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339章 經世家的危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339章 經世家的危機!字體大小: A+
     

    眾人方知,秦楓所講之道乃是高深的學問,地仙五劫以下的修士能夠理解者寥寥無幾,反倒是地仙九劫及以上的修士,更能夠參悟其中的奧秘。

    達到地仙八劫的人,往往距離破境只差臨門一腳,此時秦楓稍稍一句點撥,可能就會有神效,讓聽者產生茅塞頓開之感,最終成功破境。

    秦楓講座之時,整個凌風城內到處皆是陣陣代表破境成功的光華,幾乎將整座城池都映照得如同不夜城一般。

    看到這道道破境之光,趴在秦楓身邊的二哈,突然壞笑了起來:「我說尊主大人吶,這些可都是一道道真實的天地氣運吶,你真的不考慮成為這個世界的大帝?」

    二哈身邊的小灰也是嘖嘖說道:「就是啊,這可都是一道道可以拿來修鍊的天材地寶啊……你說你以前在地仙界的時候,吃相也沒這麼好看啊!」

    秦楓看向自己這兩頭瞧起來沒安好心,實際上良心不壞的魔寵,說道:「用地仙界和中土世界的天地氣運修鍊,是為了對抗吞天帝的詛咒,如今我識海的詛咒已經破除了,也就沒有必要利用天地氣運進行修鍊了。」

    他又說道:「而且我也看到了……之前的惡果導致了如今中土世界的儒道荒蕪,是我之過,我又怎麼可能讓地仙界重蹈覆轍?」

    秦楓幽幽說道:「若是講起來,除了中土世界,我呆著最久的世界,就是地仙界了……這裡說是我的第二故鄉,也不為過的……」

    講到這裡,秦楓驀地就想起了後世的地球,他訕笑道:「不,不是第二故鄉了,該排到第三故鄉了。」

    當天入夜,秦楓與徐語嫣,扁素心,韓雅軒與風七月等女一一告別。

    眾人皆是不舍,尤其是徐語嫣,更是倚在秦楓的肩膀上哭成了淚人。

    韓雅軒等人飛升在望,即便等不到兩個世界融合后再飛升,也可以先行前往天仙界。

    但作為三魂七魄還在殘缺狀態的徐語嫣,若非等到兩個世界最終融合,她才能夠與天仙界的秦楓相會。

    否則就只能等到秦楓用彼岸橋下界來了。

    即便如此,天仙界一天,地仙界動輒就是三個月的時間。

    下次見面又是猴年馬月,誰也不知道了。

    更兼這些天來,風七月與秦楓相當於新婚,眾女都是從中土世界而來,一路行來,早已將風七月看作自己的姐妹,知道兩人的感情得來不易,便將與秦楓相處的機會讓給了她。

    一個月的時光,倏忽而逝,到了分別的時候,眾女才發現,這一個月里竟是連單獨與秦楓說話的機會都很少,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分別的時刻了。

    眾女這才有些後悔了起來。

    秦楓自是對眾女好言相勸。

    好在大家都已是壽命悠長的地仙。

    若是普通人只有百年,最強者也只有千年壽命的舊中土,這一別,說定就真的要是生離死別了。

    反倒是風七月袖手立於一旁,看似臉色如常,實則眼神黯然。

    她雖然在與秦楓相聚的第一天就已經無數次設想過今日離別的情景,但是……

    事到臨頭,依舊感到難以掩飾的悲傷。

    秦楓看了紅著眼圈,顯然是之前偷偷哭過的風七月,正要輕聲出言安慰,她已是咬緊嘴唇,彷彿又重新變回了那個倔強孤高的女劍客。

    「我會去天仙界找你的!」

    秦楓聽到這句話,不禁笑了起來:「好,我在天仙界等你!」

    風七月嘴唇蠕動,似是還想說什麼,卻是紅著眼圈,再也說不出什麼話來。

    凌風城外,嚴密加持的一方禁製法陣之內,秦楓站立其中,目光從為自己送行的眾人一一掠過。

    最終,他緩緩點頭,朝所有人一抱拳。

    「諸位,天仙界後會有期!」

    一抱拳,還一抱拳。

    一道雪白的長橋,自秦楓腳下破陣而出,橋面托起他的身軀,驀地拔地而起。

    橋身如白玉飛龍,在天空之中一閃,穿過天穹,須臾而逝。

    目送著那一道白虹從視線消失,小鳳凰怏怏落在風七月的肩膀上,耷拉著羽毛。

    風七月卻是摸了摸它的小腦袋,爽朗輕笑,她說道:「我們會再跟秦楓見面的……相信我,不會太久!」

    ……

    天仙界,上清學宮,竹苑。

    被四道神文「法」字訣嚴密加持的書房之內,明明門窗緊閉,卻驟然好像湧入了疾風驟雨。

    四張用不同字體寫就的神文「法」字,仿若風中浮萍,驟然劇晃,發出「咔嚓咔嚓咔嚓」好像是被要罡風直接刮破一般。

    只見一點耀眼清光從書房最中央驟然亮起。

    初開始只有一點螢火大小,只幾息時間就化為拳頭大小,再幾息,如一輪清暉滿月,光滿四方。

    與此同時,「啪啪啪啪」連續四聲脆響,貼在書房四面牆壁上的神文「法」字訣一齊爆裂化為紙屑。

    滿月大小的清光驟然化出一道人影,銀髮白衣,手托一座小小的石橋,大袖飄揚,彷彿從月中走出,穩穩落於竹屋之內。

    秦楓環顧四周,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回來了。」

    他抬起眼來,看了看天色,才發現在地仙界呆了接近一個月,天仙界里卻不過是月上柳梢頭而已。

    只聽得門外姜雨柔的聲音響了起來:「回來了就趕緊來吃飯吧,今天嘗試著做了幾個新菜,要不要來嘗一嘗?」

    秦楓聞音,忙笑著回答道;「嗯,這就來!」

    走到綠竹叢生的院子里,秦楓一眼就瞥見了一身青衣襦裙的姜雨柔坐在放了六七樣家常菜式的圓桌面前。

    在她手邊還有一罈子開了封的好酒,酒香四逸。

    沒等秦楓反應過來,姜雨柔已是笑著說道:「你回來了?趕緊坐下嘗嘗我今天的手藝。」

    哪裡知道,她的話音剛落,旁邊的小書童就打斷道:「師父,你聽他瞎說八道呢!我可以作證的,他今天根本沒出去,一天都呆在書房裡!」

    聽到小書童的話,姜雨柔嫣然掩口笑道:「哦?是嗎?你還關心這個啊!」

    小書童本來想告秦楓一狀,沒想到姜老師一副玩味的笑容,實在是讓這孩子有一點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的感覺。

    他只得悻悻地剮了秦楓一眼,像是在說,算你運氣好,今天姜老師都沒跟你計較。

    可是接下來,兩人的對話,就讓小書童徹底看不懂了。

    秦楓與姜雨柔邊吃邊聊著一些什麼,聊著聊著就講到了下位世界的一些情況,以及秦楓在地仙界的所見所聞起來。

    姜雨柔並非是從秦楓所在的地仙界飛升上來的,自是對那個地仙界的事情都無比好奇,更兼其中還有不少的中土故人,自是聽得津津有味。

    反倒是小書童越聽越心虛,總覺得這事情弔詭的很。

    他明明盯著書房,看到秦楓一整天都沒出門的啊……

    怎麼聽起來,感覺出去了一趟遠門呢?

    眼見著師父跟秦楓聊得火熱,小書童都插不上話,只得悻悻然下了桌子,準備到書房去找秦楓那隻會說話的五彩小鸚鵡聊天玩兒。

    雖然秦楓的魔寵里有兩隻鳥,但那隻既貪吃,又心眼兒賊壞的灰鴿子,小書童一直都不喜歡,還是羽毛好看,嗓音甜美的五彩小鸚鵡,比較對他的胃口。

    可是誰知道他在書房裡,喊了半天,又少了半天,里裡外外就差把書架上每一本書都翻出來抖一抖了,那一頭跟著秦楓一起進了書房的五彩小鸚鵡,就是找不著……

    秦楓與姜雨柔正聊到在地仙界發展儒道的事情,突然就發現小書童氣鼓鼓地坐回到座位上,盯著秦楓喊道:「姓秦的,你把我的小鸚鵡藏哪裡去了?」

    秦楓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什麼小鸚鵡?」

    小書童氣鼓鼓地說道:「你少給我裝蒜,就是那隻會說人話的五彩小鸚鵡,你把它給藏哪裡去了?是不是偷偷被你給賣掉了?」

    秦楓意識到他說的是小鳳凰,這才啞然失笑,他說道:「它回家了,過幾天再回來玩!」

    小書童將信將疑地問道:「當真?」

    秦楓也沒多理睬這個熊孩子,他笑道:「你若是表現不好,我便讓它不回來了!」

    小書童這才語氣軟了一些:「好嘛好嘛,師公,你讓它快些回來吧!」

    聽到「師公」這個稱呼,秦楓不禁笑了起來:「好吧,就沖著這一聲『師公』,過幾日喊它回來玩玩吧!」

    小書童這才高高興興地離席而去。

    小書童走後,姜雨柔才輕聲開口,她問道:「曲水流觴文會,你有什麼打算?」

    秦楓想了想,他說道:「我之前去參加重陽文會,為的是提升自己文氣的上限。如今我有一首大成詩作,一首文光九尺的詩作。」

    秦楓盤算道:「大成詩作,文光三尺,相當於三十年苦修養氣,重陽詩會所做,文光青色九尺,相當於九年苦修,我的文氣上限應該相當於苦讀四十年的儒生。想要對付尋常學子的詰難,難道不用文氣,也並不困難……」

    姜雨柔有些擔憂地說道:「你對上普通學子,我自是一點都不擔心你……只是我有點害怕,那些別家的老傢伙們也會出手,那就……很麻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九星毒奶最強反套路系統時空長河的旅者凡人修仙傳英雄聯盟之開掛直播系統
    陰陽代理人大瞬移時代未來天王我的冰山美女總裁崛起於帝國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