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963章 有人要殺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963章 有人要殺你!字體大小: A+
     

    秦楓聽到洛參商的話,心裡反倒是踏實了起來。

    無事獻殷勤,向來非奸即盜。

    秦楓一直都還在猜測洛參商有什麼目的。

    如今聽的他和盤托出目的和計劃,反倒鬆了一口氣。

    將心比心,師尊入天門禁地,生死茫茫。

    害怕仇家暗算,不能親自前往,只得選擇與一名有潛力的新秀交好,再委託他行事。

    這也是權宜之計。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的心情,他很能理解。

    既然知道了洛參商想要什麼,秦楓自然也就放心了。

    他笑了笑說道:「洛城主客氣了。」

    「古月既然得了城主贈的這一卷地圖,受此大恩,必是要忠於此事。」

    「若能尋得閣下師尊的蹤跡,一定如實相告。」

    洛參商原本還忐忑不安,以為會被秦楓婉拒,甚至直接拒絕的,此時不禁大喜過望。

    「如此,多謝古月兄弟了。」

    他說著,抬起手來,將一枚寶珠遞給秦楓道:「此寶珠上銘摹的是我師尊的形象,模樣,請看。」

    秦楓接了過來,只見那寶珠之上,光華閃爍,站起來一道人影立於掌心之上,寶珠上方。

    那人身穿漆黑法袍,金絲紋線,上以名貴星月絲線勾勒出諸天南斗形象。

    衣著華麗是天府聖地的特色,倒沒有什麼分辨度。

    抵近細看時,可以看出這名洛參商的師尊,顴骨微聳,顯得眼窩深陷。

    左邊臉頰之上有一道龍影刺青,但明顯是為了遮掩傷口而刺的,並非是為了裝飾,而是為了遮疤。

    秦楓正在掌心裡端詳,只聽得洛參商開口說道:「還有……」

    他抬起手來,居然遞了一件東西到秦楓的手裡。

    「這是?」

    秦楓沉吟,端詳著手裡僅有兩寸,比匕首還要短的仙器。

    只聽得洛參商說道:「此是一件殘破的天仙器打磨而成,是我這些年意外所得。」

    「威能雖不及完整的天仙器,但若是爆裂開來,全力一擊,可相當於天仙境界全力一擊。」

    「故而這把匕首,被我稱為『葬仙匕』,天仙以下,非死即傷。」

    秦楓端詳著手裡的葬仙匕,目光更加複雜起來:「洛城主,您這是……」

    洛參商道:「若是師尊隕落,還請為師尊復仇。」

    「若是不幸師尊變為了什麼怪物……」

    他咬了咬牙說道:「若能斬之,請以此葬仙匕替我斬之。」

    「多謝了!」

    秦楓苦笑道:「洛城主,這你就真的高看我了。」

    「你師尊當年進天門禁地時,就已經是地仙八劫的高手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若是他再有了什麼異變,我見到他不得跑嗎?」

    「此葬仙匕怕是我還沒用出來,命已沒了。」

    洛參商被秦楓這麼一提醒,只得哂笑道:「說得有道理啊……」

    「天門禁地危機四伏,那麼此匕就贈給古月兄防身吧!」

    兩人又聊了一些天門禁地里的秘聞,雖然李守拙堅持不收,洛參商還是留下了很多的丹藥,輔助修鍊的仙器給他。

    送走洛參商,秦楓回到屋內,卻發現又有一人在屋內等著他了。

    紅衣戰袍,喙型青銅鬼面,長年習武的修長身材。

    映著茅草屋內灑下的陽光,投在地上長長的影子,襯托著來人的身形更加窈窕。

    「怎麼?看到我來,覺得很奇怪?」

    來人站在桌邊,擺弄著桌上僅有的一隻竹筒插花瓶,半開玩笑道。

    「還是說,你跟洛參商幽會,被我給抓到了?」

    聽到風七月最後這句話,秦楓差點沒笑出聲來。

    「我什麼時候會喜歡男人?」

    「你這想象力,真是太豐富了。」

    哪裡知道,風七月隔著面具道:「人總是會變的,百年不見了,誰知道呢?」

    看到秦楓被自己噎著說不出於話來的表情,冷麵女殺手風七月終是「噗嗤」笑出聲來。

    「你對洛參商是無情,人家說不定對你有意呢!」

    「畢竟殘缺的天仙器,拿出來也是一個大宗門的鎮牌之寶,說送就送給你了。」

    「未免也太貴重了一些。」

    秦楓卻是笑道:「我如今實力尚未恢復,也的確需要一兩件厲害東西防身。」

    「否則進了天門禁地,如何能全身而回?」

    他看向風七月問道:「你呢,該不會也是來告訴我,天門禁地裡面有多危險的吧?」

    風七月看向秦楓,淡淡說道:「我既聽到了你與洛參商的對話,自是不會再多此一舉,跟你說天門禁地里的兇險。」

    「而且……」

    她雙手抱住胳膊,背過身去,不看秦楓,淡淡說道:「我終究是天刺盟的人,不可能比他們天府聖地的人知道的更清楚。」

    「我來只是告訴你一聲……」

    她背對著秦楓,卻是抬起手來,像變戲法一樣手裡攥出一塊玉牌來。

    她將手隔著肩膀向後一遞,說道。

    「這是剛到我手裡的密報!」

    「有人出錢要你的命,價錢還不少!」

    秦楓聽得這話,不禁笑了起來:「要我秦楓的命不是很正常?」

    風七月的聲音卻是一冷,笑道:「若是要秦楓的命,我自不會大驚小怪。」

    「只是你才入天府聖地幾天?居然都有人要出高價要你『古月』的命了……」

    她略帶調侃道:「究竟是天府聖地的人太小肚雞腸了……」

    「還是你實在太招人恨了?」

    「你若是古月這個化名再弄得舉世皆敵,是不是過一陣子你又得換化名了?」

    秦楓聽得這話,不禁好奇地接過玉牌來,一看就樂了。

    「一千枚上品靈晶?」

    「我命還挺值錢的啊!」

    聽得秦楓的話,風七月也是笑道:「是啊,正常像你這樣的聖地內門弟子,都是明碼標價的。」

    「還明碼標價?」

    風七月笑道:「對,最高也就是二百枚上品靈晶,畢竟七大聖地里,內門弟子加起來少說也有好幾萬……」

    「出去執行任務,死上個把個,太正常了。」

    「不僅沒人懷疑,而且毫無風險,這屬於難度最低的刺殺任務之一。」

    她笑道:「比起一城之主來,雖然內門弟子們的實力境界普遍高於修鍊城市的那些個土包子城主……」

    「但價錢確實不如城主們值錢。」

    秦楓不禁笑道:「因為殺城主麻煩?」

    風七月點頭道:「所以,你看看,別人都願意溢價五到十倍來取你的命,你得要有多招人恨啊?」

    秦楓拿著玉牌在手裡看了看就還給風七月說道:「那必是地極峰的人無疑了。」

    「應該不是唐烈,說不定是歐陽或者冷羽。」

    雖然秦楓與地極峰大弟子唐烈接觸不多,但是唐烈給他的感覺,城府頗深。

    能夠設計出脅迫守拙峰參加斗仙大會,再合理合法弄死守拙峰弟子,扳回面子的人。

    應該不是找天刺盟下手弄死秦楓,做出這麼簡單無腦事情的傢伙。

    「你連唐烈都得罪上了?」

    風七月聽到秦楓的話,語氣里竟有些許擔憂道:「此人我雖與他打交道不多,但是為人城府頗深。」

    「別看他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我們天刺盟卻是知道的,他口蜜腹劍,往往下手十分狠毒。」

    「連我們天刺盟有幾次都差點被他給算計了。」

    「得罪他的人,鮮有善終。」

    風七月叮囑秦楓道:「你當要小心這個人!」

    秦楓卻是笑了笑說道:「你知道我性格的,我一向都是與人為善,奈何有人總覺得我好欺負,偏要欺負到我的頭上來!」

    「再說了……」

    「得罪我的人,又有幾人能夠有好下場?」

    秦楓說得這話,風七月不禁笑道:「你這話跟別人說說,其他人也許不信,我倒是信的。」

    「畢竟你這傢伙,可是連紫霄劍宗都給坑垮了的人。」

    秦楓撇撇嘴道:「那也是他們自己多行不義啊……」

    「怪我咯!」

    風七月斂住笑,言歸正傳道:「所以你在天門禁地之內,不僅要防備妖物的偷襲,要防備地極峰的弟子,還要防備我們天刺盟的殺手!」

    「你千萬不要掉以輕心,知道嗎?」

    話音落下,秦楓不禁皺眉道:「你天刺盟還真接殺我的委託啊?」

    風七月的丹鳳眼在面具之下剮了秦楓一眼,無奈地說道。

    「我們天刺盟畢竟是出來做生意得。」

    「若是有人委託殺你們地極峰,或者是守拙峰的掌門……」

    「也許我們天刺盟還能以影響牽扯過大的理由加以拒絕。」

    「若是連殺一個內門弟子的委託都不接,別人會怎麼樣看我們天刺盟?」

    風七月正色說道:「一個聖地的內門弟子都殺不了,這樣的殺手組織,誰還會與他們合作?」

    「要麼就是明確告訴別人,你有背景,有來歷。」

    「如此一來,便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對於你隱藏身份,也是大大不利了。」

    聽得風七月的話,秦楓不禁笑嘆道:「這麼說,你還是要派人殺我咯?」

    風七月正色道:「天刺盟派人,只不過天府聖地是我管轄的片區,所以這件事情要從我手裡過一下,由我批准而已!」

    秦楓聳肩道:「有什麼差別嗎?」

    風七月卻是笑道:「如何沒有差別?」

    「至少我可以提前告訴你,來的人裡面,會有個七劫高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