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915章 九天神凰體,風七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915章 九天神凰體,風七月!字體大小: A+
     

    秦楓正思量之時,忽聽得位於陣台最上方的一聲厲喝響起。

    「我紫霄劍宗與天刺盟向來井水不犯河水,老夫對天刺盟主也是禮遇有加!」

    「你們竟敢對我紫霄劍宗動手!」

    「休怪老夫行滅絕之事!」

    話音落下,已經坍塌的大陣之中,剩餘的陣紋一齊亮起,沒有來得及撤退的毀陣者登時被大陣反噬,渾身焦黑,瞬間爆炸。

    原本應該要轟向凌風城的殘餘能量竟是如瘋了一般,調轉矛頭,直接對著下方與本門弟子混戰在一齊的黑衣人轟下!

    似乎連天刺盟的人都沒有想到,紫霄劍宗的老祖宗居然發瘋到了連自己門內弟子的安危都不顧了。

    此時此刻,若想要再逃出去,根本毫無可能。

    紫霄劍宗的弟子們看到自己宗門的老祖竟對自己做出滅絕之事,也是鬥志全無,慘叫著奔逃開來。

    此間不容髮之刻,忽地「唳」聲鳳嘯響起,只見一名身穿漆黑鎧甲,頭戴青銅質地尖鳥喙鬼面的人影,手握一柄朱紅重劍,腳下馭一頭火鳳,風馳電掣一般,驀地直竄而出,擋向那轟然落下的狂暴雷海。

    極速衝擊之下,身影幾乎模糊,再加上來人渾身皆著漆黑甲胄,性別也一時分不清楚。

    但是仙力化為火鳳,還是讓秦楓感到了無比熟悉的感覺。

    「難道是風七月?」

    秦楓心內卻是奇怪道:「風七月使用的應該是長劍,不應該是重劍才對啊!」

    如果說這些東西都不足以完全證實秦楓對此人身份的判斷,此時此刻,卻有一件東西比秦楓還要急切地想要證明對方的真實身份。

    不是別物,正是秦楓衣袖之中的兩枚八卦金令。

    一枚金令屬於秦楓,一枚金令屬於在散仙界時已經隕落的姬澄宇。

    兩枚金令就像是遇到了同伴一般,竟是一齊拚命顫動,只差脫手朝那人飛去了。

    若是到了這個份上,秦楓再認不出對方的身份,那當真是辜負了自己中土第一智將之名了。

    「風……七月!」

    「居然真的是風七月!」

    下一秒,狂暴雷海與火鳳熾焰驟然相撞,眼見著雷海狂轟而下,火鳳凄厲一聲,毫無恐懼地迎擊而上。

    雷霆吞噬熾熱火焰,霎那之間,電弧與火花同時四散爆裂而新星,無論是天刺盟的殺手,還是紫霄劍宗的弟子,哪怕被帶到只有一星半點都是頃刻殞命的下場。

    這樣級別的能量對撞,對於地仙境二劫以下的大部分修鍊者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

    火鳳碰撞粉碎,風七月的身影驟然一折,身形已是提前從火鳳身上躍起,雙手握住朱紅重劍,其勢如翱翔九天的鳳凰,直斬向潑灑下來的雷海!

    重劍無鋒卻如世間最銳利的神器,在風七月的掌握下直接斬落。

    「錚!」

    重劍先劈開雷海,再側過來,如巨盾橫擋在她的身前,雖是護住了下方的眾多天刺盟殺手,但也讓她的身形不由自主地拚命後退。

    「喝啊!」

    紫霄劍宗老祖宗見一擊似要得手,旋即五指張開如利爪,如控制雷霆的魔主,揚起頭來,狠狠一爪朝著退去的風七月抓去!

    秦楓見狀,正要出手相助,忽地耳膜被尖利的音波一激,疼的像被針扎似得。

    「唳!」

    一道巨大火鳳幻影驟然從風七月身後化出。

    那鳳凰竟是足足有六首,十二足,羽翼足以遮蔽山河天地,威勢竟是直追滅天雷域大陣。

    「這是——九天神凰體!」

    紫霄劍宗老祖宗的眉頭驟然一跳。

    「未修鍊完成的神體嗎?」

    「雖然之前完全沒有聽天刺盟的人提起過……」

    「但必然是天刺盟重點培養的隱藏高手!」

    紫霄劍宗老祖宗獰笑出聲:「待老夫擒下他,要麼跟天刺盟要個好價錢做補償,要麼就生生煉化了這相當於神體的殘缺九天神凰體,做老夫自己的補藥!」

    可就在紫霄劍宗老祖宗迎風而起,身影化為疾電,直轟風七月時……

    「唰!」

    赤炎風暴狂卷,那六頭的火鳳幻影直接將風七月和下方的天刺盟殺手一齊捲起,霎那之間化為火花崩潰消散開來。

    「以進為退,讓紫霄劍宗老祖宗以為她要進攻,實則在火鳳幻影的幫助下直接施展遁術離開,還帶走了自己的屬下。」

    秦楓看到眼前戰場的一切,不禁連連點頭嘉許。

    「果然是跟我在中土帶過兵的人!」

    火焰消散,紫霄劍宗老祖宗的身影方至,立掌為刀,狠狠一擊直接落空。

    也就是說,風七月帶人突入紫霄劍宗的陣台,砸碎了滅天雷域大陣,還殺了不少弟子,最後居然帶上自己的人全身而退!

    如何能不叫紫霄劍宗老祖宗氣炸?

    這簡直是欺負人啊!

    「天刺盟,你們,你們給老夫等著!」

    紫霄劍宗老祖宗狠狠攥著拳頭,指甲直接扎進了肉里,滴出血來。

    「你們給老夫等著!」

    他目光從一片狼藉的大陣之上挪開,目光直勾勾地盯住了不遠處的凌風城,狠狠道:「秦楓,你以為花了錢,請來了天刺盟的人,就可以救下你的凌風城!」

    紫霄劍宗老祖宗厲聲喝道:「無刀,無劍!」

    話音剛落,兩道人影徐徐從幽暗之中走了出來。

    每道人影都是真人以上實力,一人手握重劍,一人橫扛重刀。

    這兩人隱藏氣息的能力強到令人咋舌,已至於連秦楓之前感知全場時都沒有能夠發現。

    顯然是他們本身修鍊有隱藏仙力的仙術,再配合了什麼秘寶,兩相疊加之下,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他們是有心要隱藏,自是有心算無心,極不容易被人察覺。

    就如秦楓現在用神文「天地心」的效果,有意隱藏了自己的身形,哪怕是境界早已超過真人的紫霄劍宗老祖宗也感知不出來是一樣的道理。

    那幽暗之中走出來的兩道人影,皆是魁梧有力,孔武不凡。

    甚至每一步走出,都不自覺地攪動著周圍的天地靈氣。

    顯然,這兩名隱藏的強者,與笙兒一樣,至少都是聖體強者,都是紫霄劍宗隱而不發的底牌。

    只不過笙兒在明,這無刀無劍兩人在暗而已。

    紫霄劍宗老祖宗看向無刀和無劍兩人,厲聲下令道:「你們立刻帶領所有弟子攻擊凌風城,笙兒在城內,可為你們的內應!」

    無刀和無劍兩人原本還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聽得笙兒在凌風城內皆是面色一變道:「老祖宗,這等滅城殺人之事交給我們兩兄弟來做就好了……」

    「何苦要讓笙兒師妹犯險?」

    紫霄劍宗老祖宗笑了笑說道:「老夫知你們是為笙兒安危,但她自不可能永遠活在你們兩人的庇護之下,該是時候叫她獨自衝鋒陷陣了!」

    「能夠救出笙兒,且攻破凌風城之人,老夫可以做出,讓那人娶她為妻!」

    無刀與無劍聽得這話,眼神之中驀地都生出覬覦之色來,彼此皆是說道:「既是如此,那我們速速出發,救援笙兒師妹!」

    紫霄劍宗老祖宗卻又獰笑著說道:「記住,城內城外,燒殺搶掠,諸事不禁,但上上下下,須得雞犬不留!」

    「非如此,無可告慰我紫霄劍宗於此戰之中殉難的眾多弟子!」

    聽得這話,兩人竟是頭都沒有回,皆是嘴角帶上一絲冷笑,淡淡說道:「此事還須老祖特別交代?」

    「只怕是這鳥城裡就這麼點兒人,我們兄弟殺得不盡興才是!」

    兩人相視仰頭一笑,便是要朝大陣之外走去。

    此時此刻,秦楓卻是念頭如電,分析了起來。

    「這兩人應該不是紫霄劍宗的嫡系……」

    「但顯然是紫霄劍宗老祖宗早知這兩兄弟對笙兒有意,便拿出這美人計來誘這兩人全力出戰。」

    秦楓聽得紫霄劍宗的話,心內分析道:「這兩人實力皆是不凡,城內怕是根本無人是他們的對手,萬一再有城內的人做個內應,將城防大陣打出一個缺口來……」

    「我之前所做得一切,豈不是要前功盡棄了嗎?」

    想到這裡,秦楓心下登時打定主意,縱身一躍而下。

    秦楓的身影,正擋在才離開本陣沒多遠的無刀與無劍身前。

    這兩人皆是桀驁不馴之人,驀地看到有人橫檔住了自己的去路,如何能不動怒?

    若是一個強者也就罷了,偏偏那人還是一個白衣銀髮,看起來柔弱無比,連仙力波動都幾乎沒有,甚至像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男人,簡直就是蚍蜉撼樹,不自量力!

    「給我滾開!」

    無劍右手握住肩上重劍,左手猛地一用力,直接就朝秦楓胸口搡去。

    可就在這時……

    「啪!」

    無劍的左手掌被面前的白衣人伸開五指,穩穩接住,再難前進一寸!

    無劍在紫霄劍宗里,何時被人這般小覷過,登時爆吼出聲。

    「你,你小子是想死嗎!」

    無刀也跟在身後,鬚髮倒豎,厲喝道:「小子,你知道我們是誰嗎?勸你不要給自己找死!」

    哪裡知道,銀髮白衣人竟是絲毫沒有鬆開手掌的意思,反而看向這兩人挑釁道:「對,我很想死!」

    「還請你們二位成全一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