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374章 雪堂齋筆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374章 雪堂齋筆記字體大小: A+
     

    姜雨柔看到秦楓有些錯愕的表情,不禁笑道:「所以說,有的時候看一看閑書、雜書,還是有好處的。」

    秦楓點了點頭說道:「這書很出名嗎?為什麼都沒有人從裡面知道射、御兩藝的情況,反而讓我們抓瞎?」

    姜雨柔笑了笑說道:「《雪堂齋筆記》也算不得是多有名的書籍,看得人也不算多,有的人看了開頭也就丟掉了,這關於射、御兩藝的情況,差不多在全書的最後部分了,看到的人當然就更少了。」

    沒等秦楓開口說話,姜雨柔就自顧自地說道:「你知道雜書裡面最受歡迎的是什麼書嗎?」

    秦楓玩心起來,笑著問道:「我猜是《玉蒲團》?」

    姜雨柔輕輕用玉手在他手背上撓了一下,說道:「跟你說正經的事呢!」

    直到秦楓流露出「你說,我洗耳恭聽」的表情,姜雨柔才輕嘆了一口氣說道:「是當世夫子們寫的一些雜談,筆記,哪怕是家信的合集,都比這本《雪堂齋筆記》來得熱門。當世讀書之人,雖然嘴上恥於談『事功』,羞於說『名利』,所行所做卻都是為名為利,真是可笑。」

    秦楓一時訕笑,繼而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們是這樣的!」

    姜雨柔點了點頭,似是收拾了自己的情緒,笑了笑說道:「所以說,《雪堂齋筆記》算不得雜記裡面的著名書籍,只能勉強算是知名,恐怕也就只有我這種沒書看的人,才會借來翻閱。不過啊,這裡面的文筆確實是好,不是我損你,比你的文筆要好呢!」

    秦楓聽到自家媳婦這般誇別人的文筆,也是臉上有一點兒掛不住了,笑著說道:「術業有專攻,我的文章重在經義和說理,為的乃是開卷有益,教化學生,跟他這種純粹寫來自娛自樂的文章,作用不同,本就沒有什麼可比性才是……」

    姜雨柔似是故意要掐一掐秦楓,她笑道:「夫君大人,這位作者雖然用的是化名,怎麼就知道這位先賢沒有其他著作傳世?」

    秦楓看了看扉頁之上的著墨寫的是「蘭陵先生」的名字,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化名。

    要不是秦楓之前也看了一些《雪堂齋筆記》的內容,說不定就要跟那位在後世地球寫出《玉蒲團》的著名藝術家「蘭陵笑笑生」給聯繫起來了。

    秦楓之前在中土世界和儒道小世界的時候,也曾經有些惡趣味地去刻意找過有沒有《玉蒲團》、《石點頭》這樣後世地球的男性文學神作,只不過都沒有發現。

    難不成這一部神作在天仙界存在?

    不過,秦楓也為這位蘭陵先生挺不值的。

    好好一個筆名,就被「蘭陵笑笑生」和一本《玉蒲團》給徹底帶歪了。

    看到秦楓一邊翻《雪堂齋筆記》一邊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姜雨柔不禁奇怪地問道:「夫君大人,你笑什麼?」

    秦楓趕緊回過神來,有些尷尬地翻了翻手裡的《雪堂齋筆記》,轉移話題道:「就是不知道這《雪堂齋筆記》的作者是誰了,他那個時代的文比,居然還比試射、御兩藝,這得是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了?至少得幾千年了吧?」

    姜雨柔點了點頭說道:「關於雪堂齋筆記的作者,一直都有很多說法。最多的說法是此人是一名早年學宮的大人物所做,只是認為所寫東西與大道無關,又有頗多想法過於雪月風花,隨性洒脫,害怕誤人子弟,所以才沒用自己的真名。」

    秦楓聽到這裡,點了點頭說道:「那你這本書借我看幾天啊!」

    哪裡知道,姜雨柔嫣然一笑,竟是從秦楓面前把《雪堂齋筆記》給收走了。

    秦楓一時愕然:「哎,你……你這是做什麼啊?」

    姜雨柔巧笑嫣然,將《雪堂齋筆記》收到手邊,看向秦楓笑道:「今日的羹湯,夫君打算做什麼?」

    秦楓這才失笑說道:「對對對,也是,這麼重要一本書,不能沒有租金不是……要不,今天做個牛肉羹?我做的西湖牛肉羹,以前在地球,不,在我們老家那會,室友都誇我呢!」

    ……

    從秦楓第一時間得知成聖機緣的消息,到文廟群英會一事為大眾所知,差不多前後又是半個月的時間。

    一時間,原本上清學宮裡好像潛水老王八似的家族們紛紛浮出水面。

    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各個家族當中也進行了一場又一場的秘會,一次又一次的斡旋,台上達成了無數的合議,台下必然也相互捅了無數次的刀子。

    更不要說,爾虞我詐,蠅營狗苟與殺人不見血的積羽沉舟,積毀銷骨。

    往往昨日還是某某大家族最有希望被選出參加群英會的青年俊彥,第二天就被逐出了門牆,甚至可能還要把文心給碎了都不夠,外帶打斷了抓筆的左右手。

    往往前一日還是家族裡籍籍無名的庶子,幾天之後,在旁人都眼花繚亂的一通操作之下,成為了人人見了都羨慕到眼睛發紅,可以爭奪成聖機緣的世家俊彥。

    往往有幾人驟然富貴,路邊街巷裡就會多出幾具可憐屍骨。

    這其中的精彩程度,怕是小說家掌門蒲松濤都說不出來。

    負責上街採購的徐乘風,經常會趁著秦楓教他練武,休息的當口給師父繪聲繪色地講一些街上新聽到的八卦。

    小書童當然是聽得津津有味,有時候姜雨柔也會過來聽上一會。

    聽到一些與她認識的人,還會忍不住點評幾句。

    無非是感嘆某某生不逢時,或是遭到了家族的傾軋暗算。

    秦楓在一旁聽著,反倒習以為常,他笑道:「這些家族也是,多一些自己的子弟去爭奪成聖機緣不好嗎?幹嘛先自己窩裡橫著鬥上一番,還沒有爭成聖機緣,自己都先大傷元氣,何必呢?」

    姜雨柔在一旁「噗哧」笑道:「你以為只要是祭酒文位以下,都可以參加群英會?那群英會得要辦多少場,還不得把聖人給累死啊?」

    秦楓聽到這話,點了點頭,低聲問道;「什麼人才有資格參加群英會?我不會沒有資格參加吧?」

    姜雨柔笑道:「你肯定有資格的,而且你身上有兩個資格。」

    秦楓不禁一愣問道:「兩個資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帥哥你假髮掉了天命凰謀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超級兵王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
    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