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970章 一葉可斬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970章 一葉可斬天!字體大小: A+
     

    秦楓聽得這劍招名字,也是目光一凜。

    有大能者,一葉可斬天裂地,一念可超凡入聖。

    修鍊者就是要效法大能,天地不可禁,宿命不可制。

    僅僅這劍招之中的意蘊,竟含有如此大道。

    且不說天仙所創的至少也是天仙技,單說其中蘊含大道,創出此招者,必然不是凡俗之輩。

    看到秦楓也做出了鄭重之色,李守拙滿意地點了點頭。

    「心隨萬物,風刃葉刃皆可攻,萬事萬物皆成器,方為,一葉斬青天!」

    李守拙在說完這句話后,身子騰空而起,像是無根之萍,枯樹落葉一般,看起來沒有任何殺傷力。

    然而在下一瞬,落葉之勢陡然凌厲,李守拙的目光銳利的盯著旁邊的古樹。

    「刷!」

    恰巧一陣狂風吹過,李守拙借著這狂風之勢,身子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大樹身後。

    李守拙拐杖劈下,似劍又似風。

    好像斬下了驚天的一劍,又好像只是空揮一下,點到為止。

    秦楓現在的實力境界尚且不能洞悉地仙界的世界規則,但之前操縱中土世界規則的經驗,以及操縱散仙界世界規則的經驗還在。

    所以他看得出來,這劍技的難得。

    這是近乎於道的劍技!

    可就在他準備湊近細看的時候。

    忽地遠處傳來宋仁和宋潛的聲音來。

    「師尊,您用過飯了嗎?」

    「小師弟,需要幫忙嗎?師父怎麼還沒出來遛彎啊!」

    要死不死的是,那兩個聲音邊說邊靠近,大有靠近過來的趨勢。

    秦楓現在心裡簡直就是恨不得要把宋仁和宋潛的祖宗八代給罵上了。

    今兒這是怎麼了?

    之前也沒有見這兩人如此積極啊!

    晚一點來能死啊!

    秦楓正想著如何編借口呢,忽聽得「哐當」一聲,李守拙直接就把拐杖扔在地上了。

    正當秦楓以為李守拙要來幫自己解圍時……

    「這是哪,我的粥呢?」

    說著佝僂著身子向著小屋走去。

    「師尊……」

    秦楓露出無語之色,沒想到李守拙竟然又糊塗了。

    正當此時,卻看到李守拙才走了幾步,居然腳下一絆直接摔了一個馬趴。

    如果說,之前秦楓還懷疑李守拙是故意掩飾的話……

    這一下連秦楓幾乎要相信李守拙是有什麼時好時不好的毛病了。

    「師尊!」

    宋仁聽到聲響連忙跑了出來,見李守拙這幅模樣頓時大驚:「師尊你怎麼出來了?」

    李守拙不顧身體摔得疼痛,嚷嚷道:「我怎麼知道啊!」

    「師尊,你沒事吧,我扶你回去休息......」宋仁看著李守拙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的菜粥呢,怎麼還沒做好啊!」

    「你們這些個孽徒,你們要餓死為師啊!」」

    李守拙一邊劇烈的咳嗽一邊說道。

    聞聲趕來的宋潛望向宋仁問道:「師尊怎麼了?」

    宋仁緊張道:「好像又糊塗了。」

    宋潛連忙道:「喂上安神葯,咱們先把人帶回去。」

    李守拙還未反應過來,便被強行塞了一口丹藥:「孽唔...徒!」

    宋潛無奈道:「唉,師尊一定是最近被馬上天門禁地的弄得休息不好……」

    「先把師尊送回去吧,早些歇息,明天還要送小師弟去天門禁地呢。」

    「師尊答應讓小師弟去天門禁地之前找他,估計是要給他開小灶……」

    「哎,看現在這樣子,估計也黃了。希望小師弟能夠平安歸來。」

    兩人完全沒意識到,自己二人在師傅好不容易有意識的時候硬生生將他弄暈。

    看到宋仁和宋潛這樣折騰李守拙,一旁的秦楓只覺得冷汗跟瀑布似得從臉頰邊滾下來。

    這兩位師兄要麼就是故意的,要麼是傻啊!

    看到這兩位師兄跟抬生豬一樣將李守拙給抬進了竹屋裡,秦楓這才抬起手來,擦了擦額角的汗珠。

    「看來李守拙選擇不教『一葉斬青天』給這兩個貨,真的是有原因的……」

    待到兩人走遠,秦楓方才走到剛才李守拙施展劍技的古樹旁邊。

    剛要伸手……

    「嘩——」

    他的手指還沒有觸摸到古木。

    看似沒有任何問題的古樹竟然化作數百塊碎木,切口處平滑如鏡紛紛散落一地。

    「不愧是天仙技『一葉斬青天』!」

    「只憑藉一截木棍也可以打出這樣的劍勢。」

    秦楓微微吃驚,若是這一劍斬在敵人的身上……

    「難怪地極峰和天極峰雖然對守拙峰佔盡優勢,但也不敢太過欺壓。更不敢提合併或除名的話……」

    「原來是因為守拙峰有天仙技!」

    他皺眉回憶起剛才的劍招喃喃自語道:「雖然劍招驚世駭俗,但若是天仙技的話,似乎還不夠,少了些什麼?」

    夜幕漸沉,秦楓一直保持著手握青竹劍靜靜站立的姿勢。

    不遠處的木屋門口,遠處的李守拙掙扎著身軀立了起來,似是要看向秦楓所在的方向。

    只是當他看到秦楓只是木愣愣地盯住那一截粉碎的古木發獃。

    就連握劍的姿勢都不對的時候……

    老人的眼中不禁閃過一絲黯然。

    顯然他剛才是裝的。

    本還指望秦楓能領悟一二分劍招,沒想到悟性如此之差。

    可就在這時……

    手握木棍的秦楓擺出與李守拙一模一樣的起手式,但卻再次停了下來。

    他似是思索了一番,驀地又再將握住青竹劍的方式稍稍做了修改。

    由單手握劍,改為了雙手握劍。

    就在李守拙失望地準備躺下來休息的時候,秦楓動了!

    騰身而起,施展出李守拙一樣的一葉斬青天。

    不同的是,李守拙是由慢到快,更像是上古拔刀術,而秦楓則是由快到慢。

    由於是雙手出劍的緣故,威力更強,但動靜也更大。

    這在李守拙看來,似是已失去了這一劍的真髓。

    「砰!」

    古樹轟然攔腰截斷,倒在地上

    「得其形而不得其神也多少能施展出些威勢,但連形都記錯,還學什麼劍法,朽木不可雕也。」

    見秦楓練完一次便轉身離開,李守拙也更加的失望。

    李守拙嘆了口氣看向倒地的古樹,目光忽然落在了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粉末上,臉色頓時大變。

    「咔!」

    只見那半截古木剛才還立著,此時卻是整齊地一分為二。

    只見木頭內只剩下細碎的粉末,外層只有薄薄的樹皮。

    這一劍竟然將木頭中間的木塊化作齏粉!

    李守拙腦海中冒出那一道獨臂的白衣身影來。

    「你可知道,這一葉斬青天,乃是個不留痕迹的殺招?」

    血泊之中,那人白衣被血浸透,卻依舊手握一把青竹劍,聲音暗啞。

    李守拙茫然道:「是因為劍招過快,在殺人後屍體看不出變化嗎?」

    白衣人苦笑:「什麼時候,你能參悟了。此招便可大成。」

    看到這半截木頭,李守拙才終於明白當初那道白衣身影是什麼意思。

    葉子既不鋒銳,也不沉重。

    用最笨的辦法,卻將所有的花巧都融合於一劍之中……

    大巧若拙,這才是真正的一葉斬青天!

    李守拙激動地雙目放光。

    「枉我參悟了百年,竟是都沒有這小子參悟得透!」

    但他不禁擔憂了起來。

    「這可是我們守拙峰未來的希望,當真能在天門禁地逢凶化吉,平安歸來嗎?」

    翌日。

    天府聖地傳令三脈選拔選拔出的修士,一齊前往天門禁地,準備開始斗仙大會。

    又是禁地開啟,又是斗仙大會,正是年輕弟子與後起之秀們嶄露頭角的好機會。

    天剛微微亮,就已經不斷地有弟子通過飛仙台朝著連接天門禁地的陣台上飛來。

    只見這一座陣台上,無數道漆黑鎖鏈困住陣紋,哪裡像是一個傳送陣台,簡直就像是在困鎖一個惡魔似得。

    但詭異的陣紋,並沒有影響弟子們的熱情。

    天門禁地前,一塊可容納上千人的空曠場地中站著幾百內門弟子。

    無論是地極峰還是天極峰的弟子,皆是談笑風生。

    畢竟這麼好的機會,不是人人都能得的。

    他們都是本脈經過選拔出來的精英弟子,自是意氣風發,志得意滿。

    與這些內門弟子的輕鬆相比,十八名護法、長老級別的天府聖地強者,一個個面色肅然,守在入口,似是為了防止開啟的瞬間,有什麼東西跑出來似得。

    眼看著太陽緩緩升起,碎金子似得光芒晃得人都睜不開眼睛,忽地有人陰陽怪氣地笑了起來。

    「哎呦,本屆斗仙大會,想不到還有守拙峰的人啊!」

    「真是數十年不遇的奇觀啊!」

    又有人嘲諷道:「才數十年嗎?分明已經是百年一遇了好嗎?」

    正如秦楓所料,當他身穿守拙峰的服飾,踏上陣台的那一剎那。

    來自地極峰弟子們的冷嘲熱諷就已經開始了!

    秦楓正要不理這些蒼蠅,忽地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響了起來。

    「古月,你那兩個師兄貪生怕死,把你給丟出來了?」

    那聲音奚落道:「也好,正巧是你來了!」

    「你帶人強佔我們地極峰山腳下仙田的賬,我們是不是該算一算了?」

    秦楓一眼望去,只見正是三番五次刁難自己的地極峰弟子歐陽。

    「我正要找他麻煩,他倒好,自己找上門來了。」

    他心內冷冷一笑,卻是看向歐陽笑道:「歐陽,你倒是說說,這賬要怎麼算?」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