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903章 看誰來救你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903章 看誰來救你們!字體大小: A+
     

    飛劍橫空,碧藍長空如洗。

    一道漆黑長劍之上,一人身罩黑袍,目光閃爍不定。

    在他身後,三名副宗主一字排開,橫掠而過。

    好在葉黑平日里都不常與他們說話,所以這一行人緘默不語也無有什麼異常。

    只是幾個副宗主都在小聲地交流著什麼。

    「宗主大人的境界又提高了?」

    「前三天不是都已經到了散仙大圓滿了嗎?」

    「難道說,宗主大人直接到地仙境地了?」

    有副宗主激動道:「難道說,我們遮天宗也可以有一尊地仙大能了嗎?」

    但還有人皺眉道:「宗主的實力怎麼一下子提升這麼快了?會不會是修鍊的時候出了什麼意外?」

    「走火入魔嗎?」

    「如果是走火入魔的話,的確有可能引發這樣的情況。」

    就在三名副宗主心有餘悸的時候,忽聽得一身黑袍的葉黑沉聲說道:「你們若覺得老夫是走火入魔了,大可以現在就滾出遮天宗。」

    「只要別後悔一場天大機緣。」

    聽得葉黑的話,三名副宗主皆是一愣道:「天大機緣?」

    「能有什麼天大機緣?多大的機緣才能叫天大機緣?」

    那名副宗主的小聲嘀咕還沒有說完,只聽得一聲劍氣破空的銳鳴。

    葉黑驀地伸手向後一指。

    僅是一道劍指,竟是黑氣橫貫而出,如切割天地風雲。

    竟是直接從那名小聲嘀咕的副宗主頭頂斬下,「咔嚓」一聲將他連飛劍整齊從中間向左右一分為二。

    這哪裡是被劍指所傷的創傷,簡直是被整齊劈斬開的可怖傷口!

    唯一的解釋就是……

    「一劍分陰陽?!」

    「地,地仙手段……」

    另外兩個副宗主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的一切,以至於那個倒霉鬼的屍體碎成兩截栽落下去,都沒有人去扶一下,托一下。

    「宗主真的達到地仙境了!」

    葉黑獰笑道:「告訴你們也無妨了,如今老夫不僅是地仙,而且還是地仙二劫的到大能了。」

    「如嚴武、譚鵬這樣的普通一劫地仙,跟老夫相差整整九層……」

    他抬起手來,五指捏起,得意冷笑:「老夫一手就可以捏死他們!」

    「如今秦楓不在,老夫正可以蕩平散仙界,建立我遮天宗的獨尊地位!」

    另外兩名副宗主皆是驚呼了起來。

    「宗主威武,宗主霸氣!」

    「我遮天宗終於等到報仇雪恨的這一天了!」

    然而就在此時此刻,一道聲音忽地在葉黑的耳邊冷笑道。

    「臭小子,你不會以為區區地仙二劫就可以擺脫本座的擺布嗎?」

    葉黑的臉色稍稍一變,只聽得那聲音繼續說道:「本座能給你提拔到的地仙二層,也就可以毀去你的修為,立刻將你變成一個連御劍都不能的廢人!」

    葉黑聽了這句威脅,趕忙用神念求饒道:「大人,在下永遠是您的僕人!」

    「只是秦楓這廝正好不在散仙界,乃是千載難逢得好機會,除掉秦楓的爪牙,正是掃除大人障礙的最好事情啊!」

    那聲音依舊陰惻惻道:「哼,你休要跟本座耍花樣!」

    「之所以給你提升到地仙二劫,不是白白施捨於你的,無非是你被秦楓那兩個手下看破身份,引來天大麻煩!」

    「所以才順手施為。」

    那聲音叮囑道:「如果有機會就動手,若是沒有機會,切不可貿然行事。」

    「畢竟大軍一到,這些小魚小蝦,不過是一齊做了炮灰罷了,不要壞了大事!」

    「低調行事,切不要飛揚跋扈,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與此同時,劍城中央,議事廳內,各大宗門齊聚一堂,獨缺了遮天宗。

    「遮天宗如今連修鍊城市都沒有了,直接削成了三流宗門,其他三流宗門都來了,他們居然不來?」

    「遮天宗還當是以前是超一流宗門之下第一宗嗎?居然還敢擺架子?!」

    又有人譏誚道:「怕是與寒冰門當年過章太深,怕會被穿小鞋,根本就不敢來了吧?」

    「可是不來哪裡有用?就譬如鴕鳥把腦袋鑽進沙子里,卻把屁股留給人踢嗎?」

    「哈哈哈,那豈不是會更慘?」

    「就是啊……正是要拿小宗門立威的時候,這不是撞槍口上了嗎?」

    正當大殿上下議論紛紛的時候,以神文「天地心」隱藏於大殿正上方的秦楓目光一刻不離地盯著進入大殿的各個宗門中人。

    他本身神念極強,就在觀察眾人,同時又與李太白交流。

    但結果卻是,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沒有異常,除了一些三流宗門對於寒冰門與兩大超一流宗門的任何倡議第一時間表示完全支持,甚至願意不惜傾家蕩產支持,有點熱情到詭異之外,全無異常之處。

    「還是沒有發現問題?」

    秦楓又與李太白交流道。

    李太白想了想說道:「確實沒有……」

    他揉了揉因為盯著人看了太久而乾澀發癢的眼睛,轉而繼續盯著不遠處的一名少女說道:「除了那個小姐姐胸口上好像有黑氣,其他人我都沒發現有什麼……」

    秦楓循聲望去,差點兒沒被李太白給氣得笑出聲來。

    李太白這廝盯著看的少女不是別人,正是玄月宗的聖女夕月。

    她是風七月的徒弟,又是玄月宗的聖女,算是秦楓的死忠盟友之一。

    她能是外域勢力的內應,那才真叫見了鬼了!

    再看李太白自己都有些不自覺地盯著玄月看的樣子,再加上夕月今日是一身漆黑長裙,面罩黑紗,必然是李太白看走眼了。

    秦楓剛要責備李太白幾句,忽地門外有人大聲喊道:「遮天宗主葉黑來訪!」

    這一下,全場的氣氛立刻就活躍了起來。

    「哎呦,這葉黑不來了也就算了,居然還敢來了!」

    「是啊,來了還遲到,那真的是不如不來了!」

    「這不是故意找不自在嗎?」

    正說話之間,只聽得像是酒罈子漏了,滲出酒來,滴滴答答落在門前石階上的聲音傳來。

    這聲音不大,淹沒在大殿里紛紛的議論聲中也根本就不會有人在意。

    可詭異的是,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先是站在門口的三流宗門中人面如死灰,緘口不言,甚至有人直接流露出見了鬼的表情,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

    發現了這些三流宗門中人的異常舉動,廳內的人也都收起了之前歡謔的神情,一齊將目光投了過來。

    這時,所有的人都驚住了。

    只見一身黑袍的來人,手裡提著一件東西,滴滴答答地向下滲著血水,血水一滴滴地落在台階之上,說不出地詭異滲人。

    因為被來人抓在手裡的東西,赫然是一顆猙獰的人頭。

    那人旋即抬起手來,用力將人頭甩進了大殿之內,霎那之間,全場寂靜,半晌,姬長風暴然怒喝道。

    「葉黑,你無緣無故殺我寒冰門弟子,竟是何意!」

    聽得姬長風的話,葉黑不禁冷笑道:「區區寒冰門的普通弟子,居然敢取笑本宗主,便是殺了又如何?」

    「難不成你還能為了此事,叫我堂堂遮天宗主抵命不成?」

    話音剛落,嚴武已是暴喝了起來:「葉黑,你他娘的皮癢了,找打是不是?」

    只見這名紫武仙府的老祖宗手掌破風,抓起手邊一個茶碗蓋,隔著數百米距離,從大殿一頭,只一瞬就砸向門口的葉黑!

    這也是地仙手段,可以摺疊空間,令攻擊一瞬而至,叫對手猝不及防,來不及躲閃!

    要知道地仙高手,飛花摘葉都可以毀天滅地,武器已沒有差別,就是空手也可以施展出一劍分乾坤的神跡。

    其中灌注的力量以及對世界法則的掌握才是最可怕的。

    看起來不過是一個茶碗蓋兒,但一擊之中蘊含的力量絕對不亞於任何足以毀滅一城的威力。

    別說是凡胎肉體,就算是一座山嶽怕也要打塌陷的。

    可尋常散仙大圓滿強者看都看不清,更不用說躲閃的一擊,竟是被葉黑輕輕巧巧身影一躲,旋即抬起手來,「咔」地一聲輕響,穩穩接在了掌中。

    下一秒,茶碗直接被他粉碎。

    沒有被破碎的瓷片刺傷手掌,所有的力度,恰到好處。

    捏碎的瞬間,化成細碎得像沙子一般的顆粒,嘩啦啦地從他的手掌之中滑落在地上。

    「你……你……你……」

    嚴武眼睛睜得如銅鈴一般,抬起手來,指著門口的葉黑。

    下一秒這個貨居然吞了吞口水,又把手指縮了回來:「你,算你厲害,行了吧!」

    嚴武雖然沒什麼腦子,但也知道,接住自己的茶碗,代表對方境界與自己相差無幾,捏碎茶碗,則代表對方對力量的控制力比自己可能還要強……

    這……這還逞什麼強啊!

    交給老大解決吧……

    看到嚴武居然被自己嚇退,葉黑不禁冷冷一笑,似是覺得事情比自己預想得還要順利,徑直跨步上前,橫衝直撞,衝進大殿之內。

    自是根本無人敢阻攔他。

    葉黑走到大殿最中央,看向上首得嚴武和譚鵬,甚至都沒有用眼睛去看秦弒,姬懷薇,風紀等還沒有到地仙境的高手……

    他抬起手來,食指中指並為劍指,斜指庭上,冷笑。

    「今日,秦楓不在,看誰還能救得了你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