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428章 下界儒道聖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428章 下界儒道聖人字體大小: A+
     

    可以說,今天秦楓給在座眾人的驚訝是一個接著一個,一個比一個大!

    之前秦楓承認自己得到了成聖機緣,已經讓岳飛驚等人嚇得不輕了。

    現在更好,秦楓直接承認自己是一顆下界儒道星辰的儒道聖人。

    因為儒道修鍊的特殊性和珍稀性,所以學宮裡一直都流傳著下界儒道聖人,如不隕落,必成聖人的說法。

    秦楓不僅是下界儒道聖人,還得到了成聖機緣,這叫什麼?

    雙保險嗎?

    難怪這傢伙在浩然塔勢如破竹,君子六藝加琴棋書畫,什麼都會,原來是下界儒道聖人啊!

    感受到了同桌夥伴們的炙熱眼神,秦楓笑了笑說道:「莫說我是下界的儒道聖人,便是上清學宮的聖人又如何?我秦楓依舊是你們的兄弟,依舊是你們的摯友!」

    孫山一聽,趕緊舉起酒杯道:「秦兄,苟富貴,莫相忘!我先干為敬!」

    旁邊的岳飛驚見狀,也給自己斟了滿滿一大杯酒,「咕咚」一口就幹掉了,還不忘補充一句「我也一樣」!

    秦楓看得心裡是槽點滿滿,這桃園三結義的即視感啊!

    一有人開了這個好頭,很快就有人開始拎起酒壺喝酒了。

    又過了一會,菜還沒有上完,岳飛驚、孫山還有法正這三個天人境以下就直接喝倒了。

    呂德風則看向秦楓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如今慶家的仁夫子因為慶南峰的事情,已經徹底式微,法正又已經代攝信夫子一職,如今上清學宮之中,我們若是想做點事情,也不算難了。」

    呂德風說得很含蓄,其實意思就是,上清學宮裡我們已經能說了算了。你想做點什麼嗎?

    秦楓笑了笑說道:「算了,我並不打算在學宮太久,此間事了,我打算離開學宮,繼續磨礪自身的大道!」

    呂德風微微一愣,但他畢竟是在陪秦楓在下界出生入死的夥伴,很快就理解了他的深意,他嘖嘖說道:「溫柔鄉是英雄冢,秦聖,你還真捨得?」

    秦楓身邊坐著的姜雨柔,低下頭來,臉色瞬時緋紅。

    一如懷揣春絲的二八少女被人看穿了心事。

    秦楓淡淡說道:「我準備前往萬古仙朝與秦傲他們匯合,我會帶雨柔一同前往。」

    呂德風疑惑道:「那上清學宮的經世家,由誰來繼承?」、

    秦楓看了一眼呂德風身邊的屈懷沙,沉聲說道:「不知屈懷沙願不願意受此託付!」

    屈懷沙想了想,搖了搖頭說道:「暫時還不能,經世致用之道與我的大道略有偏差,若是全盤接受經世致用之道,於我大道可能無益有損,反之,我若將經世致用融入我道,可能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如此不美,還是不要勉強的好!」

    秦楓聽到屈懷沙的話,點了點頭,心中最後一塊石頭落地。

    屈懷沙,確實是屈懷沙,也僅僅只是屈懷沙了。

    否則的話,這等纏藤上樹的好機會,另外兩個人是斷然不可能錯過的。

    秦楓點了點頭,不再藏私,開口說道:「我近期準備接幾人到天仙界來,蘇子軾還有百里清風都是不錯的人選,哦,李太白也可以,只要他寫下保證書,不要喝酒誤事的話!」

    呂德風聽到秦楓的話,哈哈大笑了起來:「老夫可真是杞人憂天了,你有一顆下界儒道星辰,還怕沒有人繼承你經世家的衣缽?真是滑稽死了……」

    他捏起在桌上的花生米,撮入口中,笑道:「反正你放心好了,不管是誰接你的衣缽,成為經世家的掌門人,老夫在上清學宮一天,誰也別想欺負經世家。」

    秦楓笑了笑,說道:「我現在真的不擔心別人欺負他們,就怕這群傢伙去欺負別人!」

    呂德風賊笑道:「那老夫什麼都沒看到!」

    老狐狸笑起來,缺掉的一顆門牙格外顯眼。

    夜宴散后,秦楓把喝高了的三人扶進屋裡休息,小書童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收拾著殘羹冷炙,姜雨柔卻是看著秦楓,輕聲問道:「你帶上我去萬古仙朝,不會不方便嗎?」

    秦楓看向身邊跟隨他風雨無阻,前行至今的紅顏佳人,他徐徐說道:「你我好不容易重新相遇,我哪裡能捨得再把你孤孤單單地留在上清學宮裡?」

    沒等姜雨柔反應過來,秦楓已是拉住她的手,輕聲道:「我秦楓一生,行至此處,只覺心中對你虧欠甚多,難道連一個給我補償你的機會都不肯給我嗎?」

    姜雨柔像是被電了一下,飛速地縮回手來,輕聲道:「好。」

    秦楓與姜雨柔相視一笑。

    他輕輕擁她入懷,月色旖旎,相顧千言。

    打著哈欠的小書童一個激靈,趕緊嘟噥道:「非禮勿視,非禮勿視,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沒看到……」

    第二天醒來,一大清早,原本平靜的小院里,變得非常熱鬧。

    一條狗,一隻鳥,一個小書童,一個草鞋少年,還有孫山,岳飛驚,嘰嘰喳喳,吵鬧個不停。

    只有一身黑衣的法家傳人法正與同樣一身黑衣的青年武人一起聊天。

    確切地說是法正坐著聊天,青年武人劈柴。

    秦楓已經醒來了,他本來是想走出屋去,忽地心念一動,他轉而坐回到竹桌面前,寫了一封信。

    下一秒,信箋變為一抹雪白飛鴻,融入晨光之中,倏忽不見。

    做完這一切,秦楓抬起手來,轉而打開了《天帝極書》,清光一閃驀地就將他收入書中。

    王道塔頂,一名白裘男子,白衣如雪,笑著看向遠去的一道清光:「這小子,現在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完全不把本聖放在眼裡啊……」

    說到這裡,他啞然一笑,說道:「還真的是很像我啊!」

    ……

    下界,中土世界,大澤聖院。

    秦楓回到書房之內。

    這一次,與上次儒道不曾遭遇浩劫時一樣,兩名年輕書童看到秦楓時,竟是一時間聲音都激動得顫抖了起來。

    「秦聖,您回來了!」

    只有極少數人可以知道真相,那就是秦楓其實長時間都不在中土世界,化身金人坐鎮此方世界而已。

    化身金人雖然也有靈智,但畢竟不如秦楓本身。

    所以這兩名負責每日打掃書房的書童在看到秦楓真身降臨時,才會激動得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秦楓看向兩名小童,笑了笑說道:「召集各方勢力,半個時辰之後在大澤聖院議事,所有勢力的最高負責人都要到場,我要知道大陣的建設進度。」

    兩名書童先是一驚,隨即一個人遲疑道:「可是秦聖,現在是子時……」

    秦楓淡淡一笑說道:「正常通知下去,我倒要看看,有誰敢不來開會!」

    兩名書童剛要離開前去傳令,忽地秦楓就從口袋裡掏出一枚寶珠與一封信,又喊住了他們:「還有一封信和一件東西,替我單獨傳到龍府!」

    兩名書童先是一愣,旋即都點了點頭,腳不沾地,匆忙跑出書齋去了。

    秦楓離開中土世界日久,以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來算,真的是已經離開中土世界太久了。

    秦楓的化身金人,雖然有一定的靈智,但要他天天盯著各方勢力的大陣進度,幾乎不可能。

    所以建設大陣的進度,肯定會有些減緩,各方勢力為了製造這座大陣必然也耗費了很多的人力、物力與財力,也必然會有一些反對的聲音。

    所以秦楓這次前來,既是給各大勢力一些補償,也是解決一下反對的聲音與各路勢力的矛盾。

    第一道試煉,便是這子時的集會。

    出乎秦楓意料的是,半個時辰之後,大澤聖院的議事廳內,滿滿當當,坐滿了各方勢力的首領人物。

    從距離大澤聖院最近,也是關係最親密的寒冰門主,到距離大澤聖院最遠的西北妖國的國主,連帶著大易、大秦兩座世俗王朝的皇帝,居然無一例外,全部準時趕到。

    甚至好幾位首領人物,氣血虛浮,元神甚至都有一些傷損,顯然是拼著提前出關,也不敢不來秦楓大帝召喚的集會,別說不來了,瞧著這一個時辰還沒到的功夫,是別說不來了,遲到都不敢。

    這些在普通修鍊者,甚至很多翹楚修鍊者們看來,高不可攀的一些神仙人物,此時此刻,就好像是等待發榜成績的年輕學子,皆是老老實實地坐在位子上,翹首望向大門位置。

    眼神里多是惴惴不安。

    誰也不知道,秦楓大帝深夜趕回中土世界,又這麼著急地舉行會議,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不成是上界計劃有變,還是……

    正當議事廳里眾人惴惴不安的時候,一襲樸素白衣,銀髮垂肩的秦楓來到了議事廳內。

    在他兩側,分別是兒子秦道直與兒媳張憶水。

    張憶水平時在朝會時不苟言笑,此時居然都還帶著淡淡的笑容。

    更不用提經常嘻嘻哈哈,沒羞沒躁的道帝秦道直了,臉上的笑意簡直都要溢出來了。

    眾人看到兩人的表情,也是心內安定了許多。

    甚至心內都多出了些許期盼。

    看來,是好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