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295章 夫子改詩,陳列文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295章 夫子改詩,陳列文廟字體大小: A+
     

    聽到呂德風的這一句「大實話」,四名夫子皆是面色一僵,似是都起了要動手的念頭。

    但好在,這些夫子雖然在上清學宮裡的地位超然,但真正實力並不高,普遍在布武境以下,這才沒有直接動手開打的意思。

    這倒也不全是儒家有「君子動口不動手」的訓誡,實在是呂德風這老王八從失蹤這麼多年從下界回來之後,不僅實力沒有衰減,居然還有朝著天人第二境的無名境穩步前進的趨勢。

    四個人聯手,恐怕也占不到太大的便宜。

    畢竟儒家修士的強勢期遠在浩然境,除非有特彆強力的儒道手段傍身,不然布武境的儒家修士當真是誰都打不過的弱雞啊!

    也虧得這是儒家修士的聚會,要是武家的聚會,恐怕現在呂德風已經被四位同僚按在地上捶了!

    很快,禮夫子周禮庶乾咳一聲打破了尷尬的局面,他從衣袖之中取出一封書卷,信手一點。

    書卷躍然凌空,在眾人面前赫然展開。

    五名夫子,無論誰從自己坐在金絲仙楠木椅上看去,這書卷上的字跡都向是正對著他們一樣。

    禮夫子周禮庶說道:「據查,此詩是第七十場時一名叫做秦楓的學子臨場所做。根據學宮規矩,臨場考官對當事人下了『三緘其口』令,不得對外人提及,聖人同樣也不允許我們泄露他的消息,只許調查他的身世后告知於我,由我轉告聖人。」

    他一本正經,緩緩說道:「若是他的身份由各位夫子處泄露出去,聖人之恩可為雨露,也可為雷霆,不必明說,各位顯然都是清楚的!」

    雷霆雨露皆是天恩。

    蒼天如是,遵循天道的儒家聖人亦如是。

    四名夫子皆是目光微動,默默點頭。

    這些儒道大能越是擁有力量,就越是敬畏天道的力量。

    以至於絕對無人膽敢以身試法。

    周禮庶交代完這一切,驀地甩動衣袖,書卷之上字跡一一浮現。

    書卷之上是一首擬古詩,一共只有十六個字,卻有著一股不可直視的氣魄。

    上半句是「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下半句是「下民易虐,上蒼難欺。」

    題目也十分簡單,言簡意賅叫做「考場作」。

    一眼就知道他寫的是考場上的事情。

    呂德風看了看之後,笑道:「這第一句詩以孔聖自比,霸氣非凡,全詩基調由此確立,文光低不到哪裡去。但未免鋒芒畢露,不如就從第一句入手來改好了。」

    其他四名夫子聽到呂德風自言自語,也都是一副任他折騰的表情。

    他們也知道,這詩文的第一句是全詩之眼,如畫壁之龍的點精一筆,一旦抹去,就等於抹去了全詩的靈性。

    既無「我亦可為孔聖」的霸氣,後面一句「下民易虐,上蒼難欺」就難免讓人憑生矯揉造作之感,甚至會叫人覺得眼高於頂,言過其實,讓人徒生厭惡。

    呂德風笑了笑說道:「我在下界的時候,倒是在官署里見過類似的詩文,是告誡官員不可荼毒百姓的,既然是要保護真實作者的身份不被發現,那不妨讓他們往錯誤的方向再猜一猜去好了。」

    他抬起手來,以手指為筆,先將題目劃去,再將第一句劃掉,信手修改了起來

    原本一場《考場作》,立刻就變成了一首《戒己詩》。

    第一句也從「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改為了「爾俸爾祿,民脂民膏」。

    全詩變成了「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蒼難欺。」,一首特別適合刻在官署牌坊上的詩文。

    正如呂德風所料,失去了第一句自比為孔聖的氣度,全詩文光大減,從藍光三尺,退為藍光一寸,幾乎退回到了青光。

    只能說勉強是達到了大成詩作的門檻。

    或者說,這是因為原來的詩作是大成詩篇,所以才勉強護住了藍色的文光,否則的話,必然就只是一首青光詩了。

    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一名剛入學宮的學子就算做出了藍色文光的大成詩篇,文光一寸才是常理。

    如秦楓之前那般直接做出文光三尺,即便是青光就已經很嚇人了,關鍵還是藍光。

    難怪讓聖人都驚動了,緊急召集了五名夫子前來議事。

    呂德風看完自己修改的詩作,放下手,又欣賞了一遍,點了點頭。

    書卷一收,直接朝著上清學宮陳列歷代先聖雕塑,百家牌位和名作的文廟飛去。

    有聲如洪鐘響徹整座上清學宮。

    「今有大成詩作入奉文廟,詩名《戒己詩》,文光一寸,以供諸生瞻仰觀摩,互為長進,助學宮儒道大興!」

    一時間,無數學宮中人交頭接耳,紛紛擾擾幾乎衝到這王道塔的上層,到達這五名夫子所在的棋盤之上。

    除卻智夫子呂德風以外,四名夫子皆是面色不變,彷彿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禮夫子周禮庶沉聲說道:「諸位,所有與此子身份有關的情報,請盡數報於我處,由我上報給聖人。」

    他拱手道:「諸位夫子,拜託了!」

    四名夫子一齊拱手還禮,沉聲說道:「分內之事!」

    五道光芒各自飛回雲端,悉數四散。

    只有一道扶搖旋風懸停在半空之中,他看向新學子們下榻的方向,耳邊沸沸揚揚,皆是新學子們熱烈討論的聲音,都是在討論剛才那首陳列文廟的詩作。

    正如呂德風所料,此文一出,再無人懷疑到秦楓的身上。

    他會心一笑,以傳音入密對著層層學館之中的某處輕聲低語。

    此語清晰地傳入到一名銀髮白衣的男子耳中。

    呂德風說的話是:「智夫子呂德風恭賀大帝作出大成詩,果然是您!」

    秦楓笑了笑,卻沒有用傳音入密順著方向回話,而是抬起了自己左右手,作出一個「噤聲」的手勢。

    夫事成之以秘,敗之語泄。

    這是兵家名言,也是秦楓行事的準則。

    能夠改秦楓之詩的,只有呂德風。

    呂德風也告訴了秦楓,自己是「仁義禮智信」五位夫子中的「智夫子」,該傳達的信息都傳達到了。

    為了不打草驚蛇,導致秦楓失去這一位在學宮裡最大的後台。

    他現在要做的,也最應該做的就是,與這位智夫子大佬裝作——不認識!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
    惡魔法則大夏王侯輪回樂園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