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128章 我上清學宮豈可饒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128章 我上清學宮豈可饒你字體大小: A+
     

    秦楓哪裡會有跟這傢伙廢話的閒情逸緻,一劍斬破鬼霧。

    萬千黃金劍芒如刺眼陽光疾射而下!

    黃泉大祭司右手利爪揮灑,左手驀地憑空一握,一根白玉色澤的骨杖穩穩落在他的手中。

    身影聯動之下,萬千鬼影重疊,左手骨杖在身前頻頻聯動,如化為一條森白骨龍,格擋金色劍氣的霎那之間,骨屑橫飛,令人看之驚心動魄。

    但如果說,黃泉大祭司覺得秦楓只會甩甩劍氣,那未免是太小看秦楓了。

    說出去連秦楓自己都不會相信啊!

    金色劍氣如烈陽,瞬間加持於秦楓的雙臂之上,兩道劍氣霎那化為金龍,脫困而出,猛撲向黃泉大祭司。

    這是他從搖光聖地張囂那裡模仿而來的招式,乃是以真武劍氣附著於雙手,施展出的奇妙劍招,進可攻敵,退可護身。

    也正是這一招昭明劍域的成名絕技,更加坐實了黃泉大祭司對秦楓身份的猜測。

    他殺心更加熾烈起來。

    斬殺此人,嫁禍天府聖地,既可引來昭明劍域全力對付t,解決七殺聖地目前的麻煩。

    更可以就此斬斷昭明劍域在此方地仙界的野心,讓他們一番辛苦全為九幽鬼域做嫁衣裳。

    這等一箭雙鵰的美事,豈不快哉!

    「九幽絕域陣乃是天仙界四大絕陣之一!」

    「若是能這麼輕易被你破掉!」

    黃泉大祭司冷冷一笑,目光之中的怯意,瞬間變成凌厲殺機。

    他使詐!

    「死吧!」

    原本一直處於守勢的黃泉大祭司,陡然之間轉守為攻。

    鬼氣彌散之下,天上驟然落下無數漆黑氣劍,地面之上,驟然懸空,萬千鬼怪橫行,戾氣衝天,鬼氣森森。

    天上黑劍鬼雨,腳下森羅地獄,僅僅置身其中,都感覺令人兩腳發軟,不寒而慄。

    六道鬼翼之後,黃泉大祭司驟然反手一擊,森白骨杖驟然化為一尊高接天宇的白骨魔神,眼神之中陰森幽暗鬼火躍動,幾如聖靈王高大,白骨手掌朝著下方秦楓猛拍而下!

    秦楓深陷殺陣重圍之中,語氣卻是依舊平靜。

    「本座也告訴你!」

    「莫說是天仙界四大絕陣,就是最強絕陣,在本座手中……」

    「也就一個『破』字!」

    話音落,劍氣起。

    秦楓身後萬千光劍匯聚成一柄破天巨劍,正面銘刻有山川草木,反面銘刻有花鳥蟲魚。

    天地萬象俱在其中。

    一劍威嚴氣度無雙!

    原本萬千劍化為一劍,自是威力無匹!

    龐大劍身之下,一劍橫切。

    整個九幽鬼域陣,竟是被這一劍徑直切割成兩半。

    森森鬼氣,骷髏魔神,白骨權杖,乃至黃泉大祭司自己,竟似乎都被這一劍之下,切為兩半!

    劍痕之上,漫天鬼氣森森,黑劍如雨。

    劍痕之下,百鬼夜行穿梭,魑魅魍魎。

    唯獨有這一劍斬出的鋒芒之中

    即便是最強絕陣,萬劫死地,當真如秦楓自己所說,一劍破之!

    黃泉大祭司頓時慘叫出聲。

    身體化為一團黑氣,向後飄去,轉瞬重新化為他的身影。

    他已是臉色煞白,再無半點之前胸有成竹,志得意滿的模樣。

    他的神情異常凝重。

    他抬起手來,一個細微到幾乎不可見的動作落入秦楓的眼中。

    一道幽暗光芒化為一張仙箋,在他手中落下,旋即隨著他森白手指一動。

    仙箋瞬間竄入虛空之中,居然穿透森森鬼氣飛離了此地。

    別人不知道,秦楓吸收了天刺盟主絕天刺的大部分記憶,哪裡會不知道九幽鬼域的手段。

    「果然放出了絕命箋,哼,是要跟我拚命了嗎?」

    秦楓在心內冷笑。

    九幽鬼域的鬼道修士最重複仇,睚眥必報,以血還血,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

    即便是他們理虧在先,一旦死於別人手中,親友也會去找那人復仇。

    這是最不講道理的地方,也是許多散修或者是天仙界里的小域,小勢力,即便看到九幽鬼域的鬼道修士在外作惡,也不管上去「多管閑事」。

    若是沒殺掉,別說行俠仗義了,自己都變成人家的煉器材料了。

    若是殺掉了作惡的鬼道修士,那更慘了。

    鬼道中人往往脾氣古怪,叛逆至極,極有可能就會追殺那人到天涯海角,甚至禍及師門和家人。

    之所以九幽鬼域的鬼道修士幾乎都能把仇家找出來,很大程度上擊殺來源於這「絕命箋」的設定。

    預計可能要死於對方手中,或者是準備與對方搏命時,九幽鬼域的修士會預先放出絕命箋。

    其上會有可能要殺死他的那人資料。

    若是鬼士在十二個時辰之內確實喪命,此箋就會自動飛回九幽鬼域,替那修士向鬼域報喪。

    鬼域之中少不了會有師門,知己,好友來為他復仇。

    若是戰鬥結束,鬼士獲勝,便可收回絕命箋,此事便會作罷。

    天仙界中,因為九幽鬼域一貫的行事風格,絕命箋惡名在外,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地仙界里,卻根本無人知道這等秘辛。

    但秦楓就是算準了這一點。

    只要黃泉大祭司使用了絕命箋,他的計劃就成功一大半了!

    絕命箋穿過層層鬼霧而出,黃泉大祭司似是放下了最後的包袱,冷冷一笑道。

    「你若是以為,我們九幽鬼域的謫仙只有這點本事,怕是你太小瞧我們了!」

    話音落下,一座漆黑琉璃的仙器徐徐從他心口位置脫離而出,懸浮於他身前,忽明忽暗,詭異至極。

    那不是一朵黑蓮,而是黑色的曼陀羅花!

    花瓣三層,層層皆是湛然如墨,散發出幽幽烏光,詭異無比。

    就在暗黑曼陀羅花徐徐綻放的瞬間,黃泉大祭司的眼神之中,驟然被一層漆黑顏色所徹底渲染覆蓋。

    「剛才……本座施展的只是自己一半的實力而已!」

    他說話的語氣,都已變得陰森沉悶起來。

    「謫仙入下界,為保持下界力量平衡,本體實力會在世界法則削弱下變成一半的實力!」

    「但本座另外一半實力並未消失,而是藏於這墮獄曼陀羅燈中……」

    他睥睨秦楓,冷冷笑道。

    「本座解封這暫存於墮獄曼陀羅燈中的力量,立刻便可以恢復到四轉天仙實力。」

    「天仙四轉,在天仙界都屬上乘,自當橫行無敵於這地仙界!」

    話音落下,幽暗的墮獄曼陀羅燈霎那之間一團黑光湧起,徑直沒入到黃泉大祭司的體內。

    瞬時,原本只是鬼氣森森如霧的九幽絕域大陣,霎那之間變得如同真實地獄一般。

    甚至連空氣之中的腐屍惡臭與血腥氣味都與真實無異。

    若是尋常地仙,僅僅是看到這遍地屍骸,以及滔天血海,便已是嚇得渾身哆嗦,顫抖不已了。

    但秦楓是誰?

    億萬大軍的血戰,哪裡比這遍地屍骸,滔天血海來得遜色?

    真當人族與妖族大軍的死戰,屍橫遍野,血流漂仵是小說家刻意潤色的場景不成?

    秦楓顏色不變,淡淡說道:「你雖取回了墮獄曼陀羅燈之中封存的實力,但你這具肉身所能承受的也僅僅是你一半的實力而已。」

    「此方世界為了防止你的肉身進入此界之後,退化到只有一半的實力,被自身仙力撐爆,這才卸去了你一半的實力……」

    「你竟這般逆天而行,不怕爆體而亡嗎?」

    黃泉大祭司聽到秦楓這般不徐不疾,甚至是好整以暇的嘲諷,登時勃然大怒。

    「本座會不會爆體而亡,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墮獄曼陀羅燈驟然迴旋,驀地出現在黃泉大祭司的頭頂,萬千黑芒散射,霎那之間,整個空間之內,狂風盡數朝他上方的墮獄曼陀羅燈湧來!

    「昭明劍域的小子,去死吧!」

    「萬法流屍,破滅不朽!」

    隨著他左手利爪驟然前握,握住墮獄曼陀羅燈的瞬間,渾身瞬間湧起磅礴仙力如巨浪滔天湧起!

    整個世界頓時加速,速度越來越快!

    不是秦楓在移動,而是除了他以外,整個世界都在飛速地向後移動著!

    不,不是在移動,而是在——崩解!

    這是以上界鬼道天仙的強橫鬼力直接扭轉時間,空間規則的無解一擊!

    控制整個時間、空間在短時間內飛快流逝。

    即便是近乎不死不朽的強悍天仙,也最終會歸於破滅!

    什麼都不需要做,也什麼都不能做……

    除非打破整個強化后的九幽絕域,否則此招無解,必死無疑!

    只不過短短几息時間,秦楓身上的皮膚和肌肉就飛速地鬆弛,老化,甚至朽壞!

    要知道,地仙境界的肉身,至少也有數千年的壽元。

    別說是用普通老百姓區區百年的壽命來衡量,擊殺是中土世界有真武至尊可以壽命千年,都感覺不可思議,近乎不朽……

    能夠讓秦楓的身體都產生衰老和朽壞,可見這彈指一瞬之間,墮獄曼陀羅燈已經將這方世界加速到了何等的時間流速之上!

    面對這近乎無解死局的一擊,秦楓居然仍舊沒有絲毫的慌張。

    他笑道:「這應該是你的最強殺招了吧!」

    沒有等黃泉大祭司回答,他又笑道:「只可惜,你從一開始就認錯我了!」

    黃泉大祭司先是一愣,旋即冷哼道:「你不是昭明劍域的人?」

    「哼,那也沒有什麼關係……」

    「總之你這小子是敵非友,殺了也不會有什麼可惜的!」

    「只可惜你若當時就承認自己並非昭明劍域的上界謫仙,本座可能還好與你談一談合作,甚至留下你這一條性命為本座所用……」

    他揶揄冷笑道:「只可惜你偏偏要去拉大旗扯虎皮,逞能做那英雄!」

    「註定只能做那昭明劍域謫仙的替死之鬼了!」

    黃泉大祭司看向秦楓,勝券在握一般,語氣輕鬆了許多。

    「你死有應得,若有來世,記得莫要惹我們九幽鬼域,哈哈哈!」

    哪裡知道,秦楓立在這墮獄曼陀羅燈牽扯時間引力的最中央,反倒是發出一聲比黃泉大祭司還要清脆爽朗的笑聲來。

    「你當真以為必勝無疑了嗎?」

    他看向黃泉大祭司,驀地一甩兩側衣袖。

    右手之中,一支騰龍金筆驀地飛入他的手中。

    左手之中,一支骨玉篆筆亦穩穩落於他手中。

    左右手分列,雖然他手中握住的僅僅只是兩支毛筆,此時此刻,在黃泉大祭司的眼中卻是比握住兩柄神兵利器,還要叫他吃驚萬分。

    「你……你難不成是?不可能,這不可能的!」

    黃泉大祭司大聲驚呼了起來:「上清學宮這些個自私自利的衛道士,哪裡會管這等卑賤下界的死活?」

    「不可能,假的,肯定是假的,你不會儒術,你只是在虛張聲勢!」

    秦楓聽到這話,不禁大笑出聲。

    他左手,右手一齊甩動,竟是雙手一同書寫起如龍蛇般翩然起舞的文字來。

    旋即,字字珠璣,光華大盛!

    紫氣充盈,幾乎通天而起。

    秦楓所書的,並不是什麼高深的奧義,若是有人留心去看,就會發現並非是什麼戰詩,更不是什麼名篇。

    只有四個大字:「浩然正氣!」

    因為秦楓從看到《齊物論》的時候就發現,上界的書籍是跟他在中土世界和地球上看到的書內容是不一樣的……

    如果想用這些書籍和戰詩來引起天地共鳴,因為可能有謬誤,所以不會成功。

    但即便上界的典籍和戰詩再千變萬化,「浩然正氣」這四個字,他已不止一次地從上界謫仙口中聽說過。

    那就必然是存在的!

    所以他乾脆以仙力化浩然正氣,注入雙手這「浩然正氣」四個大字之中。

    果然,浩然紫氣暴漲,瞬間抵住了讓時間與空間不斷飛逝的墮獄曼陀羅燈。

    「你是……你真是上清學宮的人!」

    霎那之間,黃泉大祭司有了一種要陰溝裡翻船的感覺。

    秦楓還沒有說話,忽地一道浩然光芒從他左手的骨玉篆筆之中疾射而出。

    一道人影白衣儒服,立於秦楓身前,朝著黃泉大祭司厲聲而喝。

    「大膽九幽鬼域孽障,光天化日之下行此邪術!」

    「我上清學宮以除魔衛道為己任,大道湯湯,豈可饒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
    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