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131章 收拾戰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131章 收拾戰場!字體大小: A+
     

    很顯然,黃泉大祭司是想要趁著秦楓不注意,用第二張絕命箋替代第一張絕命箋。

    那麼秦楓之前的謀划就要功虧一簣了。

    他之前一直故意誤導黃泉大祭司,讓他以為秦楓是昭明劍域的人。

    所以黃泉大祭司在準備釋放墮獄曼陀羅燈中的仙力,與秦楓做生死一搏時,釋放出來的絕命箋上,不出意外,寫的應該是昭明劍域謫仙殺我。甚至可能會詳細附上戰鬥情況的描述。

    根據絕命箋的設定,本體一死,絕命箋就會朝九幽鬼域飛去報喪。

    也就是說,除非第二張絕命箋替代了第一張,否則的話,九幽鬼域接到的絕命箋只會是黃泉大祭司寫的第一張。

    若不是秦楓吸收了絕天刺的大部分記憶,哪裡會知道這等除了九幽鬼域修士之外,外人根本都不會知道這一條秘密。

    自然也無法因勢利導,布下這無懈可擊的騙局來。

    秦楓自是故意放走了第一張絕命箋。

    至於這第二張絕命箋,他還真是意外賭中。

    他猜到黃泉大祭司會再飛出一張絕命箋,但並不知道他會何時出手。

    所幸他擋下來了。

    九幽鬼域稍微打聽一番,就會意識到這是武帝林淵的分身,自然會讓這一對本就是貌合神離的天仙界盟友更加矛盾尖銳,猜忌頻出。

    秦楓還不相信了,以九幽鬼域這睚眥必報的做事風格,丟了一件墮獄曼陀羅燈,死了一位大祭司,還可以若無其事地打掉牙齒混著血吞下去,繼續跟昭明劍域好好合作……

    那秦楓可就真的佩服九幽鬼域的現任域主是一頭九幽鬼域可能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縮頭烏龜了。

    這都能忍……

    這才真叫是狠人啊!

    但如果這第二張絕命箋替換掉了第一張,功虧一簣不說,秦楓還會陷入極大的危險當中。

    解決掉了這個來自九幽鬼域的最大威脅,秦楓只覺得心裡一塊大石頭落地了。

    難怪連他跟趙子龍之間憑藉八卦金令維繫的羈絆都可以被打破。

    也擊殺只有上界九幽鬼域的手段了。

    秦楓放出小灰和二哈,二哈負責加固宮殿內的大陣,一方面是提防黃泉大祭司還有別的後手,另一方面是他得要封鎖這個宮殿里的消息。

    若是被七殺聖地早早知道,幕後靠山已經被秦楓一劍把腦袋都給削下來了,這接下來的戲,就很沒有營養了。

    至於小灰,秦楓把它丟出來,是讓它去處理那墮獄曼陀羅燈的,檢查檢查上面有沒有什麼機關禁制,能不能重新煉化了為自己所用。

    就在這兩頭魔寵開始忙活的時候,秦楓終是鬆了一口氣,先拾起自己的騰龍金筆,又走了幾步,把那已經破破爛爛,簡直如廢品一般的玉琢神筆撿了起來。

    秦楓沒去管上清學宮叫呂德風的牛皮夫子在耳邊罵罵咧咧,他自顧自地琢磨說道:「昭明劍域,九幽鬼域,都是想要鯨吞此界的天仙界勢力,狗咬狗兩嘴毛,自不必說,都不是好東西!」

    「我跟著昭明劍域早就是不死不休了,誰遇著誰,都得弄死對方。」

    「九幽鬼域本來就跟他們沒有什麼可談的,現如今我先殺絕天刺,再殺這黃泉大祭司,也算是不死不休了。」

    秦楓琢磨道:「這兩個勢力都是長著一樣屁股的猴子,是敵是友分得也清清楚楚。」

    「只是夢域和上清學宮也摻和進來了,這兩個勢力究竟又是個什麼目的。」

    要說秦楓覺得上清學宮就是一個偉大光明正義的衛道者組織,但真的是糊弄小孩子的話了。

    這玉琢神筆里不就還裝著一名裝逼衝鋒在前,打架甩鍋在後的衛道士嗎?

    隕落下界哪裡是什麼為了拯救下界黎民蒼生,捨身做謫仙啊……

    那是拐騙了昭明劍域副域主的道侶,被追殺隕落在此啊!

    說他們是一腔正義的熱血衛道士,這不是騙鬼嗎?

    秦楓自己跟中土世界的儒道打了兩輩子交道了,他還不清楚嗎?

    儒道之中,要說有沒有捨身取義,以義為先的真正的,身體力行的大儒,那肯定是有的。

    朝聞道,夕死可矣,這在儒家不是一句玩笑話。

    但你要是說,儒道裡面,蠅營狗苟的事少嗎?

    那也一點都不少,興許還因為是讀書人,心眼兒多的緣故,這等事情比之學武的地方還要多上不少呢!

    秦楓一邊琢磨著,一邊對呂德風問道:「我說呂德風,夢域是個什麼地方?」

    呂德風似是還生秦楓的氣,沒好氣地說道:「老子不知道!」

    「你別問老子!」

    秦楓哪可能就吃了這個癟,他冷冷一笑,抬起手來,端詳著手裡破破爛爛的玉琢神筆說道:「這筆模樣太寒磣了,用了掉價……」

    「我一會找個地把它扔了吧!」

    他邊說還邊對旁邊的二哈問道:「二哈,你鬼點子多,你說說,這支筆扔哪裡去,最損德,哦不,最合適啊!」

    別看二哈平日里看起來怪蠢的,模樣就是一條哈士奇,它本體可是混沌凶獸啊,喜惡厭善,那一肚子的壞水,比起小灰來,那絕對是毫不遜色的。

    他如何能聽不出尊主大人的話中深意啊……

    它小眼睛眯成一條縫,壞笑道:「尊主大人,這怎麼樣好歹也是一件上界秘寶吧,肯定不能隨隨便便就讓人給找了去不是?」

    呂德風剛在心裡暗叫一聲:「這畜生都比這賊小子有人性啊,好歹還知道這玉琢神筆是上清學宮著名的七文寶之一啊!」

    哪裡知道,二哈接下來的話,就讓呂德風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個嘴巴子了。

    「怎們得一定把它藏到別人死活都想不到的地方不是?」

    二哈搓著手掌心,壞笑道:「茅房的蹲坑怎麼樣?」

    「然後本座再做一張地圖,再做舊了,再故意分成十幾份,二十份……」

    「流傳出去就說是一件天仙器的寶圖,引得那些個宗門啊,聖地啊,散修啊一頓你削我,我削你的……」

    「最後好不容易集齊了地圖,千辛萬苦,死傷慘重到了七殺聖地,結果發現藏寶地是一處糞坑。」

    「他們要麼跳下去撈這天仙器,要麼就前功盡棄。」

    二哈用爪子捂住嘴巴,笑得那叫呂德風一個不寒而慄。

    「尊主大人,你看這一出大戲,精彩不精彩?」

    秦楓大笑道:「可真是夠精彩的,好呢,那我就把這玉琢神筆給你了,你去弄地圖吧!」

    以捉弄人為樂的二哈頓時就來勁了。

    它一搓手掌心,興奮道:「好嘞,這事包在本尊身上來了!」

    果然……

    「算,算你們狠!」

    「本夫子認栽了!」

    呂德風只得服軟,再不去計較這小輩如何坑自己了。

    畢竟秦楓是個狠茬,他看得出來,要是這廝真給他連人帶筆丟進糞坑裡了,那他這輩子,不,幾輩子都不要想回天仙界了……

    還得天天跟屎尿屁這樣的下三路為伍,還不如給他來一刀痛快。

    呂德風正色說道:「夢域是天仙界最神秘的勢力之一。」

    「一方面啊,相比於其他的域,他們的主業不是修鍊。」

    「他們的主業是經商,在各域幾乎都有生意。任何一個域都要給他們面子……」

    秦楓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呂德風似是吸了一下口水,忍不住說道:「還有就是夢域里的人雖然不多,走出來的人,無論男女,都是天人之姿,絕代傾城,不知道引得多少人垂涎!」

    「他們的生意之所以能在各域都開展得了,我估計啊,跟他們這身漂亮皮相有很大的關係。」

    「你們想啊,要去人家域所在的星辰里賺錢,少不得點孝敬點什麼不是?」

    「那些大域所在的星辰又不缺錢,也不缺天材地寶的,還不是就只能做點皮肉交易,給人家暖暖床嘛,呲溜!」

    秦楓對呂德風猥瑣的話音有些皺眉,他略微有一些排斥。

    但一想到呂德風是因為沒管住褲腰帶子才淪落到了現在的下場,說出這樣的話來,也就不足為奇了。

    秦楓問道:「夢域完全沒有敵對勢力?這不太可能吧?」

    呂德風想了想,開口說道:「老夫自己知道的,跟夢域公然磕得最狠的也就是九幽鬼域了。」

    「老夫上次見到夢域的人,還是一齊圍剿九幽鬼域一處分域時的事情,那小娘子的身材和身手,都是嘖嘖,一流,不,超一流啊!」

    呂德風自顧自地說道:「別看她弱質女流,一個人能對敵四名同階鬼仙,不落絲毫下風,而且姿容絕艷傾城,打架就好像是在跳舞一樣,在那星空之下起舞,美不勝收!」

    「把我們上清學宮的人都給看呆了。」

    「別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後來多少人都給那夢域的小娘子寫信,至於回信了沒有,回了哪個,就不得而知了!」

    呂德風咂嘴道:「反正夢域之人外嫁外娶,這種事情,近一萬年都沒有一樁,天底下哪裡有這等好事落他們頭上哦!」

    說到這裡,他突然好奇地對秦楓問道:「我說混小子,你怎麼知道夢域的?」

    秦楓淡淡說道:「我之前被一個夢域之人用破夢之劍救了一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
    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