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069章 萬千劍,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069章 萬千劍,來!字體大小: A+
     

    就在地極峰眾人氣得牙痒痒,卻拿這一狗一鳥,兩個畜生無可奈何的時候……

    「孽畜,天府聖地豈容你等猖狂!」

    話音落,金虹耀眼如烈陽,一道彷彿翻滾著天火的爆裂攻擊,竟是從天極峰正上方狂卷而出,狠狠朝著守拙峰的護山大陣轟來!

    天極峰,還有天府聖主,動手了!

    「轟隆!」

    沒等守拙峰上的李守拙等人反應過來,那滾滾天火已是徑直轟在守拙峰的護山大陣之上。

    「這是……老祖宗留下的天火誅仙陣……」

    李守拙一時錯愕。

    天火誅仙陣,顧名思義,取日曜之精,淬鍊為天火,凝聚為一線,一擊而出!

    據說天府聖地的天火誅仙陣曾經一擊焚死過一名天仙,由此得名。

    天火轟然撞在守拙峰的護山大陣之上,頓時天崩地裂,整個守拙峰之上天地狂晃,幾如地震。

    原本穩穩端著諸葛連弩的百名陣紋師,頓時摔倒一大片,甚至有人站立不穩,從懸崖上直接摔下去,滾下去的。

    別說是這些個站在地上的陣紋師,就連半空之中的地極峰真人們都遭了滅頂之災。

    距離屏障較近的,直接就被這兩相碰撞的震蕩波,直接轟碎了五臟六腑,做了倒霉鬼。

    即便是一些站的稍遠一些的,也都覺得頭暈目眩,氣血翻騰,甚至有人御劍都難以保持,一頭從高空栽倒下去,摔得個筋斷骨折。

    在大陣之內的真人團尚且損失如此重大,承受天火誅仙大陣一擊的護山大陣可見一斑!

    只見,磅礴天地靈氣,滾滾如狼煙,瞬間從陣台泄漏的一角升騰而起,又傾瀉而下!

    唐傲風見自家的太沖千劍陣連這守拙峰護山大陣的皮毛都沒有擦到,偏偏這號稱跟天穹一樣結實的守拙峰護山仙陣是由天極峰的天火誅仙陣一擊轟開。

    他的表情陰晴不定,甚是尷尬。

    要知道,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守拙峰滅了,這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但地極峰由於打的是頭陣,也是實力大損。

    分明天極峰可以一擊直接轟開守拙峰的護山大陣,為何要他地極峰打頭陣?

    唐傲風隱隱察覺到了一絲被人當做過河卒來用的恥辱感覺來。

    守拙峰滅了,地極峰殘了。

    原本一直擔心地極峰因為實力日漸昌隆,而成尾大不掉之勢的天府聖主,便可穩坐釣魚台了。

    這其中的陰謀算計,當時恐怕未必會覺得,事後一思量,卻是叫人直覺得誅心。

    但他又沒有辦法……

    要想報徒兒唐烈之仇,若要雪三番五次被守拙峰欺辱之恥,若不給天極峰做馬前卒,如何能做到?

    其實若是要細細說起來,地極峰若是之前不死命欺壓守拙峰,哪裡會有如今之恥?

    說什麼守拙峰欺辱地極峰,到底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唐傲風思緒萬千,一霎而逝。

    這邊天府聖主已是冷笑了起來:「說什麼堪比天穹的護山大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冷冷說道:「天府聖地眾弟子聽令,守拙峰上下冥頑不靈,自李守拙以下,盡數誅滅,以正聖地綱紀!」

    聽到天府聖主的話,李守拙不禁冷笑出聲:「祖師有令,諸脈不得相鬥,挑起事端者,等同謀逆!」

    「李承乾,你真是把祖師的話當一個屁給放了!」

    旋即,有聖地長老厲喝道:「李守拙你這個老東西,侮辱祖師,罪加一等!」

    又有人捧臭腳,大喝道:「直呼聖主名諱,不敬聖主,罪不可赦!」

    天府聖主冷笑:「讓他罵便是了!」

    「一會,看這老匹夫的腦袋掉下來,他還罵不罵的出來!」

    「天府弟子聽令,殺入大陣,剪滅守拙峰逆黨!」

    話音落下,又是千道飛劍如瀑,齊刷刷地御劍飛來。

    雖然天極峰弟子的人數遠遜於地極峰。

    但是毫無疑問,每一道都是至少六劫以上實力,相當於地極峰里護法的水準了。

    這些還都只是充當馬前卒的外門和內門弟子,還不算站在後面的護法,長老,以及聖地的敕封長老。

    窮盡全聖地之力下的攻擊,就好像數百丈高的海嘯,拍打之下,小小的守拙峰豈有完卵?

    看到不斷地有天極峰弟子從被天火誅仙陣轟出來的縫隙里衝進來,李守拙居然不退反進,手中青竹杖在手,餘光看向身後的宋潛與宋仁兩弟子。

    「你們快走!為師來擋住他們!」

    大難當頭,宋仁與宋潛皆是一怔,旋即淚水狂涌而出。

    「師父!」

    李守拙以青竹杖當劍,冷冷往地上啐了一口:「我呸!」

    「哭什麼哭?」

    「為師死了嗎?為師就一定會死嗎?」

    他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半空中五彩斑斕,疾刺而下的飛劍。

    「這些個六劫、七劫的小娃娃們,哪裡能殺得死老夫?」

    話音剛落,只見他猛地抬起手來,手中青竹杖向空中一丟。

    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看起來垂垂老矣的守拙峰掌門李守拙,竟是身影凌風而起,一腳踩在了那飛行中的青竹之上。

    本是凡物的青竹杖,此時此刻,在他的腳下,簡直就好像是翠綠仙劍一般,竟托著他穩穩迎戰向天空之中數以千計的天極峰仙劍!

    宋仁和宋潛一時如同痴獃,「噗通噗通」跪倒在了地上,痛哭流涕不止。

    看到李守拙這般踩著一根青竹杖飛身迎敵,天極峰的這些個驕子們先是一愣,旋即紛紛冷笑了起來。

    「老傢伙是老糊塗了吧?」

    又有人獰笑道:「天堂有路這廝不走,地獄無門,偏要自己來投!」

    「送上門來的天大功勞,不要,對不起老天爺啊!」

    旋即,沖在最前面的天極峰弟子們一齊調整姿態,紛紛仗劍在手。

    一個個都是摩拳擦掌,只等著看這份天賜功勞落在誰的手裡。

    可就在這時……

    「小子,借劍一用!」

    雙腳一前一後,立於青竹杖上的李守拙忽地大吼一聲,雙手張開,竟是直接朝沖在最前面的年輕天極峰弟子抓去。

    那年輕弟子何曾見過這種架勢,正要握緊手中仙劍,卻哪裡還能握得住?

    憑空一股大力徑直從掌心傳出,「唰」地一聲,仙劍脫手而出,徑直朝著李守拙飛去。

    仙劍不比尋常刀劍,劈手一個照面就被奪,乃是修士的奇恥大辱。

    「老匹夫,找死!」

    那名驕傲的天極峰弟子頓時勃然大怒。

    他手指驀地一掃,身後七口飛劍一齊攢射而出,想要趁著飛劍還未落入李守拙手中,就將他斬殺。

    「區區七劍,也想斬老夫?」

    李守拙右手猛然前伸,那飛劍驀地加速,穩穩落在他的手中。

    「縱是七十劍,七百劍,七千劍,又奈老夫何!」

    李守拙風雲叱吒,厲喝一聲:「萬千劍,來!」

    霎那之間,與李守拙臨近的所有修士,無論是握在手中的劍,裝在匣子里的劍,竟是一齊震顫!

    甚至連他們腳下踩著的飛劍,都隱隱要被攝拿過去的趨勢。

    那天地之間,手握長劍,腳踩青竹杖而行的老人,如同萬劍共主,當受千萬劍朝拜!

    下一秒,「嗡!」

    萬千劍,一齊出鞘!

    一人仙劍被奪,是技不如人。

    萬千劍一齊被奪,只能證明,這不是人!

    「快殺了這個老怪物!」

    可李守拙哪裡會給他們這機會!

    「葬——劍!」

    李守拙一聲葬劍,連帶著他手中長劍,萬千劍竟是一齊粉碎爆裂!

    一口仙劍,如果是地仙器也就罷了。

    若是天仙器,爆炸的威力就相當於天仙高手全力一擊。

    此時此刻,萬千劍都被李守拙操縱,一齊葬劍自爆,這威力可想而知!

    一時間,天極峰內門外門弟子人仰劍翻,亂作一團。

    李守拙卻是戰意正酣,腳下青竹杖凌風而落,攥住手裡奪來的那口平平無奇的仙劍,一氣如吞吐日月山河。

    劍芒如寒星,又如一線潮頭,自天邊而掠過。

    正是傳說之中,李守拙的鎮派絕學,無數人聽聞,卻不曾見聞的——一葉斬青天!

    只見守拙峰上,雲濤莽莽,劍意如霜。

    唯有一劍,如一線潮頭,如斬開青天,劍開天門!

    守拙峰萬千樹木齊齊作響,如松濤萬壑,激蕩不息!

    「帥,這一劍帥啊!」

    不止是下面的宋仁和宋潛看得目瞪口呆,就連山頂上的一鳥一狗,看的這一劍的氣勢,都是嘖嘖稱奇。

    「你說尊主大人會這招嗎?」

    小灰呱噪道:「會啊,肯定會啊!」

    「以咱們尊主大人能愛裝逼的脾性,這麼帥的劍招,肯定會學啊!」

    「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學啊!」

    二哈聽得小灰這話,不禁「嘿嘿」笑了起來:「本尊都給你用留影寶珠錄下來了,一會尊主大人回來了送給他當禮物!」

    小灰登時一頭冷汗,瞬間炸毛:「我……我,我他媽說你什麼好?」

    「你這條舔狗!」

    二哈奸笑:「敢說不敢當啊?」

    「你這舔狗,把寶珠交出來,我們還是好朋友!」

    二哈卻是一把推開小灰,斂住笑看向天空道:「別鬧了!」

    「你快看天上,大魚上鉤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