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255章 神通廣大的小說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255章 神通廣大的小說家字體大小: A+
     

    荒星作為三方勢力緩衝地帶唯一的宜居星辰,體積並不大,約莫只有中土世界的一半大小。

    在大部分地表都被沙塵暴肆虐的情況下,使得資源和人口最大程度地向有仙光屏障的城市傾斜。

    其中荒星最大的貿易城市,就是一線城。

    一線城以天穹開一線光明為意,正是每次沙塵暴短暫停歇之後,天穹最先露出光明的地方。

    早在數千年之前,就有荒星的大勢力選中了這一處風水寶地,建造仙光屏障之後,更是成為荒星當之無愧的中心城市。

    所有荒星中人都以能到一線城去生活。

    因為所有人也都相信,如果說有一天末日來臨,整顆荒星都不復存在了,

    擁有大能坐鎮,商賈眾多的一線城絕對是最後一個覆滅的地方。

    這也導致了一線城裡一房難求,物價高企,居住不易的局面。

    從劉記茶館出來,秦楓與林芷妍跟著蒲松濤七彎八繞,走了好幾條街的距離,才終於到了他的住所。

    與其說是住所,不如說是窩,更貼切一些。

    好好的一間四合小院,硬生生住進去了十幾戶人家。

    十幾戶人家共用一口水井,每家每戶每天都不見得能打到一桶井水。

    別看只是一桶井水,在黃沙肆虐的荒星,水是僅次於仙晶的珍貴補給品,地位都還在食物之上。

    也虧得一線城下天然有比較發達的地下水系,所以還能十幾戶人家共用一口水井,也才能供應得起市面上這麼多的茶館,養得起這麼多的說書先生。

    若是其他的城市,怕是全城裡能打得出水的水井,都不會超過一百口,可哪一座城裡沒有至少幾十萬張要喝水的嘴啊!

    秦楓與林芷妍進了四合小院里,只見一名模樣清秀,但渾身乾瘦,面色枯黃的婦人,正字井邊洗著衣服。

    雖然那女子年歲有些大了,且因為營養不良的緣故,顯得面黃肌瘦,但依舊可以看出一些當年的風采。

    想來她年輕之時,不說是傾國傾城,必然也是一位亭亭如玉的美人。

    蒲松濤跨進門檻,便換上了一副笑臉,對著那婦人笑道:「春杏,快去煮茶,今日有貴客到了。」

    婦人放下漿洗的衣物,笑吟吟地應了一聲:「好嘞。」

    這時最裡面那一間最狹小的屋子裡,走出來一名吮著手指的黑瘦少年,眼巴巴地看著蒲松濤問道:「爹爹,今日有米可以吃了嗎?我餓……」

    蒲松濤的臉上沒來由地一陣酸楚表情,他趕緊從口袋裡掏出僅有的半枚仙晶,遞給了孩子說道:「小林乖,拿著這半枚仙晶去外面街上買點米,再買一隻你最愛吃的肉包子去吃。」

    少年聽說還可以買一隻肉包子吃,激動得兩眼放光,趕緊接過仙晶,撒開腳丫子就跑出門去了。

    這小四合院里的街坊鄰居們都知道,平日里摳門得很,對自己省吃儉用的蒲松濤一向對自己家寶貝兒子很不錯,也沒覺得掏錢給孩子去買個肉包有什麼不正常的,只是好奇的目光都在一頭銀髮的秦楓和用白紗裹住面容,只露出一對眼睛的林芷妍十分好奇,議論紛紛。

    看到小男孩跑遠,秦楓不禁有些失笑。

    若沒有告訴別人,這是在天仙界里,誰會知道天仙界里也有辛勤漿洗衣服的婦人,也會有饞得想吃肉包的孩子啊……

    地仙界和散仙界的人,只道是天仙界里都是飛來飛去,一劍千里的神仙們,哪裡知道每個世界里最多的,還是處在底層的人啊!

    無論是中土世界,是散仙界,是地仙界,還是天仙界,其實底層人們的生活,基本沒有兩樣。

    甚至如秦楓之前做出的判斷和推測,隨著強者力量等級的提高,更高位面的弱者生活得可能更加凄慘而絕望。

    更高的位面不應該更文明嗎?

    這不應該是這麼一個道理才是啊!

    秦楓正思索之間,蒲松濤已是抬了抬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對兩人說道:「寒舍簡陋,讓兩位見笑了。」

    兩人隨著蒲松濤進屋在僅可擺放一張床鋪,一桌四椅的狹小房間里坐下。

    少頃,那名被稱為「春杏」的婦人用僅有的井水,沏了一壺茶,放在搖搖欲墜的木桌上,便識趣地退了回去,掩上了房門。

    屋外井邊,很快就傳來了「啪啪啪」的搗衣聲音。

    林芷妍淡淡說道:「想不到當年上清學宮被譽為『才媛』的杏春芳,竟真的肯私奔跟你過了這麼多年柴米油鹽都短缺的苦日子,你們兩位情比金堅,真是叫人佩服。」

    蒲松濤略帶歉意地看了窗外一眼,聲音沙啞說道:「上清學宮之事,不提也罷了。既然他們認為我們小說家不在百家之流,所著書本也都是誨淫誨盜,教人行惡之作,都應該『從火』,也就是付之一炬,燒個一乾二淨……」

    他苦笑道:「既然如此,那諸子百家裡便從沒有過小說家便是了,上清學宮裡也從沒有過蒲松濤這個人便是了,一切皆如他們所願,又便是了!」

    秦楓聽到這些話,眉頭微蹙,正要詢問一些當年的情況,蒲松濤已是流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如果兩位只是這般調侃老夫的身世,閉口不提想要老夫做什麼的話,老夫就只當兩位是故意戲弄老夫。那老夫就要對兩位要下逐客令了!」

    林芷妍也知道過多牽扯當年上清學宮一事,對於蒲松濤也是一種刺激和傷害,她趕緊就將話題拉了回來,沉聲說道:「我們想請蒲先生在《誌異錄》上寫一個故事!」

    蒲松濤點了點頭:「果然,是要老夫來寫一個故事嗎?但老夫有言在先,老夫作為小說家,有五不寫……」

    他豎起右手晃了晃五根手指,沉聲說道:「有違天道不寫,有悖人倫不寫,損人利己不寫,子虛烏有不寫,已成定局不寫,這便是老夫的『五不寫』,你且對號入座,若是在這『五不寫』之列,還請免開尊口!」

    蒲松濤說這些話的時候,目光熠熠有神,就彷彿是回到了他之前在上清學宮時的崢嶸歲月一般。

    林芷妍微微點頭,秦楓卻是一頭霧水。

    他自己難道不能寫故事嗎?

    為什麼要來找一個說書人寫故事?

    而且寫故事就寫故事好了,為什麼這個蒲松濤要說他有「五不寫」?

    這難道還要挑三揀四的不成?

    最關鍵的是,請一個說書人,或者說是可能是百家之中的小說家的人來寫一個故事,跟秦楓要潛入夢域,再從夢域平安返回有什麼必然關係嗎?

    這明顯是兩件八竿子都打不著,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啊!

    沒等秦楓反應過來,林芷妍已是淡淡一笑說道:「聽到先生說『五不寫』,我便猜到,有人傳說寫在《誌異錄》上的故事,都可以成真,此言非虛。」

    蒲松濤點了點頭說道:「《誌異錄》是一本書,也是我們小說家歷代相傳的最高仙寶,其上有故事四百九十一篇,都是歷代小說家增補創作而成,市面上流傳的版本,都是從中拓取出來的。當然了,這些是傳世的部分,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像你們所說的那樣,來求一個故事……」

    秦楓陡然就想起了自己在地仙界時從呂德風處得到的天仙典籍《齊物論》。

    這一本書就是一處大陣,有種種神效,遠超尋常的仙陣。

    難道說,這本《誌異錄》也是一套小說家獨有的文道仙陣不成?

    他試探性地問道:「難道說《誌異錄》是一處威力強大的仙陣,強大到足以操縱甚至扭曲一定的世界規則?」

    蒲松濤點了點頭,他說道:「只要故事順利寫成,就是為此界的天道所容許的修改,若是寫不成,便是不許,僅此而已。」

    他又解釋說道:「所以老夫才說有『五不寫』,乃是因為這五種情況,絕無可能通過此界天道的許可,就算寫成故事,也會瞬間燒毀,白白耗費老夫的心力,甚至可能遭遇天道反噬,引來不測。這等連累己身的事情,老夫自是不會去做的!」

    秦楓不禁問道:「前面三不寫,我都能夠理解,為何不寫子虛烏有的故事,又為何不寫已成定局的故事?」

    秦楓拱手做了一個請教的姿勢,詢問道:「小說本是以夢為馬,馳騁天涯的文字,若不寫子虛烏有之事,還有什麼意思?還有……」

    沒等秦楓問完,蒲松濤已是打斷了他的話:「世人看小說,見我們寫的多是狐妖鬼怪,實則是直指人心,針砭世情,根本不是空穴來風。若你要老夫寫上你出門就遇天大機緣,回頭就成了天人高手,豈不是子虛烏有嗎?天道豈能容你這般安排?」

    他稍稍停頓說道:「還有就是已成定局之事,譬如至親橫死,灰飛煙滅,你偏要老夫寫他死而復生,這又如何能使得?但你若要老夫寫上你去當年戰場,尋得至親遺物,也許此物確實存在,天道便會應允,此篇故事才能成就。」

    秦楓一下子就理解了蒲松濤的意思,也就是說《誌異錄》當中「安排」的「劇本」,其實只是對此方世界本就有的東西,進行在天道允許的範圍之內微調,並不會有顛覆性的改變。

    相當於是以一股機緣,幫助一些可成可不成的事情成功罷了。

    幸虧秦楓有之前對於天仙典籍《齊物論》的認識打底,否則的話,絕對要說這老說書人在吹牛了。

    諸子百家之中的小說家居然可以寫「劇本」來操縱世間事物的走向。

    即便只是微調,但這能力在諸子百家之中,也是相當逆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絕世武聖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我在異界有座城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活人迴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