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162章 仁義道德價值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162章 仁義道德價值幾字體大小: A+
     

    聽到秦楓的話,瑤兮卻是撇了撇嘴,故意帶刺般地說道:「某個人架子可真是大啊,分明大家都是平級的支派掌門,偏要打發弟子叫我們來你這議事……」

    「架子不是一般地大哦!」

    好在瑤兮與秦楓見面就吵架,已經不是一回兩回了,眾人也就見怪不怪了。

    洛參商第一天在天府城介紹當時還是古月的秦楓與瑤兮認識,兩個人就在天府城裡差點幹了一架。

    天宸子更不用說,從他見到秦楓和瑤兮的第一天起,就沒有見過幾天是兩個人不吵架的。

    至於李守拙,只當是年輕人之間打情罵俏,根本不予理睬。

    眾人都是習以為常,沒有去管瑤兮的吐槽,反倒讓瑤兮落了個沒趣。

    洛參商一眼看到秦楓便笑道:「一出關就是地仙九劫,可喜可賀啊!」

    天宸子捋了捋不多的鬍鬚,笑道:「長江後浪推前浪,真是羨煞我們這些在地仙八劫,九劫一卡幾十年,幾百年的老前輩啊!」

    秦楓淡淡一笑,抱拳還禮道:「幾位請到竹舍之內稍作休息,我好將作戰的意圖告知各位。」

    李守拙資格最老,自是拄著拐杖先進去了。

    天宸子師徒自是笑眯眯地進屋了,瑤兮則是狠狠剮了秦楓一眼,才進竹屋裡去了。

    自有弟子為五人沏好靈田裡出產的仙茶,隨後便十分識相地退了出去。

    秦楓抬起手來,笑了笑說道:「守拙峰靈田裡產的,我師父最是喜歡……各位不妨嘗一嘗,要是覺得好,再帶幾斤回去慢慢喝。」

    洛參商用手端起茶碗,品了一小口,不禁笑道:「果然是唇齒留香。」

    他與身邊的師父天宸子說道:「師尊,之前我聽聞守拙峰用仙田種植五穀雜糧和瓜果蔬菜,還覺得是暴殄天物,今日一嘗,方才知道,這仙田裡出產的凡物,也確實不同凡響。」

    秦楓笑了笑說道:「以前啊,守拙峰里靈田少,出產的五穀雜糧和瓜果蔬菜,能夠供應本脈日常的消耗就已經很吃力了,不然的話,便早些送一些給聖子嘗嘗了。」

    洛參商還當秦楓是跟自己抱歉,趕緊解釋道:「不打緊,如今守拙峰上下仙田多了,應是足夠了吧?」

    李守拙忽地沒來由地抽了抽鼻子說道:「以前啊,山上可窮了,中飯茄子燒土豆,晚上土豆燒茄子……」

    「這幾個徒弟又都在長身體的時候,又能吃,還不是從我碗里挑吃的去?」

    聽到這話,其他幾人看秦楓的眼神頓時都奇怪了起來。

    以前宋仁和宋潛在的時候,也沒聽李守拙抱怨過糧食不夠吃的問題啊……

    怎麼秦楓一上山,就訴起這個苦來了。

    敢情秦楓這麼能吃啊?

    秦楓只得擦了擦冷汗,抬腳踢了一下桌邊趴著曬太陽的二哈,還有趴在二哈背上打瞌睡的小灰道。

    「聽到沒有,說你們呢!」

    「每次都吃那麼多,都把我們守拙峰給吃窮了!」

    兩頭魔寵睡眼惺忪,聽得秦楓責怪自己,只當是自己無意之中可能又闖什麼禍了,皆是昏昏欲睡地點了點頭,埋頭繼續睡去。

    其實啊,秦楓哪裡不知道是李守拙好面子,怕別人說他說得多啊?

    以前秦楓在守拙峰上的時候,每天給老爺子燒菜都不重樣的,老爺子一天沒肉就叫喚,哪裡能吃得下茄子燒土豆,土豆燒茄子這麼素的菜飯啊?

    但秦楓總不好拆這老師父得台啊,他只得抹了一把汗,一句話揭開了這個尷尬的話題,繼續說道:「諸位,南斗域與北斗域終有一戰,這一點判斷,大家都沒有異議吧?」

    天宸子沉聲說道:「南斗域與北斗域這麼多年來,雖然是打打和和,和和打打,那明顯是打多於和,南斗域和北斗域,其實都有想要攻滅對方的念頭,只是實力不夠罷了。」

    洛參商也分析說道:「我也贊成我師的意見,而且兩域已經差不多千年沒有大規模的戰爭了,這其實並非是一個好的兆頭……」

    他沉聲說道:「和平得越久,雙方積蓄的力量就越強,一旦爆發,破壞力也會更大。就看這一點是我們來引爆,還是別人來引爆了。」

    秦楓想了想,開口問道:「以聖子之見,誰去引爆這個矛盾,更加佔據優勢?」

    洛參商被秦楓這麼一說,看了看身邊的師父天宸子,又看了看其他人,咬了咬嘴唇說道:「若是完全放下道德,道義什麼的來看的話……」

    「必然是我們先發制人,引爆這個矛盾來得更加佔優勢一點。」

    「這樣就可以在我們想要的時間,我們想要的地點,以我們想要的方式打出決定南北兩域最終未來,甚至是地仙界歸屬的一戰。」

    秦楓聽到洛參商的話,又對瑤兮問道:「瑤兮掌門意下如何?」

    瑤兮聽到秦楓稱呼自己為「掌門」,扳著半張冰霜臉,冷冷說道:「你們怎麼決定,我就怎麼做咯,反正我的地極峰現在也淪落為替你們跑腿的了。」

    秦楓聽到瑤兮的話,哭笑不得道:「你……跟你說正經得呢!」

    「你覺得南斗域與北斗域必有一戰嗎?」

    瑤兮這才認真地點了點頭:「只是兩域暫時沒有出現想要一統地仙界的巨大勢力,否則這樣長達幾千上萬年的分裂狀態,不可能一直存在,這太不正常了。」

    秦楓當時也覺得,天仙界的一域就是一顆生命星辰,其他域與它有迢迢虛空相隔,當然要自成一域了,地仙界里明明南斗域和北斗域緊挨著,卻還要分出兩域,豈不怪哉。

    就在這時,一直在一旁默默喝茶,似是什麼事情都與自己無關的李守拙突然開口了。

    「老夫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聽到李守拙開口,眾人皆是一齊將目光朝他望了過去。

    只見這拄著青竹杖子的老頭,放下茶碗,沉聲說道:「仁義,道德,當真如此重要嗎?」

    一語落下,洛參商頓時語塞。

    李守拙又說道:「既然兩域遲早要戰,不得不戰,那麼迅速結束戰亂,對於黎民百姓來說,就是最大的仁義,最善的道德!」

    「若是真等到屎盆子扣不住的時候,爆發出來,雙方拉鋸打上個幾百年,一千年的,誰最倒霉呢?」

    「是那些個高高在上的聖地領袖嗎?放屁呢,還不是那些個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

    李守拙那一聲「放屁」似是罵的十分過癮,他蹺著腳,對著眾人說道:「聖地里的高層都是什麼鳥樣子,我們自己心裡還能沒有點數嗎?他們會跟我們講仁義、講道德嗎?心狠手辣,良心早就已經餵了狗了!」

    「為他們自我困擾,他們值得嗎?」

    李守拙的話,可謂是一語驚醒了夢中人。

    秦楓與他們講規矩,洛參商與他們講規矩,這些個北斗域可會對別人講規矩?

    仁義,道德的確如此,在這些當權者眼中,可能當真是一錢不值。

    洛參商若有所思地低下頭來。

    秦楓卻是對師父李守拙請教道:「師父,您有什麼好的計劃?」

    李守拙笑了笑說道:「老夫能有什麼計策……」

    這老頭笑道:「無非是故意在渭水河畔找點事,然後趁著北斗域諸聖地還沒有反應過來,一股腦衝垮渭水防線,先攻擊距離渭水最近,實力現在衰弱得不行的天權聖地,大軍壓境他們可能直接都會嚇傻了直接投降,到時候佔據天權聖地,進可攻,退可守,等於有了個在北斗域的橋頭堡,幹什麼事都方便了。」

    秦楓聽到這話,差點沒笑出聲來。

    自己這師父,果然是……姜還是老的辣啊!

    說是沒有計策,這剛才說的不都是計策嗎?

    先在渭水河畔挑事,再以大軍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奇襲距離最近的天權聖地,屆時拿下天權聖地之後,再圖別的進展。

    這不就是一個閃擊戰的計劃嗎?

    天宸子先是一愣,旋即笑了起來:「那問題就在,如何有挑事的由頭了!」

    哪裡知道,這老頭子灌了一口茶水,拍了拍「咕咚咕咚」的肚皮,語出驚人。

    「哪裡還要找什麼由頭,老夫就知道一個由頭!」

    「老三!」

    秦楓聽到「老三」這名字,知道李守拙是在叫作為第三名弟子的自己,趕緊應了一聲。

    「你還記得傲無常他們派了南宮飛鷹暗算你的事情沒有?」

    「當時聽說你過了渭水河防線,然後被北斗域守衛圍住,你用一枚天仙器自爆脫身?有這事嗎?嗯?」

    秦楓聽到這話,回想了一下,便開口說道:「確有此事,那南宮飛鷹故意挑釁我,說要與我比御空,然後藉機帶我進了北斗域地界,想要借北斗域守衛之手來殺我……」

    他笑了笑說道:「只不過我早就提防他要玩詭計,留下的只是一具天道分身,又自爆了一枚天仙器炸死了他們,又炸傷了許多北斗域守衛嫁禍給他們。」

    秦楓說到這裡,忽地想起了什麼,奇怪道:「說起來也是奇怪,這事情過去好幾個月了吧?怎麼北斗域到現在沒有人來南斗域興師問罪啊?」

    「我記得當時南宮飛鷹是自報家門了啊,說自己是我們天府聖地的人啊……怎麼會到現在都沒有找過來?這不合理啊!」

    聽到秦楓的話,瑤兮忽地冷笑了起來:「說不定他們也打算趁著這件事情作為由頭,來進攻我們南斗域呢……」

    「就算過來跟我們交涉的話,能怎麼樣?叫我們天府聖地賠點靈晶,道個歉,再賠點丹藥和仙器頂天了,哪裡有直接發動戰爭這般一本萬利?」

    聽到瑤兮的話,眾人皆是點頭,似是撥開了眼前的雲霧一般。

    李守拙又喝了一口茶水,一邊用牙齒剔著牙縫裡的茶葉,說的計策卻是顛倒黑白,簡直誅心啊。

    「哪裡輪得到他們來找我們挑事……」

    「北斗域的守衛屢次越過渭水挑釁我們南斗域的守衛,我天府聖地作為南斗域執牛耳之首席聖地,決定出手予以懲戒,哪知才過渭水,就遭到數倍於我方北斗域守衛埋伏,我方自爆一枚天仙器,除守拙峰掌門秦楓之外,全部壯烈犧牲……」

    老頭砸吧著嘴說道:「其行可歌可泣,此仇不共戴天,我天府聖地帶領南斗域諸聖地今日出兵討此血債!」

    他收起剛才的神情,看向眾人露出一些狡黠的笑意:「你們看,這樣說,如何啊?」

    別說天宸子,洛參商和瑤兮都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盯著李守拙,尤其是與李守拙相交甚篤的天宸子都感覺有點不認識這個古怪老頭了。

    這計策,簡直……顛倒黑白得可以啊!

    要是秦楓還在後世,那就差要給這位老先生打出一波「老鐵,六六六」了。

    反正人全都死光了,還不是由著南斗域的人怎麼說?

    再說了,唯一逃生得是任何人都無所謂,唯一逃生的是如今天府聖地乃至南斗域最權勢滔天的守拙峰掌門、凌風城主秦楓,要報仇簡直不要太順理成章!

    半晌,天宸子喝了一口茶,放下茶碗,悶聲道:「我去寫聖主詔書!」

    洛參商嘀咕了一聲:「我去調集人馬,要聯繫其他聖地約定時間嗎?」

    就連瑤兮都收起之前老懟他的神態,一本正經地說道:「你還需要我這邊幫你做什麼的,直言無妨!」

    看到眾人好像一下子就都進入到了臨戰的狀態,秦楓反而有些感到不自在了,他聳了聳肩膀說道:「你們就這樣商量好了?」

    洛參商點頭說道:「兵貴神速,這不是你經常說的嗎?」

    「既然做好了決定,自然要儘快付諸實施,難道要坐等北斗域攻上門來嗎?」

    秦楓對於洛參商放下了之前狹隘的「道義」之見,甚是欣慰,但他還是開口說道。

    「在我看來,對北斗域作戰的計劃,還差了一條。」

    聽到秦楓這樣說,眾人皆是目光朝著秦楓投了過來,他淡淡說道。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大家對於北斗域現在的情況了解幾何?」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