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936章 誅老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936章 誅老祖!字體大小: A+
     

    話音未落,一道寒影先到。

    一劍如分開陰陽,另闢生死,直接就將刺向兩頭魔寵的漫天飛劍直接切開!

    不是切碎了這些飛劍的實體,而是……

    直接將這些飛劍所在的空間以無匹的威力直接粉碎!

    雖然切割得並不是毫無稜角,甚至有的部分在短暫的停滯之後就恢復如常……

    但這也為兩頭魔寵創造出了難得得躲避逃生機會。

    原本萬千利劍,一齊刺來,是同一時間到來,根本躲無可躲。

    如今,得了秦楓這一劍相助。

    小灰和二哈,身體先是朝秦楓以劍氣斬碎空間的方向一倒,閃避過了照面而來的飛劍。

    旋即這兩個二貨,動作整齊劃一地又朝前一倒,幾乎趴到了地面之上,又躲開了後面刺來的飛劍。

    好在這兩頭魔寵平日里都不是計較的性格,能活命就好了。

    什麼風度,什麼優雅,什麼面子,又不能換命,有就有,沒有就算了好了!

    紫霄劍宗老祖霎那之間又氣又驚。

    氣的是他準備充分的一擊,竟是連這兩頭可惡畜生身上的一塊皮都沒有傷到。

    驚的卻是……

    「切割空間?!」

    「這又不是散仙界……除非你達到天仙境界!」

    就算沒有達到天仙境界,秦楓此時此刻施展出來的技巧,至少也相當於他觸碰,甚至掌握到了地仙界的世界規則。

    只不過是本體實力所限,無法施展出來而已!

    這何止是妖孽,簡直就是可怖了。

    要知道,從秦楓在散仙界拚死護住整個世界,到如今飛升地仙界,再打到紫霄劍宗的門上來……

    前後才過去了一個多月而已!

    哪裡有人可以在一個多月時間之內就掌握一個世界的奧秘?

    別說是尋常的地仙界中人,就算是天仙界下來的謫仙人,一個多月的時間裡,都還沒有習慣下界的環境吧!

    哪裡會有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掌握了地仙界的世界規則?

    更何況,秦楓還是一個從下界飛升上來的飛升者!

    在地仙界眾人看來,飛升者即便都是下位世界的一方人傑,但終究只是下位世界的人傑。

    就相當於是中土世界的人在一些散仙界的武者看來,不僅實力低微,低微卑賤,可以生殺予奪,還可以掠奪下界天驕隨身帶上來功法和寶物。

    若是前來散財的,自己會走會動得荷包,都不為過。

    所以說,最叫人難以接受得絕對不是被人打敗。

    而是明明覺得自己可以打敗對手,結果卻被他們迅速反制,被自己所鄙視的人徹底打敗!

    「你……你究竟是個什麼妖孽!」

    紫霄劍宗老祖終於忍不住驚叫了起來。

    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妖孽的存在?

    那他究竟得是什麼天賦資質?

    神體?

    帝體?

    還是——至尊體?

    可這樣強悍的體質,怎麼可能在散仙界都不到的下位世界里產生?

    紫霄劍宗老祖越想心內越是后怕。

    秦楓究竟是什麼來頭?

    當真是下位世界里億萬分之一,甚至億兆分之一,氣運所鐘的驕子?

    還是什麼上界大能秘密送到最底層,最下界培養的徒弟,甚至可能就是帝子?!

    紫霄劍宗老祖此時已經腸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秦楓的來頭這麼大,他當初在散仙界時,就算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都不會選擇跟秦楓敵對。

    下界像散仙界這樣的星辰,不知道有多少,讓給秦楓又能如何?

    大不了紫霄劍宗再費一些周折,去重新捕獲一顆星辰作為宗門的供養星辰好了。

    何必去招惹到這一尊大佬?

    但這世界又哪裡會有後悔葯可以吃?

    此時此刻,立在紫霄劍宗老祖的面前,銀髮白衣的少年,長袍獵獵,冷冷看著面前的紫霄劍宗老祖。

    哪裡像是一個剛剛到真人境界的後輩在看著一個成名日久的名宿高手。

    簡直就像是獵人在看著陷阱里隨時都要被自己宰殺的老狐狸一般!

    「你……你當真要對我們紫霄劍宗趕盡殺絕?!」

    紫霄劍宗老祖手握長劍,語氣卻已是心虛了起來。

    秦楓冷冷說道:「換成你們紫霄劍宗在我如今的位置,你會不會對我趕盡殺絕?」

    被秦楓這樣一嗆,紫霄劍宗老祖只覺得整張臉上都在火辣辣的疼。

    紫霄劍宗老祖的喉嚨如有鯁一般:「我紫霄劍宗好歹也有千萬年基業,門生故舊,遍布地仙界,與幾座聖地也關係非同一般……」

    「你,你一點都不害怕嗎?」

    秦楓冷笑道:「除非是摯愛親朋,誰會為一個死人復仇?」

    「同樣的,一個宗門若是徹底覆滅了,以往與你們有利益往來的宗門,第一個想到的……」

    「只怕是如何儘快撲上來,吸一口新鮮的血,吃一口香噴噴的肉!」

    秦楓深諳人心,只一句話就好像徹底擊破了紫霄劍宗老祖的心理防線。

    他彷彿瞬間蒼老了百年,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語道:「紫霄劍宗好歹也有一些家業……」

    「你難道連一點收編利用的想法都沒有?」

    此時此刻的紫霄劍宗老祖已是如搖尾乞憐的困獸一般。

    秦楓淡淡一笑,沉聲說道:「紫霄劍宗樹大招風,各大聖地與你們不過是虛以委蛇,各懷鬼胎想要借你們來制衡與他們不對付的勢力……」

    「若你們真想要在北斗、南斗諸聖地當中再多出一個紫霄聖地來……」

    「倘若不被各聖地聯手封殺,我秦楓可將名字倒過來寫!」

    他的分析絲絲入扣,條條在理,淡淡說道:「所以你以為你紫霄劍宗有偌大家業,在我看來,不過是搬不走,甩不掉的累贅而已!」

    紫霄劍宗老祖聽得秦楓的話,目光卻是看向秦楓,忽地就冷笑了起來。

    「秦楓,如此看來,你所圖甚大,野心亦是不小……」

    「天賦資質更是妖孽逆天……」

    得了紫霄劍宗老祖這沒頭沒尾的誇獎,秦楓依舊保持著警覺,二哈和小灰卻已是得意洋洋地笑了起來。

    「老傢伙,你好算是最後時間認清了現實啊!」

    「要不,你不要麻煩我們了,自行了斷如何?」

    秦楓剛要訓斥這兩個記吃不記打,好了傷疤忘了疼的二貨,霎那間,他的心臟不可抑制地狂跳了起來!

    這是真人境界以上才可以擁有的,感知死亡危險的能力——心血來潮。

    能夠讓元神境界是天仙,自身資質疑似帝體的秦楓都感到如此強烈的死亡威脅,這難道會是……

    紫霄劍宗老祖的聲音,霎那之間化為癲狂。

    「你猜對了許多,卻只猜錯了一點!」

    「我小小的紫霄劍宗為何能夠擁有彼岸橋這樣的神器?」

    「為何其他聖地這麼多年,都無人蹌地走我宗的彼岸橋?」

    紫霄劍宗老祖癲狂大笑道:「今日,就算粉身碎骨,也要為主人除去你這禍害!」

    下一秒,「隆隆」巨石滾動,崩碎的聲音從山體之內傳來。

    磅礴的爆響,簡直讓人如同置身於瀑布之下,震得耳膜都要被刺穿了。

    「與老夫一起死在這裡吧!」

    二哈和小灰俱是一驚,旋即……

    「尊主大人,你肯定沒問題的!」

    「我們先走了啊!外面碰頭!」

    「你福大命大,肯定死不了的!」

    看到這兩頭魔寵,大難臨頭,竟慌不擇路地分頭逃命去了。

    可就在這時……

    「嘭!」

    「嘭!」

    連續兩聲悶響,小灰和二哈直接被倒撞回來,疼得滿頭是包,頭破血流。

    「此地有老夫設下的印記,除老夫以外,無人能解!」

    紫霄劍宗老祖得意道:「統統跟老夫一起死吧!」

    忽然……

    「唰唰!」

    兩道清光,直接將二哈和小灰這兩頭魔寵給攝走了。

    只見在秦楓的面前,一本散發著清光的書籍無風而動,直接將兩頭魔寵收入其中。

    正當紫霄劍宗老祖狐疑地盯住秦楓以及他手裡托著的這本古舊書籍時……

    「老狐狸,你能夠在這裡埋葬的,只有你自己!」

    話音剛落,秦楓的身影驟然變得虛化,帶著道道電弧消散開來。

    秦楓留在這山腹之中的居然只是自己的天道分身!

    或者說是,就在剛才,他與自己的天道分身互換了位置,離開了這一處九死無生的險地!

    「不!」

    紫霄劍宗老祖登時如絕望的野獸一般嘶吼起來。

    「秦楓,你這個卑鄙小人,你……你給我回來!」

    下一秒,「轟隆」巨響之中,滾滾巨石如雨點砸落。

    不只是山腹之中的祖師祠堂,在通天徹地大陣被攻破的瞬間,無數像吸血螞蟥一樣,飛撲進紫霄劍宗本山奪寶,搶掠的修士們也遭遇到了滅頂之災!

    往往這些修鍊者捧著寶貝,還沒有來得及御空飛走,就被滾石砸中,或是一步踩空,天塌地陷,徹底埋在了山腹之中。

    不遠處的山峰之上,一道人影,銀髮白衣,束手而立,如凌駕凡世的天神,冷眼旁觀著這一切的發生。

    在他的右手邊,站著一頭像極了狼的大狗,狗的背上還站著一頭灰色羽毛,髒兮兮的大鳥。

    在夕陽之下,原本還有點美感的構圖,突然就在接下來的一秒全給毀了。

    「哎呦媽呀,嚇死本大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