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044章 內訌的邊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044章 內訌的邊緣!字體大小: A+
     

    秦楓被瑤兮這樣一提醒,驀地想起自己手裡確實還有「指南針」這個東西,趕緊從須彌戒指的角落裡翻了出來,遞給瑤兮。

    瑤兮接過那紅木匣子,對秦楓說道:「我之前就跟你說,入雲荒山後,所有對於山川地勢的感知都會失效,人就會像走入迷宮一樣不辨南北。」

    「你難道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她打開紅木匣子,對秦楓亮了亮說道:「你自己感覺一下,是不是這樣。」

    「除了這件仙寶,我們在雲荒山中的所有感知手段都已經失效了!」

    秦楓只覺得自己的感知似乎並沒有絲毫地不同,但瑤兮不顧安危進雲荒山來救自己,他也不好與她懟上,只得敷衍地點了點頭。

    正說話之間,剛才還頑強地指著南方的指南針,下一秒立刻像是著了魔似的瘋狂地轉起圈來。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不只是瑤兮,就連秦楓自己都有些吃驚道:「這個指南針壞了?」

    瑤兮皺眉道:「這東西在聖地里數百年,也不曾有過什麼問題,怎的才道你手裡就壞了?」

    秦楓聳了聳肩膀,露出一副「你問我,我問誰」的表情。

    瑤兮的目光已是有些緊張了起來:「那我們豈不是進得來,出不去了?」

    秦楓卻是接著她的話說道:「也未必,也許只是這片區域有干擾。」

    瑤兮不知道,秦楓從後世卻知道,所謂的指南針,根本就不是什麼仙家靈寶。

    不過是磁石而已。

    如果遇到一塊區域有更強的磁場,指南針失去作用再正常不過了。

    雲荒山裡連海市蜃樓能夠出現,有個一兩處地方有異常的磁場,不是太正常不過了。

    瑤兮卻是依舊神色緊張地問道:「沒有這件仙寶,我們只會離出口越來越遠,朝中心位置越來越近。」

    秦楓笑道:「你還當真是一點都看不起我啊!」

    瑤兮看到這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也是不禁訝異了起來:「你,你真的有辦法?」

    秦楓笑道:「並無辦法。」

    他若是直接說自己不受此地磁場的干擾,也無法跟瑤兮解釋,便說道:「我只知我的運氣一向都不錯!」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卻說雲荒山中,七殺聖地的斧聖仙掀開迷霧,見早已沒有了秦楓和那出手相助者的蹤跡,不禁狠狠抬起腳,在地上跺了一下。

    他旋即抬起手來,狠狠一斧砧在地上。

    正生氣之時,只聽得一個聲音在他身後說道:「你們七殺聖地一天到晚都說,七種兵器所向披靡,無人能活著從你們手下逃走……」

    那聲音略帶嗤笑道:「本聖子一直以來都是深信不疑的,沒曾想到,居然是你們七殺聖地自己自吹自擂騙人的。」

    聽那人自稱是「本聖子」,斧聖仙登時就暴怒了起來。

    「嗡」地一聲斧鳴,一片斧刃已是風馳電掣,直接朝那聲音的來源飛去。

    對方似是早就知道斧聖仙要對自己出手,只聽得「霹靂」驚雷炸響,那人的修長五指上已是雷霆流傳,雷光涌動之下,穩穩地將那一枚斧刃捏在了手掌之中。

    只見一道人影,外面雖然罩著一件厚如夜色的漆黑大氅,大氅之內卻依舊可以看出金絲線條的華貴長袍。

    再看那兜帽下的面容,鼻樑高挑,嘴角只需微微上翹,就讓人覺得是有驕傲之色。

    非是聖地窮盡全力培養的天才,不會有這般的自信。

    再結合上他之前使用的雷霆法則,不是一直對外宣稱被禁足閉關的天府聖子傲無常又是哪個?

    「呵,不過是掌握了一條雷霆法則的雜魚,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斧聖仙驀地抬起手來,藏著六枚斧刃的漆黑手甲斜指向傲無常,冷笑。

    「要不你來跟本座比劃比劃?!」

    傲無常似是惱怒斧聖仙沒有得手,也是刻薄冷笑道:「某些人連一條世界法則都沒有領悟,你一樣都殺不死!」

    「你這風之法則與土之法則的領舞者,哼,也不過是名不副實!」

    斧聖仙猛然暴喝道:「待到本座將你這雜魚打翻在地,讓你求饒的時候,你方知本座副實不副實!」

    眼看著兩人劍拔弩張,傲無常按劍在手,斧聖仙也隨時準備扔出斧刃暗器。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刻,一道人影驀地出現在兩人中間。

    侵骨寒氣,瞬間席捲全場,在兩人中間,直接憑空凍結出一段冰牆來!

    正當兩人詫異之時,一道人影身穿青龍鎧甲,頭戴青銅龍首鬼面,已是穩穩落在了冰牆正中央的位置上。

    「秦楓還沒有殺,你們自己先打起來了……」

    「此事合適嗎?」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青龍使敖天。

    要是秦楓此時此刻在此,一定會暗叫不妙。

    目前的情況,正是秦楓入雲荒山時的最壞打算。

    天府聖地傲無常,天刺盟與七殺聖地的強者都來了,而且為了對付秦楓暫時聯手了!

    見到青龍使敖天於中間調停,兩人收起兵刃,彼此瞪了對方一眼,卻也只好各自罷手。

    斧聖仙看向青龍使敖天告狀道:「青龍使,你何時來的?」

    青龍使敖天緩緩道:「我進雲荒山時間與你們差不多,但路上稍稍遇到了一點阻礙,到此地得時候,正好見到你們兩人打起來。」

    他冷聲說道:「賊子秦楓乃是我們三家勢力共同的眼中釘,肉中刺,又是我們三人共同的仇敵……」

    「我等若是將精力都花在內訌、內鬥上,未免太不值得了!」

    青龍使敖天的話音剛落,只聽得斧聖仙大聲道:「青龍使,那就請您評評理了!」

    斧聖仙指向面前的傲無常,暴怒道:「若不是你們天府聖地的那個聖女瑤兮來破壞本座的好事,不管那小子是秦楓也好,是古月也罷,都只有死路一條!」

    他憤憤道:「通知我們七殺聖地來殺人的也是你們,從本座手底下救人的也是你們天府聖地的人!」

    「他們是在消遣本座嗎?」

    傲無常聽到斧聖仙說出「瑤兮」的名字,眼神不禁一慌。

    他之前也猜測到出手救人的可能是瑤兮。

    因為如果來的人是天刺盟的朱雀使鳳七,以對方的實力怎麼可能救了人就走。

    反殺斧聖仙都不是太大的問題。

    但他並不確定,此時此刻,經由斧聖仙之口說出來,傲無常只覺得心內一疼,目光卻是更加帶上了狠毒之色。

    「你血口噴人,可有證據?」

    斧聖仙笑道:「歸元珠不作數,這個各聖地都有。」

    「但你們天府聖地的獨門戰技——步踏罡斗,腳下生風,猜出南斗六星圖案,可躲開同階大量攻擊,並可快速移動,進可攻,退可遁……」

    「你未曾與那娘們對戰,本座卻是清清楚楚看到了,哪裡能錯得了?」

    聽到斧聖仙的據實證據,傲無常驕傲的臉上竟是浮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痛苦之色。

    他冷冷說道:「此女離經叛道,與我,與聖主早已不是同一條心了!」

    「下次再見面,你們大可直接動手,不必顧及天府聖地的情面。」

    他似是為了顯得瑤兮已被天府聖主拋棄,又說道:「若是斬殺了,便也算了。」

    「若是各位有興趣擒住了,帶回去無論是做一個服侍起居的女婢,還是雙修的爐鼎,天府聖地都不會過問!」

    斧聖仙聽得這話,便笑道:「好,既你說了這話,本座就去擄了你們天府聖地的聖女過來做婢女。」

    「想想也是一件樂事!」

    傲無常如果說之前對於斧聖仙只是討厭得話,如今聽得他故意這般說羞辱天府聖地,已是動了殺心。

    天府聖地都知道傲無常苦戀瑤兮多年,七殺聖地如何能不知道?

    對方故意這樣說,明擺著就是要打他傲無常的臉。

    讓傲無常動殺心的,不只是七殺聖地的斧聖仙。

    還有就是天府聖女瑤兮。

    傲無常苦戀瑤兮多年,天闕閣一戰,傲無常尚且可以理解為她只是一時糊塗。

    如今瑤兮居然為了1,不顧生死入這雲荒山險地,來救他……

    「我自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傲無常在心內殺機篤定。

    「你既自己找死,放著好好的聖主夫人不做,那本聖子就叫你為奴為婢,生不如死!」

    傲無常正心內天人交戰,青龍使敖天聽得斧聖仙的話,卻是冷冷說道:「能殺秦楓再說吧!」

    「這廝狡猾的很,抓住聖女逃掉了秦楓,抓十個聖女也未必能補得回來損失。」

    「若是他這次不死,反咬我等一口,誰能受得了這一下?」

    斧聖仙聽得青龍使敖天的話,有些喪氣地說道:「本座跟蹤這廝多久,才好不容易抓住一次出手擊殺這廝的機會。」

    「如今他跑入這雲荒山深處,我們到哪裡去找這廝的蹤跡?」

    傲無常聽得這話,不禁冷笑了起來:「若是本聖子沒有獵殺那廝的方法,也不會入這危機四伏的雲荒山了。」

    說完,他揚起手來,取出一封仙箋,輕輕抖動。

    只見仙箋之上,一幕畫卷如綢畫氤氳,畫上可見的是一具渾身通體透明的精靈。

    透明的眼窩之中,掠過一絲驚恐。

    身體驀地晃動,竟是兩腳離地,飛入到一片霧氣瀰漫的叢林之中。

    「這是……無垢之體?」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