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117章 哎呦,你還日過狼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117章 哎呦,你還日過狼啊字體大小: A+
     

    秦楓幾乎是灰溜溜地被瑤兮從仙車裡趕了出來,只得坐回到了小灰的翅膀之上。

    鯤鵬小灰似也被瑤兮那一記玉如意給抽怕了,有意無意地跟著翡翠仙車保持著數百尺的距離。

    別人只道是鯤鵬小灰都怕了今天心情似乎特別不好的前天府聖地的聖女瑤兮。

    哪裡知道卻是……

    「哎呀,尊主大人,本大爺對你可真是佩服得緊啊!」

    小灰一邊飛著,一邊嘖嘖對著秦楓低聲說道。

    「瑤兮,那麼剛烈的娘們,居然主動爬你被窩裡去了,厲害啊!」

    秦楓還沒說話,小灰已是嘀嘀咕咕道:「你知道不,尊主大人?」

    「本大爺鼻子可靈著呢,本大爺進翡翠仙車那會就聞到了,那血腥味兒不一般呢,果然,嘖嘖……」

    「那小妮子被本大爺說中了心事,惱羞成怒,一如意就給本大爺敲飛出來了。」

    「雖說打得是挺疼的,可是那小美人兒嬌羞的那個表情,那個眼神,嘖嘖,值回票價了,再挨上一下都值!」

    聽得這大鳥一邊飛,一邊似是不停地吸著哈喇子的噁心聲音,趴在秦楓身邊,順手抓了一大把羽毛當羽絨被的二哈不樂意了。

    它抬起頭來,吐槽道:「瞧你那德性!」

    「說得好像你能對瑤兮做什麼似的……」

    「人家美女就是躺在那,你有這能力對人家怎麼樣嗎?」

    「你除了能摸摸,能親親,你還能幹啥?」

    二哈壞笑道:「你有這能力把人家怎麼樣嗎?」

    聽得這話,小灰反倒不生氣,也不氣餒,依舊吞著哈喇子說道:「瞧瞧你這低級趣味!」

    「非得要為了繁殖嗎?」

    「美,你懂不懂?欣賞,你懂不懂?」

    「跟你說了,你也不懂,就你這土狗的智商,也就知道趴母狗身上做那麼點齷齪事兒!」

    哪裡知道這話剛說完,二哈又笑道:「好啊,有本事你不要每次跟小鳳凰在一起都占人家便宜,還要本尊頂包啊!」

    「你就不想怎麼了小鳳凰?」

    「本尊告訴你,今天你這醜樣,本尊全給錄下來了,回去到書里,本尊全部拿給小鳳凰看!」

    小灰驀地就尖叫了起來:「你,你幹啥!」

    「二哈,你還是人不?」

    二哈翻了一個白眼:「不是!說得好像你是人一樣!」

    聽得這兩二貨鬥嘴,秦楓出奇地沒有給他們一人賞一個毛栗子叫他們住嘴,反而是看著手掌心裡的一截僅有人中指粗的金屬碎片愣愣出神。

    小灰和二哈吵了一陣子,似是各自都覺得沒勁,不約而同地住嘴了。

    二哈打了個哈欠,看了看身邊的主人秦楓,低聲問道:「尊主大人,您想什麼呢……」

    「該不會是被瑤兮那丫頭一個『滾』字給弄鬱悶了吧!」

    小灰也在一旁幫腔道:「說起來這個『滾』字啊……」

    「本大爺也覺得奇怪的很啊!」

    「她都是你的人了,怎麼對你還這麼不客氣啊!」

    二哈也跟著嘀咕道:「豈止是不客氣啊……感覺比原來對尊主大人的態度還要惡劣啊!」

    小灰又跟著叨叨道:「你看看,她為了救你,連自己的貞節都不要了,肯定是喜歡你的嘛!」

    「你說這些女人是不是都是口是心非呀?」

    「明明呢,愛自己家男人愛的要死,卻偏偏嘴上說出『你滾』之類傷人的話來……」

    「難道說……」

    這賊鳥眼睛骨碌碌轉著圈,賊笑道:「她為了讓你記住她,所以特地表現地與眾不同,畢竟啊……」

    「她是尊主大人你睡過的女人裡面,對你脾氣最不好的一個了!」

    秦楓聽得賊鳥的話,忽地冷笑了起來,他笑道:「脾氣再不好,還能比鐵木心不好嗎?」

    這一下,小灰徹底瘋狂了。

    它像是發現了天大的八卦一般。

    「我……我勒個擦呀!」

    「尊主大人,你還日過狼啊!」

    「哎呦哎呦哎呦,我了個去!」

    小灰忍不住連說了三個「哎呦」,語氣嘖嘖稱奇道:「尊主大人啊,本大爺現在對你的敬仰之情,已經不是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了,簡直就是如滔滔銀河連綿不絕了!」

    「你也是個狼人啊……」

    「不不不,說錯了,你也是個狠人啊!」

    「連狼都敢日,刺激,太刺激了!」

    話還沒說完,小灰只覺得脖子上一涼,卻聽得秦楓淡淡地身邊的二哈說道。

    「二哈啊,我聽說鴿子肉有兩種做法……」

    「一種是直接悶死,不放血,丟鍋里燉湯,特別滋補。」

    「一種是放光了血,直接紅燒,吃起來特別香……」

    秦楓一邊說著,一邊看似漫不經心地拍了拍小灰的脖子,問二哈道:「二哈,你喜歡哪一種?」

    二哈果然發揮了不挑食的傳統,舔著舌頭道:「都行,都行!」

    「尊主大人的廚藝,本尊放心!」

    小灰閉嘴了,超級識相了閉嘴了。

    其實秦楓哪裡不知道瑤兮究竟是怎麼想的……

    既然她肯捨棄比跟生命一般寶貴的東西救下自己,那必然是喜歡秦楓的。

    但是喜歡,不一定要是相守一生,或者說僅僅是喜歡,在修鍊界,真的沒有多少把握可以相守一生一世,或是生生世世。

    秦楓是下界大帝飛升,這已經是整個南斗域,甚至整個地仙界都知道的秘密了。

    所以說,秦楓註定不可能長留地仙界。

    他不屬於地仙界,地仙界也不可能禁錮得住這一條飛升的蒼龍!

    天府聖地的聖女,不算身份卑微低賤,甚至在大多數修士看來,絕對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但身份地位的高低與否,家世出身什麼的,放在整個天外天來看,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笑話。

    有的人能夠打破世界,飛升域外,拼力搏殺出一條血路,甚至有可能橫死於某日某處某地,死無全屍都是常事。

    有的人雖然榮華富貴,但終究是籠中之鳥,琥珀之蟲,根本無法擺脫世界的束縛與自己的命運,最終化為朽土。

    但誰更高貴,誰更配不上誰呢?

    這答案已經與中土世界,下界地球這樣鮮有飛升者存在的俗世完全不一樣了!

    砥礪前行者,終究是孤獨的!

    與其以後漸行漸遠,直至最後再也追不上秦楓的腳步,看他消失在無垠星空之中……

    不如用這一夜的瘋狂,還清彼此欠下的恩債與情債。

    至於以後,相見倒不如不相見的好。

    他還是征戰諸天的英豪,她也可以安安心心地做一個地極峰的掌門。

    閑來無事,仰望星空時,也許還可以想起他來。

    甚至可以懷念自己曾經與諸天之上的某位大能,有著這等不可說,難言說的緣分情愫。

    瑤兮很冷靜地知道,自己不會永遠與秦楓在一起。

    秦楓也不可能為了區區一個她放棄自己征戰諸天的旅程。

    既是如此,那便當昨夜是幻夢一場,對於兩人來說,才最是一別兩寬,心上生歡。

    秦楓看著天邊不斷墜下的晚霞,喟嘆一聲道:「世間四萬八千字……」

    「唯有『情』字,最傷人!」

    他抬起胳膊,摸了摸心臟邊的傷口上,那幾乎已經恢復如新的皮膚,似自嘲一般說道。

    「她在天門禁地里欠我一條命……」

    「雲荒山裡她可能是來還我的,結果反而又被傲無常和上官雲沖利用,反而坑了自己也坑了我……」

    「結果她又欠了我一條命。」

    秦楓笑了笑說道:「我仗著她欠我許多人情,我也對她並無非分之想,所以才對她經常都不客氣……」

    「老是叫她下不來台。」

    秦楓搖了搖頭,看向身旁數百尺外的翡翠仙車,遙望了瑤兮那斜倚在窗欞上的側影,自嘲道。

    「只是如今,風水輪流轉,不僅她的欠債還清了,還變成了我倒欠她的人情了……」

    「她自是對我不會再如之前那麼客氣了。」

    他收回目光,眼神卻是重新投回到了掌心裡的那一枚細碎劍刃的金色金屬之上。

    「這一筆賬,還是要記到你的頭來的……」

    「林淵!」

    「我離你,已經越來越近了!」

    不是秦楓因為想要找武帝復仇而沖昏了頭腦。

    實在是因為,這一截從搖光聖地光明使張囂身上斬下來的劍氣碎片,最終化出的金色劍刃之上,隱隱出現了真武聖劍的紋路!

    真武聖脈,必然不多見。

    否則的話,林淵也不可能還在下界的時候就得到天外天大能的青睞。

    更不可能才剛剛飛升十幾年時間,就突發猛進到分身可以一劍刺爆整個中土世界。

    如果是尋常的上界天仙劍氣分身,就算是挨上一劍,秦楓也不可能傷重成這樣……

    秦楓昨晚上之所以會傷勢失控,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劍氣之中存在有真武劍勁。

    真武劍勁與秦楓融合了真武聖脈的帝體幾乎同根同源,最能剋制他的帝體。

    從這一點也側面印證了秦楓的猜測——搖光聖地光明使張囂有極大的可能是武帝林淵的劍氣分身。

    秦楓想到這裡,他攥了攥掌心裡的那一截真武劍氣碎片,語氣森冷如寒冰。

    「如果林淵也在昭明劍域,那便新仇舊恨一起清算好了!」

    他似想到了什麼,拍了拍小灰的脖子,沉聲道:「調轉方向!」

    「我們去枯龍山脈!」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
    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