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005章 月望,望月,酒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005章 月望,望月,酒肆!字體大小: A+
     

    就在那一聲厲喝響起的瞬間,傲無常身後的六顆星辰驟然黯淡。

    秦楓也感覺周圍的天地靈氣驟然被抽空,渾身都好像背負這千鈞重壓一般,動彈不得。

    雖然他的天仙元神小人似是受到挑釁一般,要做出反應,但秦楓並沒有允許他這樣做……

    此時此刻,他就如同一個尋常的六劫地仙一樣,咬緊牙關,勉強支撐著站立的身體。

    聖主的聲音緩緩說道:「傲無常,古月,你二人罪責各擔一半!」

    「念在古月你初入山門,不宜不教而誅,免你罪責。」

    他又說道:「無常,罰你在聖子殿禁足三日,立刻生效!」

    聽得這樣的宣判,這些在天闕閣里有頭有臉的人物皆是會意。

    傲無常有錯,但聖主要照顧聖子的體面,便說是兩人皆有罪責。

    再以古月入山門不久,不知規矩為由,免去他的責罰。

    便算是打一棒子給一顆甜棗了。

    但傲無常也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懲罰,不過是區區禁足三日而已。

    在聖地里,禁足是最低一級的懲罰了,甚至比挨法鞭還要低。

    別說是禁足三天,就是禁足三個月,禁足三年都不是一個事。

    聽得聖主這樣的安排,傲無常也知聖主是不希望自己把事情鬧得太難堪,但也沒有不允許自己這樣做。

    否則的話,就是在天極峰私鬥這件事情,就不可能是禁足三天這麼簡單。

    傲無常心中會意,頭腦也是清醒了許多,不禁嘴角掛上一絲得意的笑意,語氣卻是謙恭道:「無常知錯,領罪認罰!」

    聖主的聲音淡淡說了一句:「再有下次,定不輕饒,散了吧!」

    秦楓只覺得之前禁錮自己的力量驟然消散,便知道天府聖主已然離開了。

    傲無常看了看秦楓,卻是冷笑了起來:「古月,下次我看看誰還能為你出頭!」

    聽得這傲無常明顯是威脅自己的話,秦楓取下腰間插著的摺扇,「嚯」地展了開來,不屑地朝傲無常那扇了扇。

    「誰人放屁,這般臭不可聞!」

    一語落下,眾人皆驚。

    這古月的膽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就是吃准了傲無常在此時此地,不可能再對自己出手,噎也要噎死傲無常!

    就在眾人以為秦楓會再跟傲無常打幾句嘴仗的時候,他倒是朝瑤兮以及眾多其他護法、長老,頭面人物拱了拱手說道:「守拙峰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各位告辭,若有機會還請到守拙峰一敘!」

    洛參商與瑤兮自是抱拳還禮,其他一些頭面人物也是微微點頭,權作回禮了。

    未及傲無常反應過來,秦楓已是轉過身來,大步流星地朝著天闕閣外走去。

    看到自己被如此輕視,站在秦楓身後的傲無常怒吼一聲。

    「你給我站住!」

    秦楓連頭沒有回,甩動衣袖下樓走了。

    傲無常猛地抬起手來,直接捏碎了桌上一件仙器酒杯。

    破碎的杯子將他手掌扎得鮮血淋漓,他尤渾然不覺。

    「這個該死的古月!」

    「我……我不殺他,還做個什麼聖子!」

    ……

    從天闕閣出來,秦楓是徑直往飛仙台去的。

    但走到一半,一人已是追了上來,從後面喊住了他。

    自然不是傲無常,也不是聖女瑤兮,而是洛參商。

    秦楓聽得洛參商的嗓音,便停下來等他。

    月光如水,灑滿山林,天極峰上倒是夜色極美。

    洛參商從後面喊住秦楓說道:「古月兄可有時間與在下一敘?」

    秦楓笑了笑說道:「我說什麼守拙峰有事,乃是託詞。」

    「我對傲無常自是沒空,對洛兄哪能沒空?」

    洛參商聽得秦楓的話,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傲無常心胸狹隘,生怕我奪了他的聖子之位,於是三番五次,明槍暗箭地暗算我……」

    「今天晚上你這般懟得他毫無面子,當真是幫我出了一大口惡氣……」

    「雖不是我親口懟他,但哪怕是我在一旁聽得,也覺得神清氣爽,似是出了一大口的怨氣一般。」

    他抬起手來,在秦楓背上拍了一下道:「僅是這一條,我也要拉你喝酒,感謝你你一番!」

    「擇日不如撞日,正巧你今日從天門禁地平安歸來,就今日如何?」

    「便當作是為你接風洗塵了!」

    秦楓聽得洛參商又要請自己喝酒,似是勾起了之前傲無常酒席上的不好記憶,下意識地推辭道。

    「喝酒還是算了吧,我總覺得……」

    冷不防洛參商又在秦楓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說道:「自不是去天闕閣這樣的銷金地方。」

    「今日是月望,天極峰的月色極美,『天極望月』是天府著名的勝景,若是不看上一看,豈不是太可惜了!」

    他又說道:「我帶你到個有意思的去處,就你我二人喝喝酒,彈彈琴如何?」

    秦楓聽得洛參商這般說,只得笑道:「好,那就依洛城主的安排了!」

    很快,洛參商就領著秦楓從天闕閣出來,輾轉幾處飛仙台,竟來到了一處狹小的酒肆之內。

    那酒肆建在一處小山的山頂之上,距離最近的飛仙台也有十幾里山路。

    非是御空上去不得。

    酒肆的陳設也頗為簡單,一點不似天極峰里建築那般窮奢極欲,富麗堂皇。

    灰牆黛瓦,若說是守拙峰的山頭,怕是都毫無違和感。

    洛參商領著秦楓過去的時候,只見那酒肆裡面不多的三張桌子早已坐滿了人。

    店家不認得秦楓,但哪裡能不認得大名鼎鼎的天府城主洛參商。

    雖然兩人都是樸素裝束打扮,但洛參商實在天生麗質,光彩照人,還是一眼就被店家給認了出來。

    「洛城主,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他有些慚愧地說道:「您提前用仙箋提醒小的一句,小的好替您留靠窗的那一張桌子啊……」

    「現在只好勞煩您在外面……」

    哪知洛參商一點架子都沒有,直接就在扎著竹籬笆牆的小院里站定。

    他從須彌戒指里直接摸出了一方七竅玲瓏石雕成的圓桌,並兩隻凳椅,又捧出一架瑤琴來,抱在懷裡,大大方方地說道。

    「我們就坐外面便是了。」

    「你且去準備酒菜吧!」

    未等店家反應過來,洛參商已是笑道:「照例是鹹水腌的花生,配上兩斤土產干切牛肉,溫兩壺你們釀的土酒……」

    他笑道:「別的不管,酒要好!」

    「若是摻水,定不饒你!」

    店家不曾想到洛參商如此隨和,也知道他最後一句是開玩笑,方才受寵若驚地笑道。

    「洛城主放心,小店的酒,若是摻水,假一罰萬!」

    待到店家忙去了,秦楓不禁朝著酒肆裡面張望了一番,卻見裡面三張桌子上的食客,聽到洛參商來了,居然紋絲不動。

    甚至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依舊是斟酒,聊天,划拳。

    彷彿來的只是一個坐不下酒肆,坐到院子里的客人而已。

    似是看到了秦楓詫異的模樣,洛參商便解釋說道:「古月兄,修仙之人當中雖然不乏自私自利,蠅營狗苟之輩,但也有仙風道骨,超然物外之人。」

    「在有些人看來,天府城主也許是個炙手可熱的大人物,與我結交,可以給他們帶來很多的名聲,甚至是修鍊的資源,求學拜師的路子……」

    他捧著懷裡的瑤琴,淡淡笑道:「但在很多真正的修仙之人看來,我天府城主洛參商,也就是個普通人,甚至可能在他們看來……」

    「我還不如這間可以給他們釀酒,又賣酒,賣吃食給他們的店家重要。」

    聽得洛參商的話,秦楓也是若有所思,淡淡笑道:「雞犬相聞,民老死不相往來。」

    「各安其份,各得其所……」

    「這也是道家所嚮往的世界啊……」

    與之前洛參商來時,酒肆里的平靜相比,秦楓的話音落下,反倒是酒肆里的三桌人目光齊刷刷地投向秦楓這裡來。

    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又收了回去,本來該喝酒還是喝酒,該吃菜還是吃菜。

    秦楓看到這一幕,反而對酒肆裡面三個桌上坐著的五六個人,身份愈發好奇起來。

    他剛要發問,洛參商卻是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轉而對著店家說道:「我們在院里賞一會月,店家你莫要著急……」

    言罷,他抱著瑤琴坐了下來,又取出一副琴架擱在面前,他看了看面前的秦楓說道。

    「古兄從天門禁地平安歸來,可喜可賀,月色正美,珍饈未到,不如聽我鼓琴一曲如何?」

    秦楓聽得洛參商的話,不禁笑道:「那可真是美事一樁,古月求之不得!」

    洛參商仍是紫袍如絳,黑髮如瀑的洛參商端坐於墊子之上,手指輕輕拂過仙琴,美妙的音律從中彈出。

    他的身後的是一片紫竹林,隨著洛參商的彈奏,紫竹林隨風有序的擺動著,彷彿是具有靈性一般。

    秦楓正陶醉於琴音之中,卻見得周圍一圈圈光華綻放開來。

    洛參商的聲音則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古兄,我已用琴音查探周圍了。」

    「並無天府聖主的鷹犬,至於酒肆里的人,你不必擔心他們……」

    秦楓聽得這話,方才知道洛參商鼓琴,不過是為了確保對話的絕對安全。

    然而他想問的事情,秦楓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了。

    洛參商關切地問道:「古兄弟,既然葬仙匕還在你手,我師尊天宸子的下落,你可尋到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