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340章 各方打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340章 各方打壓字體大小: A+
     

    秦楓笑了笑說道:「應該不至於,我畢竟在學宮裡算是新人,那些躲在故紙堆里的牛鼻子們,總要一點臉面不是?」

    哪裡知道秦楓說完,姜雨柔臉上的擔憂神色卻沒有減少分毫,她繼續說道:「秦楓,我非是對你沒有信心,只是儒家大道之爭,從來都是不擇手段,又哪裡會講情面?而且……」

    姜雨柔講出了自己最大的擔憂,她說道:「想要搞垮我們經世家的,可不是什麼普通的人物……」

    弦外之音,不聽則明。

    秦楓立刻知道,姜雨柔擔憂的是言一諾,曾經的經世家死敵,如今的學宮五夫子之一。

    如果真的是言一諾授意那些老傢伙們來對秦楓和經世家出手,那情況真的就會很不妙了。

    秦楓皺眉問道:「我不覺得言一諾會親自出手。」

    姜雨柔也說道:「我也不覺得,但這不代表他不會讓其他流派對我們出手……要知道曲水流觴文會與重陽文會不同,是一個不講輩分的地方……」

    不講輩分,好處就是,小輩可以在曲水流觴文會上不需要屈服於長輩的權威,直接進行討論。

    壞處就是,長輩們也可以不必背負欺負後輩的惡名,下場討論,甚至下場撕逼。

    這一點在之前幾次曲水流觴文會,針對皇甫奇和於林的論戰時都有發生。

    之後,皇甫奇大道崩碎,鬱鬱而終,於林遭人暗算,凶多吉少。

    這也是姜雨柔擔心的原因。

    秦楓想了想,開口問道:「曲水流觴文會,是怎麼一個流程?」

    秦楓在後世地球上聽說過曲水流觴,知道是一件文人之間的雅事,將盛酒的觴,也就是酒杯放在溪水上漂,漂到誰的面前,誰就要當場作一首詩,喝一大口酒。

    後世膾炙人口的《蘭亭序》,也就是秦楓以儒君秦曉楓之身,以劍道入儒道的《蘭亭劍帖》就是一次在蘭亭的曲水流觴文會產物。

    但這樣的曲水流觴文會,實在是太過和諧了,顯然跟上清學宮之中足以決定一家去留命運,未來學宮走勢的曲水流觴文會大不相同。

    秦楓一直都奉行「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兵家準則,若是連曲水流觴文會是什麼,那這半個多月準備了,也是白準備。

    姜雨柔聽到秦楓發問,她仔細講解說道:「曲水流觴文會,往往會根據學宮近期的一個熱點問題,準備一個辯題,然而眾人根據正方與反方,分別沿著溪水坐定之後,在兩方中間的溪水上會漂著一隻酒觴。」

    秦楓點了點頭,意思是他在聽,讓姜雨柔繼續說下去。

    姜雨柔繼續說道:「之後雙方開始各自發言討論,如果一方被對方駁到啞口無言,或者自願承認甘拜下風,漂在溪水中的酒觴便會自己飛起來,讓那一人自罰一杯。」

    秦楓不禁插了一句話,他笑道:「那如我這般的好酒量,就算說不過他們,喝過他們不就可以了?」

    只聽得「噗嗤」一聲,姜雨柔掩口差點笑出了聲來:「你以為那酒是隨便喝的嗎?」

    姜雨柔耐心地解釋說道:「曲水流觴文會用的並非是一般的酒,而是杜康酒。」

    秦楓訝異道:「杜康酒?」

    姜雨柔點頭說道:「曾經有一位兵家聖人作『何以解憂,唯有杜康』的名句,此酒由此得名,所以又名『醉聖酒』,聖人以下一杯必醉,除非是消耗文氣強行抵擋,也許可以飲下兩杯……」

    秦楓聽到這裡,不禁用手輕輕在桌上撣了撣,半開玩笑地問道:「若是言一諾在曲水流觴文會上,他可以喝幾杯杜康酒?」

    姜雨柔正色沉聲說道:「最高紀錄是一位聖人創下的,他自稱『斗酒詩百篇』,所以喝了整整一斗酒,也就是一石,大概是兩樽吧……除卻他以外,即便是夫子,最多也就喝上三杯就要文氣耗盡,直接醉倒。」

    秦楓又問道:「醉倒便醉倒就是了,一醉解千愁,有些人想醉還不得呢……」

    姜雨柔卻是沉聲說道:「若是三五好友圍爐煮酒,一醉方休,當然是樂事,但是大庭廣眾之下喝醉,醉態全被人看在眼裡,成為他人的談資笑柄,這對於將臉面看得比項上人頭還重的儒家人來說,無異於比死還難受的酷刑。」

    秦楓聞言,點了點頭。

    他是深有體會。

    常言道,酒後吐真言。

    也有市井俚語說:「酒品即人品」。

    往往這些儒家人喝醉了酒之後,說的話才是自己真實的想法,真實的自我。

    只不過平日里聖賢書讀多了,便將自己的道貌岸然,狼子野心,層層疊疊地縫進了正人君子的偽裝皮囊裡面。

    平時里自是端著架子,儼然一副衛道士自居。

    若是喝醉了酒,可能就真的變成衣冠禽獸了。

    「難怪曲水流觴文會既可以讓人在上清學宮之中聲名鵲起,也可以叫人在上清學宮之中身敗名裂。」

    秦楓由衷感嘆道。

    姜雨柔點了點頭,她繼續說道:「所以,不要想著辯輸了,就用酒量去硬抗。一方面,你可能以為自己能喝三杯,實際上第二杯可能就醉倒了。而且一旦輸了……」

    秦楓點頭說道:「一旦輸了之後,就失去了自己的膽氣。就好像是行軍打仗,已經是一支敗軍之師,很容易就會成為潰兵而一發不可收拾,對不對?」

    姜雨柔點了點頭,她終於沉聲說道:「所以,還是我去參加曲水流觴文會吧!」

    姜雨柔看向秦楓,眼神一如當年在中土世界時那般堅定,她說道:「我身正道直,就算喝醉了,也不會說出什麼大逆悖狂的言語來,大不了被他們嘲笑一番。但若是你……」

    秦楓知道姜雨柔是在關心自己,害怕他輸掉文會,可能會影響以後證道天人境。

    不過,秦楓笑了起來,他打斷了姜雨柔的話:「我若不去參加曲水流觴文會,只是躲在我女人的身後,看著她為我舌戰群儒,我這才叫真正的文心蒙塵,這才會影響我以後證道天人!」

    秦楓的話音落下,姜雨柔的目光驀地一變,她驚訝道:「秦楓,你難道真的如此有把握?」

    秦楓笑了笑說道:「並無太多把握,因為不知道對手究竟是誰,不過,我秦楓何曾是一個害怕危險的人?」

    姜雨柔依舊搖頭說道:「那你知道要允許我跟你一同參加曲水流觴文會!」

    秦楓搖頭拒絕:「不,不管我是輸是贏,你不入場,這件事情都不會變成經世家與上清學宮儒家的正式決裂,若是你加入了,很多事情就不好辦了。」

    姜雨柔知道秦楓是在為自己著想,是為她跟經世家留了一條後路,但她依舊咬著嘴唇,不甘道:「那我總得要為你做一些什麼吧?我怎麼能看著你為了我,為了經世家去獨自對抗那麼多的人……」

    秦楓淡淡一笑,他開口說道:「雨柔,你好像說錯了一件事情。」

    姜雨柔一時錯愕,困惑不解地看向秦楓。

    秦楓淡淡說道:「經世家,是我的經世家。經世致用一說,乃是我秦楓的證道之基……」

    他看向姜雨柔眼神輕柔,語氣卻是堅定說道:「皇甫奇,於林,還有雨柔,你們都是為我秦楓所累啊!以你們的天賦資質,若是寄於上清學宮的儒家籬下,何至於落到今日的下場……是我秦楓累你們為我阻擋風雨至今時今日啊!」

    姜雨柔一時竟是說不出話來,她鼻子一酸,無言而有淚光微微湧起。

    秦楓抬起手來,輕柔為她擦去眼淚,他說道:「我秦楓豈能躲在你的身後?」

    他堅定地說道:「皇甫奇之仇,於林之仇,任何一仇都是不報非君子所為,秦楓向來最為重視復仇,素來以直報怨,豈可咽下這一口氣?」

    姜雨柔淚光隱隱,她用懇切地語氣說道:「可你總該讓我為你做一些什麼吧……我實在是……」

    秦楓大笑出聲,他說道:「可以,那你就在竹園裡做一桌好菜,等我凱旋而歸吧!」

    姜雨柔話到嘴邊,似是想問秦楓究竟有多少的把握能夠贏下曲水流觴文會……

    但是話到嘴邊,她卻根本問不出口來……

    恐怕,一切的一切,都只能用秦楓常在嘴邊說的那一句話來概括表達了。

    那就是——盡人事,安天命。

    姜雨柔在心內暗暗祈禱道:「一定要贏下來啊,秦楓!你一定要贏下來啊!」

    可就在秦楓歸來的第二天,一連串的壞消息,居然接踵而來。

    甚至讓姜雨柔都感覺到了措手不及。

    主要的壞消息,來自於兩個方面。

    一個是荀有方,如今已被學宮之內當做是秦楓宿敵一般的存在。在之前的幾天時間裡,他已連續兩天做出了兩篇大成作品,分別是一首詩和一首詞。之前重陽文會之後,對於他不是《誡己詩》作者的質疑已幾乎煙消雲散。

    還有一個壞消息,則來自於《文報》!

    原本東郭晟承諾要將秦楓的《詠菊》放入新一期的《文報》,他確實放了。

    但他同樣也刊載了荀有方的《詠辛夷》,更要命的是,《文報》上還刊載了一篇更加要命的文章。

    居然是一篇駁斥經世致用之說的經義論文!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反套路系統時空長河的旅者凡人修仙傳英雄聯盟之開掛直播系統陰陽代理人
    大瞬移時代未來天王我的冰山美女總裁崛起於帝國時代神醫狂妃:天才召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