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006章 師父也送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006章 師父也送我了?字體大小: A+
     

    秦楓聽得洛參商發問,看了看周圍,徐徐說道:「我從天極峰迴去之後,就是想找機會與洛城主商議此事的……」

    「不曾想到城主竟在傲無常的晚宴上不請自來了。」

    洛參商笑道:」我在天府城時聽聞傲無常晚上要宴請你,我熟知他的脾氣,心胸狹隘,必然是要對你發難……」

    「害怕你應付不過來,便趕緊趕到天極峰的天闕閣來助你一臂之力。」

    洛參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不曾想到,你對付傲無常遊刃有餘,反倒是我唐突進來,亂了你的陣腳,還給你添了麻煩。」

    秦楓笑了笑說道:「不存在的,洛城主也是害怕我有事,關心我於水火之中,古某銘感肺腑。」

    同樣都是說話,有的人可以把感謝的話說得人怎麼聽都不是滋味,甚至直接跳起來。

    秦楓卻可以讓人聽得舒舒坦坦,比如洛參商此時就感覺,莫說闖入天闕閣也沒有什麼風險,便是有什麼風險,也都是值得的。

    秦楓又說道:「葬仙匕是洛城主借給我在天門禁地防身用的,如今斗仙大會已經結束,我也應該物歸原主了。」

    洛參商聽得秦楓的話,趕緊說道:「紅粉贈佳人,寶劍配英雄。此物跟著我也沒有什麼用武之地了,反倒是在古兄弟手裡更有用處一些。」

    「若是傲無常再對你發難,至少你有跟他同歸於盡的資本。」

    聽得洛參商的話,秦楓笑了笑說道:「這一次是出其不意,以傲無常的性格,若是下次他再跟我動手,必是要把這把葬仙匕也給考慮進去。」

    「想要再像今日一樣去要挾他,怕是很難了。」

    洛參商輕嘆了一口氣說道:「當時之所以將葬仙匕贈給古兄弟,就是擔心萬一遇到師尊,他又喪失了神智,要加害古兄弟。」

    「聽聞古兄弟在天門禁地得到了天大的機緣,我還以為是遇到了師尊。」

    「如今看到葬仙匕還在,想來,應該是古兄弟得到了別的機緣吧?」

    秦楓聽得洛參商如此悲觀,不禁說道:「洛城主何必如此悲觀?」

    「我的確是遇到了天宸子前輩!」

    洛參商原本黯淡的眼神驀地一下恢復了光彩:「師尊如今還活著嗎?」

    秦楓點頭。

    「沒有轉化成鬼物?」

    秦楓笑著搖了搖頭。

    洛參商登時大喜過望,又問道:「他離開天門禁地了?」

    秦楓又點了點頭。

    洛參商的語氣頓時更加激動了起來:「那他如今在何處?」

    之前秦楓的反應都還算正常,可是當秦楓從須彌戒指里取出七寶琉璃燈的時候,洛參商的目光不對勁了。

    「這是天府故地里的七寶琉璃燈?」

    「這可是一件准天仙器,是師尊的遺物嗎?」

    洛參商眼中閃過濃濃的失望之色,嘆了口氣搖頭道:「不必了,古月兄願意幫我,洛某便是感激不盡,准天仙器在我身邊並無什麼特別的用處……」

    「若是見到,也是睹物思人,空留悲傷。」

    「也一併送給古月兄好了……」

    秦楓聽得這話,不禁故作疑惑道:「洛兄這麼夠義氣,連你師父也一起贈與我嗎?那古某還真是受寵若驚啊。」

    「你……你說什麼?」

    洛參商難以置信地看著秦楓。

    秦楓淡淡說道:「天宸子前輩在天門禁地之內被神秘強者將肉身轉化為了怪物,但好在元神沒有迷失……」

    他提了提手裡的七寶琉璃燈說道:「我以移魂秘法幫助天宸子前輩將元神移入到這七寶琉璃燈中……」

    「當,當真?」

    洛參商的聲音都不由地顫抖了起來。

    秦楓笑道:「這種事情我豈會跟洛城主開玩笑?」

    「只是在找到無垢之體,幫助天宸子前輩移魂之前,他還不算徹底地活過來。」

    「還請洛城主一定要保護好這件准天仙器……」

    秦楓正色叮囑說道:「雖然不知道那些神秘強者有沒有發現天宸子前輩的秘密。」

    「但憑藉他們的能力,應該很快就會察覺到,在天門禁地里死去的只是天宸子前輩被異化了的軀殼……」

    「他們定然會想辦法毀掉這座七寶琉璃燈的!」

    聽到秦楓的話,洛參商不禁皺眉道:「究竟是什麼人這般恨我師尊入骨?」

    「是我師尊的仇家嗎?」

    秦楓搖頭否認道:「你確定要我說嗎?」

    洛參商連連點頭,清秀的面容甚至因為憤怒而有些猙獰,咬牙切齒道:「這些傢伙將我師尊害成這樣,我若不誅他們,何以為人,何以為我師的弟子?」

    「雖強必戮,雖遠必誅!」

    聽得洛參商的話,秦楓點了點頭,抬起手來,指了指天上。

    洛參商登時會意,但一雙美目卻是詫異得圓瞪。

    「上……上界謫仙?」

    秦楓吸取了天宸子的經驗,知道不能提起這些傢伙的名字,就連間接提起都盡量不要。

    「天宸子前輩撞破了一些事情,知道了一些真相,所以他們將他改造成了怪物,永遠不能理解天門禁地……」

    「前輩不害怕死亡,將秘密告訴了我跟瑤兮,結果直接引來了一道劍氣進天門禁地來刺殺我們。」

    洛參商詫異道:「一道劍氣?刺殺?!」

    秦楓點頭道:「一道天仙強者所釋放出來的劍氣,僅僅這一道劍氣,都差點害的我們全軍覆沒。」

    洛參商面色凝重道:「這些傢伙還會再來嗎?」

    秦楓沉吟道:「這也就是我要將七寶琉璃燈交給你的緣故。」

    「他們縱使是有再強的實力,畢竟如今還在暗處,他們的陰謀也秘而不發,也不敢公然闖進一座聖地作亂。」

    「只不過明搶易擋,暗箭難防。」

    秦楓看向洛參商叮囑道:「還是要提防上界手段。」

    「上界所做之事,我不能提及。」

    「因為天仙手段遠超你我的想象……」

    秦楓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緩緩說道:「只要有人提及他們的名字,哪怕是故意抹去他們的名字,只要提及這個計劃的具體內容,馬上就會被他們感受到……」

    「繼而惹來殺身之禍。」

    秦楓又說道:「我被上界盯上是遲早的事情,但絕對不能讓他們知道天宸子前輩的元神還在這個秘密。」

    「所以我不便告訴你具體的計劃內容,洛城主只要保護好天宸子前輩,等待我們尋找無垢之體歸來給前輩奪舍即可。」

    洛參商皺眉道:「古兄弟,說上一句大逆不道的話,無詬之體何其難得,也是無數修仙大能都覬覦的仙物,何不用凡人軀體?」

    秦楓也知道洛參商是救活天宸子心切,才會有這樣的發問,也沒有責怪他,而是淡淡說道:「移魂秘法有很大概率失敗,這次只不過是湊巧……」

    「若是奪舍活人,會讓天宸子前輩的元神大量消耗去泯滅原來身體里靈魂的意識,甚至有可能會被反噬。」

    「至於奪舍新死之人,便與亡靈行屍無異,絕無可能渡天劫,我們這是斷了他的修鍊後路。」

    秦楓也很理解洛參商急切的心情,寬慰道:「此事欲速則不達,還請洛城主從長計議。」

    洛參商被秦楓這樣一點,趕緊晃了晃腦袋,似是要把危險的想法給忘記掉,用抱怨的語氣說道:「古兄弟,剛才我邪火攻心,說了一些混賬話,你不要介意。」

    秦楓笑了笑說道:「關心則亂,可以理解,但還請一定要保重好這七寶琉璃燈。」

    「若是七寶琉璃燈被毀,天宸子前輩便再也活不過來了!」

    洛參商緊張的接過七寶琉璃燈,小心翼翼的收入懷中,面色凝重的看向秦楓道:「古月兄,你幫了我如此大忙,實在是無以為報,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只要我能幫到你,一定傾盡全力!」

    秦楓並不是個挾恩圖報的人,搖頭道:「洛兄既然肯給我禁地內的地圖,又願意將葬仙匕首交於我,便已經是我兄弟,這點事也是應該做的,何必言謝。」

    他笑了笑,低聲說道:「若非是洛城主的地圖,我哪裡能這麼輕易就對付得了冷羽,歐陽還有天刺盟的強者。」

    洛參商聽得秦楓的話,竟是如同痴獃:「他們都,都是你殺的?」

    秦楓點了點頭說道:「也怪他們賊心不死,想要埋伏我。」

    「我便將計就計,憑藉地圖將他們引到一處廢棄的煉丹殿,又引出準備漁翁得利的天刺盟斬刀。」

    「最後再留下倖存者的活口,指正天刺盟斬刀吃裡扒外,黑吃黑了歐陽和冷羽。」

    聽得秦楓的計謀,洛參商不禁眼睛都直了。

    「這計謀古兄弟謀劃了多久?」

    秦楓笑了笑,也並無炫耀之意地說道:「臨時起意而已,倒是沒有多花什麼心思去想。」

    「隨機應變乃是戰場第一要務,不是嗎?」

    洛參商看秦楓的眼神更加奇怪起來。

    似是在感嘆自己幸虧跟秦楓沒有鬧毛,關係還相當不錯。

    他甚至有些憐憫起貴為天府聖子的傲無常來了。

    為什麼要惹上古月這麼一個機杼百出的對手。

    他看了看秦楓,忽地就開口道:「古兄弟幫我如此大的忙,無以為報……」

    「愚兄便也說一件驚天秘密給兄弟聽聽,如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
    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