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364章 故園情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364章 故園情深字體大小: A+
     

    此時,那綠竹院外唯一還跪著的人,就只剩下那名黑衣武士了。

    有了前面幾個人的前車之鑒,他只能低著頭跪在泥地里,不敢說話,也不敢起身。

    畢竟誰曉得秦楓會提出什麼刁鑽古怪的借口來拒絕他的拜師?

    還不如沉默是金。

    他的策略也確實正確。

    秦楓看了看一直跪在泥地里的黑衣武士,笑了笑說道:「進院子里來說吧,不過我可不保證能把你教成一個天人高手!」

    秦楓笑道:「畢竟,我們都還不是一個天人高手呢!」

    黑衣武士不苟言笑,沉聲說道:「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各人,豈敢奢求大師一定能把我教出個天人高手來!」

    秦楓看了看身邊的姜雨柔,笑道:「看來看去,還是這個徒弟最上道。」

    哪知道話音剛落,草鞋少年徐乘風趕緊說道:「師父,我難道不上道?我也很上道的,好不好?」

    秦楓笑道:「我何時答應做你師父了?你就這麼喊我,本身就是不上道。」

    眾人皆是哈哈大笑。

    於是,本來三人一狗一鳥的綠竹院里,又多了兩個人。

    活潑的草鞋少年徐乘風,沉默的黑衣武者陳北府。

    徐乘風活潑好動,承擔了進城買菜,與人交易的活計。

    陳北府沉默寡言,主動招攬了挑水,劈柴,煮飯,洗菜之類的所有雜活

    小書童人模人樣,終於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大師兄,帶著兩個年紀比他都大的師弟,威風八面地去跟小夥伴們顯擺去了。

    秦楓跟姜雨柔把事情交代清楚后,就回到了書房之中,以神文「法」字訣封鎖了整個書房之後,秦楓便拉上姜雨柔的手縱聲飛入到了《天帝極書》之中。

    姜雨柔是從中土世界飛升而出的,當時她以儒聖之身飛升,也是經歷了千辛萬苦。

    原本以為回到中土世界必然也要經歷一番坎坷,甚至可能重回下界,比起飛升上界還要困難,哪裡知道,居然這麼簡單……

    姜雨柔只覺得周圍景物倏忽變化,視線再次清晰起來的時候,秦楓已是笑吟吟地站在她的身邊,指著遠處的河山說道:「雨柔,歡迎你回中土世界!」

    姜雨柔聽到秦楓的話,微微一愣,她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天空之中的一座座浮空宮闕所吸引,她訝異道:「這些是……怎麼回事?」

    秦楓解釋說道:「中土世界與散仙界星辰融合,散仙界的仙家勢力全部都變成了浮空仙闕。兩個世界才融合的時候,散仙界一直自視高人一等,想要吞掉中土世界,不過現在已經融合得差不多了。」

    秦楓說道:「所以,這也不再是原來的中土世界了,應該說是新中土世界才對。」

    姜雨柔離開中土世界,按照她自己來推算,已經一百多年了,按照中土世界的時間來算,都接近兩百年了。

    正是離家太久,姜雨柔此時隨著秦楓御空飛往大澤聖院的時候,就好像是在看一座截然不同的陌生大陸一樣。

    尤其是當她看到一座座美輪美奐的散仙界宗門宮闕時,甚至還會駐足觀看,有時候興緻高起來還會進去遊覽一番。

    好在秦楓如今在中土世界,散仙界的仙家宗門早就沒有之前的傲氣了。

    自從上次玄月宗的守門弟子瞎了眼睛,沒認出秦楓,差點鬧出滅門慘劇之後,各家勢力都吃一塹,長一智,守門弟子的服務態度都改善了許多。

    畢竟秦楓大帝或者秦楓大帝的兒子、兒媳或者是女兒,女婿,哪怕是七舅老爺,都不是尋常宗門能夠得罪得起的。

    多給一個笑臉,就是多給自己留一條活路。

    秦楓也不催促姜雨柔啟程,反正是天上一天,地下一年,還能玩上一年不成嗎?

    正是如此,秦楓才會陪著她一路飛一路玩,明明就可以飛到的路程,足足飛了有三天時間才趕到了大澤聖院。

    道帝秦道直看到老爹秦楓居然破天荒帶了一個女人一起回來,還以為他正式結了新歡,正要出言諷刺他……

    陡然,秦道直就愣住了。

    「娘……你還活著,你,你的,你怎麼來了?」

    秦道直幾乎愣在原地,張口結舌說不出一句話來。

    在他的記憶里,娘親姜雨柔一直都是他十八歲時的模樣。

    哪裡如此時此刻的姜雨柔,雖然氣質不曾有太多的變化,但數百年未見,模樣已是變化了許多。

    好在修鍊之人,不易變老,否則若是姜雨柔的壽元幾乎耗盡,變成一個滿身雞皮疙瘩的老嫗,那才叫人惆悵呢!

    秦道直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一把上去,拉住了姜雨柔的手,喃喃自語道:「就我的娘親是我的娘親,絕對沒錯!我娘親的手,就是這種溫度……娘親……」

    他一把撲到姜雨柔的懷裡,竟是如孩子一般抽泣了起來:「你為什麼不聲不響地就扔下了孩兒,大澤聖朝的擔子好重,孩兒不想挑,實在是不想挑啊!」

    姜雨柔笑道:「這就是你短短百年時間,差點把你爹的基業給敗光了的原因?」

    秦道直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來。

    秦道直身邊的張憶水則知禮數多了,一身宮裝,身材窈窕的她款款上前,朝著姜雨柔輕輕屈身納了一個萬福,她笑道:「憶水拜見姜后,太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姜雨柔見到這模樣出挑,身材窈窕的女子,又聽到她自稱是「憶水」,便知道她就是自己家的兒媳婦,也是秦楓在上界時讚不絕口,甚至喜歡兒媳婦都勝過喜歡兒子的張憶水。

    她也是越看越歡喜,上前拉住張憶水的手,笑著說道:「憶水,都是一家人了,不用這麼客氣,這些年你照顧道直一定也很辛苦吧!」

    張憶水還沒有說話,秦道直居然搶著回答道:「辛苦啥,她一點都不辛苦,都是我辛苦,我天天被她……」

    秦道直剛想開口說「我天天被她打」,話到嘴邊,陡然看到自己家媳婦那一個幾乎要殺人的犀利眼神,趕緊話鋒一轉,笑著說道:「我天天被她數落,說我不務正業,很難達到父親大人的高度呢!」

    張憶水這才收起犀利的目光,露出一絲恬靜端莊的笑意,她點了點頭說道:「道直不是特別上進,除此以外,其他都還可以,嗯,還有就是人品差了一點,經常說話不算數……嗯,這也就沒什麼缺點了!」

    聽到張憶水這樣吐槽自己老公,秦楓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道直,那你除了這麼點缺點,你還有什麼優點嗎?」

    秦道直也是慫巴巴地搖了搖頭說道:「老婆大人說什麼都是對的!」

    看到秦道直這一副對張憶水唯命是從的神態,姜雨柔也是掩口笑道:「憶水,我記得我最後一次見你的時候,你才只有十歲,還是一個小姑娘呢!我記得我還跟你外公提過親,說等你長大了要把你許配給道直,我們兩家做兒女親家……」

    姜雨柔笑道:「你看看,千里姻緣一線牽,當時的話還真就一語成讖了,你進了我們秦家,當了我們秦家的媳婦呢!」

    秦道直終於忍不住吐槽道:「娘,你能別提這檔子事了嗎?」

    果然,姜雨柔看到張憶水的眼神之中掠過一絲黯然神色,正要詢問,秦楓已是敞開天窗,直截了當地說道:「雨柔,你有所不知,冷雲飛間接因為道直而死,這件事情刺激得憶水隱姓埋名去組織了起義軍,差點把道直給趕下台了。」

    秦楓笑了笑說道:「幸虧我回來得及時,要是再晚上個幾天,是憶水嫁入咱們秦家,還是道直給張家倒插門,就不好說咯!」

    姜雨柔聽到秦楓說得雲淡風輕,可她僅僅聽到,都感覺到一陣陣的腥風血雨,她深吸了一口氣,對著張憶水說道:「憶水,都是我管教道直不利,冷丞相的事情,我很抱歉。」

    張憶水與秦道直雖然磕磕絆絆,但成婚都已許多年了,那麼一點芥蒂也早已淡去了,她拉住姜雨柔的手,笑著說道:「娘親,您這是說得什麼話,這也不都是你的罪責啊!」

    姜雨柔聽到張憶水這一聲「娘親」,也是笑逐顏開,拉住兒媳婦的手就說要給她一點見面禮。

    可她在衣袖裡找來找去,硬是沒有發現可以送得出手的東西,她只得轉過來對秦楓說道:「孩子他爹,你……你不表示表示嗎?」

    秦楓似是早就知道姜雨柔要擺烏龍,蜷起手來,輕輕咳嗽了一聲,從衣袖裡取出一本手抄本的《氣理太玄》遞給張憶水說道:「這是天仙界的儒道修鍊根基典籍,你可以先拿去看看。嗯,以後用得著……」

    張憶水聽說是天仙界的修鍊典籍,頓時見獵心喜,趕緊接了過來,笑著說道:「多謝父親大人……」

    她眉眼彎彎,又朝著姜雨柔甜甜一笑說道:「多謝娘親。」

    姜雨柔少有的笑容恬淡慈祥。

    修鍊者雖然容顏不好,長生久視,但七情六慾,還是一如凡人那樣啊!

    就在這時,秦道直忽地就抱怨了起來,他攤開手,對著秦楓和姜雨柔道:「爹,娘,你們偏心啊!就給我媳婦禮物,我的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重生八萬年
    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廢土崛起陰倌法醫變身透視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