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894章 智商壓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894章 智商壓制!字體大小: A+
     

    這一招回馬槍,猝不及防,竟是連風宗師都沒有想到,慌忙收住衝刺的速度,肋下生出一對雙翼,露出嘯月鳥的原型,拚命護住身前要害。

    可就在這一剎,一擋,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大。

    金宗師已是抬起手來,漫天金芒化為一柄黃金飛劍,穩穩托起他的身體,化為金光直朝遠處飛去了!

    「祖師殿!這廝朝祖師殿飛去了!」

    風宗師看到金宗師離去的方向,頓時大駭道。

    「他去找師尊搬救兵了!」

    見到風宗師捂住被黃金重劍扎得血淋淋的翅膀,臉上神情焦急萬分。

    反倒是秦楓從遍地屍骸之中不徐不疾地走了出來,淡淡說道:「正好!」

    「我還就怕靈月真人不來!」

    「如今將墨河的死訊帶去給他,我若再知道我殺了水火土三宗師,降服了你這風宗師……」

    「靈月真人不會來找我拚命,那才奇怪了!」

    聽得秦楓這般成竹在胸的語氣,哪裡像是一個實力不如的後輩在討論一個即將來襲的真人級強者。

    簡直就像是一個真人在等著不知實力深淺,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後輩來自投羅網一般。

    沒有理會風宗師錯愕的表情,秦楓抬起手來,攤開右手五指,掌心向上,朝著他晃了一晃。

    「秦兄,你……你要什麼?要酒?」

    秦楓不禁笑道:「我還需要跟你要酒嗎?」

    「把你之前那個火屬性仙器拿來!」

    風宗師聽得秦楓的話,反而是更加如墜五里霧中,「干……幹嘛啊?」

    但他依舊將那火屬性仙器遞給了秦楓。

    哪裡知道,秦楓抬起手來,掂了掂手裡這枚其中似涌動著岩漿得火焰寶珠,看似不經意地往身後一扔。

    在風宗師簡直懷疑秦楓瘋了的眼神之中,「轟隆」一聲巨響。

    整個藏寶閣之內地動山搖,漫天火焰霎那席捲蔓延整間藏寶閣。

    「你……秦兄,你這是……」

    風宗師張口結舌,秦楓卻是淡淡笑道:「殺人放火啊,有什麼不正常嗎?」

    別人做了這麼大的事情,要麼就是直接逃跑,爭取混出靈月宗,要麼就是保持原貌,隱藏起來,伺機偷襲。

    哪裡有秦楓這般,完全不嫌事大,殺了靈月宗的護法,奪了靈月宗的至寶,滅了靈月宗的宗師,末了還給人家藏寶閣放一個大煙花,生怕別人不知道這裡出事了似的!

    有這樣做事的嗎?

    反倒是秦楓饒有興緻地看著烈火霎那蔓延整個藏寶閣,自己雙手抱在胳膊上,像沒事的人一樣隔岸觀火。

    下一秒,叫風宗師不可思議得一幕又出現了!

    只見被烈焰掃過的牆壁之上,一塊塊金屬牆磚竟是紛紛彈了出來。

    在這其中,珍貴的一品,極品靈晶,甚至是純凈無暇的仙晶,就像是不值錢的磚頭,瓦片一樣飛了出來。

    至於地仙武器,地仙鎧甲,地仙法寶,飛劍,乃至各式各樣的丹藥,更是像垃圾一樣被紛紛從這些牆磚後面的寶庫里被「吐」了出來。

    更別提用特殊金屬材質製成的一本本秘笈,一看就是記載了品級很不錯的地仙技,像不要錢的似的亂飛出來。

    「這……這些都是……」

    風宗師看著眼前的一幕,話都說不出一句來了,如同痴獃。

    秦楓卻是淡淡抱住胳膊,笑道:「靈月宗的藏寶閣里,不可能只有一株靈月草。」

    「所以我之前就感知了一遍,發現這些牆磚後面有藏寶庫,只是用神念一點點去解,實在是太麻煩了一點。」

    「我也有沒有這閑工夫去忙這事情。」

    他笑道:「不若就用極端一點的手段了。」

    「這藏寶閣本身就是一件僅次於天仙器的寶貝,可能都有一定的靈識,不然也不可能困的住靈月草。」

    「所以我若是在其中放火,它必要自保,自顧不暇之下,肯定會把這些寶貝都先行丟出來。」

    聽得秦楓的這一連串邏輯,旁邊的風宗師看向他,只覺得自己蠢得像一頭驢一樣。

    難怪人家可以弄死墨河啊……

    難怪人家一個人就敢闖靈月宗啊!

    這哪裡是實力壓制,這簡直就是更加要命的智商壓制啊!

    他不禁看著這遍地的寶貝,開口問道:「秦兄,這些你……你都拿走嗎?」

    秦楓見到風不平似有覬覦之意,方才笑道:「我若都拿走了,你還拿什麼跟其他長老交差?」

    他抬起手來,丟出十枚須彌戒指,外加兩隻空間手鐲,直接收得滿滿當當,側過身來,對風宗師說道。

    「你在這些裡面挑一些價值高的收起來。」

    「其他價值不高的就任由他們在火中被燒掉好了,也顯得真實可信一些。」

    沒等風宗師意識到秦楓要做什麼,他已是側過身來,取出一張神文「火」字訣,直接貼到了風宗師的身上,說道:「這道符文可以保證你一段時間內,不被火焰所傷。」

    「你一會在火海里找個地方躲藏好,待到我誅殺靈月真人之後,你要立刻出來偷襲我,我會在你手裡受傷,然後倉促逃離。」

    風宗師聽得秦楓的話,卻是眉頭皺了起來,疑惑道:「只是我已經對金宗師出手了,他也知道我被你收服了他的事情,我再襲擊你,就算得手,恐怕也會被當做叛徒處死的吧!」

    「我們還能再按照原來的計劃來進行嗎?」

    哪知秦楓淡淡一笑,胸有成竹道:「金宗師說你是叛徒,可他不過是一個人。」

    「你也可以說他是叛徒!」

    「而且你不僅在大火中救下了眾多藏寶閣里的寶貝……」

    「最關鍵的是,你還在所有靈月宗中人的見證之下,擊傷了殺死靈月真人的我,保住了宗門最後的顏面。」

    秦楓語氣帶著謀算人心的戲謔道:「你告訴我,如果你是靈月宗的眾長老,你是靈月宗的普通弟子,覺得誰更像是宗門的叛徒呢?」

    風宗師聽得秦楓的話,愣在原地,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若說風不平有什麼心理獨白的話,那肯定就是——怎麼還有這種操作?

    顛倒黑白?直接咬住說金宗師是叛徒?

    這也可以?

    秦楓拍了拍風宗師的肩膀,輕笑了起來:「風宗師,哦不,風宗主,以後還請你多多關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