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400章 聖人非所與嬉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400章 聖人非所與嬉也!字體大小: A+
     

    「岳壯,你好大的膽子!」

    不只是之後觀戰的岳飛驚和姜雨柔,就連孔繁等人都是紛紛皺眉。

    如果說第一場射藝的時候,冉明用箭故意干擾秦楓,還可以勉強解釋為學藝不精,準頭不好。

    像現在岳壯這樣,直接調轉馬頭,朝著秦楓衝過去的行為,已經是鐵板釘釘的故意擾亂群英會的秩序了。

    甚至更嚴重一點,這是在故意破壞聖人的計劃,一頂藐視聖人的大帽子下來,別說一個小小的岳壯,整個岳壯那一支都不會好過。

    雖說雷霆雨露,俱是聖人恩德,但聖人之怒,雷霆轟隆,豈是易與啊?

    「若是岳壯真把秦楓撞下馬了,或是害他在『過君表』出了失誤,少得了一籌,也只能算秦楓自己倒霉了。」

    有人雖然語氣惋惜,臉上的表情卻完全是幸災樂禍。

    如果秦楓在御馬這一層被徹底淘汰,等於是少了一個爭奪成聖機緣的大敵。

    有的讀書人,見人遭難,扼腕嘆息,見人興旺,與有榮焉。

    有的讀書人,見人困厄,幸災樂禍,見人發達,只想著把那人拖下來跟自己一起狗苟蠅營。

    這兩種讀書人,上清學宮裡都有,遺憾的是,後者居多。

    可偏偏就在這時,事情卻完全不像是他們所想象的那樣。

    秦楓眼見著朝自己衝過來的岳壯,眉頭一皺,卻沒有絲毫的驚訝神色。

    岳壯大吼咆哮,如暴虎馮河:「你擋了慶公子的成聖機緣,秦楓,是你自己找死!」

    可偏偏就在這時……

    岳壯還沒有衝到秦楓面前,極速賓士的戰馬,竟像是撞到了一堵牆上一般。

    不,確切地說,是他被秦楓的烏騅馬加速前沖,徑直撞得倒飛了出去!

    沒錯,秦楓在聽到岳壯的咆哮之後,非但沒有減速,也沒有避讓,而是加速前沖!

    狹路相逢,勇者勝!

    這樣爆裂的行動方式,似也正貼合了烏騅馬的天性,讓這種天生就是為戰場而生的神駒爆發出了蘊藏在血脈里恐怖潛能!

    就這樣,不減速,不躲避,徑直撞在了岳壯和他的戰馬身上。

    所有人都看到了匪夷所思,讓他們目瞪口呆的一幕。

    明明是岳壯反身突襲正常通關的秦楓,此時此刻,卻好像是秦楓撞翻了岳壯一般。

    二百多斤的岳壯,連帶著那一匹戰馬,簡直就好像是沒有重量的垃圾似得,被重重地撞飛出去,一人一馬倒飛出去數百尺之外,撞穿了旁邊的兩側轅門,這才停了下來。

    岳壯滿口滿臉是血,身邊的白馬也筋斷骨折,躺在地上哀鳴不已,須臾之後就化為一團清光徹底消散開來。

    這哪裡是岳壯偷襲秦楓,說是秦楓偷襲岳壯,都絕對有人相信啊!

    更加叫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即便秦楓以全速直接撞飛了岳壯,依舊毫釐不差地通過了轅門。

    收放自如,恐怖如斯!

    岳壯倒在地上,大口吐血,捂住胸口,大聲喊道:「聖人在上,秦楓破壞規矩,在試煉場內悍然傷人,請聖人明斷!」

    一下子,在御馬廳圍觀的人紛紛皺眉咋舌。

    「岳家的名氣是徹底臭了!」

    「偷襲秦楓在先,惡人告狀在後,這岳壯,人品真是堪憂。」

    孔繁看向那誣告秦楓的岳壯,默默開口說道:「聖人非所與嬉也,匹夫一怒,尚且血濺五步,何況聖人之怒?這岳壯是自尋死路!」

    旁邊的孔家高手皆是面露不解之色。

    按照道理說,秦楓是孔繁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他應該樂見秦楓倒霉才是。

    最好秦楓因為岳壯的誣告被聖人盤查,不讓他繼續過關才好呢,怎麼就……

    下一秒,道道浩然紫氣化為雷霆,帶浩然塔聖靈之音,如狂風獵獵咆哮。

    「岳壯,你真當聖人可欺?」

    驟然,浩然雷霆重重劈在岳壯的頭頂,浩然塔聖靈厲喝道:「學究岳壯,褻瀆浩然塔,觸怒聖人,革去文位,逐出上清學宮,直系親屬,三輩之內,不得成聖,亦不可為夫子!」

    這一下,所有人皆是震驚住了。

    匹夫一怒,血濺五步。

    聖人之怒,更加恐怖。

    要知道聖人的裁決是三輩之內,不得成聖,不可為夫子。

    不是三百年,也不是三千年,是三輩!

    也就是說,往上數三代,往下數三代,最高也就是到祭酒到頂了。

    除非三代死絕了,才有可能破開這個聖人的禁制,出現夫子級別的文道強者。

    天仙界的壽命,動輒就是幾千年,乃至上萬年,哪個家族耗得起三輩人?

    基本上,岳家上下,都被岳壯剛才的舉動徹底害慘了。

    說是滅門,也不為過了。

    甚至比直接滿門抄斬還要慘。

    手起刀落,一了百了,哪裡比得上三輩人面對文道斷路,即便天賦再好,勤奮再多,一籌莫展,一無所用的絕望來得可怕?

    姜雨柔聽到這個裁決不禁有些擔心地看了看岳飛驚,後者頓時會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趕緊撇清關係說道:「別看我,我跟岳壯雖然都姓岳,但我們真不是同一族,他們家族怎麼數都跟我沒關係!」

    姜雨柔聽到這話,不禁「噗哧」一聲,笑出聲來。

    她笑著說道:「也是,你跟他一點都不像呢!」

    岳飛驚啞然。

    她是在說,岳飛驚的體型,還是在說他的人品啊?

    還是說,兩者都是啊?

    秦楓聽到這一道裁決,只是淡淡一笑,並不致謝,只是大聲說道:「舉頭三尺有神明,公道自在人心,秦楓謝過!」

    言罷,秦楓縱馬穿過第三關『過君表』,直入第四關『舞交衢』。

    前方是一條條複雜的彎道,乍一看像一條條曲折的藤條,非常之奇葩。

    這就是第五關的「舞交衢」。

    所謂舞交衢就是在交叉複雜的道路上讓戰車能夠順利行駛,猶如舞蹈一樣優美,但戰馬能輕易做到戰車難以做到的舞交衢,所以這第四關就變成了考驗速度和彎道。

    秦楓這一次依舊沒有絲毫猶豫,一抽烏騅,加速前行。

    很快,秦楓通過彎道考驗。

    最後一關,逐禽左。

    戰車的逐禽左和御馬亭的逐禽左區別不大,都是通過驅逐禽獸到左側,以便創造更好的狩獵條件,最後獵殺。

    這御馬亭的最後一關是射獵和御馬的結合,只有在這裡拿到最好的成績,才能在御馬亭拿到最高的籌數。

    在這逐禽左獵場中,每人只能射十箭,而若想得到四籌,不僅要儘快通過獵場,還要射中十隻獅子或蒼鷹。

    至於兔子、鹿、大雁或狼等野獸雖然也可以射,但籌數很低。

    秦楓這些規則在之前岳飛驚就告訴過他,所以他縱身接住浩然氣化為的獵弓,以及十支箭都扣在手中,輕鬆寫意,張弓搭箭。

    烏騅馬衝過獵場,十支箭正好射完,共射中七虎,四獅,其中一箭貫穿兩頭雄獅。

    果然,秦楓過關的剎那,浩然塔聖靈的聲音響起。

    「秦楓,御藝無雙,十籌!」

    繼屈懷沙之後,秦楓也得到了十籌。

    「太好了!」

    就在秦楓得到十籌的剎那,姜雨柔和岳飛驚的身影自動被浩然氣裹住,送入到終點的秦楓身邊。

    兩人皆是興奮無比。

    岳飛驚臉上滿是驚喜。

    「這樣就過了?天哪,秦楓,我本來以為我至少可以在射藝和御藝上幫到你一些忙,結果全都是跟著你躺贏了……」

    岳飛驚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道:「真不好意思一直抱你的大腿!」

    秦楓笑了笑說道:「我們是朋友,這不算什麼的。而且你不是也教了我許多兵家才知道的秘辛嗎?不然我哪裡有這麼容易就連過五層?」

    岳飛驚被秦楓在肩膀上拍了拍,驀地就感到了十分地安心,他開口說道:「好,但我不會甘心當一個拖油瓶的!秦楓,棋藝一層,請你務必讓我發揮一些作用,不然的話,我回去要被兵家上上下下給笑死了!」

    秦楓也知岳飛驚是臉皮有點薄,笑著說道:「好,如你所願!」

    看到三人緩緩進入第六層,孔繁忽地嘆息了一聲,轉而他又笑了起來。

    正當身邊的孔家高手不知為何,不明就裡時,孔繁已是開口說道:「見賢思齊,理當如此也!」

    他看向身邊的孔家高手,開口說道:「看到秦楓這般湧現出來的人傑,我原本感到的是有些心灰意冷,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眼前的坦途上突然飛來一座大山,心態非常不好。但就在剛才,我忽地就想起了孔聖所說的『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的話,才想起來,此時此刻,秦楓是賢,我卻是不賢了。」

    他笑了笑,笑容真誠而豁達:「有秦楓,有屈懷沙這樣的對手在前,才更能激發我想要與他們並肩齊驅,甚至是最終超越他們的無窮動力才是!畢竟,我可是孔聖的後人啊!」

    話音落下,孔家高手也是頷首點頭,毫無恭維之意地說道:「少爺,在下感覺,您有此心境,也許反而破境之日,近在咫尺了!」

    孔繁笑道:「莫要恭維我了,我們上前吧,速度快一些的話,也許還可以看到秦楓是怎麼第六層的琴藝……嗯,那好像是叫『快哉亭』,對吧?」

    孔家高手沉聲回答道:「是的,少爺,根據孔家手札記載,考校琴藝之處,叫做『快哉亭』,取『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之意,甚是寫意風流!」

    此時此刻,秦楓正立於快哉亭下,驀地抬起頭,看向那「快哉亭」三字,笑道:「好一個,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