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135章 再坑昭明劍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135章 再坑昭明劍域?字體大小: A+
     

    聽得秦楓的話,七殺聖主和劍聖仙皆是一愣。

    他們與秦楓的仇恨要是算起來,那可真是長了。

    真正要算計起來,可以上溯到七殺聖地下屬的紫霄劍宗對散仙界的控制。

    難不成,連他們都以為自己與秦楓的矛盾已經全無調和的可能,秦楓反倒願意坐下來跟他們談一談不成?

    秦楓看向這兩人,臉上笑容沒散,他漫不經心如閑談一般說道:「其實你們兩位若是仔細想一想,雖然你們一直想要坑害我,想要殺我……」

    「但是仔細想一想的話……」

    秦楓抬起手來,扳了扳手指,如數家珍道:「紫霄劍宗想要奴役散仙界,被我挫敗了,還奪來了你們給他們的彼岸橋……」

    「後來我到了地仙界,順手就滅了紫霄劍宗,其實說起來,紫霄劍宗也不過是你們養起來用來膈應天梁聖地的大狗而已。」

    「哪裡有在天梁聖地的勢力範圍之內,出一個堪比聖地實力的宗門,這就是故意挑事,想養大了紫霄劍宗給天梁聖地上眼藥的……」

    「不過以你們七殺聖地的尿性,紫霄劍宗一旦掌握了主動權,或者乾脆取代了天梁聖地,要麼安心做你們傀儡,要麼肯定就是痛下殺手……」

    秦楓淡淡一笑,玩味說道:「以紫霄劍宗的宗主脾性,最後撕破臉的可能性極大,所以你們也不可能真的就讓他取代了天梁聖地。」

    「所以說,這是一枚註定要成為棄子的棋子,不過是我在他沒有發揮足夠的效用之前,提前給你們七殺聖地打爆了而已。」

    出奇地七殺聖主和劍聖仙居然沒有阻止秦楓繼續說下去,他繼續說道:「接下來就是你們在全南斗域範圍內圍殺我了,其實這個階段,除了被你們下了生死劍符送進凌風城做內應的武平和熊輝吃了不少的苦,我也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損失!」

    秦楓笑道:「反倒是啊,凌風城一戰,你們七殺聖地上上下下,損失慘重。」

    「所以說起來,雖然我全程都被你們針對,被你們追殺,但我幾乎沒有什麼損失……」

    七殺聖主和劍聖仙被秦楓這樣一提醒,驟然意識到了什麼。

    他們一盤算,頓時臉上都浮現出了無奈又鬱悶的表情來。

    這麼一算,還……還真的是這樣啊!

    早知道是這樣,誰還跟秦楓這煞星結仇?

    一個紫霄劍宗滅了便滅了,惹這尊煞星幹嘛!

    「我倒是還擔心你們會特別有骨氣,死活要跟我來一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呢!」

    秦楓淡淡說道:「既然你們想活,也想保留下七殺聖地這一塊金字招牌,不如來談談條件吧!」

    秦楓的話音剛落,大鳥就捲起翅膀,像人的手掌一樣,將大拇指朝著劍壇外面的方向說道。

    「兩位,趁著現在還有的談……」

    「現在護山仙陣已經裂了,一會啊,三萬多端著諸葛連弩的精銳武夫衝進來了,那可就連談的必要都沒有了!」

    人說「威逼利誘」,為何「威逼」在前,「利誘」在後,而不是「利誘威逼」啊?

    明顯就是連創造出這個成語的老祖宗都知道,拿著棒子,永遠比拿著甜棗叫人辦事好使啊!

    果然,一直陰沉著臉不說話的七殺聖主和劍聖仙聽到大鳥的話,終於開口了。

    「為何天刺盟會突然反水?」

    開口問話的是劍聖仙,顯然,他不相信為何不早也不晚,天刺盟突然就在那個關鍵的節骨眼上徹底跟七殺聖地撕破了臉,竟在凌風城下將七殺聖地派去的精銳殺得一乾二淨。

    要不是七殺聖地精銳在凌風城一戰幾乎盡失,留在本山的多是一些老弱,怎麼會弄出今時今日這樣丟臉的大笑話來?

    面對天府聖地轟下的大陣,護山仙陣還沒有碎,自己就先踩踏死傷大半了。

    其實也不怪七殺聖地里都是一些膿包,凌風城一戰七殺聖地精銳死傷大半,剩下的精銳也成了驚弓之鳥,或是在心裡留下了難以治癒的心裡陰影,哪裡還有一星半點的戰力?

    換成是誰,看到成片成片死在自己面前的師兄袍澤,自己從死人堆里爬出來之後,還有膽量在劣勢到完全一邊倒的大戰中逞英雄啊?

    劍聖仙嘶聲道:「斧聖仙那頭豬的確不該打青龍使敖天的主意,但這事情實在是太巧了,巧合到哪怕等我們攻破了凌風城,這件事情再東窗事發,我們七殺聖地都不可能落到今日這般的凄涼地步。」

    「我不相信是上天對你如此眷顧,這解釋不通!」

    秦楓聽到劍聖仙的話,用後世的辭彙來解釋就是「我不相信,這不科學」。

    「當然了,別說他們不相信是巧合,我自己也不相信!」

    秦楓說到這裡,他也不與他們藏私,驀地抬起手來,竟是取出一隻殘破的熔岩頭盔來。

    沒等七殺聖主和劍聖仙反應過來,他已是徐徐將頭盔戴到了自己的頭上,觸動裡面的機關,一張森冷鐵面徑直罩住了他的面孔。

    秦楓冷冷說道。

    「這個頭盔,這張面具,你們應該都是見過的吧……」

    「為什麼天刺盟突然會在凌風城外反水,答案非常簡單!」

    「因為我現在就是天刺盟的盟主!」

    秦楓隔著鐵面,冷冷說道:「所以不要說什麼時運不濟之類的蠢話了,這不是時運的差距,而是實力的差距!」

    「即便斧聖仙沒有打青龍使敖天那把仙嵐劍的主意,他們依舊會毫不留情地對你們七殺聖地舉起屠刀,不過是師出無名和師出有名罷了。」

    秦楓扶了扶熔岩頭盔,又擦了擦手掌心,似是甩掉手掌里細微的沙粒一般:「天刺盟畢竟還是個要開門做生意的組織……」

    「一個理由都沒有,直接動手屠殺僱主,對信譽損傷還是蠻大的!」

    「好在有了斧聖仙那件蠢事之後,就算前來下任務的主顧們知道了凌風城下實際是天刺盟痛下殺手,也沒什麼好說的。」

    秦楓笑了笑說道:「敖天的地位在天刺盟不言而喻。」

    「替天刺盟內地位卓絕的青龍使報仇雪恨,天經地義不是嗎?」

    劍聖仙驀地想起了什麼,眼神之中掠過一絲遲疑的驚恐:「你怎麼知道斧聖仙是對青龍使敖天的仙嵐劍見財起意?」

    要知道,天刺盟的留影寶珠里是沒有這一段的。

    要不是斧聖仙回來親自稟告,連他都不知道為什麼斧聖仙突然要冒著巨大的風險對青龍使敖天動手……

    面對劍聖仙的質疑,秦楓淡淡一笑說道:「你們也不想想,為什麼你們派斧聖仙殺我,天刺盟當時派了青龍使敖天殺我,天府聖地派了傲無常殺我……」

    「為什麼最後,斧聖仙重傷,敖天和傲無常都死了,我卻毫髮無傷,收了一頭聖靈小人做徒弟還不算,還把他老爹聖靈王都拉出來幫我打了一仗。」

    秦楓也不說破,就是神秘一笑:「相信只要你們不是白痴,獃子,都很容易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你們也可以理解為,我算計了斧聖仙一把。」

    聽到這裡,七殺聖主終於坐不住了。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你究竟又想要幹什麼?」

    只是他說話的聲音,分明應該是義正詞嚴,雷霆萬鈞的聖主之怒,應該是一聲怒斥。

    到了七殺聖主的嘴裡,卻是軟綿綿如一個任人宰割,毫無還手之力,完全不知道歹徒會如何施為的弱質少女似的。

    太可怕了!

    秦楓展示出來的實力,以及他的心機,已經讓返老還童,一大把歲數的七殺聖主都感到后怕了!

    再聯繫上秦楓腳下現在躺著的墮獄曼陀羅燈。

    秦楓這傢伙,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

    還有什麼不能做的?

    秦楓看了看七殺聖主,淡淡說道:「你們對我還有點用處,否則的話,我也不會跟你們廢話這麼許多,直接打殺了事了!」

    聽到秦楓的話,七殺聖主和劍聖仙皆是對看了一眼,眼神複雜。

    若是直接拒絕秦楓的話,毫無疑問,七殺聖地今日恐怕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或者說,就算七殺聖地的金字牌匾還可以繼續掛著,七殺聖主和劍聖仙也不可能逃脫得了秦楓這個煞星的魔爪。

    要知道,他可是連天上謫仙都斬了的傢伙啊!

    關鍵的是,這個傢伙,才地仙七劫啊,真的才七劫啊!

    等他到了八劫,九劫,大圓滿的時候……會是什麼情況?

    現在是斬天仙界下來的謫仙,接下來要直接逆斬天仙嗎?

    就在七殺聖主和劍聖仙震驚之餘,秦楓淡淡說道:「你們跟昭明劍域也暗通款曲了,對吧?」

    秦楓一句話落下,七殺聖主和劍聖仙的眼神之中,難以察覺地掠過了一絲驚懼。

    雖然那驚懼一掠而過,但秦楓還是一下子就捕捉到了。

    他淡淡說道:「我也不問你們具體談了什麼條件了!」

    秦楓擦了擦手掌,笑得像個惡魔。

    「一會他們前來救援七殺聖地時,給我把『七殺逆天奪命大陣』開出來!」

    「什麼!」

    七殺聖主和劍聖仙皆是驚叫起來。

    「你,你要幹什麼?」

    還戴著天刺盟主頭盔和面具的秦楓淡淡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我知道的,你們七殺聖地的這座七兵山,本身就是一個威力強大絕倫的陣台。」

    「刻印的仙陣不是別的,正是這可以接引南斗麾下七殺星芒,作為斬敵禁術的大陣。」

    聽到秦楓這個在此之前,可能根本就沒有來過七殺聖地的外人,居然說出了聖地代代聖主口口相傳的終極秘密,還有什麼比這更加叫七殺聖主和劍聖仙震驚的。

    與七殺聖主和劍聖仙的瞠目結舌相比,秦楓的語氣越發淡定。

    關於「七殺逆天奪命大陣」的資料,乃是得自被天刺盟誅殺后化為冤魂得一位七殺聖地先代聖主,至於真假,他也不太清楚。

    如今投石問路,果然見到七殺聖主和劍聖仙這震驚到無以復加的表情,心裡反而落下了一塊大石頭。

    看來這事是真的。

    如果這事是真的,那麼「七殺奪命逆天大陣」必然就是用來對付天府聖地和天梁聖地聯軍的了。

    也虧得他開口將這真相詐出來了,否則一會這攻上七兵山的三萬多精銳武夫,一千名凌風城守衛軍,外加天府聖地和天梁聖地的幾千修士,能活著逃回去幾個?

    秦楓故作鎮定說道:「我知你們是打算最後用此陣來對付天府聖地和天梁聖地聯軍,重創兩大聖地之後,就算你們再無力發動反擊,至少也可以保住七殺聖地的本山不失……」

    「至於這開啟大陣之後的七殺星反噬,必然是要一名主陣者瘋癲入魔,終其一生,殺戮之念都不可能再祛除,想來你們都是指望對方有一半的幾率會落在對方身上,對吧?」

    被秦楓這樣一說,兩人皆是一愣,旋即都是咬牙不說話。

    顯然,他們的心思被秦楓說破了,但兩人都不好直接承認。

    可就在這時,秦楓卻是笑了起來:「我說兩位……」

    他的笑意讓兩人心裡發毛,但這兩人哪裡能對付得了秦楓。

    一開始劍聖仙還打算用匣中飛劍偷襲秦楓。

    現在來看,幸虧沒有做傻事。

    以兩人的實力,恐怕聯手都對付不了面前的秦楓。

    秦楓淡淡說道:「你們兩位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兩位也都是交情多年的同門叔侄了,幹嘛一定要用這種事情相互坑自己人呢?」

    秦楓看向七殺聖主,劍聖仙徐徐說道:「兩位也是一片苦心,無非是為了保護七殺聖地的牌匾,順便保住自己的富貴權位罷了……」

    秦楓不無譏誚地說道:「當然了,這兩點哪一點更多,我就說不好了。」

    「眼下倒是有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秦楓淡淡說道:「給我把前來支援七殺聖地的昭明劍域之人用七殺逆天奪命大陣擊殺!」

    秦楓淡淡笑道:「你們要的,我都給你們!」

    「而且,千年之內,天府聖地與七殺聖地永為盟友,絕不插手七殺聖地內部事務!」

    「你們意下如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
    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