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064章 關門打狗,狗在人不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064章 關門打狗,狗在人不在!字體大小: A+
     

    與天府聖地鎖山相比,還有一件事情,雖然不及鎖山和青龍使敖天隕落的事情來得大,但也是在當地攪動了不少的風雲。

    幾乎就在天府聖地鎖山的前幾天,天刺盟保護凌風城的天刺令到期,凌風城宣布閉城。

    原因不外是防備來自各個勢力的攻擊和偷襲。

    眾所周知,凌風城的城主秦楓家底極厚,但實力才剛剛到地仙五劫的真人境界。

    秦楓是下界飛升者,而且還是下界大帝級別的飛升者,這個消息且不問是真是假,如今在各大聖地高層已是傳瘋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凌風城之主秦楓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多少人在打凌風城的主意。

    只是很多在凌風城裡做生意,做買賣的商戶卻是要跳腳了。

    不曾想到,城主府里居然有人挨個店鋪退還租金,並將貨物按照市價全數買下。

    不得不叫人咋舌一句,城主府真不差人啊!

    跟之前做凌風城主的風家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

    為什麼凌風城這麼好的市口,一直都發展不起來,到了這秦楓城主手裡一下子就繁榮起來。

    還不是因為之前的風家實在是雁過拔毛的主?

    進個城都要錢!

    這不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錢又是什麼?

    至於得了城主府的補償,還在聚眾鬧事的刁民,城主府也有的是本事對付他們。

    雖然早年城裡有風、林、火、山四大護法,目前只剩下風護法和林護法兩人。

    但兩人早已不是風家時期那地仙三劫、四劫的水平了,不知是得了什麼奇遇,這兩人一步跨過真人境界到了地仙六劫,甚至隱隱有往七劫去的趨勢了。

    七劫的地仙,就是聖地里也沒有多少個。

    就算是散修,有幾個能到這樣的境界?

    跟城主府斗,這不是找死嗎?

    再說了,城主府里以比武招來的這麼多散修,湊成的城主衛隊當真是酒囊飯袋不成。

    安撫城內商賈,不是秦楓的安排,乃是秦楓的老爹,可以算是老奸巨滑到成精的秦弒的主意。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者,不在少數。

    既然是錢可以擺平的事情,秦弒從來都不吝嗇錢財。

    要是到時候,真有強大勢力來圍城,城裡被一煽動,出點亂子,城裡面的姦細把護城大陣給搗毀了。

    哪怕是億萬分之一的可能,落不到頭上就是沒有,落到頭上,後悔是根本來不及的。

    其實秦弒本來是想這幾天把城裡的姦細給清一清的,哪裡知道秦楓走之前特地交代了——不許清姦細!

    別人不理解,用慣了計謀的秦弒卻知道,秦楓這是要用反間計了。

    也就是故意放出假的消息,引對方上鉤的計策,家裡要是沒有些個正在積極打探情報的姦細,如何用反間計?

    此時此刻,暮靄沉沉,天光黯淡。

    城主府最高的望台之上,一名中年男子,一頭霜雪,兩鬢斑白,卻是攥著皮革酒囊不撒手。

    邊喝還邊罵罵咧咧地對著遠處低聲自語道。

    「你個臭小子,說是關門打狗的……」

    「狗倒是進來不少,你人呢?!」

    他抬起手來,提著酒囊罵道:「現在本事大了,脾氣也漲了……」

    「連老子的信都不回了!」

    「你要是敢不好好地回來,老子打斷你的腿!」

    但他旋即又聲音一啞,似是自己把自己都給逗笑了。

    「都不能好好地回來了,還怎麼打斷他的腿啊!」

    他看向遠方,苦笑道:「雖然不知那雲荒山究竟是個什麼鬼地方……」

    「但你小子可一定得要好好地,活著回來啊!」

    正惆悵的時候,只聽得木質樓梯上「蹬蹬蹬」地響著,顯是有人慌不擇路,跑著上樓來了。

    聽著臨近到樓上,「噗通」一聲悶響,顯然是跑得太快了,腳下沒穩住,一腳踩空,反倒是「咕咚咕咚」又滾下去半截。

    那站在城主府的望台上,倚著欄杆喝酒的白鬍子老頭,正缺德地樂呵,等著看是哪個倒霉鬼上樓梯不長眼睛……

    只聽的樓下那人三步並作兩步,「蹬蹬蹬」地又爬了回來,衝上頂樓,卻是摔得鼻青臉腫,鼻子都流血的蕭逸。

    這傢伙沒顧得上擦自己的鼻血,就對著秦楓大喊道:「老……老太爺!」

    看到蕭逸那狼狽至極的模樣,秦弒沒好氣地說道:「咋了?」

    「家裡死人了?」

    「這麼毛毛躁躁的……」

    哪裡知道蕭逸沒顧得上抹一把臉,就朝著秦弒「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笑得跟個二傻子似的。

    就在秦弒忍不住懷疑,這個死活粘著自己兒子,死乞白賴求他收自己為徒的小子是不是腦袋磕門上摔壞了的時……

    蕭逸開口了。

    「師父來信了!」

    秦弒驀地一愣,旋即也像是發瘋了一樣,一把撲上前去,顧不得用手抓醬牛肉下酒的滿手污漬,按住蕭逸得肩膀重複問道。

    「楓兒回信了?」

    「什麼時候的事?」

    「信上又說什麼了?」

    蕭逸只覺得肩膀被按得肩膀要散架了似的,他越要掙脫,結果這老梆子捏得就越緊!

    要是一般人,蕭逸早就發火了。

    但架不住秦弒是師父秦楓的老爹啊……

    他只得賠著笑臉說道:「老太爺,疼……肩膀捏著疼啊!」

    秦弒哪裡管他,依舊不屈不撓地晃著蕭逸的肩膀:「快說,楓兒信上說什麼了!」

    「這小兔崽子,為啥給你回信,不給他爹我回信?」

    「偏心吶!」

    蕭逸都快要被秦弒給晃暈了,咬著牙忍著說道:「師,師父說了!」

    「他不日就從雲荒山趕回,堅守凌風城七日即可!」

    秦弒聽得蕭逸的話,不禁一愣道:「七天?那去了今天,還有六天了啊!」

    啊知蕭逸下面帶來的話就叫人匪夷所思了、

    「師父還說了,這件事情千萬不要弄得全城都知道,但所有的姦細都要知道……」

    「最好啊,可以把他就是天府聖地新任敕封長老古月的事情,也給捅出去!」

    秦弒聽得蕭逸的話,按著他肩膀的手一下子就鬆開來了。

    「真的假的?」

    「小子,你沒看錯消息吧?」

    「把他是古月的事情都抖漏出去……」

    「楓兒這是找死啊!還是報復社會,想連累那邊守拙峰的一干師兄弟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