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138章 少年名子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138章 少年名子龍!字體大小: A+
     

    一聲咆哮戰吼,聲震百里。

    趙子龍只覺得胸腔之中,那種衝動已經讓他越來越難以壓制自己的情緒。

    這種瘋狂的念頭讓他暴然而起,仰天咆哮,幾乎蓋住了儒、道兩家吟誦之音。

    要麼毀滅掉這一切,要麼,這股瘋狂就要毀滅他自己!

    也虧得秦楓將趙子龍脫離了戰場視線,困入到了八卦大陣之中,否則僅僅是他這一吼,簡直就是一座小山都要被他給直接震塌。

    儒道兩家大道之音在這戰吼之下,並未有絲毫阻滯。

    任由趙子龍如受了刺激一般,在大陣之內瘋狂出槍,不斷轟向兩家大道之音響起的方向,那聲音都沒有絲毫地停滯,反而愈發急促起來。

    與這儒、道兩家的大道之音一齊響起的,除卻儒、道兩家諸多經典,竟是幾乎與此同時,無窮無盡記憶碎片一起隨聲音飛入趙子龍的腦海之中。

    出身趙國真定郡的年輕武者,父親死於齊趙戰爭的少年聰慧,僅十二歲就通過了武帝試煉,覺醒的居然是多見於傳承武脈的二品驍龍武脈。

    就在他得到武脈的那一刻,那獨立撫養他成人的母親喜極而泣。

    她當場贈給了少年一柄靈兵長槍。

    這是他那戰死沙場的父親唯一的遺物。

    這是日後至少也要登上聖武境的強悍武脈。

    母憑子貴,一時真定縣內人人奉承,誇讚他們母子。

    他是別人口中最優秀的別人家孩子。

    當日,他就被吸收進趙國為軍中塑造天武者,甚至培養聖武者的邯鄲講武堂重點栽培。

    武道前途,為官仕途,俱是一片光明。

    然而,造化弄人,十年之間,他修為卻是不曾寸進。

    進邯鄲講武堂時是人武境一層,十年之後,居然還是人武境一層!

    當日一起進邯鄲講武堂的同學,最厲害的已成為了一軍都督,權勢滔天。

    即便是混得最差的同學,也早就從邯鄲講武堂畢業,成為了一名領著數百人的校尉。

    人模狗樣,威風八面。

    然而他卻是還拿著每月一枚金銖的學員津貼,侍奉因為著急他不能突破,四處求教偏方,尋訪名師而積勞成疾的母親。

    終究是,奇迹沒有出現。

    第十一年,已經二十三歲的他,雖然每日苦練,但依舊沒有辦法晉陞絲毫境界。

    這一年冬天,講武堂武評,他死戰,名次卻也才提升了區區一名。

    位於講武堂排名后三名,被同場武者嘲笑為「十年倒數三甲」,「有史以來講武堂最差學生」,甚至連當場考官都質疑他武脈的真實性,要求現場複查他的武脈。

    他正要理論,前來觀戰的母親已是急火攻心,羞憤交加,一口鮮血噴出,不省人事。

    第二日,邯鄲講武堂內,他一滴血入武脈池,血液凝如鉛汞,化而不開。

    無法辨認出是何種武脈。

    考官當場宣布他的武脈為假,逐出邯鄲講武堂,並周告大趙全境。

    邯鄲講武堂通牒,今日之內搬離講武堂所安排住所,終生不得再回邯鄲。

    大雪紛飛,他親手埋葬了看著他崛起,又一再失望而死去的母親。

    有落井下石的潑皮無賴攔住他,跟他討錢。

    往日里,這些個邯鄲城的潑皮無賴礙於他是講武堂的學生,都敢欺辱他,如今更是有恃無恐,要落井下石,趁他失勢要狠狠踩上幾腳,要他永世不得翻身……

    他看了看漫天大雪,只說了一句:「隨我回家去取。」

    眾潑皮無賴隨他回家,只在門口等待。

    須臾,他提槍而出,一槍就將照面潑皮刺了一個通透。

    沒等其他潑皮無賴反應過來,前前後後,二十幾個潑皮,竟是被他一槍一個,全數殺死在雪地裡面。

    少年第一次殺人,長槍寒鋒映雪,雪地遍是鮮血,美如古畫。

    陡然,又一隊講武堂昔日同學趕來。

    這些人是來看他笑話,想看他如何灰溜溜冒雪離開的笑話。

    此時此刻,看到一地屍首,先是一驚,旋即紛紛出手,要將他擒下送京兆尹領賞。

    少年面對這些昔日欺侮賤視自己的袍澤,胸中意氣竟是驟然翻騰。

    雙手沾血,竟是心頭無比暢快,手握一柄長槍,雪地之中悍然接戰三十名同學。

    殺一人,人武境二層。

    殺兩人,人武境四層。

    殺三人,人武境六層。

    殺四人,人武境八層。

    殺第五人,已是地武境一層。

    如此激戰,待殺到第三十人,距離天武境距離僅有一線之差。

    之差引來天武雷劫,便可證道天武強者,開宗立派,成為一家之主!

    十一年,不悱不發,雪夜殺人,一朝踏入天武境!

    全趙震驚。

    天下皆驚。

    眾人方知驍龍武脈乃是為戰而生,沒有浴血搏殺,根本不可能提升境界,戰鬥越激烈,越是酣暢,戰意越強,提升越快。

    只是此武脈多是血脈傳承武脈,邯鄲講武堂不了解,也不會培養。

    非是少年有問題,乃是邯鄲講武堂只重習武,從不真正生死搏殺,乃至錯將天才當廢材,耽誤了自己家的一匹千里良駒。

    若只是死了二十多個潑皮無賴便罷了。

    然而,講武堂弟子皆是大趙顯貴,橫死三十名學員,在無數大趙文武大臣的請求之下,趙王與當時的趙國之鎮國武聖趙括權衡利弊后,只能選擇犧牲這個雖有無限天賦,但已是孤苦伶仃,並無親人,更無靠山的年輕武者。

    行刑那日,本是陽春三月,卻是大雪如席,覆地三尺。

    少年被人押出,忽地一人銀盔銀甲,破碎虛空,從天而降,一槍逼退所有人,挾他離開了趙國。

    他獲救之後,方才知道,此人乃是他父親當年的師父。

    他父親也是驍龍武脈,所以他才能覺醒驍龍武脈,前者為博取功名,不願封山學藝,偷偷溜出山門,入世從軍,最終死無葬身之地,只留下一桿靈兵長槍。

    後來,那銀盔銀甲強者成為了他的師父。

    在他的指點之下,少年一日千里,很快渡過天武雷劫,又三年,過聖武雷劫,成武聖。

    他的實力不僅與當日權勢滔天的趙國武聖趙括平起平坐,師尊更是在聖裁武院擁有天大的權勢。

    一日他替恩師巡視趙國,趙國武聖趙括全程尾隨,身形佝僂,語氣卑微,百般討好。

    他自是冷笑,說出當年之事,趙括頓時愕然。

    第二日,邯鄲講武堂撤牌,所有當事之人,全部刨出。皇親國戚賜給毒酒,令其自盡,尋常文官武將,盡皆腰斬。

    七日之後,人殺完,趙括再來,他依舊沒有給趙括好臉,拂袖而走。

    借刀報仇之後,他與趙國再無瓜葛,雖他姓趙,也再也不以趙國真定人自居。

    后十二年,當年的少年成就武神,人稱「槍神趙子龍」。

    而他的師尊,正是聖裁武院首席長老——童淵!

    ……

    無數畫面驀然在他腦海之中循環往複。

    槍聖仙只覺得整個腦海之中不斷地被人用重鎚敲打轟擊,痛不欲生。

    「我是趙子龍?」

    他喃喃自語,但下一秒,他旋即又大聲喝止道:「你是槍聖仙,你怎麼可能是趙子龍?」

    「此方世界哪裡有什麼趙國,哪裡有什麼趙括,哪裡有什麼邯鄲!」

    槍聖仙趙子龍激烈抵抗,抱頭狂嚎:「邪魔外道,休想阻我!」

    「想要以這些手段來奪我的肉身,你,休想!」

    聽到這話,秦楓眼神微動,他剛才用的法子乃是用八卦大陣恢復槍聖仙趙子龍潛意識裡尚未被徹底清除的記憶。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墮獄曼陀羅燈竟然還種有一道心魔在他腦海之中。

    不斷地提醒他,這不是真的,這些都是假的。

    僅僅憑藉被大陣喚起的記憶,哪裡比得上他自己自主意識的心魔?

    根本不可能左右他的意志和行為。

    其實就算不是趙子龍,哪怕是秦楓自己,如果全無關於另外一個世界的絲毫記憶,現在卻擁有另外一個世界的記憶,裡面的人,裡面的事,裡面的物,裡面的地方,全部都在現世是沒有的……

    那他恐怕也不會相信。

    這樣的情況下,最有可能的情況,反而不是記憶復甦,而是更像是前世記憶恢復,甚至是魂魄奪舍,鳩佔鵲巢!

    「果然,這九幽鬼域至寶的墮獄曼陀羅燈,沒有這麼容易對付!」

    想到這裡,秦楓驀地抬起手來:「咚咚咚咚」,連續八聲清脆聲響如環佩輕吟,幾讓人悅耳如清泉漱耳。

    八枚八卦金令陡然飛起,竟是霎那之間騰飛到了秦楓的四周,圍繞秦楓不斷旋轉。

    秦楓看了看身邊盤繞自己而飛的八卦金令,又看了看雙手捂住腦袋,以手捂住耳朵,大吼大叫如瘋魔,似是要阻擋儒、道兩家的大道之音去對衝擊的槍聖仙趙子龍.

    他將雙手伸入耳中,已經開始掏挖了起來。

    顯然,他體內的心魔與儒、道兩家大道之音的對抗已到了你死我活的艱難時刻。

    接下來極有可能,墮獄曼陀羅燈產生得心魔會慫恿他直接挖斷自己的耳朵,以此來隔絕儒、道兩家的大道之音對心魔的衝擊。

    這一招等於是最狠的毒計,一旦成功,趙子龍就算救回來,也會成為一個雙耳失聰的聾子!

    一個用槍高手,免不了要聽聲辨位,若是成為了一個聾子,必然實力大減!

    秦楓深吸了一口氣,心內已徹底下了決心。

    雖然用《齊物論》是險中求勝的險招,但此時此刻,他已根本等不了這許多了!

    想到這裡,秦楓驀地端坐大陣當中,雲端之上,他抬起右手的手指,指向自己身前的一枚八卦金令,語氣莊嚴,厲聲而喝。

    「道生一,一為太極!」

    那一枚八卦金令驟然如得將令,直接疾飛出列,驟然萬千光華流彩,徑直朝著趙子龍纏去!

    沒等趙子龍來得及阻攔,秦楓又點出一指,厲聲喝道:「太極生兩儀!」

    又是一枚八卦金令再落,閃爍著耀眼光華,徑直朝著趙子龍再去!

    秦楓深吸一口氣,雙手連續出指,點向上方騰空而飛的另外兩枚八卦金令。

    「兩儀轉三才!」

    「三才生四象!」

    兩枚八卦金令頓時再起,不斷旋轉,驀地再飛向趙子龍。

    此時此刻,纏繞趙子龍周身的璀璨光華,竟是已經達到了三股。

    每一道璀璨光華之上,赫然就是那一枚金令的持有者與趙子龍共同經歷得記憶。

    有的是與趙子龍在一起的記憶,有的是認識趙子龍之後,這個世界內經過得事情。

    其中無數中土世界波瀾壯闊的大事件,俱在其中。

    誅太子,斬白起,瀛海大戰,妖界大反攻,都在其中。

    任何一件事情,若是拿出來,都可以讓親歷者一邊下酒,一邊大呼一聲:「此生雖死無憾!」

    這樣的情況之下,槍聖仙趙子龍的情況就變了。

    原本,僅僅是槍聖仙趙子龍他自己的記憶,就好像是孤立的證據。

    此時此刻,四道記憶從四枚八卦金令之中傾瀉而下,直接轟擊到了趙子龍的腦海之中。

    四道記憶已經構成了相對完整的世界觀,更是與趙子龍自己的殘破記憶相互印證。

    至少這證明了一點,那就是槍聖仙趙子龍記憶里的那些個記憶,並不是假的,也不是錯的!

    他記憶里的世界,是的確存在的!

    但僅僅想要憑藉四枚八卦金令就從墮獄曼陀羅燈產生的心魔手中奪回趙子龍,顯然是不夠的!

    趙子龍此時此刻,聲音已經沙啞,幾被心魔完全控制聲音,厲聲喝道:「邪魔外道,想要佔我肉身,你們休想蠱惑我,休想!」

    這心魔無比聰明,不斷地給槍聖仙趙子龍自我催眠。

    告訴他,這一切即便都是真的,那也是邪魔外道要對你進行身體奪舍。

    你不能受他們的干擾。

    你就是你,你就是七殺聖地的槍聖仙,你根本不是什麼中土世界的趙子龍!

    你絕對不是!

    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秦楓已是預料到了這樣的情況。

    他抬起手來,厲聲喝道:「九幽鬼域,你若是以為我秦楓會就此罷手,未免太小看我了!」

    「趙子龍乃是我結拜兄弟,你們今日這般對他,他日天外天之上,我與你等——不共戴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
    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