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345章 藏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345章 藏鋒!字體大小: A+
     

    只見蒲松濤輕輕放下醒木,笑著對眾人拱手說道:「諸位看官,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聽到最扣人心弦處,居然要「下回分解」,眾人都感覺到意猶未盡,當場就有人顧不得禮儀,大聲喧嘩道:「蒲先生,那叫穆風的飛升者後來死沒有死啊?」

    「是啊,,穆風能帶著小樓姑娘逃出生天嗎?」

    「這虛空公子真不是個東西,橫刀奪愛竟都如此理直氣壯。」

    一時間,整個宴春酒樓上下皆是討論聲四起,幾乎所有人都沉浸在了剛才的故事裡,不可自拔。

    或唏噓感嘆,或牽腸掛肚,或義憤填膺。

    小說家的魅力,由此可見一斑。

    蒲松濤不慌不忙,再作一揖,沉聲說道:「諸位看官,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吧!」

    這時,坐在秦楓身邊的孫山嘟噥道:「好好的一個故事,幹嘛偏要拆成兩段來將?這蒲先生文采雖好,也忒會弔人胃口了。」

    哪知法正沉聲說道:「你這愣頭青,你知道個什麼?」

    法正笑道:「若是將有意思的故事,一次頭都講完了,誰會去聽下一次的說書?只有講到一半,叫人意猶未盡的故事,才會引發讀者的討論,繼而讓這個故事的影響力越加發酵。這便是小說家的處事智慧了。」

    孫山冷不丁地被自己老師教訓了一句,也沒生氣,撓了撓後腦勺笑道:「哦,是這樣啊!」

    他轉而對身邊的秦楓問道:「秦兄,你呢,怎麼都不見你討論劇情啊……該不會是你剛才聽得走神了吧?」

    秦楓剛想說什麼,孫山冷不丁地意識到了什麼:「咦,這主人公叫穆風啊,怎麼好像跟你的名字諧音有點像?」

    哪裡知道孫山只是一句打趣,秦楓就笑了起來:「怎麼?你又想要發心魔大誓了嗎?」

    孫山頓時就想到了他之前問秦楓是不是大成詩篇作者,結果知道真相后,因為心魔大誓,憋著誰都不敢說的慘痛經歷來了。

    他不禁訝異道:「不,不會吧?」

    秦楓看了孫山一眼,淡淡說道:「你發個心魔大誓,發誓不告訴其他任何人,我就告訴你是不是……」

    孫山顯然是學乖了,他連連擺手道:「算了吧,你上一個秘密到現在還叫我堵得慌呢!我就不來找虐了!」

    只有知道秦楓是飛升者身份的法正猜出了事情的大概原委,他哈哈大笑。

    面對自己徒弟孫山發問,他只笑,他不語。

    最後一晚過後,曲水流觴文會的日子,終於到了。

    因為曲水流觴文會而名揚整個學宮的蘭溪,正在學宮的北方,本身是聞道星上幾條主幹河道的上游支流,水清且漣漪,溪水味尤甘甜。

    此時此刻,曲水流觴文會尚未正式開始,蘭溪兩畔已是座無虛席。

    有細心的人發現,今日曲水流觴文會來的百家高手明顯多於往屆,甚至做到了諸子百家,家家都有人參加的盛況。

    作為百家傳人,或者掌門,是有資格坐著聽曲水流觴文會的,再加上學宮的祭酒們,因為地位超然,也可以坐著聽曲水流觴文會……

    所以在蘭溪之畔,居然足足擺了一百多張椅子。

    而且數量還在增加。

    這樣的情況,在上清學宮已經至少有百年不曾見了。

    有提前到來的老儒生看到這一百多張椅子,嗔目結舌,兩相比對之下,更是有人嘀咕道:「與百年之前那一次一樣啊!」

    「難不成當年驅逐小說家出百家之列的事情,又要重演一遍了嗎?」

    與這些經歷過當年風波的老人不同,很多過來看熱鬧的學子,討論的無非是兩件事情。

    第一件就是《文報》大熱門的論文《事功論》,根據可靠的消息,這也將會成為本屆曲水流觴文會的論題。

    第二件就是小說家蒲松濤的新評書《穆風傳》了。

    也許還是喜歡聽評書的閑人多一些,《事功論》的討論很快就讓位於《穆風傳》的討論,有人甚至迫不及待地說:「但願這曲水流觴文會早一些分出來勝負,我們也好回去宴春酒樓吃酒,坐等今天下午的第二段說書了。」

    有人深有體會道:「去得早,還能搶個不錯的位置。說起來你們是不知道,我昨天在走廊上站著聽了大半個時辰。」

    此話一出,立刻引來旁人嗤笑,有人比慘道:「我在門外聽的!」

    「是啊,我們可比你慘多了!」

    「關鍵是這《穆風傳》別家都講不起來,只有蒲松濤先生能講,真是饞死我們了。」

    就在這時,忽地有人悄聲喊了一句:「秦楓來了!」

    蘭溪之畔,無數雙目光一齊都朝著遠遠走來的一道身影望去。

    那人一頭銀髮用一根金色髮帶系住,一身樸素而整潔的白衣,飄揚大袖如天上謫仙一般。

    出人意料的是,與他同來的並沒有其他人,只有那一隻在百家殿文會上嘴巴「臭」出新高度的髒兮兮灰色羽毛的大鴿子。

    就連經世家的掌門姜雨柔都沒有出現。

    雖然在此之前,大部分人都是看衰經世家的……

    但是如此關係香火文脈的重大對決,經世家竟是連掌門都沒有來,實在是太過寒酸了一點。

    「大概是怕丟人吧!」

    「哈哈哈,經世家這是放棄治療了嗎?只想著早點被批鬥完,早點滾蛋嗎?」

    「算了,經世家畢竟是婦道人家主持的流派,臉皮子薄,不然怎麼能會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有人刻意調侃,陰陽怪氣地念著下面半句道:「是啊,遠之則怨,近之則不遜,哈哈哈,真是太貼切了。」

    秦楓一人前來,在蘭溪之畔,選了一處水草豐美之處,他盤腿而坐。

    屏息凝神,再不說一句話,也不看任何一人。

    彷彿今日之事,與他無關,連他都只是一個旁觀者跟過路人而已。

    隨著秦楓的到來,一百多張椅子上,陸陸續續坐滿了各式各樣的人。

    有男有女,男子居多。

    整個蘭溪之畔一聲聲「先生」,一聲聲「前輩」,此起彼伏。

    無人注意到,那坐在蘭溪之畔的少年,微微閉上了眼睛。

    他的氣質,宛如一把藏鋒的劍。

    出鞘,就要飲血殺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瞬移時代未來天王我的冰山美女總裁崛起於帝國時代神醫狂妃:天才召喚師
    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偽裝學渣他來了,請閉眼特種兵在都市武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