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280章 秦某坐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280章 秦某坐等!字體大小: A+
     

    蘇還真猛然抬起頭來,他的瞳孔微微向內收縮,似乎是想辨認出攪局者的身份。

    映入眼帘的是天穹之外,那艘星艦的艦身之上,醒目的劍徽。

    那一枚劍徽之上,兩柄長劍交錯,一輪旭日緩緩升起。

    蘇還真之前見過,正是昭明劍域的劍徽!

    只是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昭明劍域會來幫助面前這個明顯與林淵也是死敵的人。

    他更想不明白的是,分明降臨夢都星的是一艘昭明劍域的星艦,可是當域主的聲音響起時,所說的話卻是:「秦傲,你不過是區區萬古仙朝的六品平北將軍,竟敢這般肆意妄為,就不怕引起夢域與萬古仙朝的全面戰爭嗎?」

    夢域之主畢竟是一域霸主,又是成名已久的天人境強者,威嚴氣度自是在蘇還真之上。

    只不過他的一聲厲喝,換來的竟是星艦之上的一身冷笑。

    一道人影驀地浮現在天穹之下。

    他身披黑甲,手中倒提一桿三尖兩刃長槍,傲立於長空之上。

    萬古仙朝最年輕的天人強者,六品平北將軍秦傲。

    滾滾雲濤自他身體之中穿透而過,這不是一個真人,而僅僅只是一道全息影像。

    他看向在場的蘇還真,似也在看向蘇還真身後的那名還未暴露身份的夢域之主。

    秦傲冷冷說道:「夢域第一強者,仗著整整三層的境界壓制,強行鎮壓一名未入天人境的修士,真是好大,好大的威風!」

    來的是昭明劍域的星艦,來的卻是萬古仙朝的人?

    霎那之間,蘇還真心內波瀾狂起,他並不明白,為什麼會是現在這樣的情況。

    面前這個萬古仙朝的男子,並未足以讓眼高於頂的蘇還真知道他的名字。

    他不明白,萬古仙朝與昭明劍域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不明白,這個天人境都沒入的螻蟻,究竟是什麼身份,為什麼會有一艘星艦來救他!

    他更不明白,為什麼這個螻蟻分明與林淵有很深的讎隙,為什麼還會發生現在這樣的事情?

    即便蘇還真已是不爭境的大能,但他並非是強於推算因果的道家天人強者。

    所以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這並沒有關係,因為秦傲根本不需要他了解。

    那一道懸停在禁城上空的漆黑覆甲人影,沉聲說道:「放人,否則禁城之內,明天將再無一個活人!」

    夢域之主冷笑道:「區區一艘星艦,你以為能為所欲為嗎?」

    秦傲冷冷說道:「你若不信,可以試一試!」

    秦傲的話,沒有絲毫的外交辭令。

    這哪裡像是萬古仙朝區區的六品將軍,對堂堂夢域之主說話的語氣?

    換言之,哪個六品將軍可以開出來一艘星艦這樣的大殺器?

    夢域之主沉默許久。

    顯然,他此時天人交戰,很難決斷。

    如果秦傲的語氣上,表現出來哪怕一絲一毫,一個剎那的軟弱,夢域之主不僅會一口回絕秦傲的要求,更會趁機出手,爭取奪下這一艘星艦。

    可偏偏沒有!

    僅僅是布武境的秦傲在面對夢域之主與蘇還真兩名實力凌駕於他之上的天人強者時,沒有絲毫的畏懼。

    一個小小的布武境修士,哪裡來的底氣,又是哪裡來的勇氣,敢在時空折躍之後,直接對夢域的夢都星禁城開火?

    如果說他沒有任何的後台,背後也沒有任何大能的授意指示,夢域之主絕不相信。

    因為他覺得,這個推測是在侮辱他作為一域之主的智力。

    至於支持秦傲的是萬古仙朝的某位強者,是昭明劍域的那名號稱是林淵弟子的新任劍主,還是兩位強者一同授意的。

    其實之於夢域之主,並無差別。

    現在他要考慮的是,如果同意了秦傲的要求,會有什麼樣的損失。

    就拿秦傲要帶走的人來說。

    此人並不是什麼夢域必不可少的人,不過是一個得罪了蘇還真的散修而已。

    半晌沉默,他緩緩說道:「你可以將人帶走,但今日你對我們夢域所做的羞辱,本座定會讓你跟你幕後之人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

    他看似無心地問道:「你們為何要不惜一切地救下一個天人境都沒有邁入的修士?就因為他跟你一樣姓『秦』?」

    秦傲不屑冷笑道:「夢域之主,你管得未免也太寬了!」

    面對這樣擺在明面上,都不加掩飾的嘲諷,夢域之主頓時啞然,半晌,他方才怒意更熾,說道:「無禮至極的傢伙,你以後,定會為你今日付出代價的!」

    秦傲的全息影像驟然抬頭,他哈哈大笑。

    好像是聽到了一個極度好笑的笑話。

    他的語氣之中,依舊沒有絲毫的畏懼:「好,秦某坐等!」

    好一個「秦某坐等」,當真是無所畏懼,也當真是叫一域之主下不了台。

    這完全就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惡少模樣。

    可偏偏事情就是這樣,秦傲越是傲慢無禮,夢域之主越是小心謹慎。

    但有一個人不是這樣。

    「哼,夢域豈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蘇還真的身後,道道黑蓮生滅,如同一條盤繞身後,蓄勢待發的惡蟒,他盯住秦傲,冷聲道:「一艘星艦又如何?難不成你當真託大到以為一艘星艦能對付得了兩個不爭境的強者?」

    蘇還真手握紫金黑水蓮,他遙指向面前的秦楓,冷冷說道:「你想要救他走,我蘇還真偏要殺了他,你又能奈我何?」

    他冷冷說道:「說什麼拉上所有禁城之人陪葬,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有什麼膽氣,在兩名不爭境以上的強者面前大開殺戒!你們有本事,就動手便是了!」

    氣氛一時尷尬,秦傲竟也不再說話。

    就在這時,忽地夢域之主開口了:「放他們走!」

    蘇還真此時的表情,就好像是被人從身後捅了一刀,錯愕莫名,他大喊道:「域主,這個人不能活著離開夢域!他絕對不能活著離開!」

    夢域之主語氣平淡說道:「沒有人天生應該死,也沒有人天生不能死。只不過,如果要拿禁城所有人的命來賭這一個未入天人境的修士之命,這一盤賭局上的籌碼上來看,我們太虧了!」

    蘇還真竟是霎那之間,好像忘記了自己與夢域之主的尊卑差別,他伸手遙指向不遠處的秦楓,卻是沖著不知所在的夢域之主,他大喊道:「他還沒有入天人境,但已有了儒家的浩然紫氣,今日夢域已與他不死不休,若他以後入了天人境,我夢域可還有一天寧日?」

    他厲聲咆哮道:「放虎歸山,後患無窮!域主!」

    夢域之主的語氣,依舊平淡,他沒有回答蘇還真的話,而是對著秦傲與秦楓說道:「你二人今日之後,若是再敢踏足夢域一步,殺,無赦!」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夢域之主依舊同意秦傲帶上秦楓離開。

    至於什麼殺無赦的話,不過是找回自己臉的場面話罷了。

    秦楓也沒有刻意與跟夢域之主和蘇還真硬扛,他朝著蘇還真拱了拱手,他淡淡說道:「今日之恩怨,秦某入天人境之日,必償!告辭!」

    言罷,「嗖嗖嗖」三聲裂響,天帝青玉劍,彼岸橋與乾坤塔,三件重器瞬間光芒粉碎,重新飛回到秦楓的身軀之中。

    與此同時,一道虹橋自天空而降,穩穩落在地面之上,秦楓緩緩踏上虹橋,虹橋徐徐升天而走。

    秦楓踩在虹橋之上,他驀然一回頭,正看到那一襲紅裙的佳人在遙遙朝他揮手。

    霎那之間,剛才面對幾乎讓人絕望的強敵蘇還真,連眉頭都不曾皺上一下的錚錚鐵漢,竟是眼角乾澀,有了流淚的衝動。

    他很想也朝著那一名剛剛重逢,便要分別的佳人揮手作別,但他卻不敢。

    他怕連累到她。

    虹橋之上,秦楓只能朝她點了點頭。

    虹橋之下,夢小樓淚眼婆娑,她也點了點頭。

    夢小樓沒來由地想起了秦楓以前在中土時跟她說的一句話來。

    「短暫的分別,是為了更長久的相聚。」

    她原本並未覺得這話如何高明,如今卻是深以為然。

    隨著那一道虹橋漸漸消失在天際,她輕輕擦去眼角的淚水。

    她重新恢復成了女天人強者的冰山姿態。

    她確信,下一次時,他們兩人的聯手,將無人能再阻撓他們的重逢!

    千年能等,百年能等,滄海桑田都已變幻,那就何妨再等待片刻就好了。

    看到秦楓離開,星艦也緩緩移出了夢都星的天穹附近,蘇還真看向不知名某處,他厲聲問道:「域主大人,我不明白您為何要這樣去做!」

    那代表夢域之主的聲音徐徐說道:「我最近在讀儒家的書,其中有一句,我深以為然,叫做『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林淵之後,你已經很久沒有緊追在後,對你窮追不捨的仇敵了!」

    蘇還真冷冷說道;「林淵與他不同。因為林淵不一定會殺我,可是這傢伙,一定會!」

    夢域之主淡淡說道:「你若只想著對手戰勝你后,會不會殺你,那你不用爭了,你已輸了!」

    蘇還真聽到這話,他啞然半晌,側過身來,一稽首,一作揖。

    他沉聲說了一句話:「我,知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