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265章 是誰陰溝里翻了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265章 是誰陰溝里翻了船!字體大小: A+
     

    幸虧林芷妍走的是從驚夢星前往夢都星直達的一條最快的航線,因為隕石帶眾多而一路上幾乎沒有飛舟。

    否則的話,路過的飛舟一定會叫他們看到嗔目結舌的場景。

    一艘破破爛爛,幾乎都要散架的飛舟,身後尾追著七八艘飛舟,俱是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

    甚至有一兩艘飛舟因為遭遇隕石帶躲閃不及,直接撞毀。

    一艘飛舟在前,好幾艘飛舟在後,簡直就像是在隕石帶里捉迷藏一般。

    尤其是那為首的破爛飛舟,更是駕駛技術出神入化,如蝴蝶穿花一般不斷地在隕石帶中穿梭。

    整個隕石帶來不斷傳來金屬重物全力轟在岩層上的悶響,伴隨著一道道幾乎肉眼都可見的衝擊波激蕩開來。

    等到碩果僅存的兩艘飛舟好不容易衝出隕石帶的時候,他們的面前已經失去了哪一艘破爛飛舟的蹤跡。

    飛舟里,一名身穿蒙面鎧甲的邊境軍修士重重鎚在了仙陣的控制台上。

    很顯然,這些一直銜尾追殺林芷妍數萬里的飛舟絕對不會是尋常的流寇能做到的,全部都是假扮流寇的邊境軍精銳。

    結果卻是折損了這麼多的袍澤,還是被林芷妍給跑掉了,誰能不鬱悶,誰能不發瘋?

    正當這時,一道傳訊清晰落入所有飛舟之中。

    「全部返回,就近前往附近星辰的軍鎮報道,延期者,斬!」

    面對這一道軍令,即便是想要追殺林芷妍的心情再強烈,這些邊境軍也只能悻悻而返。

    害死袍澤的林芷妍雖然可惡,但他們此番乃是偽裝成流寇襲擊擁有特使身份的林芷妍,要是有人故意計較起來,他們所有參與者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軍令如山,我等最後搜索一遍方圓千里就返航吧!」

    看到兩艘飛舟緩緩離開視野,在一塊巨大的隕石背後,一道細微不可見光芒徐徐升起,保護住一艘幾乎殘破到變成廢品的飛舟。

    一名女子癱坐在甲板上,吐出了一大口濁氣。

    似是呼吸得用力過猛,她竟是噴出一口鮮血來。

    好在甲板上已經遍布著血跡,這一道殷紅的鮮血也就沒有這麼扎眼了。

    她沒有去管這咳出來的鮮血,大口地呼吸著仙陣屏障之內新鮮的空氣。

    其實剛才,她原本是完全沒有辦法逃生的,因為飛舟的動力系統已經徹底癱瘓了。

    她急中生智,將飛舟迫降在一塊隕石的背面,然後關閉了仙陣,屏住了呼吸。

    沒有任何仙力的波動,此時此刻,她的船匍匐在隕石的背面,就像是一團飛舟的殘骸。

    終於,她成功騙走了那最後的兩艘飛舟,她得救了。

    隨著她的呼吸漸漸平復,她不禁有些懊惱了起來。

    這一片隕石帶已經遠離了驚夢星,也遠離了當時的戰場。

    秦楓怎麼樣了?

    那個衝進來救她的男人,現在怎麼樣了?

    林芷妍知道,在她最後看向身後的那一眼,秦楓的飛舟徑直撞在了蘇全真的飛舟之上。

    秦楓一個人,真的能對付得了已經是小天人境極限,還有一個妖孽奇才的親哥哥指點的蘇全真嗎?

    或者說,秦楓他現在還活著嗎?

    她的心中突然湧起一股要趕回去救秦楓的衝動。

    就好像當時的他,義無反顧地衝進來要救她時一樣。

    可是,她拚命嘗試了好幾次,卻是連站都無法站起身來。

    絕處逢生的死境脫險之後,她的身體已經被透支了幾乎所有的力量,讓她連區區的,從甲板上站起身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嘗試了好幾次,最好的一次不過是站起身來的瞬間,腳下虛浮,重重地又摔倒在了甲板之上。

    林芷妍掙扎著想要再站起來,卻已經不可能再做到了。

    她用拳頭捶打著甲板,嘴裡發出懊惱的「咿呀」聲,好像是在惱恨自己的無能,又好像是……

    她在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慌不擇路地逃離那一處戰場。

    他既然奮不顧身地來救她。

    她為什麼不跟他一起去死呢?

    林芷妍感到自己的眼眶裡,不斷地有淚水湧出滾落在她的手上,滾落在甲板上。

    眼淚是溫熱的,甚至是燙的。

    中土世界時,她母親要殺秦楓,她父親要殺秦楓,秦楓也要殺她的父親……

    可是後來,秦楓沒有殺洛神,還為母親洛神延壽百年,讓她壽終正寢。

    這一份恩情,原本她以為自己下界一趟,為他葬劍於天穹之外,已經還清了。

    以後再見,便是公事公辦,恩怨明了。

    不曾想到,卻是欠下了更深的人情。

    也許這樣死在一起,反而是最好的結局,也說不定呢!

    就在這時,一艘飛舟竟是從隕石群外徐徐飛來。

    仙陣之上沒有打出屬於任何勢力的徽記,但是從那艘飛舟的造型制式,以及遍地的傷痕來看,必然是之前圍堵林芷妍的三十艘飛舟之一。

    尤其是艦體之上,那令人看了就觸目驚心的凹痕,幾乎將整艘飛舟給鑿穿了。

    必然是有一艘飛舟全力衝撞之下才會產生這等可怖的傷口。

    林芷妍驀地就想起了什麼。

    秦楓的那一艘飛舟,不顧一切撞向蘇全真的座駕,那時候的位置,好像就是這處凹痕的位置。

    林芷妍霎那之間感覺到心如死灰。

    也就是說,秦楓已經被蘇全真擒住,甚至是殺掉了。

    若非如此,蘇全真的座駕又怎麼可能如此快就追上林芷妍?

    換言之,林芷妍以為自己騙過了兩艘飛舟,逃出生天,實則是它們去與蘇全真的旗艦匯合了而已。

    一念入天堂,一念墮地獄,大抵如是。

    她盯住那越行越近的飛舟,確認對方是徑直朝著自己藏身的這一塊隕石飛來的。

    也不怪蘇全真機敏,在一片死寂的隕石群中,哪怕只有一道仙力屏障如風中之燭,也是如暗夜裡的螢火蟲一般惹眼至極。

    林芷妍掙扎著要從甲板上直起身來,但她此時渾身上下就好像是被敲骨吸髓,徹底吸幹了一般,根本已再無一絲一毫的力氣。

    她癱坐在甲板上,伸出手來,攥住紫檀劍匣里的一柄斷劍碎片,反手握住,艱難地橫到心口位置。

    無論是作為武帝林淵之女的身份,還是夢域特使的身份,都不可能讓她乖乖束手就擒。

    更不用說,以她酷肖母親洛神與姨母夢小樓的美貌,若是落入蘇家兄弟手中,不知要遭遇多少非人的折磨和屈辱。

    寧可玉碎死,怎可為瓦全?

    眼見著那一艘飛舟越來越近,林芷妍的呼吸都已變得緊張和急促了起來。

    可偏偏就在這時,林芷妍發現了一件詭異的事情。

    林芷妍知道,以蘇全真的酷烈性格,必然會耀武揚威地站在船頭。

    但這一次卻沒有。

    幾乎全速飛向林芷妍的著一艘飛舟,竟是如幽靈鬼船一般,甲板之上滿是血跡,十幾具屍體雜亂無章地倒在地上,沒有站著一個活人。

    林芷妍緊張地屏住呼吸,等待著兩艘飛舟的距離越來越近。

    原本以為的,兩艘飛舟的轟然相撞不可避免,甚至有可能一個照面就會將林芷妍的飛舟徹底撞毀。

    然而,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只有「嘭」地一聲悶響,飛舟撞在了林芷妍的飛舟上,只是激起了隕石上的一陣滔天的沙塵。

    兩艘都已殘破不堪的飛舟,就好像是乾涸車轍里的兩條魚,彼此疊在了一起,再沒有了動靜。

    正當林芷妍抓握在手裡的殘劍,不知道究竟該不該刺下的時候,她驀地看到了一件自己難以置信的東西。

    那是一具渾身披掛鎧甲的屍體,但卻沒有了腦袋。

    從裝束的華貴程度上來看,應該是這一支隊伍的首領。

    可他的首級,是被誰摘下來的?

    又究竟是……

    正當林芷妍疑惑不解的時候,一道人影幾乎是從死人堆里爬了出來。

    那人渾身纏繞著一道濃到幾乎看得見的黑氣。

    他掙扎著站起身來,臉上的表情異常痛苦而猙獰。

    彷彿每走出一步,都在承受著巨大的反噬痛苦一般。

    林芷妍在看到那個人影的瞬間,幾乎帶上了哭腔喊道:「秦楓,你……你居然沒死!」

    那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男子,他看了看胸口一道幾乎穿心的劍傷,苦笑道:「若不是有這道黑氣護住心脈,怕真的要陰溝裡翻船了。」

    被秦楓這樣一提醒,林芷妍這才發現,那一道黑氣纏繞在他的身體里,就好像某種與他共生的生物一般。

    真如秦楓所說,如果不是這一道黑氣,可能他真的要被那一劍取了性命。

    秦楓看向林芷妍,苦笑道:「小天人境,果然不都是像謝坤那樣的草包,是我有些低估他們了。」

    林芷妍此時此刻,心中是又好氣,又想笑。

    秦楓一個剛到天仙界沒多久的飛升者,居然能夠僥倖拚死了蘇全真這樣幾乎要邁入天人境的強者,這還算陰溝裡翻船了嗎?

    該說是蘇全真陰溝裡翻船了才對吧!

    秦楓見林芷妍不說話,他忍住渾身的劇痛,在距離她最近的甲板上盤腿坐了下來,玩笑道:「你能不能先把手裡的碎片放下來啊?」

    沒等林芷妍反應,秦楓已是說道:「你這條命,可是我拼了命才救下來的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有個總裁非要娶我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
    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天生至尊不朽神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