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024章 唐烈白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024章 唐烈白死了字體大小: A+
     

    執法長老似乎也覺得不妥,但他剛想開口說要維持聖地戒律的尊嚴……

    天府聖主已是頗為頭疼地擺了擺手:「好了,下去吧!」

    秦楓目視著聖主所做,眯眼問道:「聖主,傲無常犯下如此過錯,只是這樣如何能讓其他長老信服?」

    「天府聖地的戒律,還要不要嚴格執行了?」

    謀殺長老,結果只是關禁閉一年,罰俸一年,甚至連聖子之位都沒有剝奪?

    這還搞毛線?

    聖主裝作沒聽到秦楓的話,顧左右而言他道:「古長老也是受驚了,此戰想來也十分疲憊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一會本聖主會讓人送一些天仙丹藥給你作為慰問。」

    執法長老哪裡還不知道聖主的意思,也跟著點頭道:「念在無常是初犯,便原諒他一次,古長老心胸開闊,相信也不會介懷的。」

    這話的意思就很明顯了。

    秦楓自己又沒有傷到性命,就不要咄咄逼人了。

    而且聖主也說了,要送天仙丹藥給他當作慰問。

    把聖主惹怒了,絕對沒有好果子可以吃!

    不過秦楓也不是死心眼的人,此時聽到聖主的話,也知道雖然現在秦楓一方佔盡優勢,但以現今的實力,還不是跟傲無常師徒翻臉的時候。

    萬一聖主不要臉了,跟秦楓等人來個魚死網破,那就得不償失了。

    想到這裡,秦楓淡淡說道:「如此多謝聖主,那我作為敕封長老的信物,是不是該給我了?」

    其實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聖主怎麼可能真的封這個來歷都不明的古月做聖地的敕封長老?

    但是之前傲無常用「敕封長老」的名頭將秦楓從守拙峰騙到天極峰來,還偽造了法旨。

    也就是說,要麼聖主將錯就錯,封秦楓為有議政權利的「敕封長老」。

    要麼就要承認傲無常偽造聖主法旨。

    那偽造法旨,謀殺長老的罪責加在一起,可就大得驚破天了!

    若是聖主這樣都護短下來,傳出去,肯定要被整個地仙界笑話了、

    不過,聖主連謀殺長老都可以護下來,如果傳出去,就已經讓天府聖地很丟人了。

    聽到秦楓的話,聖主雖然不悅,也只得抬起手來,以仙力凝成一件印信,攥在手心裡捏了一會,信手飛擲向秦楓。

    秦楓劈手接住,目光驀地一動,已將那印信穩穩攥在了手裡。

    秦楓定睛看時,手裡印信大約三指粗細,正面刻著南斗六星,反面刻著「天府敕令」四個大字。

    雖然都是仙力凝聚而成,但當真雕刻得巧奪天工。

    聖主本來是想叫秦楓難堪,誰知他竟一下子接住了,只得嚴聲說道:「有此印信,你以後就是聖地的敕封長老了。」

    「敕封長老可就聖地重大事項進行議事,有表決權。」

    「憑此印信,可以出入除了禁地之外的任何場所。」

    聖主又說道:「但敕封長老之位,權責相當,處處都要以維護聖地聲望為己任。」

    「如果觸犯戒律,就會被摘去,變成普通長老。」

    秦楓聽到聖主這最後一句話,也是淡淡回應道。

    「遵守聖地戒律自是應該。」

    「只是聖地戒律,畢竟不是朝令夕改的玩笑兒戲,這種事情還是少做為好。」

    秦楓的話,綿里藏針,不卑不亢。

    絲毫沒有因為得了敕封長老的便宜而服軟。

    聖主的臉上也是掠過一絲慍色。

    但此時此刻,把柄都在秦楓手裡抓著。

    好在傲無常是他的弟子,護短別人也不好多說什麼。

    畢竟他是堂堂的聖地之主,總不能真的斬了自己最心愛的徒弟。

    雖然有違戒律,但畢竟還算合情合理。

    秦楓等於是抓住了傲無常和聖主的把柄,得到了敕封長老之位,甚至有可能得到聖主慰勞的天仙丹藥。

    看起來佔盡了便宜。

    傲無常雖然犯下天大錯事,那其實也沒有遭遇什麼責罰。

    其實說起來,傲無常一方也並沒有輸了太大的陣仗、

    眼看著事情終於解決,忽地一人如餓狼厲嚎了起來。

    「我徒兒唐烈怎麼辦?」

    「唐烈難道就白死了不成?」

    「我地極峰的首席大弟子難道就白白被這小畜生殺了不成?」

    此時此刻,秦楓化名的古月已經是天府聖地的敕封長老,即便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都沒有問題。

    還敢喊古月是「小畜生」的,放眼整個天府聖地也只有承受了喪徒之痛的地極峰掌門——唐傲風!

    天府聖主的眉頭驀地皺起。

    他感到十分煩心。

    之前,他偏袒聖子傲無常,已經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難不成被這地極峰的老傢伙一鬧,還要為他主持公道,叫原本就是被他們刺殺未遂的古月抵命不成?

    未等天府聖主開口,秦楓已是淡淡冷笑道:「那請地極峰掌門先解釋一下,天刺盟的青龍使敖天為何會與地極峰首席大弟子唐烈一同出現在正殿之內……」

    「請問,地極峰首席大弟子勾結天刺盟謀害聖地長老,此事作為地極峰掌門,你知是不知?」

    秦楓如連珠炮一般環環相扣,步步緊迫道:「若你知道,同謀暗殺聖地長老該當何罪?」

    「若你不知,麾下首席大弟子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你有失察之罪,又該挨何刑罰?」

    之前分明還是唐傲風要向聖主跟古月討一個說法,畫風竟是驀地一轉,直接變成了古月聲討唐傲風指使唐烈暗算自己……

    這話說得雖快,卻是全無半點錯漏,如打蛇一般,句句都在七寸上。

    唐傲風一時語塞,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天府聖主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唐傲風,你這些年歲一心閉關修鍊無上大道,唐烈所做的一些勾當,想來你也不知道。」

    「此事與你無關,退下吧!」

    話都說到這裡了,聖主等於是已經幫唐傲風脫罪了。

    唐烈所做的事情,與唐傲風無關,他一概不知情,就不要摻和這渾水了。

    換言之,聖主的意思就是唐烈白死了。

    你就不要把自己也給搭進去了。

    聽到聖主的話,唐傲風頓時面色赤紅,如醉酒一般。

    聖主不願為唐烈做苦主,也就是說,唐烈不僅白死了,唐傲風還欠了聖主一個人情。

    還有比這更憋屈的事情嗎?

    一腔怒火,終是化為「噗」地一大口丹紅鮮血直接噴濺而出。

    唐傲風一口鮮血噴出,竟是跌跌撞撞,連退了十幾步,右手握拳,狠狠捶打胸口,幾乎泣血,仰天咆哮。

    「蒼天,蒼天欺我!」

    培養出一個優秀的弟子做自己的接班人,何其不易。

    唐烈如今實力在天府聖地還算上乘,城府頗深,也工於心計,真是繼承地極峰掌門之位的不二人選。

    不曾想到,從古月到天府聖地不過短短十幾日時間,唐烈竟然遭遇天降橫禍,直接慘死。

    等於是唐傲風少則百年,多則數百年的努力,盡數付之東流,如何能不叫他捶胸頓足,氣到吐血?

    只是他這等悲情的表演,卻並沒有博得天府聖主哪怕半點的憐憫,他朝著下方眾人徐徐說道。

    「家醜不可外揚!」

    「今日之事,若本聖主聽聞有其他人知道,定要徹查到底,戒律處置!」

    「各自散去吧!」

    言罷,天府聖主捲起下方的傲無常,化為一大一小,兩道天虹,遠離正殿飛入聖地深處。

    只留下滿地狼藉的屍體與殘破不堪的宗門正殿。

    天府聖主方走,地極峰掌門唐傲風已是「嗷」地一聲,直接朝著秦楓撲了過來。

    「臭小子,我要你為烈兒償命!」

    也不知他是急火攻心,失了不少實力,還是剛才一口血噴出受了內傷,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唐傲風,直接被一道人影狠狠擊飛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但見擋在秦楓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守拙峰掌門——李守拙!

    「他奶奶的,欺負小輩而上癮了是不是?」

    李守拙此時已將長劍還給了瑤兮,手裡依舊是拄著那根青竹拐杖,罵罵咧咧道。

    「來啊,跟老夫比劃比劃!」

    「老夫不打得你滿地找牙,臉上開花,你就不知道花兒為甚麼這樣紅!」

    聽得李守拙的話,唐傲風的一張臉都氣得幾乎要變形了。

    「好,好你一個李守拙!」

    「你徒弟殺了我徒弟,這事,我們地極峰跟你們守拙峰,沒完!」

    哪裡知道李守拙樂呵呵地笑道:「說得好像我家老三沒殺了你那徒弟,我們就有完似的!」

    「這麼多年,你們地極峰,打死,打傷的守拙峰弟子還少嗎?」

    「這麼多年,你們地極峰仗勢欺人,從我們守拙峰搶去的東西還少嗎?」

    李守拙語氣森冷道:「天道好輪迴,該你們還賬了!」

    唐傲風此時氣得渾身發抖,指著秦楓,李守拙等一干人等,哆哆嗦嗦道:「你們等著,你們給我等著!」

    秦楓亦冷笑道:「隨時恭候,就怕您不來!」

    他說完,轉過身來,卻驀地與一人目光相接。

    不是別人,正是天府聖女瑤兮。

    再看她如今秀眉微顰,努嘴看向秦楓的模樣,似笑非笑,就好像是在跟戀人討讚賞的小姑娘似的。

    若不是秦楓遍歷人間絕色,怕是這一顰一笑,就要淪陷其中不可自拔了。

    她嗔道:「我帶你師父來救你,怎不見你謝我半個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