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303章 師父姓姜,名雨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303章 師父姓姜,名雨柔!字體大小: A+
     

    這名老學究的話,乍聽之下沒有什麼問題,但細細品味起來卻叫人感覺骨鯁在喉,芒刺在背,極不痛快。

    什麼叫輸了沒有什麼好不服氣的。

    這明顯就是在警告秦楓,要他有本事就到曲水流觴的文會上去辯論,不要在百家殿文會這等小場面逞口舌之快。

    整個百家殿之內落針可聞,幾乎所有人感覺有些不妥。

    如果僅僅只是荀有方與這加入經世家的白髮學子叫板。

    別說是吵起來,就算是今天在百家殿上打起來了,都可以用一句「小輩胡鬧不識大體」,直接就揭過去了。

    可是一旦作為師長的老學究入場調停,看起來好像是避免了百家殿上一時對於荀有方不利的局面,扭轉了劣勢,實則是飲鴆止渴,封鎖了儒家與經世家以後斡旋的餘地。

    那名老學究在上清學宮的儒家頗有一些名聲,不可能不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也就是說,對方並不考慮這件事情會在以後帶來的後果,或者說根本不屑於跟小小的經世家以後有斡旋談判的餘地機會。

    在他們看來,小小的經世家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在曲水流觴的論辯大會上有什麼出彩的表情,更不要說有可能壓過他們上清學宮儒家。

    既然小小的經世家註定是會自不量力地自取其辱,那麼能夠避免眼前尷尬局面的方法,就是最好的辦法。

    至於這個經世家新入門牆的弟子有無可能在曲水流觴文會上大放異彩,不僅辯倒了新秀荀有方,更讓整個上清學宮儒家都顏面無存呢?

    理論上是有這樣可能性的……

    但也僅僅只是在理論上而已。

    秦楓淡淡一笑說道:「老先生,你當真要我跟荀有方把這麼一點恩怨拿到曲水流觴文會上去解決?就不怕小題大做了嗎?」

    老學究似是一語雙關,冷冷說道:「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怕什麼?」

    秦楓聽到這句話,如何能聽不出這是反話,意思是「你小子要是敢自取其辱,你就去試試」。

    不過,這打啞謎的本事,秦楓可一點也不差,他淡淡一笑,拱手回答道:「勿謂言之不預也!」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用大白話說就很簡單直白,也非常解氣了。

    別說我沒告訴過你!

    也就是說,秦楓的意思是,出了事情,別說我沒提醒你們。

    老學究聽到這話,挑眉怒目,但又好似實在放不下身段跟一個小輩去爭執,只得對身邊的荀有方說道:「百家殿文會已經結束了,你們隨我去覲見祭酒大人。」

    荀有方等人一聽居然入儒家門牆的第一天就能夠見到作為儒家傳人的祭酒大人,皆是眼神熾熱,剛才被秦楓用言語打壓的頹喪之氣頓時一掃而空。

    隨著儒家人的提前退場,百家殿內的氣氛也逐漸冷了下來,孫山正想與秦楓說些什麼,卻聽得法正低聲輕咳了一聲。

    孫山這才意識到了,自己是法家這一屆的大弟子,趕緊就跑會到法正的身邊去了。

    七八名法家弟子隨著法正退場。

    找到師門的學宮弟子們陸續離開,整個場上就還剩下了不到二十名學子了。

    這些人多是茫然無措,失落地看向逐漸撤走牌位的百家流派,就好像被人拋棄的孩子一般。

    秦楓一眼晃過,元神就感知到這些人並非全是天資愚魯。

    能夠通過上清學宮的選拔考試,百里挑一的學子,哪一個會是愚魯之輩?

    他們有人落選是因為不擅長作詩,無法推銷自己。

    有的是性格孤僻冷峭,不會與人打交道。

    還有的人更慘了,是因為得罪了權貴而被打壓。

    等等原因,不一而足。

    秦楓看在眼裡,只是越來越覺得這天仙界里的上清學宮,這一方原以為的儒道凈土,似乎也並不是什麼乾乾淨淨的象牙塔了。

    就在這時,忽地有人拉了拉他的袖子,將他的思緒扯了回來。

    原來是那小書童已經收拾好了書籍放進了背著的書箱里,對著秦楓說道:「小師弟,我們走了啊!」

    秦楓啞然失笑,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好!」

    從百家殿出來,秦楓一直跟著這人小鬼大的書童順著學宮的步道走著。

    小書童天性活潑,也是一副閑不住的嘴巴,一路走著,一路就跟秦楓絮絮叨叨地說著話。

    從自己怎麼進學宮的,一直說到最近看《經世集》的感悟。

    秦楓只是裝作一副小師弟聽大師兄「耳提面命」的表情,有時不露聲色地提點他一些學習《經世集》的要點。

    有些要點,小書童是秒懂了,有些卻被他以為是題外話,並沒有往心裡去。

    秦楓看在眼裡,知道這小書童天資聰穎,只是年齡畢竟還小,在天仙界里,才十五歲的年齡,真的是小到不能再小了。

    原本秦楓以為這小書童十五歲之前就憑本事考進了上清學宮,是一個超級天才的時候,才知道,他原來是從小生在學宮裡的孩子,父母也不是學宮的教習,只是老學子。

    後來母親先去世了,父親外出到萬古仙朝做官,就沒有再回來,上清學宮的掌門人與他母親有些交情,見他無依無靠,就收了進門牆做了弟子。

    說話之間,一個大人,一個小孩就走到了一處學宮邊緣的偏僻竹苑門前。

    青竹籬笆之內,是一間竹制小樓,竹門兩邊頗有意思地寫了一副對聯。

    左側門框上掛著的是「門對千根竹」,右側門框上則是「家藏萬卷書」。

    秦楓看到這一副對聯,便知門內所住的確是一位雅人。

    就是不知道,那一位姜姓的上清學宮傳人,會不會是……

    沒等秦楓的疑慮說出口,小書童已是笑著說道:「一會你進去啊,千萬不要光顧著朝姜老師的臉上,身上看……」

    他又忍不住補充道:「雖然她可好看了,但你要小心她覺得你失禮,不許你入上清學宮!」

    秦楓聽到這裡,不禁問了一句:「你可知她姓姜,叫什麼名字嗎?」

    小書童板起臉,撇嘴道:「規矩都忘了嗎?要叫大師兄!」

    秦楓這才略一苦笑,恭順問道:「大師兄,你知道我們師父叫什麼名字嗎?」

    小書童眉開眼笑道:「咱們師父啊,姓姜,名雨柔。我是從她寫的幾封藏起來的信里知道的……」

    他眉眼彎彎,低聲說道:「你可別告訴她啊,下次我找給你看,師父寫的字,跟她的人一般漂亮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
    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