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430章 戲精李獨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430章 戲精李獨秀字體大小: A+
     

    秦楓一聲厲喝,頓時整個大廳之內無數在中土世界,尤其是以前的散仙界里威名赫赫,雄踞一方的大佬們就磕頭如搗蒜。

    甚至是嚇得連話都說不利索了,只是連聲說道:「該死,我等該死!」

    沒等秦楓說話,秦楓身邊的秦道直已是厲聲開口,這位小祖宗一開口,就讓跪著的人冷汗肆流。

    「對,你們確實該死,真該死!」

    中土世界和散仙界的人,誰不知道秦道直是個無法無天的主?

    就拿兩個世界才融合得時候說事吧,要不是秦楓罩著,兩個世界直接就因為秦道直打起來了。

    到時候中土世界肯定是分成山上的仙家宗門和大澤聖院,大秦王朝,大易聖朝,西北妖國這幾大世俗王朝的兩個陣營,彼此征戰不休,永無寧日。

    現在秦道直說這些人該死,那麼這些跪著的人就真的有點危險了。

    跪在地上的李獨秀第一個扯著嗓子喊了起來:「大帝,大帝你行行好啊,我們可是微末之交啊,我們也是無心之失啊!」

    其他人也紛紛出聲,趕緊說著一些當初幫助秦楓,幫助寒冰門的往事,事無巨細,甚至連自己宗門有女弟子嫁入寒冰門都給說出來了,就為了拉關係,求保命!

    畢竟,不是人人都跟玉山劍宗的李獨秀那樣,有跟秦楓大帝有貧賤之交的交情。

    秦楓看了看李獨秀,冷冷說道:「我在散仙界時,與你的交情是不錯,但這並不代表,你跟我的交情好,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你就可以害死整個中土世界的人!」

    他冷笑道:「咱們一碼歸一碼,親兄弟還明算賬呢!」

    這一下,所有還跪著的大佬們心裡都是「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秦楓大帝這一回不是真的要大開殺戒吧!

    雖說,這些跪著的大佬們,幾乎都是目前中土世界頂尖的實力,但現在的中土世界才不過是一顆散仙界星辰,最高實力,頂天了也才是地仙而已。

    地仙算什麼?

    秦楓現在都是天仙界的偽天人境了,這其中的差距,簡直無法以道理計數。

    這些大佬們別說不敢跟秦楓狗急跳牆,魚死網破,就連念頭都沒有。

    這叫個鎚子的魚死網破啊,這叫以卵擊石,早死早投胎啊!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秦楓肯定會大開殺戒,差別只在於是殺一人,還是株連三族,株連一個宗門,甚至是株連九族的時候……

    秦楓緩緩開口說道:「怎麼了?現在是不是一個個都非常地後悔?你們若是早知道怠慢一點工期,虛報一點工期,貪污一點天材地寶,不過是芝麻綠豆大的事情,別說我不會知道,就算是我知道了,也不會拿你們怎麼樣,是嗎?」

    秦楓的話音落下,整個大澤聖院的議事廳里,頓時哀鴻遍野,無數大佬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秦楓又說道:「若是你們知道如此,就是拿刀架在你們脖子上,你們也不敢,也不願如此行事,是也不是?」

    李獨秀第一個鼻涕眼淚混在一塊,抽泣哽咽道:「大帝,早知如此,就是給我吃一百顆天仙的膽子,我也不敢耽誤哪怕一個時辰嫩的工期,不敢貪污哪怕一枚仙晶的天材地寶啊!」

    秦楓聽到李獨秀的表態,不禁「哎呦」了一聲,他看向李獨秀說道:「李獨秀,你想活命?」

    李獨秀真的是戲精附體,或者說是生死關頭,幾乎本能地「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哀嚎道:「大帝啊,看在您與在下的交情份上,求您饒我一命吧!我願意交出所有財產,玉山劍宗的宗主,我也不當了,求您放我一條生路吧!」

    秦楓沒有說話,看著跪在腳邊的這位昔日在散仙界的好友,似是有些猶豫。

    頓時,其他還跪在議事廳的大佬們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拚命點頭道:「我等也願意,我等也願意啊!」

    「大帝,只要您肯高抬貴手,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願意交出所有財產和權位!」

    一時間,議事廳內跪著的大佬們,人人如此,如爭渡上船逃命。

    生怕說晚了一息時間,秦楓就改變了主意,要將他們趕盡殺絕了。

    可他們猜對了一半,秦楓真的差點就改變主意了。

    但另外一半,他們永遠也猜不到。

    天意難測,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秦楓作為中土世界大帝,甚至連中土世界天道都可以轄制,說他是中土世界的天,是中土世界的天意,一點都不為過!

    秦楓笑了笑說道:「好,我給你們一個機會!我答應你們了!」

    這一下,李獨秀趕緊取出一張紙,吐出一口氣,頓時氣息化為文字,變成一封寫好的契書,按上手印,雙手舉過頭頂,高高遞給秦楓,口中還稱頌道:「謝大帝,大帝開恩,獨秀沒齒難忘!」

    秦楓點了點頭,他接過契書看了看說道:「好,李獨秀,那從今日起,你就不再是玉山劍宗的宗主了,但我保你性命無憂!」

    李獨秀自是千恩萬謝。

    秦楓目光在整個大廳里一晃而過,緩緩開口說道:「來人,按照這份契約書的格式,給所有人抄錄一份,簽字者,可免一死!」

    這一下,剛才還信誓旦旦說著要放棄一切財富和權位的大佬們懵了。

    徹底懵了!

    整個大廳之內,鴉雀無聲。

    落針可聞!

    這些大佬們面面相覷,眼神之中俱是難以置信。

    這怎麼回事?

    我們怎麼感覺好像被秦楓大帝給擺了一道?

    秦楓這是幹嘛?

    這是要謀奪我們的家產,謀奪我們的宗門嗎?

    不,不可能吧?

    他一個中土大帝還看得上我們這些?

    看到這些大佬們一個個嗔目結舌,啞口難言的尷尬模樣,站在大殿門口,一身金甲,大馬金刀的龍夢宇差點沒笑出聲來。

    他雖然不知道,師父秦楓已經貴為上界天仙,在地仙界也是執牛耳者,為何還要算計這些中土世界的各方刺頭。

    但應該是看得出來,他們的的確確是被秦楓給算計了一把。

    而且是狠狠算計了一把。

    秦楓看向呆若木雞的眾人,緩緩說道:「怎麼?反悔了?我可是有言在先,簽名者免死……」

    他語氣深沉道:「不簽名者,就是拒不悔改,不妨問問我秦楓手裡的劍,允許不允許你們走出這間屋子!」

    一語落下,秦楓雖未出劍,凌厲罡風竟已是撲面而來,如風刀霜劍,凜冽無比。

    要知道,秦楓還沒有動用自己的天仙境修為,不過是以在地仙界時頂峰的修為而已。

    即便如此,也已是讓中土世界諸多強者俯首帖耳,毫無一人膽敢有勇氣站起身來,跟秦楓說上一句,我問問你的劍。

    雖然秦楓是儒、武兩道共同臻於化境,成為的大帝,但中土世界的人都知道,秦楓是儒君轉世,但秦楓也有真武聖脈,做事情,當真不是迂腐刻板的尋常儒家人能比的。

    如果真的有宵小膽敢站起身來,說上這麼一句話。

    有可能,他可以因為自己的勇氣而免於一死,甚至有可能得到秦楓的青睞,贈上一件還不錯的寶物。

    但是,也有可能會是被秦楓一劍削掉腦袋,最多再補充上一句「勇氣可嘉,實力太弱」。

    誰在能活命的情況下,還會去拿自己的項上人頭做這種買賣啊?

    這不是傻是什麼啊!

    而且秦楓都說了,給你們一個機會。

    若你們不識相,那你們不仁,也就休要怪他秦楓不義了。

    事情雖是如此,這些大佬們雖然都感覺被秦楓給狠狠坑了一把。

    可惜的是寄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況且,此言非虛啊!

    他們在大澤聖院,那可真的是寄在秦楓的屋檐之下啊!

    很快,眾人都老老實實簽好了契約,依舊跪在地上,雖然還是一動不動,不敢動彈,但臉色顯然已經比之前好多了。

    雖然心疼失去了宗門,失去了財產,但至少一條命是保住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啊!

    就在這時,秦楓看向在場還坐著人,開口說道:「諸位都是嚴格執行任務,值得託付未來前路的夥伴,有賞必有罰,有罰也肯定要有賞,若是賞罰不公,則是非不能明,諸位切莫要推辭!」

    秦楓之前說的話,大易聖朝等各方勢力都以為秦楓說的是客套話,哪裡知道,秦楓還真的不是說客套話。

    他看向眾人,晃了晃手裡的契書說道:「各位可以上來,自行挑選幾個與自己勢力接壤的勢力,併入自己的勢力,但是貪多嚼不爛,每人最多選擇五個,如果這一個勢力被兩方或者更多方看中,無妨,取最鄰近的勢力……」

    秦楓說到這裡,旁邊的兒子秦道直不禁問道:「老爹,要是距離也差不多呢?比如有的距離一百里,有的距離一百零一里,人家也不服啊!要不,讓他們打一架?贏的就收了那個勢力?」

    面對兒子秦道直的混賬話,秦楓笑了笑說道:「無妨,我也有辦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