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075章 父子對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075章 父子對飲!字體大小: A+
     

    嗜酒如命的秦弒剛才那一聲抱怨還沒有落地,只聽得身後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老爹,你找我?」

    就在秦弒回頭去看的瞬間,「哐當」一聲,一隻自在地腳蹺在仙桃木八仙桌上的大帝父親一留神,一屁股直接摔在了堅硬的地面上。

    這白髮蒼蒼,可一看就是老不正經的老頭,一邊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一邊揉著自己的千年老腰道。

    「你……你小子走路怎麼沒聲音啊?」

    「上樓也不說一聲!」

    「嚇唬人啊!」

    上樓的銀髮白衣青年也不與秦弒客氣,自顧自拿起桌上千年陳釀的美酒,仰起頭來……

    他全然不顧旁邊老爹那一副張大著嘴巴,心疼得比割肉還慘的表情,一飲而盡。

    放下酒壺,擦了擦嘴,秦楓笑道:「趕路,口渴了。」

    「這酒還可以,不烈!」

    「當水喝,正好。」

    秦弒一個白眼,差點沒把自己這大帝兒子給翻死。

    秦楓卻是笑道:「欠你一壺酒便是了,下次弄點天仙釀的酒給老爹解饞!」

    嗜酒如命的秦弒,聽得這話,頓時就來勁了。

    「你個臭小子,你說話可算數啊!」

    秦楓似是故意揶揄他道:「說話不算數,我是你兒子!」

    秦弒下意識應了一聲:「好嘞,一言為定,你是我兒……」

    陡然,他意識到不對勁了。

    當即他就啐了一聲罵道:「我呸……」

    「你本來不就是我兒子嗎?」

    父子兩人相視一眼,各自哈哈大笑。

    秦楓扶好桌椅,旋又與父親坐下,以手指撮上幾枚花生米攥在手裡,拿來喝酒當下酒菜。

    兩人之間卻是一下子沒有了初見時的玩鬧勁兒,反倒是一本正經地如開軍略會議一般。

    父子兩人神情嚴肅,相對而坐,說的話卻是……

    「第一天,對面比較輕視我們……」

    「來的都是些雜魚。」

    「沒看到七殺聖地那幾個舞槍弄棒的挫鳥,也沒有見到天刺盟的病貓和王八……」

    秦楓差點沒被自己的老爹,一本正經地逗笑了。

    舞槍弄棒的挫鳥,說的是七殺聖地持七種武器的七位聖仙。

    病貓,說的是天刺盟白虎使。

    王八,說的自然就是天刺盟玄武使了。

    這些人單個拿出來,都是睥睨地仙界大部分修士的頂尖人物。

    加到一起,更是腳跺上一跺,地仙界都要抖上幾抖。

    秦弒飛升地仙界連前帶后都不到半個月,就可以這樣指摘別人了,也是牛氣得不行。

    秦楓笑了笑說道:「我倒覺得不是他們輕視我們,而是想要知道我究竟在不在凌風城內。」

    「他們是希望你不在凌風城內,打你一個措手不及?」

    秦楓搖頭:「這倒不是,他們若知道我不在城內,必不會出手。」

    「因為凌風城即便再富庶,畢竟也就是一座修鍊城市而已,七殺聖地和天刺盟都不缺這個……」

    「他們是希望捕獲我這一條大魚。」

    秦楓笑道:「畢竟我身上的秘密,比起一個聖地來,都還要多。」

    秦弒撮起一枚花生米,丟進自己嘴裡,吐著酒氣說道:「我就說,你不過是滅了幾個聖地下面的宗門,都還沒動到他們的根本利益,何必對你下如此狠手。」

    「無非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更何況,你要抓一抓,還確實能被抓出罪名來!」

    秦楓冷笑道:「什麼叫罪名?」

    「只許紫霄劍宗奴役散仙界,不許我奪回散仙界的控制權?不許我殺幾個下界的地仙?」

    「紫霄劍宗奴役散仙界數千年,我不過為散仙界在地仙界里討個公道,就成了十惡不赦了?」

    「這是哪門子的罪名,又是哪門子的道理?」

    聽得秦楓的話,秦弒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痛快,痛快至極!」

    下一句話就讓秦楓翻白眼了。

    「不愧是我秦弒的兒子,哈哈哈!」

    秦楓白了自己這老爹一眼,淡淡說道:「武平和熊輝,我已經讓他們帶消息出城了!」

    「他們本就是七殺聖地安插在我這裡的間諜,如今回去報信,七殺聖地必不懷疑他們。」

    「應該今晚他們就會來凌風城!」

    秦弒皺了皺眉頭,不禁問道:「你在信里說,讓別人假扮你前往天府聖地,不就是希望真身在凌風城截擊七殺聖地這些鳥人嗎?」

    「你這故意把消息透出去,又是要幹什麼?」

    「你這一通操作啥意思?老爹我沒看懂啊?」

    秦楓笑了笑說道:「我的古月身份,基本上已經被他們猜出來我就是秦楓了。」

    「所以我出現在天府聖地,天府聖主一定會通知天刺盟高手戰力前往天府聖地殺我……」

    「這樣一來,留在凌風城的便只有七殺聖地的人了。」

    「我若要殺七殺聖地的幾個兵聖仙,就會簡單得多!」

    秦楓分析說道:「若是天刺盟精銳趕去天府聖地之後發現,我根本就不在天府聖地,我實際上出現在了凌風城,你說他們還會跟天府聖主一條心嗎?」

    秦弒撫掌笑道:「你這是離間計?」

    秦楓繼續說道:「等到天刺盟精銳趕回凌風城,他們必然惱羞成怒,聚集更多的精銳,想要一舉將我撲殺在凌風城……」

    秦弒聽得都有些激動道:「但這個時候,你已經幹掉了七殺聖地的很多高手,騰出手來可以收拾天刺盟了,對不對?」

    秦楓卻是笑著搖了搖頭:「非也!」

    秦弒不解,秦楓繼續說道:「等他們發現,我留在凌風城坐鎮的只是我的天道分身時……」

    「他們就再也無力阻止我的其他計劃了!」

    話音未落,秦弒用難以置信的語氣打斷道:「什……什麼?」

    「你要留一具天道分身在這裡?」

    「你一具只有本體一半實力的分身,擋得住個誰啊?」

    「那你本體去幹嘛?」

    「你也太託大了吧?」

    秦楓卻是笑道:「我已安排妥當了……」

    「只是具體計劃,我不可說。」

    「因為兵書有言:『事成之以秘,敗之以泄』,任何事情只要說出來,就有泄密失敗的可能……」

    他正色說道:「不是不相信父親的人品,只是此事事關重大……」

    秦楓沉聲說道:「稍有不慎,連我——都只有灰飛煙滅的下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