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285章 要我秦楓陪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285章 要我秦楓陪跑?字體大小: A+
     

    可是讓秦楓自己都哭笑不得的是,小灰的話才剛剛說完,幾乎一模一樣的事情就已經發生了。

    只見一名身穿錦衣,管家打扮的男人順著隊伍一路走來,身後還跟著一名手裡托著亮閃閃仙晶的魁梧壯漢,一看就是專修體魄的武家修士。

    武家修士在天仙界屬於主流,到布武境之後才會逐漸式微。

    從那人散發出來的氣息上看,秦楓猜測這應該是一名小天人境的武家修士。

    要是一言不合,一拳砸下來,普通儒生這小身板可能真的會沒命的。

    有一名小天人境的武家修士在身後保護,那錦衣管家說話可就有底氣多了。

    「還差最後六個人開考了啊!我家少爺念在你們到上清學宮不易,只要願意陪考,一人仙晶百枚,不管是當做你們回鄉的盤纏,還是留下來備考明年的春闈,都足足夠夠了,機會難得,不要錯過了!」

    站在秦楓腿邊的小灰下意識地捂住嘴巴,低聲說道:「還真是這樣啊?」

    秦楓也是感到哭笑不得。

    故事果然來源於現實,現實也果然比故事荒誕許多啊!

    對方既然敢這麼明目張胆地招「陪考」的托兒,那肯定這已經是上清學宮選拔考試里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黑幕了。

    這一路走來,還真陸陸續續有學子上來登記了自己的姓名,領了仙晶,背起書箱就往隊伍前面走去的。

    至於原本應該這一場考試的學子,只要還想要進上清學宮,無一不是暗叫一聲「晦氣」,直接讓到了下一場,任由對方請來的「托兒」頂上自己的位置。

    倒不是說這些人當真都沒有對作弊行為的正義感,關鍵的是,跟這等一個蘿蔔一個坑的「關係戶」競爭,你不一定就爭得過他,有可能本來按照學識還能入上清學宮的,就被「安排」成炮灰了。

    就算是當真有本事幹掉了「關係戶」,天知道得罪了哪一家豪門望族,還沒進學宮,就先得罪了人,那以後在學宮裡的日子也就難過得很了。

    可能選拔考試的歷史上,偶爾會有這麼一兩個成功逆襲關係戶,傳為美談的學子,但大部分學子選擇的都是「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正是大多數人的沉默,讓本來不符合規則的行為變成了潛規則。

    等到那名管家與武家修士走到秦楓和國字臉儒生身邊的時候,名額就只剩下最後兩個了。

    錦衣管家看了一眼衣著寒酸的國字臉文士,又看了看連書都沒有帶的秦楓,他笑道:「看兩位的模樣,想來今年也是考不上的,正好還缺最後兩人就可以開考了,換一點仙晶花花如何?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

    秦楓置若罔聞,國字臉文士卻好像是遭遇到了莫大的羞辱一般,他一手握住書卷,指向那錦衣管家,厲喝道:「我們讀書人的風骨,豈是你用一百枚仙晶就能買的走的?告訴你們,我孫山就算今年上不了學宮,白白浪費一個名額,也不可能去給你們什麼狗屁少爺弄虛作假。不學無術,還想混進上清學宮這等儒家聖地,他也配!」

    孫山話音剛落,立在管家身後的小天人境武夫已是豹眼圓瞪,箭步上前,正要一把揪住了孫山儒服的衣領子,還是被管家給伸手攔住了。

    「少爺就在不遠處,馬上要開考了,不要生事!」

    錦衣管家雲淡風輕地揶揄道:「反正這種不開竅的榆木疙瘩,再讀一萬年的書,不知人情世故也進不去上清學宮。」

    他看向秦楓,又問道:「這位學子,你意下如何?」

    秦楓本來是置若罔聞的,但他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隊伍的最前頭,一名像是滾滾肉球似的男子,摟著一名狐媚美人,步履蹣跚,徐徐而來。

    正是那個想用大船撞秦楓的飛舟「找樂子」,結果被秦楓狠狠拾掇了一頓的惡少。

    再聯想起剛才錦衣管家所說的「少爺就在不遠處」,「馬上要開考了」,秦楓心中頓時瞭然。

    還當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這錦衣管家和魁梧武者,居然是為這頭肥豬來找「托兒」的。

    秦楓心內冷冷一笑。

    這等不學無術的惡少,也配進上清學宮。

    只見剛才還一臉冷漠的秦楓,忽地換上了一副笑臉,他對著錦衣管家說道:「我去!」

    錦衣管家原本以為秦楓肯定也跟孫山一樣,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不曾想到他居然同意了,當即喜上眉梢:「這位公子是明白人,以後必成大器啊!」

    孫山目瞪口呆地看著身邊的秦楓,旋即臉上掛滿了不屑與鄙夷的神色,就好像是之前都不認識他,現在才看清楚了他骯髒的靈魂一般。

    等到秦楓登記了姓名,跟著那名管家與後來招攬到的一個「托兒」朝著隊伍最前面走去時,他終於忍不住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一甩儒服衣袖,低聲罵道:「利欲熏心,道貌岸然,我輩羞於為伍也!」

    片刻之後,隊列正前方,一名身穿長衫的學宮夫子宏聲喊道:「秋闈第七十場,一共百人,入場!」

    隊伍最前端的朱漆紅門緩緩打開,這一場的百名學子魚貫而入。

    百人到齊后,朱門徐徐掩上,又被儒家修士加固上了禁制,除非考試結束,誰都不能離開。

    只不過與前幾場考試時,人人緊張的氣氛不同,這一場考試的百名學子個個神情輕鬆,彼此攀談的也根本不是什麼道理、經義,而是在討論學宮附近有什麼美食,哪家青樓的清倌人琴曲好聽,以及哪一條街的民宅租金幾許之類的事情。

    主考官連著說了好幾句「肅靜」,這才讓眾人安靜了下來。

    這一場的主考官與兩位副考官站在隊列最前,面對百名學子說道:「肅靜,所有人拜諸子像!」

    秦楓留心去看,只見考場正中央,立著足足有百人的雕像。

    立於最先之人,廣袖博帶,額頭如壽桃,面容怪異,有些像是後世地球上的孔子,但細節上又有不同。

    於他身後,近百座雕像栩栩如生。

    百名學子祭拜完百家雕像,只聽得一聲鐘響。

    秋闈第七十場開考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
    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