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935章 不孝啊,嘖嘖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935章 不孝啊,嘖嘖嘖!字體大小: A+
     

    別人不知道秦楓的實力,紫霄劍宗老祖卻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雖然這個才剛剛達到真人境界,但實力強悍得根本不像是地仙界的人!

    如果不是確定秦楓是從散仙界飛升上來的,紫霄劍宗老祖絕對會以為秦楓是天仙界謫降下來的謫仙了。

    但此時此刻,面對已是如出閘猛虎的秦楓,他也只得厲喝一聲:「他只有孤身一人!」

    「傷秦楓者,得一件准天仙器!」

    「殺秦楓者,就是下任紫霄劍宗之主!」

    聽到老祖宗重複這話,終是有紫霄劍宗的無數真人急吼吼地撲了上來。

    與此同時,另一個人更是嘶吼一聲,直接朝著秦楓的后心襲去!

    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就對1極其不順眼,甚至欲除之而後快的——徐連!

    看到這樣的情況,武平登時大驚。

    「秦兄弟,小心!」

    可偏偏就在這時,秦楓就好像是有后眼一般,反身一斬!

    「嘩!」

    血雨剎那噴濺。

    徐連偷襲秦楓的整條胳膊,甚至連秦楓的劍刃都沒有碰到,居然只碰觸到了劍風就化為碎肉散落下來。

    甚至連他偷襲秦楓用的那柄仙劍,更是像廢鐵一樣,直接就被秦楓給斬得粉碎,紛紛反彈刺入到了身體里。

    同樣是真人境界,秦楓甚至連用劍還擊都沒有必要,就這樣輕而易舉地擊敗了徐連。

    「秦楓,你……你怎麼會這麼強!」

    徐連難以置信地看著血肉模糊的右手胳膊,尖聲慘叫。

    「我跟你拼了!」

    霎那之間,徐連渾身仙元燃燒,如化為一道人形火球,依舊義無反顧地朝秦楓衝去。

    他已陷入瘋魔了!

    可這樣搏命的手段,換來的卻是……

    「嘭!」

    秦楓左手一抬,輕輕鬆鬆一道劍指,直接隔空戳在了徐連的額頭方位。

    一記劍指,直接擊穿頭顱。

    乾淨利落到叫人覺得恐怖到牙齒髮寒!

    秦楓雖然學儒,但學的乃是以直報怨的原始儒家,從來就不是心慈手軟的腐儒。

    更不是打不還手的爛好人。

    這徐連明顯要跟他同歸於盡,若是不一指斃之,豈不是要反害己身?

    而且此時此刻,是徐連主動背棄了不可相互攻擊的契約。

    秦楓不過是正當防衛而已,並不會被契約反噬。

    但在紫霄劍宗眾人看來,卻是恐怖至極。

    秦楓一記劍指就收割了一個真人的性命。

    看起來是普通的真人,但秦楓自己也只是一個真人境界的修士啊!

    而且在秦楓面前,朝他衝來的還有幾十名紫霄劍宗的真人。

    秦楓一指就可以殺一個真人。

    對這些真人的刺激,極其巨大。

    最叫人害怕的不是被殺,而是被殺得毫無還手之力,而且全無半點價值!

    要知道,這些真人,只要活著,不說去重新開個宗門,宗門立派,作威作福。

    就是到了其他宗門做一個供奉,做一個客卿,對方也要好吃好喝地供著。

    誰又願意性命被白白消耗在秦楓的一指之下?

    秦楓看到了懸停在半空之中的紫霄劍宗諸多真人,心內如何能不知道他們的顧慮心思。

    「我與紫霄劍宗老祖只是舊恨,若你們不阻我,我可不殺你們!」

    「但你們若要阻我秦楓,那麼……」

    「擋我者死!」

    就在這時,忽地有人驚叫了起來。

    「老祖宗不見了!」

    「老祖宗的人不見了!」

    所有紫霄劍宗的修士,無分普通弟子還是真人高手,一時都徹底慌了。

    紫霄劍宗老祖下令所有人攻擊秦楓,身為此地最強者的他,反而不見了。

    這意味著什麼?

    「完了……我們紫霄劍宗完了,徹底完了!」

    秦楓此時沉聲重複道:「統統讓開,擋我者,殺!」

    ……

    紫霄峰地宮之中。

    一道人影長跪於一道石碑牌位之前,瑟瑟發抖,聲音哀苦。

    「徒孫不肖,沒有能夠守住紫霄劍宗的千萬年基業……」

    「若是被聖地所滅,徒孫也就認了……」

    「偏偏今日這紫霄劍宗基業要折在一個下界飛升上來的雜碎手裡……」

    「徒孫又怎能甘心!」

    「還請初代祖師顯靈,挽救紫霄劍宗於危難之中!」

    那人影不是別人。

    正是已經被秦楓給嚇破了膽,讓手下弟子圍困上前,自己跑路的紫霄劍宗老祖。

    空無一人的山腹里地宮裡,長明燈遍布,夜明珠灼灼。

    將這山腹里的殿堂里照耀得如同白晝一般。

    卻除了這紫霄劍宗老祖,無有一人能入得此地。

    顯露出無比詭異的環境來。

    只聽得額頭碰在地面上的悶響,不停地響起,在空無一人的殿上回蕩。

    可就在這時,紫霄劍宗老祖宗忽地目光動了一下。

    只見那安靜立在大殿最中央,似心安理得受著萬眾膜拜,眾星捧月般的玉石牌位。

    微微顫抖了起來!

    「這歷代老祖宗傳下來的傳說,居然是真的!」

    紫霄劍宗不禁流露出中了頭彩的激動表情來:「蒼天不絕我紫霄劍宗,真是蒼天不絕我紫霄劍宗啊!」

    可就在此時此刻……

    「還是亡了吧!」

    「對啊,亡了乾淨啊……」

    「這種坑蒙拐騙,偷雞摸狗的宗門,不亡了留著過年嗎?」

    兩個聲音不僅賤得要命,而且一唱一和,全似說相聲一般。

    接下來,出現了叫紫霄劍宗老祖氣得幾乎吐血的一幕。

    只見隱身陣紋之後,一頭大鳥站著,一隻大狗趴著。

    一個立在初代紫霄劍宗宗主的牌位上,一個趴在牌位旁邊。

    尤其是那灰鴿子似得的大鳥,手裡還拋著一枚像極了眼球似得的東西。

    「老不死的,你在指望這枚通天神眼寶珠嗎?」

    「初代祖師對你們確實是好啊,留下一顆天仙級別的通天神眼寶珠……」

    「可以將你們在這祖師祠堂里的情況,都可以通過陣法傳達給飛升后的他。」

    小灰賤笑道:「只可惜,尊主大人帶我們進通天徹地大陣里的時候,就叫我們遍搜了整個紫霄劍宗……」

    「早就先把那神眼大陣給毀了,才拆了這通天神眼寶珠。」

    「天仙器還真不多見呢,美滋滋,本大爺笑納了!」

    紫霄劍宗老祖聽到這扁毛畜生居然把初代祖師的遺物都給摳出來了,當即爆吼出聲。

    「你這畜生,你給老夫死,給老夫死!」

    哪裡知道旁邊的二哈壞笑道:「你這老頭,脾氣可真是暴躁啊!」

    「你看你找個地方藏身,也不找個好的地方……」

    「偏偏選了這遍地都是死人牌位的晦氣地方,自己也要葬身在這裡了吧!」

    聽到這頭大狗把紫霄劍宗的祖師祠堂居然叫做是死人牌位的晦氣地方,紫霄劍宗老祖正要動怒,卻聽得二哈冷笑道。

    「本尊已經給尊主大人傳訊了……」

    「你最好趁著他來之前自行了斷吧!」

    「也許你還能死得體面一點,哈哈哈!」

    聽得這二哈純屬反派人設的話,紫霄劍宗老祖頓時鬚髮戟張,咆哮道:「孽畜欺我!」

    他身後仙力澎湃,終是如海嘯一般讓整個祖師祠堂里的牌位劇烈晃動,瑟瑟發抖。

    「秦楓來不來,本座不管!」

    「但在他來之前,本座定要取下你們兩頭孽畜的性命!」

    話音落下,小灰居然做出更過分的事情來。

    只見這頭賤賤的大鴿子,直接跳到了紫霄劍宗初代祖師的牌位頭頂上。

    它轉過身來,用屁股對著紫霄劍宗老祖,還用翅膀拍了拍,嘲諷道:「你來啊!」

    「本大爺好怕你哦,本大爺怕死你了哦!」

    紫霄劍宗老祖此時更是憤怒到眼睛噴火,抬起手來,一道雷霆巨劍驟然裂空,直朝著牌位上劈去!

    小灰不躲不避,冷笑。

    「哎呦,你這不肖子孫,居然連你們祖師的牌位也想一劍砍了!」

    紫霄劍宗老祖此時卻已是如同瘋魔一般,腳步生風,操縱長劍,舉輕若重,狠狠劈斬而下!

    一劍下,肆虐氣浪,挾滾滾雷霆而下,直接就將那初代祖師牌位,連帶眾多祖師牌位砸得粉粉碎碎。

    玉石夾雜著木屑橫飛,小灰卻是跟二哈絲毫無損,還大聲奚落道。

    「嘖嘖嘖,不孝啊!」

    「就是啊,死者為大,死者為大啊!」

    可就在這兩頭孽畜沉浸在戲耍紫霄劍宗老祖的歡樂中時……

    紫霄劍宗老祖的眼眸之中,驀地浮現出了兩道劍形的影子!

    「通明瞳影劍!」

    下一秒……

    「唰唰唰!」

    霎那之間,不知多少道劍意,竟是如憑空形成從四面八方,毫無徵兆地一齊朝著小灰和二哈刺殺過來!

    「咔咔咔!」

    劍意如雪,劍氣如霜,毫無憐憫地斬碎飛散著還沒有落下的牌位殘骸。

    殺氣凜然,直襲這一狗一鳥!

    小灰和二哈哪裡料到對方有這麼兇險的偷襲招式。

    眼看著就難以阻擋。

    小灰猛地抬起手來,張開翅膀,剎那化為巨翼,爆吼道:「土狗,你躲到本大爺翅膀底下!」

    哪裡知道,它剛剛站定,二哈竟是一把將它給推了開來,化出混沌本體,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就朝漫天飛劍咬去!

    可就在這兩頭魔寵在面對致命危險時,竟還在爭相保護對方的時候……

    一個清晰的聲音從它們的耳畔如炸雷響起。

    「丟人現眼的東西,都給我滾開!」

    「別擋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
    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