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361章 都是來拜師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361章 都是來拜師的?字體大小: A+
     

    秦楓與姜雨柔面面相覷,只見那名在雨中極速穿過竹林,直接翻身下馬,跪在泥濘里的騎手拱手抱拳,大聲說道。

    「秦楓大師,請您收在下為徒!」

    沒等秦楓反應過來,「噠噠噠」又是一連串馬蹄聲想起,緊接著又是六七騎趕到,「嘩啦啦」一陣滾鞍下馬的聲音

    緊接著,這六七個人居然想都沒想,直接就也跪在了泥水裡。

    秦楓眉頭皺的更緊,後面轉瞬又是數十騎到,又跪在了這六七個人後面。

    整個竹院的籬笆外面,才一會功夫就密密麻麻跪滿了人。

    秦楓還沒有開口,姜雨柔已是低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哪裡遇事天塌不驚,沉著鎮定的秦楓居然這一次也蒙了,他嘴唇微動,低聲說道:「你問我,我問誰啊?」

    秦楓目光從所有人身上一掠而過,眉頭皺的更深了。

    如果說來的都是儒生,秦楓還可以理解。

    偏偏來的人裡面儒生有,但是不多,最多的反而是一身豪俠裝束的武人。

    要知道,上清學宮是儒家修鍊者的大本營,就連道家鍊氣士都很少,武者更是極少。

    可能一顆聞道星都找不出多少武道修鍊者,大部分還被世家收為了扈從甚至是家僕,自由身的武者說不定都不過幾百人。

    這一下僅僅是綠竹院外面就跪了不下三十多位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楓身邊趴著的二哈,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院外,撇嘴說道:「搞什麼啊?尊主大人,你是欠他們錢了,還是搶了他們女人了?」

    秦楓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你們……都是來拜師的?」

    只聽得綠竹院外,幾十人異口同聲道:「懇請秦楓大師收下我們為徒!」

    沒等秦楓反應過來,姜雨柔已是低聲說道:「難道說,是你在曲水流觴的事情傳開了,這些人慕名而來?」

    秦楓搖頭說道:「那儒生來我這拜師,可以理解,這麼多的武者是哪裡來的?難不成他們還去聽了曲水流觴文會不成?」

    而且秦楓也隱隱感覺到不對勁。

    這些人說的是「請秦楓大師收我們為徒」,而不是「請秦楓先生收我們入經世家門牆」。

    也就是說,這些人不是沖著經世家來的,是沖著秦楓來的。

    秦楓正困惑不解的時候,最先跪在地上的人已是大聲喊道:「秦楓大師,想不到您不僅學問大,居然還是大隱隱於市的武道宗師。請您一定要收下我們!」

    又有人大聲說道:「您居然能以小天人境修為與無名境大佬爭勝,還能從不爭境強者收下全身而退,簡直是我等武人的楷模,請您一定一定要收下我們!」

    門外有人鼓噪道:「若是您不收下我們,我們便長跪不起!」

    秦楓看到這一幕,竟是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只聽得秦楓身邊的小灰嘖嘖嘴說道:「你就可憐可憐他們,把他們收下吧!」

    小灰嘖嘴說道:「在這種儒道占絕對優勢的星辰里,習武可不就是後娘養的嗎?爹爹不親,姥姥不愛的,難得來了你這麼一個武道高手,他們還不把你當神給供起來啊!」

    秦楓不說話。

    二哈已是咧嘴笑了起來:「反正你在天仙界也沒收弟子,收點小弟不好嗎?至少以後劈柴,燒飯這種事情不愁人做了啊!」

    秦楓卻是面色凝重,他搖了搖頭說道:「你難道不知道我收徒的規矩?從來都是寧缺毋濫的……」

    一旁的小灰拆台道:「是寧缺毋濫了,可蕭逸也不是什麼好鳥啊!」

    秦楓不再接話,轉而看向綠竹院外面跪著的眾人說道:「各位,我秦楓收徒從來寧缺毋濫,而且從來信奉道不同不相為謀這句話……」

    他看向眾人,沉聲說道:「我且問各位一個問題,若能答得上來,而且答得叫我滿意,你們可以入院來坐下繼續談談,若是有緣,做個朋友可以,結成師徒亦可以。」

    秦楓講到這裡,他話鋒一轉:「但若是你們的答案與我秦楓所秉承之道大相徑庭,甚至南轅北轍,恕我無理,即便各位在院外將膝蓋跪斷,我秦楓也絕不會收你們為徒!」

    眾人聽到秦楓的話,聽到他願意鬆口收徒了,都是一個個歡欣鼓舞,皆是說道:「理當如此!」

    「收徒,正應當這樣!」

    可是接下來,秦楓的問題,卻是叫他們都愣住了。

    倒不是秦楓用儒道上的什麼「以直報怨」,或是「君子」、「義利」之類的複雜問題來為難這些可能書都沒有讀過幾天的大老粗們,而是秦楓的問題太簡單了。

    以至於簡單得叫人都無從作答了。

    秦楓的問題是——你們因為什麼而踏上修鍊之路!

    不僅是學武,學儒,學道,皆是修鍊之路的一種,這一句話可以說是包羅萬象,每一個外面跪著的人,都可以說上一說,而不僅僅局限在了武道一途。

    但越是這樣簡單而寬泛的問題,反而越是難以作答。

    就好像是狗咬刺蝟,無從下口一般。

    半晌,秦楓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沒一個人說得出來嗎?」

    他用惋惜的聲音說道:「那實在是可惜,我與諸位可能都沒有師徒之緣,對不住各位了!」

    就在秦楓轉身要走的時候,忽地一人大著膽子喊道:「秦楓大師,我學武是為了不讓家裡人被人欺負!」

    秦楓轉頭去看時,只見喊出這句話的人是一名戴著斗笠,穿著蓑衣的草鞋少年。

    他是極少數沒有騎馬而來,卻依舊跪在泥地里的人之一。

    秦楓看向那名草鞋少年,草鞋少年似是一下子緊張了起來,趕緊補充道:「我就是這麼一點出息,我爹死得早,母親老在村裡被人欺負,我為了保護我娘學的武!」

    他大著膽子,透露出一絲驕傲,他說道:「雖然我連小天人境的門朝哪裡開都不知道,但練武三年,村裡已早沒有人敢欺負我們娘倆了!」

    原本臉上沒有表情的秦楓,聽到這話,淡淡一笑,開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草鞋少年臉色一喜,大聲說道:「我叫徐乘風,雙人徐,乘風破浪的那個乘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盜墓筆記儒武爭鋒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
    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重生八萬年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