海經》里記載西王母是女仙之首,結果給自己改稱了王母娘娘,這也就算了,她聽聞青鳥是西王母的侍衛兼使者,就把御林軍改稱了青鳥軍。

    可把御林軍上到統領,下到普通兒郎的十萬男兒給坑慘了。

    被人問起來在哪裡高就,都不好意思說軍隊的名字,只敢說在禁城裡當差。

    比起這兩樁遺禍十數年,乃至數十年的荒誕任性,多設一條新任首輔要陪女帝陛下吃午飯的規矩,真的就不算什麼了。

    眾多朝臣散去,原本與秦楓如同仇寇的儒家官員們就好像是換了個人一樣,紛紛與秦楓行禮拜別,更有人笑眯眯地上來遞上名帖,懇求秦楓收下,甚至是求著秦楓收下。

    其中不少都是剛才跟著兩位尚書罵秦楓罵的最起勁的那一批人。

    牆頭小草,迎風就倒,萬古仙朝儒家人的脊梁骨要是能夠直得起來,那才叫咄咄怪事。

    秦楓這位首輔倒也像是天生的好脾氣,居然也不生氣,更沒有盛氣凌人,一一拜別還禮。

    給人的感覺好說話極了。

    哪裡像是一人之上,萬萬人之上的首輔大人,就好像平輩而交的朋友一般。

    倒是燕破軍看了秦楓一眼,面帶一絲笑意,若有深意。

    就好像是在說,你一共就只有三次機會請我出手支持你,費了這麼大周章,最後不過換來王義甫和盧柏這兩個老狐狸罰俸一年,你暫領兩部三個月,不虧嗎?

    他自是不可能用傳音入密來跟秦楓對話。

    畢竟這裡還有李淳風這一尊不知修為深淺的老怪物在,貿然使用傳音入密無異於直接把話送到李淳風的耳邊,這是自尋死路。

    所以秦楓朝他的方向遙遙抱拳。

    一個眼神,一個抱拳,已足以交代了。

    燕破軍扯動嘴角,張開五指,直接將地上那顆布武境天人得頭顱攝入掌心,五指空捏,直接捏爆。

    粉粉碎的骨片,鮮血與腦漿居然被他一手凝成,變成一粒血珠,再一掌捏爆。

    就好像捏爆的不是一個天人境強者的腦袋,而是一隻螞蟻而已。

    待到燕破軍走出大殿,那一直坐在椅子上的李淳風這才緩緩站起身來,一言不發,徑自離開。

    在他身後,道家官員這才敢依次離場。

    誰都感覺得出來,今天國師的心情不好,而且很不好。

    誰也不想去觸這個霉頭。

    待到眾人散會,秦楓被宮女請到了一間偏殿,被告知稍等片刻,要等女帝陛下換裝。

    秦楓淡淡一笑,自是應允。

    大約一盞茶功夫,宮女又來,告知秦楓可以進皇宮了。

    秦楓便隨著這位宮女提著宮燈出了偏殿,走過九曲迴廊,穿過養有無數奇花異草,飼養眾多精魅的後花園,最後到了一間水榭旁邊。

    秦楓一眼就看到水榭裡面,一名身穿粉色石榴裙的少女坐在水榭旁邊,以一雙玉足臨於水上,她手裡抓著一把谷栗,好似在餵魚。

    可是哪有可以吃谷栗的魚啊?

    若不是在她身後是換了一身素白長裙,一手持劍,一手持著蓮花陽傘,侍立在旁的唐婉兒,秦楓都要以為是哪個才入宮的偷閑少女了。

    秦楓遠遠看了她一眼,只覺得這畫面若是一個真實年齡是豆蔻年華的少女也就罷了,偏偏是一個實際年齡可能上千歲,而且掌握有無數顆星辰的女帝,就十分詭異跟違和了。

    在秦楓身邊的宮女躬身說道:「首輔大人,陛下吩咐過了,午膳就在水榭之內用膳,您若是來了,只管過去就好了,並不用奴婢再行通報了!」

    秦楓聽到這話,也知道自己畢竟在萬古仙朝是人家的臣子,這樣遠遠對著女帝的一雙玉足看,確實有些失禮。

    正當此時,那位女帝陛下竟是抬起頭來,遠遠看到了水榭側面岸上,站在依依楊柳之下的秦楓。

    四目對視,她嫣然一笑,隨後拍了拍水榭邊自己身旁的位置。

    秦楓微微皺眉,一時無所適從。

    因為這位萬古仙朝的女帝在巧笑嫣然,她對著秦楓說道:「古愛卿,你過來,與朕一同坐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