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194章 這是你姑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194章 這是你姑父!字體大小: A+
     

    韓雅軒聽到秦楓的話,不禁抬起頭來,顧不得擦去眼角的淚水,輕聲道:「大帝若是喜歡,以後臣妾天天為您沏茶又有何妨?」

    秦楓聽到韓雅軒的話,低下頭,看向那一張百年不曾見的面容,輕輕擦去她臉上的淚水說道:「百年不見,又是大帝,有是臣妾的,連稱呼都這麼生分了嗎?」

    韓雅軒破涕為笑,依舊伏在他的肩膀上,笑容越發燦爛。

    秦楓看到這一幕,不禁心內感慨。

    雖然不知韓雅軒經歷了是多少的坎坷艱辛,也不知道她為何會出現在天璇聖地的天璇城,不知道她為何會成為韓家的人,還變成了刁蠻丫頭韓飛雪的姑姑,但終有一點是秦楓可以確認的……

    那便是,韓雅軒在秦楓這裡,不再需要任何的防禦與偽裝了,秦楓可以為她遮風擋雨。

    就如百年之前一樣!

    秦楓低下頭,看著懷裡的韓雅軒輕聲問道:「你為何會在天璇城?」

    韓雅軒欲言又止,忽地聽到一聲有人重重摔倒在石板地上的悶響。

    一身黑袍的鬼先生重重向後仰倒,脊背著地,摔在了石板地上!

    這名秦楓施展《齊物論》大陣,居然都沒有受到影響的老人竟是驀然倒下了。

    一聲悶響,似是驚醒了所有被《齊物論》大陣之中蘊含的神文「法」字訣影響的人們。

    就在所有人回過神來后,一個個驚愕莫名,呆立當場。

    片刻沉寂之後,霎那之間,整座天璇城裡就好像炸開鍋了。

    「那條黑龍呢?」

    「我該不會是做夢了吧?」

    「不可能吧,接近一半的天璇城都毀了啊!」

    「到底,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此時此刻,卻獨獨有一個聲音尖利叫道:「你竟敢趁火打劫,趁我不備,搶走我韓家的符籙書!」

    從黑龍出世起就被威壓一直摁在地上,就沒爬的起來的少城主蔣忠也跟著大怒道:「好你一個私自放出這等怪物,意圖毀滅整個天璇城的散修!給我拿下!」

    話音落下,只聽得「錚錚錚」一連串抽刀拔劍的銳響,眾人這才悚然發現,不知何時,這一間小小石屋的外圍已是里裡外外,埋伏了整整千名修士。

    其中僅真人境的大修士,就有不下三百人,還不算十幾名地仙八劫的絕代強者,這等人數的修士,都抵得上一個落魄點的聖地了!

    就憑這股陣仗,基本上可以碾壓所有沒有地仙九劫和大圓滿強者坐鎮的任何勢力了!

    蔣忠是把他老子,天璇城主蔣天行的所有老底都掏出來了嗎?

    就為了擺闊,裝一回大爺?不至於吧!

    蔣忠橫眉冷對,咆哮道:「今日若叫你走出天璇城一步,我蔣忠名字倒過來寫!」

    秦楓沒說話,黎淳道卻是冷笑了起來,他只說了一句話:「忠蔣,那你跟你們蔣家可真就中獎了!」

    韓飛雪第一眼看到的是秦楓抓在右手的符籙書,此時似是覺得他與韓雅軒的站位有些異常,好似太過親昵了一點,她看向秦楓的右手,眼皮瞬間一跳。

    秦楓站在牆頭上,已用神文「易」字訣恢復了之前的散修古楓容貌。

    他雖已不再抱著韓雅軒,但右手依舊牽著她的玉手,或者說是韓雅軒捨不得鬆開他的手,偏偏就要十指交纏,不捨得放手。

    「你……你竟敢輕薄我姑姑!」

    韓雅軒在韓飛雪心目當中,既是姑姑,又是師父,從小手把手教韓飛雪鑒寶的是她,教韓飛雪茶藝的也是她,只可惜女工沒有教會,劍術好似也沒有什麼天賦能夠學得會。

    但這絲毫不影響韓雅軒這位極有可能沒有任何血緣的姑姑,在她心目當中神聖不可侵犯的位置。

    此時此刻,這個散修,居然敢牽她的手。

    他怎麼敢?

    要知道,天璇城裡的登徒子不少。

    仙界里稍有修為的人,哪一個不是容顏常駐?

    真正結婚的又少,甚至有旁門左道將女子視為鼎爐,將男子視為補藥。

    雙修都不稀奇,更別說結伴做個有露水情緣的道侶了。

    若只是對著姑姑嘴上說說,還無妨,一旦有人想越雷池一步,哪怕半步,至少也付出了一條胳膊的代價。

    事後,當然不好意思,也不敢上韓家來尋仇,都是不了了之,變作坊間笑談。

    就在韓飛雪等著下一秒,這個自負實力還不錯的散修,就要被姑姑以出神入化的劍術,猝不及防一劍斬去那條腌臢的咸豬手時……

    她等來的卻是一句:「飛雪,不許放肆!」

    韓飛雪覺得自己都聽錯了。

    蔣忠此時卻是咆哮了起來:「別說本少城主沒給你們機會,你們得寸進尺,找死!」

    急於向少城主表功的修士,登時紛紛抽出刀劍,怪叫著朝與韓雅軒站在一起的秦楓劈砍過去。

    人未到,劍先到。

    到的卻不是他們自己的劍氣,劍芒,而是……

    一道劍指,洞穿胸膛!

    沒等那最先衝到秦楓面前的修士反應過來,黑影一掠,再一掠,幾如死神穿梭,下一秒,骨節粉碎脆響「咔咔咔咔」接連響起。

    一個個在別人看來天璇城裡都能橫著走的修士大佬,就好像是被拋出來的垃圾一般,有的筆直墜地,有的躍出一道弧線,狠狠砸落在地上……

    幾息時間,十幾名最先衝上去的高手盡數橫死,清一色是一道劍指斃命!

    出手之精準,出手之果決,出手之殘酷,令人嗔目結舌!

    更加叫人嗔目結舌的是,動手的不是那名散修,而是——黎淳道!

    這名天刺盟的分舵之主一個穿梭,旋即落腳在了十幾具一息斃命的屍體當中,他看向那之前還驕橫跋扈,自封為天璇城少城主的蔣忠,旋又抬起手來,指了指與韓雅軒並肩而立,站在屋上的秦楓,笑容玩味,語氣更是如此。

    他就說了一句話。

    「我,不算什麼,他,至少可以打十個這樣的我!」

    此話一出,不啻於平地驚雷。

    剛才斃命的十幾名天璇城的高手,可不全是一心想要立功獻媚的魚腩,其中不乏有地仙八劫的高手。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

    真人境也好,地仙六劫也好,地仙七劫也好,甚至地仙八劫也罷,一模一樣,皆是一指戳死!

    僅僅一指!

    這是何等可怕的實力?

    真正有實力的狠角色,大高手,哪一個不是心高氣傲,眼高於頂?

    居然能夠叫他對著那名散修說出「他至少可以打十個這這樣的我」,這得要是何等的實力,才可以叫他心服口服到了這等程度?

    這散修會是個什麼實力?

    地仙九劫,地仙大圓滿?還是——天上謫仙吶!

    蔣忠只覺得自己兩股顫顫,幾乎站立不住了,嘴巴里的舌頭也好像在敲鑼打鼓一般。

    「他……他娘的,這是踢,踢到鋼板上了嗎?」

    不只是蔣忠,明明數量足足有千人,對方卻僅僅只有兩人,這等佔盡了優勢的場面之上,天璇城主府的千名修士,居然已經有人在考慮臨陣逃跑了!

    不是他們慫,乃是因為這些個修士里,真正為了天璇城主府,為了蔣家,不惜把命賠上的,十個人里也不見得就有三四個,有三個都是高估了。

    再說了,上去送死若是能耗死這兩頭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過江龍也就算了。

    就當是吃了蔣家的飯,做了人家的狗,為主人效死了。

    關鍵的是,衝上去死了也沒有什麼卵用啊!

    一指頭,就沒了。

    一條人命換人家戳一指頭的時間,最後能耗死人家?

    屁勒,若是對方真來找蔣家尋仇的,以後天璇城蔣家肯定是嗝屁了。

    要是這蔣家少爺蔣忠自己撞上去的,最後肯定是死了白死,還要給別人賠不是……

    哪個修士願意不明不白地丟掉自己的小命啊?

    就在黎淳道以為自己先殺人,開了一個頭,接下來以天刺盟里一貫冷酷的作風,這韓家紈絝公子哥肯定要死,甚至連這圍困過來的一千名修士,可能也要被殺掉半數以上,給蔣家一個永生難忘的慘痛教訓時……

    秦楓卻是開口了,語氣不陰冷,雲淡風輕道:「我已贏下賭鬥,這本符籙書,本就是我的彩頭,我難道拿不得?」

    韓飛雪被秦楓一下子扯回到了鑒寶賭鬥上來,先是一愣,旋即大怒道:「你引出一條差點害死全城人的黑龍,你覺得你贏了?」

    她指了指頭頂的天空,以及不遠處被破破壞了三分之一的天璇城建築道:「且不說那一條黑龍跑到哪裡去了,你最後鑒出來的這件東西,非但賺不到錢,還要修繕天璇城受損的房屋建築,你還要賠錢!」

    她冷笑道:「你居然還敢說你贏了這場賭鬥,你真是大言不慚,好不要臉!」

    秦楓聽到韓飛雪的話,不禁一笑,正要開口。

    只聽得韓飛雪又對著秦楓身邊的韓雅軒,大叫道:「姑姑,他居然敢牽你的手,為什麼不一劍斬了這個傢伙?」

    哪知韓雅軒看了秦楓一眼,語氣無奈,眼神卻是幸福洋溢,低低一聲,帶呵斥道:「休得無禮!」

    「這是你姑父!」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
    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