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256章 說故事與寫故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256章 說故事與寫故事字體大小: A+
     

    看到秦楓流露出瞭然的神情,蒲松濤笑道:「好了,閑話休提,你們且說說,要寫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他緩過身來,從書架上搬過一隻紫檀匣子,從中取出一支白毫軟筆,一塊烏青色的墨錠,對著秦楓說道:「你們可想好了,我手裡的混沌墨錠,寫不了多少個字了。」

    秦楓聽到「昊天墨錠」四個字,不由地多看了那烏青色墨錠一眼。

    蒲松濤似是察覺到了秦楓的眼神,他解釋說道:「傳說《誌異錄》是用諸天未分,鴻蒙未開時的鴻蒙樹之樹皮製成的書頁,當然不是隨便什麼墨都可以在《誌異錄》這樣的秘寶上落筆的。」

    林芷妍看了一眼白毫軟筆,微微點頭道:「果然也只有天人境大妖的毛髮製成筆,才可以承受一個世界開闢時下沉的混沌之氣。」

    秦楓聽到這烏青色的墨錠居然是世界開闢時下沉的混沌之氣,難怪叫做混沌墨錠。

    這天仙界里別看破破爛爛的,可是但凡有點本事的高人,拿出來一件東西都是來頭大得嚇死人啊!

    蒲松濤懸筆在手,看向秦楓和林芷妍說道:「你們哪一個人要寫故事?便由哪一個人說,另外一個人……嗯,過來替我研墨!」

    原本蒲松濤還以為兩人要糾結一會,畢竟誰來寫故事,等於就是幫誰實現自己的夢想,這樣的機會,別人搶破頭都等不來,誰知居然是……

    林芷妍當即撩起衣袖,走到桌邊坐下,一言不發為蒲松濤磨起了混沌墨錠。

    她居然主動放棄了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

    秦楓稍稍一愣,林芷妍已是看了秦楓一眼說道:「你把跟姨母的故事,說給蒲先生聽吧,記得最後為自己安排一個潛入夢域,再安然離開夢域的結局即可……」

    她看了看旁邊的蒲松濤,見這名小說家沒有什麼異議,她又叮囑說道:「你且思索一下,不要著急,慢一點說。」

    蒲松濤也出言說道:「盡量多真實而少虛構,以免天仙界的天道認為你此舉有悖天理,將你的故事直接駁回了。畢竟混沌墨錠是極其難得的天材地寶,如果整個故事被天道駁回,老夫也沒有辦法退還那一千枚仙晶的,兩位可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林芷妍笑了笑,寬慰道:「前輩放心,一千枚仙晶只是給前輩的潤筆之資,不管成與不成,我們都不會討回的。」

    蒲松濤吸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不是如釋重負,他看向面前的秦楓說道:「好了,年輕人,你也不必太過緊張,說一說看吧,你到底想要老夫幫你寫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他似是故意打趣,緩和氣氛說道:「以前老夫在上清學宮的時候,為了得到有意思的好故事,都要請人喝茶喝酒來換,這一次你講的故事不管好壞與否,老夫可都不會請你喝酒……」

    他將桌上粗劣的茶壺,朝著秦楓推了推笑道:「只能用粗茶以茶代酒了。」

    秦楓接過茶壺,提起來為自己斟了一碗茶,入口生澀,確實不是好茶,他齜了齜牙,緩緩說道:「這還要從我與那名女子的前世說起……」

    蒲松濤聽到「前世」兩個字,不禁「咦」了一聲。

    只見那一支用絕世妖仙的毛髮做成的白毫毛筆竟是詭異地自己立了起來,蘸了蘸身邊已經研磨開來的混沌墨錠,居然直接在蒲松濤事先攤開的《誌異錄》上的空白某處,自己書寫了起來。

    這筆與這墨看來都不是靈光一點東西,以至於貌似在比較有意思的故事之後,居然自動飛起,做好了書寫故事的準備。

    他砸了砸嘴說道:「不錯,看來你的創意已經打動了這一對筆墨,恭喜你,天道的第一道認可算是被你通過了,你繼續說下去!」

    筆墨有靈,想要感動他們為自己去寫書,這必須要得到他們的認可才行。

    秦楓的故事,顯然已經做到了。

    蒲松濤只道是秦楓有奇思妙想,編了一個前世今生的故事,哪裡知道秦楓所說非虛,他與夢小樓本來就是雙世情願,糾纏千年。

    但這其中緣由,一時半會解釋不清,秦楓也難以為外人所道也。

    他便將前世里夢小樓如何與他相識,相戀,如何訂婚,他又如何逃婚,繼而死於武帝林淵的暗算之下,簡略說了一番,接著就說起夢小樓守他千年,終於重聚。

    再接下來所說的,基本上就是兩人這一世的感情,提綱挈領地講了一遍,真武學院初遇,一路不離不棄,澠池大會定情,諸天戰場生死相隨,最終兩人在道家小世界終成眷屬。

    只不過秦楓為了防止蒲松濤不理解小世界的概念,故意隱去了《天帝極書》以及小世界的概念,取而代之用下位世界的概念來代替。

    也就是說,在故事裡,諸天戰場之後,秦楓與夢小樓墜落一處下位世界,在下位世界突破重重阻礙,終成眷屬。再接下來就是秦楓飛升,兩人再次作別,相約重會於天外之天。

    百年之後,秦楓入天仙界,得知了妻子夢小樓被囚夢域的消息,準備前往與她見面,與她傾訴衷腸。

    這部分都是秦楓自己的回憶,整理出來的,秦楓講得倒也通順,可是接下來蒲松濤問起秦楓如何潛入夢域,以及其中的種種細節,秦楓就實在是語焉不詳了。

    只見那原本一直「唰唰唰」在《誌異錄》的空白這一頁上的白毫毛筆突然一頓,居然停住了。

    蒲松濤有些為難地看向秦楓:「小夥子,你說的越詳細,越具體,這個故事被天道認可的可能性就越大,若是如你現在這樣,最後一段說的支支吾吾,很有可能整個故事都被天道駁回,什麼幫助都得不到啊!」

    秦楓聽到蒲松濤的話,也知道他是為自己著急,反而更加地緊張,有些更說不上話來了。

    畢竟不止一個蒲松濤,就連那件已經對秦楓認可的白毫毛筆,居然都不敢繼續動筆了,就好像是一絲不苟的書記員,生怕錯過了任何的細節。

    當然了,也有可能是這支筆直接不寫了,故事作廢了。

    就在秦楓苦惱於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甚至懷疑自己一開口就會說錯話的時候,早已將混沌墨錠研磨開來的林芷妍在一旁開口了。

    「秦楓喬裝打扮成荒星的商人,通過夢域邊哨的驚夢星進入夢域,通過賄賂驚夢星的守衛,得到了准許前往夢域之都,也就是夢都的經商許可。」

    秦楓聽得林芷妍的話,不禁一愣接著一愣。

    他完全沒有想到,林芷妍不僅想好了要帶秦楓進夢域,連怎麼樣帶進去,都已經想好了。

    而且看樣子還充分考慮了各種的可能性。

    話音落下,原本已經停在桌上,懸停在《誌異錄》之上的白毫仙筆居然又動了。

    下筆如有神,洋洋洒洒,居然又是數百字,幾乎要將那一頁都給佔滿了。

    沒等秦楓詫異,林芷妍已是繼續說道:「進入夢都之後,秦楓聽聞每一旬就是十天的第七天,他的妻子夢小樓會從宮殿里出來,前往胭脂巷採辦一些香薰,這也是她的美貌能為人所知的重要途徑。」

    蒲松濤低下頭,看了一眼猶自「奮筆疾書」的白毫仙筆,抬起頭來,看向林芷妍和秦楓問道:「那接下來呢?秦楓,也就是你小子就去了胭脂巷,『偶遇』了你在下界的妻子,兩人就這樣重新在天仙界相逢了?」

    林芷妍自是搖了搖頭,她說道:「若是事情當真只是如此簡單,那我們就真的沒有必要來荒星請蒲先生來特地寫上一篇小說了。」

    蒲松濤似是被故事所吸引了,饒有興趣地問道:「那你們倒是說說,會發生事情?」

    他搓了搓自己的臉,想了想說道:「按照故事劇情的發展,這個時候是不是該有一個橫刀奪愛的反派出現了?」

    秦楓聽到蒲松濤的話,坐在椅子上就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名諸子百家裡的小說家傳人,實在是深諳各種寫作的套路,叫人不服不行。

    林芷妍補充說道:「橫擋在他們兩人中間,不讓他們相聚的勢力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號稱夢域第一高手的蘇還真……」

    她講到這裡,忽地就記起了什麼,略有些惶恐地對蒲松濤問道:「可以用真實的人名和地名嗎?」

    蒲松濤笑了笑說道:「當然,老夫之前都說了,越具體,越好,越容易通過天道的認可。」

    他似是也不由自主地陷入到了故事當真,他催促道:「那接下來呢?蘇還真你準備安排在什麼時候出場?」

    林芷妍苦笑說道:「這麼一個無名境的反派高手,我巴不得他不出場才好呢!」

    只不過是如果秦楓當真潛入夢域,幽會了夢小樓,隨後又毫髮無傷,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出了夢域,無名境高手的蘇還真居然完全都不知情。

    那才叫真的奇怪。

    天道估計也不會認可這種「想當然」的故事。

    林芷妍想了想,似是想不出什麼樣的劇情了,她只得對秦楓問道:「秦楓,那你倒是說說,你該如何在不驚動蘇還真的情況下,能夠與我姨母見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絕世武聖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我在異界有座城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活人迴避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