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281章 改出的一線生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281章 改出的一線生機!字體大小: A+
     

    夢都星,天穹外。

    星艦甲板之上,一道穿漆黑鎧甲的身影立於白衣銀髮的青年身旁。

    青年望著星艦之外的那一顆漸漸走遠的琉璃色星辰,若有所思。

    一身漆黑鎧甲的將軍,立在他的身側,也不去打擾他,只是默默地站著。

    他的手裡攥著那一支三尖兩刃槍,凜凜威風如戰神。

    他知道,秦楓在望著什麼,他也知道,秦楓在看著誰。

    哪怕隔著一座天穹,註定他什麼都看不到,他也並不願意去打攪這屬於他的片刻甜蜜。

    片刻之後,星艦加速穿梭,夢都星從一輪明月的大小,迅速化為一粒砂石,最終徹底在視線中化為塵埃,消失不見。

    白髮青年終於開口說話了。

    「傲叔,你們怎麼會來?」

    秦傲抬起手來,遞給秦楓一張發黃的紙箋,他說道:「有人給我發了仙箋。」

    秦楓還沒有接過紙箋,竟已是被上面刺鼻的血腥味道熏得皺起了眉頭。

    他接過仙箋,上面只寫了很短的一行字:「去夢都星」。

    秦楓只覺得那字跡似曾相識,陡然,他記了起來,那是蒲松濤的字跡。

    他再看這一封信箋的紙張,頓時又是一驚,這並非是尋常的紙張,而像是從一本書里撕下來的一樣。

    霎那之間,一股不祥預感極速襲上心頭,他對著身邊的秦傲焦急道:「我們能不能去荒星?」

    秦傲想了想,他搖了搖頭:「不行,我們已經設置了直接前往萬古仙朝境內的航線,如果強行中斷,折躍去混亂星域的話,可能會浪費大量的時間。」

    秦楓皺眉問道:「大概會浪費多少時間?我們難道等不起嗎?」

    秦傲點頭:「等不起。」

    沒等秦楓發問,他就解釋說道:「憑藉這艘昭明劍域的星艦,夢域之主以為我們萬古仙朝與昭明劍域結成了同盟,也認為我身後必然有大人物指使,再加上我故意做出極端傲慢無禮的舉動,成功誤導了他的判斷,所以夢域之主才會乖乖就範,力排蘇還真要殺你的提議,堅持放你離開……」

    他有些擔憂地說道:「但這是飲鴆止渴之計,一旦夢域之主發現事情並不如想象的那般,不管夢域之主是為了自己的面子也好,是為了幫蘇還真剪除後患也罷,都一定會追擊我們……留在混亂星域,畢竟還是在萬古仙朝的疆域之外,仙朝大軍鞭長莫及,事情也會有無窮的變數,難免夜長夢多。」

    秦楓其實也能夠理解秦傲的擔憂。

    就好像打牌一樣,秦楓和秦傲手裡明明沒有大牌,偏偏讓對方以為手裡有最大的同花順,讓對方直接棄權了。

    賭桌上,好歹還有一個願賭服輸的道理,被唬住了也怨不得別人。

    但修鍊界,可沒有這樣的道理。

    一旦真相浮出水面,夢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自然要儘快回到萬古仙朝的疆域內才對。

    秦楓點了點頭,只能朝著混亂星域的方向遙遙看了一眼,在心內默默禱祝道。

    「蒲先生,你可千萬也要平安無恙啊!」

    ……

    混亂星域,荒星,一線城。

    陋巷之內,少年的哭聲格外地刺耳。

    「爹,你這是怎麼了,爹……」

    書房之內,遍地血腥。

    那原本應該盛放墨錠的硯台之內,竟是鮮血汩汩,混合著墨錠的漆黑顏色,半乾涸的狀態下,像是黏連的菌絲,讓人毛骨悚然。

    少年哭得越發大聲了。

    「爹,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啊,爹,是不是那一支成精的毛筆害的你啊!」

    就在這時,「啪」地一聲輕響,一個巴掌直接扇在了少年的腦門上。

    只見有著不少花白鬍子,身上長衫沾染了不少鮮血,左手的手腕上緊急纏著布條止血的說書人,吹鬍子瞪眼,氣鼓鼓地說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你老爹我寫字不小心割到手了,怎麼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嗎?」

    坐在說書人身邊的中年婦人,一邊為他包紮傷口,一邊笑道:「你這老頭子也真是的,平日里教你兒子講孝道,他現在擔心你了,你又說他只會哭。你哦,真叫孩子怎麼辦才好?」

    少年聽到老娘的話,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嗅著鼻涕,他嗚咽道:「就是啊!還有,娘,咱爹他騙人,咱家裡只有一把菜刀,在廚房砧板上擱著呢,他到哪去劃出這麼深的口子來啊?」

    蒲松濤聽到自己兒子的話,作勢就又要打:「小兔崽子,你還狡辯!」

    少年腦袋一歪,遠遠朝屋外跑開,只聽得蒲松濤大喊:「小兔崽子,你過來,你爹我保證不打死你,你有本事過來啊!」

    「爹,你當我傻啊?回去給你打?」

    少年邊跑邊說話,陡然「嘭」地一聲,撞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少年猝不及防,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他正以為撞到了什麼蠻橫不講理的人,趕緊嘴上道歉,就要自己爬起來,一隻大手卻是朝著他伸了過來。

    少年不敢接那一隻明顯是拉自己起來的大手,抬起頭去看那人時,只見來人是一名身穿青色長衫的青年人。

    模樣打扮與自己的老爹竟然還有幾分相似,他這才怯生生地握住那一隻拉他起來的大手,畢恭畢敬地作揖道:「謝謝先生。」

    青衣長衫的文士,他點了點頭,笑容淺淡道:「你可知道蒲松濤先生家住在何處嗎?」

    少年人一聽是來找自己老爹的,趕緊激動道:「就在四合院最裡面一間……」

    他迫不及待道:「他是我爹,我帶你去找他去!」

    少年心性,本能地覺得跟自己老爹模樣打扮相似的人,必然不是壞人。

    可是當他領著青衣文士走到陋屋之內時,他竟發現,自己的爹娘居然同時變了臉色。

    蒲松濤驀地站起身來,不顧左手腕上的傷口,他伸出手橫擋在了妻子身前。

    蒲松濤對著青衣文士厲聲喝道:「你們來做什麼?」

    少年那名終日只是洗衣做飯,柴米油鹽的娘親,竟也氣度不凡地沉聲質問道:「我們兩人與上清學宮已再無瓜葛,難不成你們還想效法武家手段,對我們斬草除根不成?你豈不知先賢教導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青衣文士碰了一個閉門羹,竟也不生氣,更沒有退出屋子的意思,他朝著兩人恭恭敬敬作揖后,直起身來,他笑著說道:「蒲先生,杏姑娘,許久不見了,今日冒昧登門拜訪,並非禍事,乃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蒲松濤憤憤不平道:「你們這群道貌岸然,口蜜腹劍的腐儒,能給我蒲松濤什麼喜事?你且退出去吧!」

    他盯住青衣文士,眼神之中,依舊滿滿的是抵觸與敵意:「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若是罵上一句『滾』字,怕是有辱斯文,說不定就直接動手揍人了!」

    哪知青衣文士依舊沒有離開的意思,他再作一揖,沉聲道:「在下前來,乃是請蒲先生與杏姑娘回上清學宮的!」

    蒲松濤冷笑道:「回上清學宮做什麼?被你們當做斯文敗類,繼續口誅筆伐嗎?積毀銷骨的日子,我過得還少嗎?我是絕對不會回去的!」

    曾經是上清學宮著名「才媛」的杏春芳也是橫眉冷對,她冷冷說道:「既出學宮,就不再是學宮之人了,恕難從命!」

    青衣文士似是早就猜到了他們的答案,但他依舊笑道:「如果是呂夫子請兩位回去呢?」

    蒲松濤皺眉問道:「哪個呂夫子?」

    青衣文士不卑不亢,沉聲說道:「我上清學宮有『仁義禮智信』五名地位僅次於聖人的夫子,其中姓呂的,自然只有『智夫子』呂德風了!」

    蒲松濤與杏春芳陡然一驚,竟是異口同聲道:「呂夫子還活著?」

    青衣文士點了點頭,他沉聲說道:「他近日才重新回到學宮,得知了當年學宮對小說家,以及蒲先生所做的一些事情,他深表遺憾,所以希望請蒲先生攜夫人回學宮,重新做學宮先生。」

    蒲松濤終於沒有再直接趕人,他看了看身邊的妻子,以及年幼的兒子,他沉聲道:「你且回去等待幾日,三天之後,我給你答覆,可否?」

    青衣文士再作一揖,沉聲說道:「靜候佳音,告辭!」

    青衣文士走後,蒲松濤終是長嘆了一聲,他看向身邊女子,柔聲說道:「春芳,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啊!」

    才媛女子一愣,她不禁問道:「夫君,你究竟做了什麼?」

    蒲松濤展開手裡的《誌異錄》,最後一頁上,已經化為黑色的字跡里,後半段至今還透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

    若是秦楓在場,一定會發現,《誌異錄》上所寫與現實世界中,他如何從夢都星脫險,其中經歷幾乎一模一樣。

    蒲松濤面對錯愕的杏春芳,他低聲說道:「有人將我的故事改成了必死之局,而我不忍心書中人的命運,以一筆為書中人開了一線生機……」

    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道:「世間萬事萬物,牽一髮而動全身,就如蝴蝶扇動了翅膀,只不知,對於我們啊……究竟是凶是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
    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