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931章 本座巴不得他是姦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931章 本座巴不得他是姦細!字體大小: A+
     

    熊輝說道:「這也是我為什麼一定要找真人境界的強者跟我進去,是一個道理。」

    「選了弱手進去,派不上用場,不過是魚腩而已。」

    熊輝解釋說道:「若是有六劫以上的高手進去,無異於打草驚蛇。」

    秦楓又問道:「進入紫霄劍宗之後呢?我們又該如何做?」

    熊輝解釋說道:「我去與紫霄劍宗的人攀談,商議,到時候我會讓你們前去準備三才大陣。」

    「你們可以趁著這段時間,根據我給你們的圖紙,儘快找到僅存的三道卦象所對應得門。」

    他一邊說著,一邊用竹杖在地上滑了滑:「不出意外卦象所代表的方位,就是門所在的方位。」

    「你們找到之後,就在三道門連起來的中軸線上設立陣法!」

    「設立完成之後,向我稟告。」

    聽到熊輝的話,徐連冷道:「這樣一來,紫霄劍宗以為你是在幫他們修復大陣,實則是要破壞他們的大陣,對吧?」

    「但是,紫霄劍宗當真沒有高人?當真不會被人看破嗎?」

    熊輝笑了笑,自通道:「哼,能夠看穿老夫陣法的人,不超過十指之數!」

    秦楓定了定神,也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從速定計吧!」

    正說話之間,忽地兩件東西被拋到了秦楓與徐連的手裡。

    秦楓定睛看時,只見手裡是一件類似於鍥子的物件。

    抓在手裡的感覺,似石頭,又好像是骨頭質地,入手還很沉重。

    其上花紋繁複,稍稍有所破損。

    秦楓與徐連正詫異之時,忽地就聽得熊輝說道:「這是鑿天鍥,專破陣紋的仙器,縱使是天仙級別的陣紋,觸之也會毀壞。」

    「但同樣反過來,自己篆刻陣紋時,速度也會變快十分之一。」

    「老夫好不容易才收集到了兩枚,這次先借給你們二人使用。」

    秦楓端詳著手裡的鑿天鍥,果然見其上陣紋有點類似於天刺盟使用的毀陣錘。

    顯然是鑿天鍥太過難得,天刺盟弄不到這麼許多給工程隊伍人手一把,所以選擇了比較低級的替代品。

    就在這時,武平不禁抱怨了起來:「我說熊瞎子,你什麼意思啊?」

    「老子給你忙裡忙外的,也沒見你給老子借一件仙器用用?」

    「你偏心啊!」

    熊輝笑道:「且不說老夫手裡只有兩把鑿天鍥,單說給你這廝也沒有用。」

    「地仙五劫的真人以上才能催動,你還是先提升自己的實力去吧!」

    武平討了一個沒趣,只得閉嘴不再說話了。

    秦楓卻發現著徐連盯著鑿天鍥目光有些火熱。

    「這廝……該不會是把主意都打到可憐的熊瞎子身上了吧?」

    秦楓在心內腹誹道。

    第二日,子時。

    雷火城外,通天徹地大陣之下。

    一名身穿雷火法袍的修士緩緩從大陣之中走了出來。

    秦楓一眼看去,發現來的是一名真人。

    紫霄劍宗當中的真人不算少,但也不算太多。

    派出來一名真人迎接,倒也合乎身份和情理。

    紫霄劍宗來使先與熊輝見禮,隨後看了看跟在熊輝身後的秦楓,徐連和武平一眼,沉聲說道。

    「連上您只有四人是吧?」

    「那麼諸位隨我而來吧!」

    ……

    秦楓與熊輝等人前腳進入通天徹地大陣,紫霄劍宗最高峰上的瓊宵殿上,眾多強者已是環繞一名老者,局促不安地等待著什麼。

    與進攻凌風城時的豪華陣容相比,如今的瓊宵殿上,當年精英已是十不存一。

    甚至連真人都有資格做瓊宵殿的座上賓了。

    這在凌風城大戰之前,是絕對不可能的。

    真人不過算是宗門的中層,就算有資格在瓊宵殿破例議事,也只有站著聽得資格,根本不可能有座位。

    哪裡像現在?

    在座的一大半都是真人,而且個個帶傷,足見這些天來戰鬥的慘烈。

    若說紫霄劍宗如今是窮途末路,也是不為過的。

    坐在最前面的一名強者,也不過堪堪地仙六劫實力,右臂上吊著繃帶,看向紫霄劍宗老祖道。

    「老祖宗,這熊輝十有八九是個姦細,哪裡會好好地替我們紫霄劍宗來修復大陣?」

    紫霄劍宗老祖卻是笑了笑說道:「你們出來遊歷的時間短,自是沒有聽說過熊輝的名聲。」

    「在奇門遁甲上的造詣,本座也鮮有見到有人能與他匹敵的。」

    「這通天徹地大陣,內蘊奇門遁甲之理,也只得由懂這一行的人來修復,若是換做了其他人,反而弄巧成拙。」

    又一名真人則狐疑道:「老祖宗,如今我們紫霄劍宗一直被落井下石,這熊輝與老祖難道有什麼交情?」

    「竟然願意在這種時候雪中送炭?」

    紫霄劍宗老祖捋了捋白須笑道:「哪個告訴你,一定需要交情和關係?」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只要利益給的到位了,熊輝為何不幫我們紫霄劍宗修復大陣?」

    這時,跪在前端的坐席之上,一直不發話,衣裳還算整齊乾淨的黑衣修士開口道。

    「老祖還知『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的道理。」

    「那請問是攻破紫霄劍宗的通天徹地大陣,所能帶來的利益大,還是幫助紫霄劍宗修復大陣所能帶來的利益更大?」

    黑衣修士淡淡說道:「這事情不是明擺著的嗎?」

    就在這時,紫霄劍宗老祖卻是詭譎地笑了起來。

    「黑山老鬼,你來支援紫霄劍宗,老夫甚是感激,但閣下可曾想過一件事情?」

    他冷冷笑道:「古往今來,精通奇門遁甲之術者,有多少?」

    「為何紫霄劍宗的通天徹地大陣,從初代祖師建立起,就從來沒有被人給攻破過?」

    「若是只要精通奇門遁甲,就可以破壞通天徹地大陣……」

    「萬古悠悠,我紫霄劍宗不知都要被滅掉多少次了!」

    在一眾人等詫異的目光之下,紫霄劍宗老祖笑得叫人心裡發毛,桀桀道。

    「你們都說,這熊輝必然是個姦細,本座又不是一個傻子……」

    「本座當然知道,這廝也不會是什麼好鳥,也許真的是個姦細。」

    「不過,本座與你們不同的是,你們希望這廝不是個姦細……」

    「本座卻是巴不得他是一個姦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