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287章 加試一門做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287章 加試一門做詩!字體大小: A+
     

    話音落下,法正與兩位主考官皆是一驚。

    時間才過去一半,面前這個白衣白髮的青年學子居然都已經把試卷答完了!

    要知道,學宮設計考試時間是一個時辰,不是沒有道理的。

    因為這一張卷子上要寫的字實在是太多了。

    哪怕稍稍遲滯一下,思考上一會兒,都有可能一個時辰過去了,都來不及寫完。

    所以主考官法正才會再三強調,一旦超過時間,就會取消資格。

    但是像秦楓這樣,考試時間才過了一半,卷子都已經考完了的,還真的是罕見至極啊!

    法正不禁說道:「此事非同小可,你確定不再檢查一下?」

    秦楓笑了笑說道:「我再坐下來,萬一再潑過來一隻硯台,我可如何是好?」

    法正一時語塞,只得尷尬地笑了笑說道:「試卷上交之後,不能再修改任何一字,你可確定?」

    秦楓笑道:「哪裡有卷子交上去還要改的道理。」

    他抖了抖衣袖,恭恭敬敬雙手奉上自己的試卷說道:「法正先生,請!」

    法正微微皺眉,接過試捲來,一眼就看向了自己的法家的兩條題目。

    一條是出自法家早期文書《管子》,「夫爭強之國先爭刑令。」,一句話是「國之輕重者,刑也。」

    這一條秦楓答對了,已經不易了。畢竟法家目前在上清學宮不是顯學,學子不太可能主要去準備法家的經典,能夠看上一本《韓非子》充充門面,就已經很不錯了,還能夠背下《管子》,殊為不易了。

    第二條更加冷僻,出自《阮子》,出給出了第一句「漁人張網於淵,以制吞舟之魚。」,要求默寫出下文。即便是法正自己,若非是博聞強識,過目不忘,早年曾在上清學宮的法家典藏中看過此書的善本,才能夠勉強記得住下文。

    要是看都沒看過,那肯定是寫不出來的。

    可是秦楓不僅寫出來了,而且還默寫對了。

    下文是「明主張法於天,以制強良之人。」

    道理雖然清楚,但卻有一個陷阱在其中,那就是「張法於天」中的「於」被寫作「於」,稍有不慎,或是對原文記憶不清楚,就會著道。

    秦楓居然也寫對了。

    法正不禁訝異,下意識再看幾條儒家考題,無一例外,都被秦楓繞開了陷阱,書寫得完全正確。

    法正奇之。

    他不禁一愣,對著身邊兩名考官,低聲說道:「此子不凡啊!」

    一旁與慶家公子模樣有幾分相似的副考官,臉上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憤恨,但他很快收起異樣,露出官樣的笑容:「江山代有才人出,法考官,焉知來者不如今啊?」

    法正對於這名副考官的話似乎覺得哪裡不對勁,但又一時說不上來,只得繼續拿著秦楓的試卷「對答案」,越對,越是嘖嘖稱奇。

    無一例外,都是對的。

    甚至有一條偏門的名家考題,連法正自己都不能確定,居然都被秦楓給答出來了。

    要知道,上清學宮為什麼入學選拔要考察看似呆板的百家學說,看學子們能默寫出來多少。

    原因就在於,學宮既需要儒道的人才,也需要為諸子百家尋覓人才。

    倘若對於百家之說都沒有研究,必然會導致進了學宮之後在儒道上鑽牛角尖。

    反之,則會觸類旁通,左右逢源。

    而秦楓,在考察知識面的這場選拔當中已然鶴立雞群。

    法正對於面前這個叫秦楓的學子,好感也是倍增。

    甚至他都在想,要不要等他確認通過了入學選拔之後,與這個學子談上一談,看看能否將他培養成法家的高徒傳人。

    不過,法正自己心裡也沒有底。

    畢竟學宮之中,法家不是顯學,如果儒家開出更高得價碼來搶人,他恐怕也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忽地又有一人站起身來。

    這一起身的動作,險些把椅子都給崩斷了。

    正是慶家的少爺,他驕傲地晃了晃手裡的試卷,大聲說道:「稟告三位考官,我也考完了!」

    看到「正主」交卷了,整個考場上的其他九十多人,也是陸陸續續舉起手來,示意自己考完了,可以交卷了。

    畢竟拿人錢財,替人辦事,既然正主已經考完了,那就沒有必要在這考場上多浪費時間了。

    面對這樣一鬨而散的場面,三名考官就算是傻子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不用說,又遇到托兒了。

    很奇怪的是,這些年來,主持選拔入學考試的夫子們對於「托兒」的事情並不特別上心。

    這使得臨場的考官每每見到這一幕,也很無奈,畢竟他們也沒有證據抓住這些人就是陪考的「托兒」,也沒有證據說「正主」舞弊。

    一切都完全符合形式正義。

    至於是不是符合真正的正義,恐怕無人能夠保證。

    收完現場所有的卷子,第三名副考官看還沒走出考場的慶公子與秦楓說道:「你們去考場外等著吧,發榜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

    誰知法正卻是抬起手來,大聲說道:「慢著,不用等發榜,結果已經可以揭曉了!」

    法正身邊的副考官不解道:「主考官大人,根據流程應該是……」

    法正似是自己都激動了起來,他大聲說道:「根據流程,一種情況下可以不用等待發榜,直接公布結果,那就是——滿分!」

    只見他抬起手來,先指向秦楓。

    眾人驚愕莫名,秦楓卻是微微點頭。

    當勝而勝,理所應當。

    若是秦楓答錯了幾題,那才叫奇怪呢!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秦楓眉頭皺起,心裡不是滋味了。

    法正的手指在秦楓面前一晃,旋即又指向了滿臉橫肉,笑容可掬的慶公子。

    「這兩個人,都是一題不錯的滿分!」

    話音落下,所有沒來得及離開的學子一時驚愕,呆立當場。

    滿分!

    還一下子出現了兩個滿分!

    只見法正抬起手來,信手取過一面明鏡,照在秦楓與慶公子的試卷之上,只見道道答案浮空出現,穩穩落在了試卷之上,完美契合,一字不差!

    最終答案與題目化為一面平整光潔的圓鏡。

    他再將鏡子照向其他卷子,頓時又有一面面鏡子從試卷上浮現出來,皆是殘破不堪,難以入目。

    若不是滿分,不可能出現完美的圓鏡。

    也就是說,秦楓與慶公子都答出了滿分的試卷!

    秦楓感覺慶公子這頭肥豬不可能答出滿分的試卷。

    慶公子同樣也暗暗心驚,自己是因為提前得到了試卷的答案,這才可以做出了滿分試卷。

    原本以為滿分試卷在手,不管這小子樂意不樂意「陪考」,這個「托兒」他當也得當,不當也得當了!

    不曾想到,這小子居然真刀真槍地干出了一個滿分!

    妖孽啊!

    這讓慶公子感到極度地不安。

    這等妖孽級別的麻煩,若是讓他進了上清學宮,豈不是要壞了慶家的大事?

    就在慶公子一雙綠豆眼正盤算著怎麼樣給秦楓使絆子,讓他沒有辦法進入上清學宮時,他陡然感覺到一人朝自己看了過來。

    正是那名模樣與他相似的副考官。

    慶公子心中頓時竊喜。

    英雄所見略同,果然那一位家族裡的副考官,也不願意這等妖孽放進上清學宮。

    有他出手,此人斷沒有好果子吃了!

    他不禁心裡開心地要哼出歌來了。

    只見那名副考官拱了拱手,朝著法正說道:「法大人,我認為兩人當中一定要分出一個高下來。」

    那名副考官沉聲說道:「法大人,學宮規定,一場考試原則上只錄取一人,如要錄取兩人,則需要向夫子申報,一旦申報失敗,被夫子駁回,我等三人都要承擔責任,這可不是您一個人的事情啊!」

    聽到這名副考官的話,第三名考官也是皺眉說道:「既然規矩如此,一場考試一個時辰,到現在也沒有用完,那就讓這兩人再比試一下好了。」

    法正本來還想據理力爭一下,幫助兩人,尤其是幫助秦楓進入上清學宮。

    那個慶家公子為什麼能做出滿分,法正心裡比誰都清楚,只不過法家說話講究證據,他也不好直接就說慶公子作弊。

    但是,他看得出來,秦楓是真的沒有作弊。

    他是真正應該進上清學宮的大才。

    只是奈何那兩名副考官,並無一人有肩挑責任的搭檔,偏要墨守成規,一場只錄一人,法正畢竟一個人雙拳難敵四掌,即便作為主考官,也沒有辦法強行為之,他只得點頭說道。

    「好,考什麼?」

    立在法正身邊,與慶家有關係的副考官眯眼笑道:「聖人曾言,『不學詩,不以言』,也就是說,詩文是我們讀書人的根本,知識再廣博,如果作不出好的詩文來,依舊是枉然。以我之見,那就再加試一輪作詩好了!」

    法正身邊的副考官點頭附和道:「對,就考作詩,此提議甚好。詩文決出優異者,得入學宮,誰也沒有話說!」

    只有法正面色凝重,冷冷說道:「你們慶家,這是不給讀書種子活路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
    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