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902章 秦楓返散仙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902章 秦楓返散仙界!字體大小: A+
     

    秦楓環顧四周,忽地就發現了少了一個人。

    「李太白呢?這廝跑哪裡去了?」

    「是不是又躲到哪裡喝酒去了……給我把這傢伙抓過來。」

    聽得秦楓的話,眾人臉上皆是露出為難之色:「李太白他瘋了……」

    這一下輪到秦楓自己驚訝了。

    怎麼好好的人就這麼說瘋就瘋了呢?

    難道說,是悟道失敗,走火入魔?

    再說了,李太白修鍊的是儒道,又不是武道,

    只要不被人毀掉根基,莫說是走火入魔,就連被人斗敗,都不會瘋掉。

    這究竟又是……

    秦楓正覺得納悶,嚴武已是搶著說道:「老大,事情不是這樣的,事情著不是這樣的.」

    他忙不迭得劫使說道:「這傢伙老是說有黑氣封鎖了散仙界,問他具體在哪裡,又說不清楚,這不是瘋了又是什麼?」

    旁邊的秦弒也低沉說道:「總是感覺有眼中有黑氣,這是邪氣入體,走火入魔的先兆啊……」

    「我們這些天都在閉關衝擊地仙境,閉關的時候別說被一個散仙境八重的強者走火入魔突然襲擊,就是被人打斷一下,都會是災難性的後果……」

    「所以我們就直接將他鎖進地下酒庫里去了。」

    嚴武撇撇嘴說道:「反正他以前也經常去那裡偷酒喝,我們就……」

    他的話音還沒有落下,秦楓已是順手拿起一卷書,隨手直接扔在了他的腦門上。

    「蠢豬!」

    「呃,呃啊?!」

    嚴武還沒有回過神來,秦楓已是厲聲說道:「快把李太白給我放出來!」

    眾人還以為秦楓是惱怒嚴武等人將同伴關於地下酒庫里的事情處置不當,趕緊解釋說道。

    「我們就是準備等老大你回來,再把李太白放出來,請您驅魔的,您看……」

    「驅魔?驅你個大頭鬼!」

    秦楓抬起手來,抓起手邊的茶碗直接丟到了嚴武的頭上。

    頓時就將這超一流宗門的老祖宗砸的頭頂大包,捂住腦袋,委屈得像個孩子似的。

    秦楓正色說道:「我此番不惜耗費大量資財啟動彼岸橋回到散仙界,就是因為此事!」

    「此事,此事是什麼事?」

    嚴武摸著被秦楓砸疼的腦袋,一臉困惑不解問道。

    秦楓依舊面色凝重說道:「散仙界中出了叛徒內應,引來了更高位面的勢力即將入侵此地……」

    「高位面的勢力已經用秘術封閉了我們的散仙界,並在趕來得途中了。」

    「此事十萬火急,若不能揪出叛徒,散仙界所有修士和生靈皆要重新淪為其他世界的奴隸和血食。」

    秦楓看向目瞪口呆的眾人,他自己都覺得可氣又可笑。

    「可笑李太白已看了出來,居然反而被你們當作是走火入魔,真是……」

    聽到秦楓的話,若是別人來說,眾人必是不信的。

    但秦楓此時居然用彼岸橋回到了散仙界,足見事情的嚴重程度,這事哪裡還可能不是真的?

    姬懷薇皆是皺眉道:「大帝,那我們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姬長風也沉聲說道:「盟主,需要對其他散仙界宗門如實相告嗎?」

    秦楓聽得這話,微微皺眉,思量半刻出聲道:「召集所有宗門議事!」

    嚴武雖然還捂著腦袋,但臉上還是露出賤笑來:「好嘞,這些宗門早就已經不那麼聽話了,老大你開會敲打敲打他們是最好了!」

    「我這叫孩兒們去送信箋給其他宗門。」

    但秦楓立刻抬起手來制止道:「不,不允許暴露我已經回散仙界的消息!」

    聽到秦楓的話,眾人皆是不解道:「您從地仙界歸來,正是震懾群雄,穩定散仙界的絕好機會,為什麼偏偏要秘而不發?」

    「豈不是給居心叵測之人以蠢蠢欲動的念頭?」

    秦楓卻是淡淡一笑,冷聲說道:「號令天下宗門全部來劍城會盟議事,嗯,議事主題就說是發現了一座太古秘境好了,商議進軍得太古秘境的事情。」

    「也不要催他們明天來參會的事情,且看看他們的態度。」

    他看向眾人說道:「切記,嚴密封鎖我歸來的消息。」

    「只有當大潮退去,才能看清沙灘之上,誰在裸泳!」

    聽到秦楓的話,眾人皆是一愣,旋即好幾個男人皆是發出有些猥瑣的會心笑聲來。

    反倒是把姬懷薇弄得尷尬得要命。

    當晚,秦楓將李太白從地牢里接了出來,又問他擺了一桌壓驚。

    一開始李太白對自己遭受「不公」待遇,很是憤憤不平,可惜這傢伙得不平之氣,也就局限在秦弒端出來一瓶千年陳釀美酒之前了。

    幾杯好酒下肚,這廝面色發紅,就差摟著秦弒的脖子跟他稱兄道弟了。

    好在眾人都知道李太白的尿性,也沒有人將這酒席場上的話當作是什麼正經事就是了。

    秦楓反倒是趁著李太白微醺,詢問了一下他所發現的端倪和線索。

    讓秦楓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的是,李太白因為飲下了謫仙酒,神識強度雖然不如秦楓,但敏銳度卻是極高。

    也就是說,如果上界真的還有儒道的話。

    飲下了謫仙酒的李太白,會是學習儒道的絕好天才。

    但目前,散仙界並無儒道,地仙界里目前也沒有遇到有儒道高手,但卻是有人見識過「浩然正氣」,並認為這是高級勢力的手段。

    那麼更高的世界肯定會有儒道傳承,李太白的前途也不算太壞的。

    但秦楓的目光驀地又回到自己的問題上來。

    李太白既然能夠看到纏繞散仙界的黑氣枷鎖,能不能看出誰是域外的姦細?

    秦楓想了想,又陪李太白喝里一杯便問道:「李太白,如是有人身上又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是域外勢力的姦細走狗……」

    「你又看不看得出來?」

    李太白雖然喝得醉醺醺得,居然還抬起手來,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得意洋洋地笑了起來:「學,學生這一雙眼睛,當然,看,看得出來!」

    別人聽得將信將疑,都以為是李太白喝多了,反倒是秦楓笑了起來:「好,明日開會之時,你坐殿上,留心去看誰才是姦細!」

    李太白大飲了一口氣方才笑了起來:「大帝,您放心看學生得手段好了!」

    當天,以散仙界宗門聯盟的名義發出的信函傳遍全散仙界。

    與往日信函只發給有修鍊城市的宗門不同,此次連三流宗門居然都收到了邀請函。

    據說有三流宗門的宗主接到邀請函之後高興得一整晚都沒有睡好。

    不只是宗主,甚至連所有的副宗主都要一齊來參加。

    宗主都睡不好了,副宗主們更是激動得徹夜不眠,一個個都覺得自己要變成人上之人,走上人生巔峰了。

    第二天一早就準備去劍城朝覲了。

    雖然說盟主不在,但劍城現在也是散仙界里當之無愧的權力中心啊!

    以前一直分庭抗禮,水火不容得兩大超一流宗門烈陽仙宗和紫武仙府都將治所搬到了劍城裡。

    更不算盟主從下界帶來的秦弒,風紀等一大堆如今入駐寒冰門的強者。

    只要被任何一個勢力看中,馬上就是鹹魚翻身啊!

    君不見當年玉山劍宗的李獨秀,也不知道什麼地方被現在是盟主的秦楓看中,直接就從走狗屎運爬到二流宗門的垃圾宗門,一躍而就變成了坐擁十四座修鍊城市的一流宗門。

    而且還是實力雄厚的一流宗門。

    這些三流宗門的宗主,哪一個敢不重視此事啊!

    其實秦楓的想法反而很簡單。

    既然有能力給域外勢力做內應,絕對不可能是什麼散修,必然還有一定的實力。

    那麼至少也得是一個宗門中的副宗主吧!

    要是連副宗主都混不到,那對不起,真得是隱藏得太深了,算是他秦楓輸了!

    不過那也就好辦了。

    既然全散仙界的宗門高層都沒有勾結域外勢力,接下來就發動全散仙界的宗門全力地毯式篩查域外姦細就好了。

    排除一個錯誤方向也是極好的。

    就在整個散仙界的宗門修鍊者一齊朝著劍城趕去時,卻有一位宗主遲遲都沒有成行。

    確切地說,已經被自己宗門的副宗主催促好幾次了。

    「宗主,劍城的來信催得很急啊!」

    「故意缺席者,要當眾受鞭刑。」

    「無故不到者,受天下宗門攻伐!」

    副宗主焦急地閉關的山崖不遠處催促道:「宗主您本來就與寒冰門有過章,他們若是再抓住了您的把柄,能不將您往死里整嗎?」

    「您就算是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弟兄們著想才是啊……」

    「大家好不容易過上幾天安穩的修鍊日子,期待著有朝一日能夠東山再起,您……」

    但無論這位副宗主怎麼聒噪,那一身黑袍,盤腿坐在一隻插著三柱黑香的鼎前,背對著副宗主,一言不發。

    你那黑色的檀香,雖然一直燃燒,卻是不減分毫,其中的氣味也是聞所未聞,帶著一股特殊的香氣,若是長期吸入,雖然元神會有輕微的刺痛感,但可以顯著增強神識的強度。

    這也是遮天宗明明已經沒有了修鍊城市,最近卻還能夠吸收大量修鍊者前來投效的重要原因。

    宗門上下都說遮天宗主葉黑福運綿長,否極泰來,在密林之中尋得了足以振興宗門的秘寶,不止是這檀香,甚至還會有更值錢的家什。

    但這一切都得要建立在遮天宗有發展時間的基礎上。

    要是這次大會就不去……豈不是?

    正當這時,遮天宗主葉黑驀地站起身來,冷冷說道:「準備出發,前往劍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